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章 父親劉悝

正文 第二章 父親劉悝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娘親就這樣走了……

    她早已經油盡燈枯,強行留著一口氣只為見自己最后一面。

    劉顯都沒有來得及跟她多說幾句話。

    劉顯前世算是半個孤兒,母親在他出生后不久就走了,父親在他十來歲時也意外走了。他一直都不知道什么是母愛,好不容易穿越了,有了一個母親,可這才見一面就沒了。

    這一穿越就要承受這種生離死別的痛苦,劉顯真的有些不甘心。

    “系統?老爺爺?你們給我出來!”

    “出來啊!你們給我出來……”

    “給我一顆回魂丹、回春丹、大還丹什么的都可以!”

    “給我出來啊!”

    ……

    劉顯看過不少網絡穿越文,知道一般的穿越者都會有一個系統或是隨身老爺爺什么的福利。這個時候,能夠救母親的,能讓母親起死回生的,可能就只有這些人生外掛了。

    可是,無論劉顯怎么的叫喊呼喚,喊得噪子沙啞了,臉都扭曲了,但腦海中卻沒有一點反應。

    “少、少主……你怎么了?什么系統老爺爺啊?你別太激動……主母已經去了……人死不能復生,你要保重啊!”這時,鄭伯抹著淚,趕緊上前扶著劉顯。

    他被劉顯的叫喊嚇了一跳。劉顯也是同樣感染了疾病啊,他擔心劉顯也會跟主母一樣發病。

    “公子,你、你別嚇奴婢啊……嗚嗚……夫人走了……你、你可不能有事,以后劉府就要靠你了。要不然,奴婢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伏在床榻邊上嚶嚶哭著的小侍女,此時也看到了劉顯叫喊得臉都扭曲了的樣子,不禁流露出擔心又驚怕的神色。

    劉顯沒有理會他們,只是苦笑的搖了搖頭。

    沒有,什么也沒有,自己穿越居然沒有系統,也沒有隨身老爺爺……

    劉顯的心里既傷懷又有些失落,輕輕的將沒了氣息的母親的身體擺正躺好,然后在床前給母親叩了幾個響頭。

    起來坐到房內的一張椅子上才對他們道:“鄭伯、小菁,你們放心,本公子沒事,感覺病已經好了。現在……鄭伯,你去準備一下,處理母親的后事吧。”

    “是,老奴現在就辦。”鄭伯忍著悲痛應道。

    “好,那小菁,你就去弄些吃的,多弄一些,有些餓了。”劉顯又對那小侍女吩咐道。

    “嗯,奴婢現在就去。”

    鄭伯是父親派來保護母親的心腹親信,跟在母親的身邊足有十多年了,是一個對劉顯絕對忠誠的老人。小菁自小被母親收養,一直在母親身邊服侍,原劉顯對她就像是待自己的小妹妹一樣。都是劉顯值得信任的人。

    “你們都去吧,我想在這多陪陪娘親。”現在劉顯腦中還有些混亂,揮退他們,自己想靜靜,理一理頭緒。

    “那……少主請節哀,別太傷懷,以免傷了身子。”

    鄭伯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劉顯,明顯是有些擔心劉顯現在的身體情況,但見劉顯沒再說話了,便拉著小菁恭恭敬敬的給床榻上的梁氏叩了幾個響頭,這才離去。

    ……

    母親塞在他懷里的破舊羊皮卷正是一份大漢皇室劉氏族譜。上面很清楚的記錄了劉顯漢室宗親的身份。

    想起母親死前對自己所說的話,以及自己對母親的誓言。劉顯知道,自己既然是帝皇后裔,那么在這三國里就注定要走上爭霸天下之路。

    “呵呵……”

    劉顯又是搖頭苦笑。

    自己雖然是一個穿越者,可是卻沒有金手指啊。在這三國里談論爭霸豈是那么的容易?自己有什么?

