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曲陽戰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曲陽戰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曲陽位于楊氏縣北部約兩百多里。

    不算遠,以張寧的腳程,一天的時間就可以趕到。

    這個時候,曲陽的戰事已經呈白熱化的程度。

    冀州牧、左車騎將軍皇甫嵩、巨鹿郡太守郭典,還有朱儁以及朝廷各部官兵的統將。

    這里,朱儁和皇甫嵩是老搭擋了,他們一開始分別為左右中郎將,兩路軍馬互相配合無間,哪怕是形勢再危急的戰役,兩人都可以逢兇化吉,化險為夷。

    朱儁也同樣憑軍功,以功進封西鄉侯,遷鎮賊中郎將。

    朱儁也可以說是張寶的老對手了,張寶是被朱儁的軍馬打敗,一路往北逃,逃到了曲陽。

    然后張寶不逃了,就在曲陽招集黃巾軍,使得曲陽城在短時間之內就集結了十多二十萬的黃巾大軍。

    張寶在曲陽整軍,其目的就是為了聲援巨鹿郡的黃巾軍主力大軍。當時為了提防張寶會從曲陽率黃巾軍南下,皇甫嵩和朱儁分了兵。皇甫嵩留在巨鹿郡指揮全軍,統領全局,而朱儁率其部軍馬早早北上,牽制住張寶的大軍。

    雙方在曲陽一帶已經經過了連場的廝殺,直殺得日月無光。

    現在皇甫嵩攻下了廣宗,殺了張梁。大軍亦得到了十天半月的休整。如今揮軍北上,勢如破竹,已經完全把張寶逼進了曲陽,被朝廷官兵困在了曲陽城內。

    這樣的情況,跟早前的情況又有幾分相似。

    當初董卓作為統軍主帥攻擊巨鹿的時候,巨鹿郡太守郭典建議董卓保持攻城之勢,不讓城內的黃巾軍有所準備,打擊黃巾軍的士氣。

    但當時董卓心里想著太平經,想要奪得太平經之后再作打算,所以遲遲沒有下令強行攻城。結果讓城內的黃巾軍有了充足的準備,讓朝廷官兵一時難以攻得下來。直到撤了董卓主帥之職,換了皇甫嵩作為朝廷官兵主帥,這才攻下了巨鹿、廣宗等城。

    現在,郭典隨皇甫嵩率軍殺到曲陽的時候,也給了同樣的建議。希望可以日夜不停的攻城,對曲陽城內的黃巾軍保持著一種壓力,造成一種曲陽城隨時都有可能被朝廷官兵攻破的緊張氣氛,讓城內的黃巾軍自然間就士氣低落,軍心渙散,無心再跟官兵死戰。

    皇甫嵩深以為然。現在黃巾軍大勢已去,他亦剛剛獲朝廷賜封為冀州牧,整個冀州都歸他皇甫嵩管轄,他絕對不能容忍得了自己治下還有黃巾軍賊軍的存在。

    現在他也只是簡單的對冀州各地任命了一些官員,為了讓那些官員可以更好的治理冀州,他第一時間就請奏朝廷,希望可以免除冀州一年的田租等賦稅。這樣,一方面,可以提振冀州百姓的精神,二來,其實也是方便讓下面地方的官府可以更好的治理好地方。讓他們一上任,重建當地官府,就有一個利好的消息,讓百姓認可新的官府。

    大亂之后的冀州,的確需要盡快的恢復生產,盡快的恢復元氣。所以,在這個時候,他不容許在自己治下還有黃巾殘部勢力的存在。

    所以,郭典的建議非常符合皇甫嵩的心思。

    另外,就是別的朝廷官兵,也同樣有著<!--中间广告位置-->這樣的心思,要盡快攻下曲陽城,滅了張寶。

    只要滅了張寶,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覆滅黃巾軍。

    這一戰,被許多官兵都認為是對黃巾軍最后的一場大戰。并且,他們還是在沒有義軍的支持幫助之下的作戰。

    這里面,有著從上而下的許多考慮在內。

    什么考慮呢?就是現在天下大勢已定,可是,這次號召天下義士起兵共滅黃巾賊軍,這一下子涌現出了許多優秀的義軍首領,他們在跟黃巾軍賊軍的交戰當中,的確是立功無數。在打仗的時候,這樣的情況自然是可喜的。可是打完仗之后呢?對于那些義軍首領得要封賞,不僅僅只是義軍首領,還有下面的義軍士兵,他們同樣也斬殺了一些黃巾賊兵,也需要封賞。

    可是這些義軍估計有數百支之多,就是封賞那些義軍首領都麻煩了,數百人之多啊。另外,數以萬計的義軍士兵呢?要封賞他們,這又得需要多少錢財?

    萬一沒有封賞,這些義軍一旦鬧起事來,那么就是另一場大暴亂。而以義軍的戰斗力來說,要比那些黃巾軍更強一些。到時候,又如何收拾局面?

    朝廷方面,其實就是出于這樣的一些考慮。所以,才決定將那些義軍都召進京去,讓他們在京中等候朝廷的封賞。

    在這個時候,還在跟黃巾殘余勢力交戰的朝廷官兵,就必須要面對沒有了義軍幫忙的情況之下,獨自擊敗黃巾軍的壓力。朝廷方面,也嚴令他們只許勝不許敗,他們這是要打給那些義軍看,讓那些義軍知道,就算沒有他們這些義軍,朝廷官兵也一樣可以擊敗黃巾軍。

    朝廷官兵打響了聲勢,那么朝廷方面就可以放心,也就有話對那些義軍說了。說,你們看?就算沒了你們這些義軍,朝廷官兵依然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所以,你們這些義軍,其實所起到的作用并不是那么大,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隊伍。

    朝廷解除黨禁,讓他們可以組建義軍,這已經是格外開恩。如此,你們就別怪朝廷沒有什么的封賞了。

    當然,完全沒有封賞那也是沒可能的。朝中奸佞,也就是十常侍,想出了一些奸計來專門應付那些義軍。

    那就是讓他們在京城中等候封賞,但是要等多久,那就說不定了。讓他們等到自己都不耐煩了,到時候再給一點點甜頭,那么他們就自然散去。尤其是那些義軍,他們經費自籌,軍糧自備,朝廷不會供應餉糧的。他們在洛陽京城,沒了糧食,他們就會自動散去,起碼,那些義軍首領,不可能再有那么多的錢糧來養著那些義軍了,這樣,那些義軍解散也就成了必然的事了。

    然后,朝廷又給了一個堂而皇之的借口,一個,剛好現在大漢各地遭受到黃巾之禍,地方官員緊缺。那么就可以給那些義軍首領一些地方官府的官職,這樣,就可以把那些義軍首領給打發走了。跟著,就是那些義軍士兵,朝廷干脆就給他們發放一點路費,讓他們各自歸家,等候封賞。

    這就是權且教省家銓注微名,待后卻再理會未晚。

    當然,這些是另外的事了。

    現在,曲陽的戰事,日趨緊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