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五章 梁濟認主

正文 第五章 梁濟認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外叔公,還有幾位大哥,你們應該都還沒吃飯吧?”劉顯直接拉著梁濟,讓他坐到了大廳內主案的側旁,自己當仁不讓坐在主位,不是劉顯不敬老,不讓梁濟這個村長加外叔公坐在主位。而是劉顯一個是主人,二個,他想著從現在開始,要在這些人的心目中樹立自己為主的潛意識觀念。

    隨后又對另幾個村民招手,讓他們都過來,轉而對小菁道:“小菁,把你弄好的飯菜都端出來,另外再做些下酒菜,把酒也拿出來。”

    “是,小菁這就去!”

    聽到飯菜,還有酒,跟著村長一起來的那幾個村民眼睛都發青。

    就是梁濟,都偷偷的咽了一下口水。

    事實上,他們都很多天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了。

    劉顯看著小菁返回去膳房后,再對鄭伯道:“鄭伯,多辛苦你一會,吃好飯,就去統計一下我們劉府現在還余下多少錢糧,這樣我就心里有底,看看可以組建多少人的柳林村自衛隊。”

    “少主,老奴不餓,現在就去統計一下。”鄭伯馬上應道。

    “好,那就辛苦了,去吧。”劉顯沒有多言,示意他快去。

    小菁陸續把酒菜送了出來。

    劉顯面前的,是這古時候的案桌,就如后世的那種小茶幾差不多大小。

    在真正的大戶人家、富貴人家,一般來說,是一人一桌的。但劉顯現在自然不會講究這些,小小的案桌,幾乎擺滿了酒菜碗筷。

    也沒有椅子之類的,大家都是跪坐著。

    案桌太小,周圍都跪坐不了太多人。

    有幾個村民盛了飯菜,端在一旁大口的吃了起來。

    他們真的餓壞了,別說米飯了,就是面餅或是別的雜糧粗糧,他們都沒有了。現在,也就只有那此沒有完全遭受到賊人洗掠的富貴人家才還能吃得上米飯。

    劉顯為梁濟倒了一杯酒,敬他道:“外叔公,這杯酒外侄孫敬你。以后少不了辛苦外叔公的時候。”

    梁濟端著酒杯,深深的看了一眼劉顯,道:“外侄孫兒啊,外叔公看你好像變了好多,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起來,像個小男子漢,不再是以往的小屁孩了。”

    劉顯苦笑一下,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表現跟以往的那個劉顯的表現肯定有所出入。以前的劉顯,真的就只是一個小少年,行為舉止方面,肯定沒有自己這個穿越而來的成年人成熟穩重。不過這些都不算什么,劉顯聳了一下肩道:“外叔公,我娘已經走了。侄孫兒得要承擔起這個劉府家主的責任,繼承家業。所以,不得不多考慮一些事,不得不成長起來。侄孫兒現在也算是明白了一些道理,這人啊,人活一輩子,不能總是一個小孩子吧,話說,別人家的少年15、6歲就成親,成家立室了。所以,侄孫認為,這人總要成長,也總得要有一些人生目標。”

    梁濟眼睛一亮,灼灼的看著劉顯道:“好!看來外侄孫已經開竅了,像個小大人了。那你說說看,你有什么的人生目標?”

    “這個怎么說呢?”放下手中的酒杯,略為沉吟,臉上流露出一種跟他現在年齡不太相符的深沉,緩緩道:“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

    “好!好一句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便化龍!老夫就知道你這小子不是池中物!記得你出生時就天現異象,滿天散發黃光,那時,老夫便知道你不是平凡人。如今知你立志遠大,更印證了老夫的猜想。”梁濟拍案歡慰的道。

    另外幾個村民,只是埋頭吃喝,雖然聽著劉顯跟梁濟的說話,卻不明所以。但是,卻也覺得劉顯這個小公子說的,很深奧很高大上的樣子,不由對劉顯流露出一絲熱切之色。嗯,這是有些佩服的意思。

    劉顯這樣故作高深,故作立志高遠的隱示,其實就是想試下看,可否讓這個村長對自己拜服,是否愿意追隨自己。

    無論是從原劉顯的記憶當中,還是從劉顯現在的觀察來看。這個梁濟,并非一般的無知村夫。

    他是一個飽讀詩書的老者,據說年輕的時候,還曾被人提名舉孝廉,打算舉薦他入朝為官,但不知原因,事情不了了之。反正在柳林村,甚至是方圓百里,梁濟都有一定的才氣名望。

    劉顯現在身邊沒人可用啊,一個侍女一個老仆,鄭伯忠心不用懷疑,可是看得出,他最多就是一個跑跑腿的角色。這梁濟老雖老了些,可對于劉顯眼下而言,他完全可以充當自己的一個謀士或主薄的角色。

    最為主要的,劉顯現在要借助他的名望。

    “今后還請外叔公多多相助!”劉顯站了起來,正正式式的對梁濟抱拳躬身。

    “哈哈,好說好說,你是老夫的外侄孫,我不助你還助你?可惜,老夫老了,這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這恐怕也幫不了你多久。”

    “外叔公肯定長命百歲!”

