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捕魚稅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捕魚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所謂商隊不需要路引,那也只是說在特定的情況之下的事。

    首先商隊要得到官府的承認。

    這個也等于是向官府注冊商標了。

    這些,也會由梁濟代劉顯向廮陶縣官府進行登記造冊。

    商隊名稱就是柳林村劉府商隊,負責人劉顯。

    其次,商隊得要有一定的力量。可以想想,數百人的數隊,全副武裝的到了一個縣城。以縣城常規的官兵就只有兩百人的情況而言,他們也肯定不敢太過為難商隊。況且還是合法的商隊的情況之下。

    如果強硬一些,經過一些官府關卡的時候,也完全可以不用理會,直接通行。但碰到不好惹之主,最好還是花些錢財打點。當真發起沖突的時候,商隊還是不能直接跟人家官兵開戰的,這樣就等于是殺官造反了。

    然后商隊還會有許多好處。如在廮陶縣,如果劉顯的商隊發展了起來之后,這就是一股不可忽略的,卻又合符大漢律法的勢力。那個時候,就算是廮陶縣的主官縣令,都得要給劉顯幾分薄面。

    如果可以將商隊發展到數百人的話,那么劉顯就等于是廮陶縣的商賈大豪,縣令見到劉顯,都得要客客氣氣的。甚至已經有許多方面都得要倚重劉顯的地方,有什么事,可能都會找劉顯去商量。

    而劉顯的商隊,在本縣之內,也基本上都可以橫行無阻了。到時候,本縣縣令為了拉攏劉顯,會向劉顯示好,會邀請劉顯在官府里擔任一些閑職,如果劉顯有意進入官場仕途,亦可以直接進入官府擔任某一個實職。

    在大漢,在這個三國時期,這樣的情況例子很多。

    比如,在徐州,徐州大富商糜竺,他的先祖世代經營墾殖,養有僮仆、食客近萬人,資產上億。后來被徐州牧陶謙辟為別駕從事。

    食客近萬、資產上億啊。這些可都是真的,糜家之富天下皆知,就看后來糜家一家就可以支撐劉備在徐州多年的軍資用度,由此可知糜家有多富。人家直接就做了一地州牧的別架從事,論名譽及身份地位來說,真的可以說是一步登天了。

    反正,在這三國時期,尤其是在這初期,有錢就能辦很多事兒。

    自身的武力,不是憑空得來的,得要自己苦修。

    而自己的勢力也不會憑空發展得起來,必須得先要有錢財。現在劉顯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后更好的賺錢更多的錢財來發展勢力。

    劉顯帶著陳根、陳石、劉富等一眾自衛隊的隊員到了村北的清水河岸邊。

    這些受傷的自衛隊,輕傷的已經可以歸隊了,另外還有幾個在休養。

    劉顯帶他們來,就是想辦法從河中捕魚,看看他們有什么的辦法,如果沒有辦法的話,那么就自己來想辦法。

    在大河中捕魚,劉顯肯定是想到用漁網來網魚,也只有這樣,才能捕捉得到更多。當然,這用漁網來捉魚,也會有一些技巧,但劉顯只是聽說過,在電影電視上看過,沒有實際的經驗,具體要如何,還得要經過試驗。

    另外,用漁網來<!--中间广告位置-->捕魚,也必須要有船以及漁網。

    在這漢代,早已經有漁網,可在劉顯的印象當中,似乎就沒在清水河見到過有人用漁網來捕魚的。并且,現在也沒有發現有船只。

    其實柳林村是有船的,是那種木船。

    清水河沒有橋,想去對岸的楊氏縣,也只能用船。

    可惜,船早就黃巾賊兵搶了去,也不知道是毀了還是駛到別的地方去了。

    其實柳林村原來還有不少耕牛,基本上每十戶人家就有一頭耕牛,另外還有一些騾馬等等。可經過了黃巾軍以及官兵的劫掠后,什么都不剩下了。劉府原來也還有兩匹馬,也被官兵給牽走了。

    暫時沒船,也不能用漁網來捕魚,但船的問題好解決,可以制作一些木筏來代替船只。早前俞進他們前往楊氏縣,就簡單的制作了一條木筏渡過河去的。

    漁網也得要讓村中婦女織出來才行。

    劉顯也有些明白為什么在柳林村沒有見過有人用漁網捕魚了。主要是因為漁網的問題。

    這個時代沒有那種輕便又堅韌的膠絲,沒有堅韌的絲線來織網,只能用麻繩來編織。麻繩所織的漁網,經水泡之后,很容易損壞,要經常修補。并且麻繩也很沉重,太大的漁網很難收回來。不是一個人就可以完成得了的。

    要有船還得要有漁網,還得要有足夠的人手一起捕魚,還要有人懂得織網修補漁網,所以,一般的人家,很難直接用漁網去捕魚。

    另外,用漁網去捕得太多的魚,也不是一件好事,還可能會惹禍。

    因為無論是田地,山林或是河流,在名義上都是有主的地方。平時村民在河流當中捕魚,數量不多的話,沒有人會理會,可是,數量一多了,就會遭人眼紅,尤其是傳到了河流主人的耳中時,肯定會向捕魚者征收更多的漁稅。

    沒錯,在河中捕魚也是要收稅的。

    其實,在這古時代,還會有人專門看守山林、看守河流的。

    聽起來似很荒唐不可思議,但實情就是如此。

    地主家的山林,是不允許一般平民百姓去砍伐那些樹木來做柴火的。如果砍了地主家的山林的樹木,是會受到重罰的,要賠償的,甚至還可以報官抓人。

    當然,一般的地主也不會做得那么絕,平民百姓去他們的山林里檢些干柴,砍伐一些雜草雜木來做柴火什么的,他們也都是默許的。但砍伐樹木就肯定不行了。

    同理河流是屬于某地主的,那么百姓在河中捕魚,地主家就會派人來收取漁稅。不給就可以去官府告狀。

    如果你捉了來自己吃,捉得不多,可能沒有人理會。但捉了太多的魚,且還拿魚去換錢的話,那就肯定不行了。

    此外,早前也說了,重農輕商。一般的百姓他們捉魚都是捉來自己吃的,不會拿去換錢,捉多了,也都是送人,只有偶爾才會拿去縣城賣了換錢。

    不過,現在地主可能都被黃巾賊給殺了,山林河流怕早就成了無主之地,自然是誰都可以前往捕魚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7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