    自己一不是蓋世猛將,二沒有其智如妖的智慧謀略,三又沒有猛將謀臣的輔助。

    憑什么奪回皇位?憑什么恢復大漢正統江山?

    想要兌現向母親立下的誓言,真的很困難,就似是打開了一個地獄生存模式。

    別說什么恢復大漢正統江山了,恐怕這整個大漢都要完蛋了啊。

    現在黃巾起義雖然已經失敗了,可是卻動搖了大漢的根基,已經掀開了三國爭霸的序幕,董卓、曹操、孫堅、袁紹、袁術、劉備等等三國梟雄都已經露頭了啊,這些今后數十年間的風云人物,沒有一個好相與的,都不是簡單之輩。自己憑什么跟他們爭雄稱霸?

    最后三國歸晉,被司馬家奪得了天下。自己又憑什么去阻止?去改變這些既定的歷史?

    到時候,大漢都沒了,還奪什么的皇位?恢復什么的大漢正統漢山?

    現在嘛,別扯那些沒用的了,就算是想要恢復這個漢室宗親的身份,利用這個身份如劉備那般去干點什么恐怕都有些困難。

    因為……他父親勃海王劉悝的關系。

    劉悝是誰?

    這個就算是比較熟悉三國的人,恐怕都有些陌生。

    劉悝是漢章帝劉炟曾孫,河間孝王劉開之孫,蠡吾侯劉翼之子,先帝漢桓帝劉志之弟。

    但這劉悝也太過悲摧,他先是被人彈劾意圖謀反。當時漢桓帝還僅剩下他一個親弟弟,桓帝不忍殺之,將他由勃海王貶為廮陶王。

    勃海王領一個郡國之地,身份地位何等尊崇?但廮陶僅只是冀州一縣之地,屬巨鹿郡所轄。這個地位可謂一落千丈。

    這里要說的是,當時桓帝也才30來歲,正<!--中间广告位置-->值壯年,但他雖有妃嬪無數,卻僅生三女無子。因此,桓帝將劉悝貶為廮陶王,一個是為了保護他;二個,也是帶著一個萬一的思想準備為將來打算的。因為他另一個已故的弟弟平原王劉碩無后,萬一他這個皇帝亦終無后,那么兄終弟及,劉悝就可繼承他的帝位,又或由劉悝之子繼承大漢帝位。

    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桓帝有這樣的私心不奇怪,當然,當時桓帝正值壯年,肯定不會將這種萬一的私心表露出來的。

    很可惜,劉悝被貶為廮陶王兩年后,桓帝駕崩,恒帝臨死時,遺詔命劉悝復為勃海王。但當時皇宮當中另有流言,說恒帝病重駕崩前有圣旨密詔召廮陶王進京繼承漢室大統,登基為帝。只是這個流言很快就被壓了下去。

    當時大漢掌握權柄的早已經不是桓帝,而是皇后竇妙以及外戚大將軍竇武!

    桓帝于公元167年12月駕崩,皇后竇妙和大將軍竇武于公元16年1月馬上就匆忙策立冀州河間國解瀆亭侯劉宏繼承大統,劉宏即為當今皇帝靈帝。

    再過四年多,也就是172年,廮陶王劉悝再被陷害,被誣謀反,逮捕入獄。劉悝在獄中不堪拷打,被迫自殺,其妻、子百余人均死于獄中……

    這就是廮陶王劉悝悲摧的一生。一個漢室宗親,甚至還有機會問鼎帝皇之位的劉悝,居然在獄中被迫自殺了,這還真的很冤。難怪娘親就算是臨死都要自己記住,要自己發誓為父親劉悝平反昭雪,要自己奪回大漢皇位。

    現在,劉悝已經死了十二年之久,而劉顯如今也十六歲。

    按說,廮陶王劉悝妻兒百余人均死于獄中了,但為何還有兒子劉顯?

