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張寧混進城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張寧混進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張寧現在也同樣一臉擔憂,只是,她滿臉都是淤泥,根本就看不出她的臉色。

    曲陽城要被攻破了,自己還是來晚了嗎?

    張寧真的不太甘心,她真的不想看自己的二叔張寶就這樣被官兵殺死。

    可是,現在她卻又完全沒有辦法。現在的她,覺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殺啊!郭將軍殺上城頭了,弟兄們,快!”

    這個時候,官兵士氣更盛,看著郭典已經率先殺上了城頭,別的官兵更加用命往上攻殺。

    “傳令,給另外三門攻城守軍傳令,就說我們郭典將軍已經殺上了城頭,讓他們也馬上出擊,四面強攻!”

    “傳令,著軍營內官兵馬上集結,趕來接應,這夜!城破在即!”

    另外還有一些軍將在大聲下令,馬上就有官兵快馬四出,前往各個城門通報他們的攻城情況,以及軍營調動更多的人馬前來。

    “可惜啊,現在二叔張寶手下沒有幾個可用的武將,也不知道能和郭典一戰的武將在不在此處城墻留守……”

    張寧心里焦急,低聲應著許二的話。

    事實上,在攻城戰當中,攻上城頭是一會事,是否能夠在城頭上打開局面,站穩腳跟才是最重要的。

    基本上,攻城戰當中,攻方雖然困難,但是也并不是說完全攻不上城頭。事實上,最為關鍵的,還是在攻上了城頭之后,是否能夠抵擋得住守城兵的拼死反撲。

    守城方,因為城頭就這么大的關系,也不可能將所有的兵力都布置在城頭上。更多的士兵,會布置在城內靠近城墻的軍營之內,城頭上一旦有動靜,軍營內的士兵馬上就可以沿著內城的女墻,飛快的支援城頭。

    所以,攻城方,他們所面對的,只是小一部份在城頭上鎮守的士兵而已。

    同樣的,攻城方也因為城墻的寬闊度關系,也不可能一下子投入過多的兵力來進攻。像這樣的一個縣級的城池,哪怕城墻要比楊氏縣的更高大雄壯一些,可是從一面攻城,派出兩千人基本已經是極限。

    張寧在下面卻是看不到城頭上的真正情況了。只是聽到城頭上的戰斗激烈,喊殺聲慘叫聲,有如山呼海嘯一般。

    她只看到,從這處打開了一個缺口的城墻段,官兵正蜂涌而上,越來越多的官兵涌上了城頭。

    張寧猛一橫心,低聲對兩人道:“現在正是機會,你們敢不敢?如果不敢,就在此等候,如果敢,那么就跟著我一起,我們混進官兵當中,一起爬上城頭。”

    “什么?”范墩眼睛一凸,有些心慌的道:“咱、咱們現在就跟著那些攻城的官兵一起爬上城頭混進城里?這個……”

    “你不敢?不敢就在此等候,許二呢?”張寧又問許二。

    許二倒是躍躍欲試的樣子,畢竟,他早前就想過要混進官兵的軍營。他原本的職業就是抬棺人,膽子倒是要比做泥水匠的范墩大一些。

    “去便去,有什么不敢的?”許二毫不猶豫的道:“范老哥就別去了,他留下來接<!--中间广告位置-->應一下我們。要不然,我們進了城后,都不知道是生是死,如果我們有了什么的意外,范老哥就回去給少主送信吧。”

    “這樣……也好吧,那么范什長,你就留下來吧,你可以退回去,和余下的兄弟等著,都注意安全。”張寧想了想,同意許二的建議。

    “不,要留你留下,我跟圣女進城,誰說我不敢?”范墩不肯認輸的道。

    “這是命令!”張寧卻不容置疑的道。

    他們這些張寧所收容的黃巾兵,雖然都還沒有正式見過劉顯,但是張寧也已經跟他們說得很清楚,劉顯是她的少主,也同樣是他們的少主,如果他們做不到對劉顯的命令絕對服從,不能視劉顯為主的話,那么就讓他們請便。

    他們現在吃的喝的,全都是劉顯的,敢對劉顯不敬,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現在他們都稱劉顯為少主。

    張寧對范墩說完后,馬上就再沿著排水溝繼續向前潛近。許二自然是緊緊跟隨,范墩卻只能喏喏的留下來。

    城墻之下,橫七堅八的倒滿了官兵,在死了的有摔得斷胳膊斷腿的,還有許多被砸得頭破血流的、被滾湯燙傷的。

    死的自然死狀可怖,但沒死的也極其凄慘,他們倒在地上哭嚎呼痛,但這個時候,也一般沒有人會第一時間救治他們,現在官兵的目標,也盡快沖殺上城頭上去。要不然,他們這些人的死也全都是白死,傷也是白傷。

    事實上,以現在的這個時代的醫療水平,這里許多的士兵,就算還沒有斷氣,但估計也救活不了。尤其是那些受了重傷的,在這戰場上,也等于是死。莫說他們了,就算是一些輕傷者,因為傷口感染,也有可能不治而亡。

    張寧和許二從排水溝悄悄的慢慢的爬了上來。

    這個時候,也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只有一些倒地重傷的,看到了他們兩人從排水溝內爬上來。可是,他們卻沒有想得到這兩個看不清樣子的士兵是否是自己人。最多就是誤會掉進了排水溝里去的。

    而那些重傷倒地的官兵,看到有人,他們只會求救,而不會呼叫示警。

    張寧和許二沒有理會那些求救的官兵,張寧檢了一把撲刀掛在身上,再檢起了一面數十斤重的厚木盾。

    “跟緊我!”

    張寧單手提著厚木盾,沖向了一架正源源不斷的有士兵沖上去的較為安全的云梯。

    張寧和許二都渾身散發著惡臭,但這也沒有引起那些官兵的特別關注,因為這城頭上早前潑下了不少滾湯,那些滾湯的味道也更臭。

    很幸運,張寧和許二順利的登上了城頭,因為這云梯上面的一小段城頭,已經被官兵控制了。所以,她并沒有遭受到頭上重物的攻擊,不過,旁邊的城墻處,還有黃巾士兵側身趴出墻跺,往從云梯上爬上去的官兵放箭。但張寧用厚木盾擋住了弓箭,有驚無險的沖上了城頭。

    這一到了城頭,張寧和許二都不禁一呆。

    因為城頭上全都是人,密密麻麻都是人,都是在廝殺著的黃巾兵及官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