    “呵呵,那就承你貴言。”

    梁<!--中间广告位置-->濟笑呵呵的說著,然后一側頭,裝作不太在意的說道:“對了,雖然說,外叔公跟你們也挺親近的,但是,對于你娘親的一些事,老夫還真的不太清楚。當年老夫也只知道你娘跟了一個貴人,然后就看到有人到了咱們柳林村建了這座劉府,可是一直都沒能得見那位貴人,當年我那堂大哥的嘴也太嚴,一直都沒向我們透露過。現在你娘親已經去了,可不可以跟外叔公說說,當年的那位貴人是誰?也就是你的父親。”

    “這個……”劉顯還真的有些猶豫。

    “不方便說?反正我見鄭風一直叫你少主少主的,想必你父親的身份非同小可吧?”梁濟揮揮手道:“如果不方便說,不說也罷。其實老夫心里也有一些猜測,現在也只是一時好奇,想著老夫也沒幾年好活了,不想帶著這個疑問走進棺材而已。”

    劉顯咬了咬牙,從懷里拿出了那份族譜,遞給了梁濟:“外叔公自己知道就好。”

    自己的真正身份,的確是不能輕易暴露,但是這個梁濟是自己人,用不著瞞著他。事實上,他就算知道,也不敢泄露出去,因為追究起來,他梁濟甚至是整個梁家人可能都會連罪。謀逆之罪,誅連九族。

    “果然!老夫當年就有所猜測。”梁濟也只是飛快的看了一眼,神情一凜,馬上就塞回劉顯的懷內,叮囑道:“雖然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年,但是時機不到時,萬萬不可暴露。這事,咱們自己人知道就好。”

    在場的另幾個村民雖然也在偷偷的關注,可是他們根本就不識字,也沒機會上前去觀看。不過,他們都覺得,這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劉顯不避嫌他們,讓他們也看到,他們頓時就對梁濟所說的那句咱們是自己人感到認同。同時,他們也都認定劉顯身份不一般。

    “外叔公,這些我都明白的,現在另外還有一些考慮,咱們一起來談談。”劉顯收好族譜后,對梁濟道。

    “這個等會,現在……”

    梁濟止住劉顯的說話,似乎下了什么重要的決定一般,揮手對那些村民道:“都別吃了,一個個像餓鬼投胎似的,現在你們都過來。”

    他說著,也離開了案桌,走到了廳中。

    幾個村民不明所以,跟著梁濟走到了一起。

    “你們七個聽好了,你們都是柳林村長大的子弟,當中,除了俞進、陳根、陳石,還有劉富,余下三人,梁輝、梁四、梁五是我梁氏本家子弟。大家雖然不同姓,但論起關系來,其實都沾親帶故的。所以,都不是外人。”梁濟對這幾個村民一一點了名,這也算是給劉顯作一個介紹。

    柳林村原本有人口上千,劉顯雖然一直生活在這里,還真的沒能全都認識,哪怕常見面,但身份地位不同,并沒有交集,能認人也叫不出名字。

    梁濟接著道:“現在的世道如何,你們都清楚,你們家里已經揭不開鍋了。如今,我給你們指點一條明路。劉顯公子你們都認識,但是你們卻不知道,其實,劉顯公子是漢室宗親,這個,你們自己知道就好,沒事不能往外亂傳,嘴上都得把著門。你們以后,就跟著劉顯公子,加入自衛隊,將來肯定少不了你們榮華富貴!但是,跟了劉顯公子,就一定懂得什么是忠、什么是義,萬事都要以劉顯公子為重!唯公子之命是從,都明白了嗎?”

    “明白!劉顯公子說要組建柳林村自衛隊我們也都聽到了,算俺一個!”

    “俺以后就跟著劉顯公子了!”

    這幾個村民哪里會有意見?反而是喜出望外的樣子,紛紛表態。

    “好!那現在都跟著我做。”

    梁濟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神色一正,恭恭敬敬的走到了劉顯的面前,隔著案桌,跪到了地上。

    “主公在上,某乃柳林村梁濟梁伯來,參見主公!請主公受梁濟一拜,今后,梁濟愿為主公效犬馬之勞!”

    “主公在上,柳林村村民俞進,參拜見主公,今后,俞進愿為主公效犬馬之勞!”

    ……

    劉顯一愣,沒想到梁濟會給自己來上這么一出。

    他趕緊起來,繞過案桌,將梁濟等人一一扶了起來。

    “這、外叔公,這使不得,我怎么能受你跪拜大禮?”

    “主公!你既然心懷遠志,欲成大事,那么就必須要先有規矩。得要讓人懂得上下尊卑,做事不能偕越。如今你年紀尚小,名望威望不足,老夫怕你震懾不住人。現在有他們效忠于你,身邊就有了可用的人手。”

    “還是外叔公你考慮得長遠。那……好吧。俞進大哥、陳根大哥……幾位大哥,以后就有勞了。”劉顯再一一對幾個村民抱拳,腦子里轉了一下,道:“這樣吧,我年紀的確太小,你們稱我為主公不太合適,就稱我為少主或者是公子吧。”

    “嗯,那以后暫時就稱主公為少主或公子吧。”梁濟略為思量,點頭認可。

    “那……咱們就接著喝酒,一邊談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7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