    這實際是劉悝被貶為廮陶王,在廮陶縣郁郁不得志時,偶遇結識了劉顯的母親梁氏,兩情相悅就在一起了,很快就珠胎暗結。就在劉悝準備正式將梁氏納入家門為貴人時,桓帝駕崩,遺詔跟著就來了。

    當時劉悝也沒有想太多,對他來說,沒敢想那漢室大統的皇帝之位,只想著能夠恢復勃海國勃海王的身份就已經很滿足了。因而沒有懷疑什么,喜出望外的劉悝匆匆忙忙的就帶齊家室去了勃海國。

    嚴格來說,這個劉悝的確不算得上有本事的人,眼光格局的確也不夠。

    這樣,還沒算正式過門的梁氏就被留在廮陶縣,不久后就生下了劉顯。

    到了勃海國的劉悝沒忘梁氏,也知道梁氏為他生下一子的事,后來劉顯的名字還是劉悝給取的。這也是據說,當時梁氏生下劉顯時,天地有異象,滿天黃光,將整個大地都照成金黃色。

    而黃色就是大漢極其顯貴的象征。

    劉悝認為梁氏為自己生下兒子時,滿天金黃,極其顯貴,便取名為劉顯。

    又因種種原因,劉悝并沒接梁氏母子前往勃海國,在劉顯四歲時,劉悝突然派了親信侍從,給留在廮陶縣的梁氏母子送來了密信以及不少財物。

    密信主要是劉悝表示愧對梁氏母子的一些話語,稍稍提及一下他的處境兇險;另就是正式將梁氏母子姓名錄入大漢宗室族譜。這個雖然沒有正式舉行成親儀式,但是將梁氏母子的姓名錄入族譜,這就等于是認同了梁氏母子的身份。在古代,族譜的權威性極高,要證明夫妻身份,在族譜上記下名字,就等同后世去進行婚姻登記一般。

    為安梁氏的心,甚至還把族譜讓那親信侍從帶來給梁氏過目。由此也看得出,劉悝對梁氏或是真愛。

    后來不久劉悝自殺身死,妻兒全都死在獄中,但當時抄沒劉悝王府時,沒有找到族譜,便認為所有劉悝妻兒都已經被抓進了獄中,朝廷也不知道劉悝還有一個兒子活著。

    而這族譜,現在就在劉顯的手上,這個可是證明劉顯是漢室宗親的主要證物。

    這本應該是一個好東西啊,因為就憑漢室宗親的這四個字,在這個三國時代就能吃得開,混得好。

    想想現在正在征伐黃巾軍的劉備、劉焉,還有今后劉表、劉繇等等,他們都是漢室宗親,在三國時代里,都成為一方諸侯,尤其是劉備,還成為最后三國之一的蜀國開國君主。

    可惜,劉顯知道,如果他敢拿著這個族譜去認祖歸宗恢復身份什么的,那就等于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作為一個本該死去的謀逆之后,有多少個腦袋都不夠朝廷砍的。

    所以,這份可以證明劉顯為漢室宗親的族譜,在他手上一點用處都沒有,反倒會成為他的催命符。

    謀逆之后啊,看來,在這三國來想要利用自己這個漢室宗親的身份做點什么是行不通了,起碼暫時不行。

    收好破舊的羊皮卷,劉顯深深的再看了一眼還帶著微微笑意,像很安詳的睡著的母親。把娘親的樣子深深的印于腦海后,劉顯離開了房間。

    劉顯這時記起娘親最后說先帝遺詔在張……手里?這是什么會事?那個張是誰?母親去得急,許多事劉顯一時還不是太清楚。

    先帝遺詔應該就是那一份傳召劉悝回京繼承皇帝之位的圣旨。但這份圣旨,劉顯認為現在拿出來也不會有什么作用,跟他的漢室宗親的身份一樣,根本就不能輕易暴露出來。

    或許以后會有些作用吧。

    記起娘親說鄭伯也知道一些事,或許鄭伯能知道些什么也說不定。

    漢室宗親的身份以及那份先帝遺詔用不上,也指望不上。自己想要走上爭霸之路,還得要另外想辦法才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7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