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楊杰的三重保險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楊杰的三重保險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杰現在也知道了劉顯并非是真金白銀跟文申購買那些糧食,跟他們一樣,都是打白條。只不過,他們是收到官府的白條,而劉顯是給官府打白條而已。

    如此,在理論上,其實就等于是劉顯給官府錢,而官府給他們錢。也等于是劉顯給官府打的白條轉到了他們的手上,等于是劉顯用白條從他們的手上拿到了五十萬斤糧食。

    楊杰想到這個情況,心里還真的有些不太舒服,感覺有一種被別人當作是傻瓜一般來耍的感覺。

    因為他們現在什么都還沒有得到,卻白白的付出了五十萬斤糧食。而劉顯拿到了這些糧食之后,卻在楊氏縣弄出了這么大的陣勢,什么的好處都讓劉顯這個家伙得到了。糧食、名聲名望這些。

    可以說,如果沒有文申通過以官府的名義從他們手上購買到這些糧食,那么劉顯根本上就不可能從他們的手上拿得到這些糧食,絕對不可能空白白話,憑著打一個白條就給讓他們交出那么多的糧食。

    現在楊杰也知道,這個劉顯恐怕根本就不會有錢給官府,不太可能會兌現那些給官府的白條。所以,也就是說,劉顯也就只是憑著那空頭支票,就從官府得到了屬于他們手上的糧食。

    如果不是楊杰他們看到可以直接從官府獲得撥款,他們從一開始沒有想過要從私人的手上獲得那一筆巨款。那么他現在就有了一種是否上了一個驚天大當的可能。

    要不是楊杰想到不管人家劉顯如何,是否能兌換打給官府的那些白條,他們都可以從官府要到那些錢財。否則,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再考慮要繼續交付給文申糧食。

    如今詢問了一下劉顯,楊杰心里就有了一點底氣了。

    他自覺已經想清楚了其中的一些關鍵之處。其中最主要的關鍵,應該就是劉顯背后的人。文申想要向上面的官府申請購糧的款項,那么就得要有人在朝廷之內說話。而劉顯背后人的,為了抹平劉顯打給楊氏縣官府的白條,也必須要為文申說話,好讓上面官府或是大漢朝廷直接撥款下來,然后劉顯欠給官府的錢,就可以抹平,而官府也就有了錢歸還他們的糧款。

    這樣一來,皆大歡喜。

    這里面,還真的一環扣一環啊。這樣的弄錢計劃,還真的大手筆,都是這個文申想出來的?

    楊杰不禁對這個文申有些警惕,覺得這個文申可能也非平庸之輩,以后得要小心他一些了,絕對不能放權給他。

    他想想,覺得沒錯,文申據說是皇甫嵩軍中的文職官員,能夠獲得皇甫嵩的賞識,派他來楊氏縣為縣丞,想必也不會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這里,很自然的,楊杰就把警惕之心放在文申的身上,這也正合劉顯之意。

    楊杰安心了,他并不認為劉顯這么一個輕浮少年可以威脅得到他在楊氏縣的地位。

    如此,他也沒有提是否要停止交付糧食給文申的事。他還是提出讓人為劉顯、文申增設酒席,但在劉顯明顯是對這些酒食表達了鄙視之后,他也只好訕訕的算了,沒有強留劉顯留下來飲宴。
<!--中间广告位置-->
    楊杰以及另外的官吏,這些地主土豪,還真的被利欲熏了眼,一個個都還做著上面官府調撥下來的巨款利益。

    關鍵是他們現在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不想那些看得到的利益就此而半途而廢。

    也可以說,在如今的東漢,朝廷整體腐化,上貪下墨,公然的收受賄賂,賣官買官成了一種風氣,人人聽聞。這也造成了楊杰他們的一種饒幸心理。

    他們認為,在這大漢沒官不貪的風氣之下,他們這些下面的縣令,想辦法,有站得住腳的正當理由來貪取一些錢財,這實屬是最正常不過的事了。何況,咱們的不算貪,只能算是一次稍為離譜一些的交易,這樣并不過份啊。

    堂堂的大漢官府、大漢朝廷,這一點信用應該還是有的,多少都會有錢款調撥下來。不說什么的,這些可都是賑濟百姓的救濟金,總不可能不調撥下來吧?

    他們也考慮過,哪怕到時候這筆錢財層層來下,會被上面的官府扣留部份,但是大頭也肯定會落在他們的手里。至于不足額的那部份,那還不簡單?現在他們是楊氏縣的縣令官吏,不足的部份,到時候從楊氏縣的稅務收入方面扣留下來就是了。

    反正,這一次的交易,他們覺得無論如何都不會虧。

    甚至,楊杰也考慮過,假如說,上面官府不調撥錢款下來。那么他們就可以直接從文申的手上要到劉顯打給官府的白條字證。大不了,到時候他們直接向劉顯索還購買糧食的錢財就是了。因為他們楊氏縣的縣令、官吏,完全可以代表官府向劉顯追索那些錢財。

    這樣,他們就覺得有了三重保險,所以,不用擔心現在交付出去的糧食將來收不回糧款。

    劉顯和文申離開后。

    楊杰也不是在心里考慮了。

    他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然后主薄及縣尉索起以及那些大小官吏。都一致認同楊杰的打算。

    楊杰認為,一個方面,他們就盡快把糧令交付給文申,讓文申收到五十萬斤糧食,拿到由文申代表楊氏縣打給他們的白條。然后馬上派人盯著文申,督促文申盡快向上面官府申請撥款。

    另一個方面,同時也要盯著劉顯,在劉顯從文申手上得到了糧食,并打了白條給文申后。他們第一時間就要從文申的手上要到劉顯欠楊氏縣官府的糧食白條。然后,他們在沒有收到上面官府的撥款時,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劉顯離開楊氏縣或是柳林村。

    他們覺得,還是要將劉顯控制在手上,這才會多一重保險。要不然,當真的讓劉顯離開了楊氏縣,離開了柳林村到京城去了,他們還敢拿著劉顯欠下的糧款白條到京城去向劉顯討要?這明顯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如果劉顯控制在他們的手上,那就不同了。

    說實在,個別更貪心的家伙,甚至還得出,假如說他們收到了上面官府的撥款后。是不是還可以利用手上的,劉顯欠官府的糧款白條再向劉顯索要糧款?如此,他們的一批糧食就等于是賣了兩次,收到兩筆巨款。

    嗯,這就是真正的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