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太平守一之道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太平守一之道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劉顯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太平經》當中有關于天地人道、陰陽五行、仙道神道方面的部份。

    這個,就是修煉之法。

    太平經中的修煉之法,其實就是“守一之道”。認為守一既久,可使形化為神。并提出了辟谷、食氣、服藥、養性、返神、房中、針灸、占卜、堪輿、禁忌等諸般方術。

    另外,書中還有醫道、符道。

    張角就是修煉出了太平真氣之后主修符道。

    真要說,這《太平經》其實就是一本綜合性的叢書,里面牽涉到了太多的內容。集合了華夏古代傳說中的許多書籍的精華部份。其中有來自于《周易》的一些陰陽五行風水占卜堪輿等等的術學;還有來自于《神農經》的藥草醫學之術;有來自《黃帝內經》、《山海經》、《道德經》等等的學說。

    這《太平經》,給劉顯的感覺,就像是綜合了許多古典經籍,然后取長補短,加以再創新而得來的一本經書。

    其中的修煉之術,跟《莊子·在宥》中的守一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莊子》中的守一之說“我守其一,以處其和。”

    就是說守心一處,而處于身內陰陽二氣的和諧之中。道家認為千千萬萬也是由一開始,千千萬萬最終也不敵于一,事無全好,也無全壞,專一而終,最后必然出乎意料。

    這本太平經,來歷也極為神秘,不知道是何人所編著。就僅有神人授予于吉,于吉再傳于張角。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太平經早就在大漢有流傳。其中有一種傳言,把太平經授予于吉的神人,其實就是南華仙翁。

    而南華仙翁為何稱為南華仙翁呢?因為他所習的是《南華真經》,故稱為南華仙翁。

    而這《南華真經》其實就是《莊子》。

    莊子戰國中期偉大的思想家、哲學家、文學家。莊氏,名周,字子休。曾隱居南華山,因而亦稱莊子為南華真人。其著《莊子》又名《南華真經》。

    張則懷疑,如果那個傳說是真的,那么這本《太平經》肯定就和莊子有關。就算不是,也有可能參與了其中的部份編著。尤其是這修煉之道。

    無論是“守一既久,可使形化為神。”還是“我守其一,以處其和。”其實意思都差不多。

    一個是守一久了就可以使形化為神?一個是我守心一處,而處于身內陰陽二氣的和諧之中?

    但是,這說是這么說,但真正要做的話,卻又如何做?

    無論是守一還是守心,這應該都是專一專心的意思吧?但跟著又如何?什么是使形化神?那什么的身內陰陽二氣又是什么?

    專一專心久了就行?

    張角在信中提到,說劉顯假如領悟了太平經,修煉出太平真氣云云。

    可劉顯現在卻不知道要如何去領悟。

    當然,另外還有口訣“太平氣垂到,調和陰陽者,一在和神靈……天地自有神寶,悉自有神有精光,隨五行為色……”

    不僅有<!--中间广告位置-->口訣,還有一些道家打坐圖。

    但劉顯無論是如何去打坐,如何去專心守一,但依然不得其法,一時都不知道要如何能夠去使形化神,如何去使身內的陰陽二氣和諧。

    要如何才能修煉出太平真氣啊!

    不得其門而入!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機緣問題?沒有機緣者不能成仙成神?

    這個,成仙成神,劉顯倒也沒有去奢望,他就是想修煉出太平真氣,讓自己增強實力,踏入這三國武將的行列。這世上,無論古今,那些仙神也都不知道是否存在,哪怕是存在,也都是極為少數,劉顯并不認為自己也可以踏入仙神之列。這一世,他就只需要擁有跟關羽、張飛這樣的超級猛將的實力就已經很滿足了。

    一夜過去,劉顯差不多天亮才休息,一直在嘗試修煉太平經。可把眼睛都煞紅了,都沒能成功。

    如此一直過了三天。

    劉顯這兩三天幾乎躲在自己的小樓當中足不出戶的情況,劉府的人也都看在眼內。

    尤其是小菁,看劉顯眼睛都發紅了,既心痛又焦急,他不知道劉顯為什么突然會如此,像著了魔一般。

    她見劉顯這些天都是拿著一本叫什么的太平經的來看,不時擺弄出一些讓人感到奇怪的動作,有時候,一擺就是一整天。

    她問劉顯這是在做什么,但是劉顯也不說,反而嚴令,不準他們來打攪。

    這是劉顯考慮到這太平經事關重大,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

    這天傍晚,張寧走進了劉顯的小樓。

    其實張寧早就想來找劉顯談話,但是小菁就是不喜歡張寧,她守在小樓之下,借間顯的嚴令,不讓張寧進去。但這次,卻是小菁自己去請張寧來看劉顯的。

    小菁同樣懂字識墨,她偷偷的看到劉顯在看一本什么的太平經。她意識到,這肯定是和太平道有關系的,而張寧卻是太平道圣女,跟張寧有關,說不定讓張寧去看劉顯,讓張寧去勸說劉顯又或讓張寧去為劉顯解決一些疑惑,這說不定可以讓劉顯恢復正常。

    而劉顯在房內,正在捧著太平經苦思冥想。

    當張寧推門進來的時候,劉顯忍不住啪的一聲打了自己一記耳光。

    自己這還真的有些糊涂了,居然在這里死鉆牛角尖,放在一個應該對太平經有所了解,甚至已經修煉出太平真氣的太平道圣女不去請求,自己在這里折騰一個什么勁啊?

    “啊,少主……顯弟,你、這在干什么?干嘛自己打自己啊。”張寧剛推門進來就被劉顯的動作嚇得一跳,趕緊上前去察看劉顯的狀況。

    她在有外人在的時候,就叫劉顯為少主,跟梁濟和鄭伯一樣那么叫,但是在沒人的時候,她還是喜歡叫劉顯為顯弟,這樣,會顯得更為親近一些,也自然一些。

    “哈,我沒事,剛才只是一下子想東西想得入神了。寧兒,你來得正好,我正有些疑問想向你請教呢。”劉顯站起來,握住她伸過來要察看自己臉龐的玉手,拉住她走向了房內的書案。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7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