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摳神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徐東有沒有問題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徐東有沒有問題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聽老卞說了半天這間酒吧兄弟倆的故事之后,程煜當然不會陪著他一直把這瓶酒喝完,而是選擇了一個合適的時間先行告辭離開。

    先回到了吳東院子,杜小雨已經躺上床了,但還沒睡著。

    程煜跟她聊了幾句,原本想去一趟勞大鵬的那處房子,但最終又選擇了放棄。

    他肯定要去一趟東北,如果現在就把勞大鵬控制住——這當然有很多種辦法——但等他去東北的那幾天,誰來看著勞大鵬?誰又負責他的吃喝拉撒?

    反正明天老卞就會派人盯著勞大鵬,這家伙跑不掉。

    程煜沖了把澡也就睡下了,第二天依舊醒的很早,出門買了早飯,給杜小雨也帶了一份,程煜便去了醫院。

    依舊是給護工帶了份早飯,讓她出去,程煜鎖上門,坐在了程廣年的病床前。

    “老程啊,你還是有事瞞著我啊。”

    程煜微微嘆了口氣,一邊吃著早飯,一邊對病床上一動不動的程廣年說。

    程廣年當然聽見了,但苦于無法開口,也只能等著程煜繼續往下說。

    否則,他肯定要問,老子瞞著你什么了?

    喝了口豆漿,程煜又道“勞大鵬您知道吧?”

    程廣年內心一顫,心道程煜怎么會知道勞大鵬這個名字?

    “您說巧不巧,我偶然間發現程傅約了個人,然后昨天找朋友排查了一下,結果卻發現,那個人叫勞大鵬。

    雖然沒有確認,但我從他的資料,基本上可以確定,勞大鵬就是我那位大姑的兒子。

    您安排他在吳東念了大學,又送了套房子給他,這事兒您之前可是沒跟我說啊。

    怎么著?您是怕我對他不利?

    您這還真是挺瞧得起我的!”

    程廣年苦于無法發聲,否則他早就跳起來,告訴程煜。

    我不是怕你對他不利,只是覺得既然他們一家人都挺好,這件事就不要再牽扯你們下一代人了。

    不過,勞大鵬跟程傅見面了?

    這又是什么情況?

    “如果您真的還能聽到我說的這一切,那么現在您一定很奇怪,勞大鵬怎么會跟程傅搞到一起去吧?

    說實話,我也很奇怪。

    畢竟,這事兒咱家那個壞老頭兒沒說,您八年前知道了真相也沒說,他們家人居然還能跟我們家人聯系到一起去。

    想來您也該想到了,您這場車禍,只怕程傅和勞大鵬就是幕后兇手。

    肯定不是程傅直接動的手,但我基本確信,程傅必然知情。

    那天,也根本就是程傅一路安排和操縱,把您送到事發地點去的。

    而勞大鵬,怕就是那個在您車上動手腳的人。

    只不過,您大概也想不到,您苦心孤詣的想替咱家的壞老頭兒還個債,最終卻成為導致您現在這種狀況的導火線。

    這個債,還的有點兒狠了。”

    程廣年“……”

    “我打算去一趟東北,見見我那位大姑一家。

    當然,勞大鵬是見不到的,他現在人在吳東,不出意外,就住在您給他的那套房子里。

    當初給他們家投資農家樂投了多少錢?

    光是這套房就一千多萬了吧?

    當然,成本沒那么高。

    可是,幾千萬送了出去,本想給他們一場前程,可換來的,卻是人心不足。

    我不確定大姑一家有沒有牽涉到這件事里來,從您對他們一家人的描述上,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去東北也不是打算興師問罪,只是想證實一下。

    如果這件事大姑一家人都是知情的,倒也好辦了。

    警方會介入調查,然后把這一家人送到監獄里去,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但如果那家人完全不知情,這一切都是勞大鵬和程傅搞出來的,您希望我怎么做?

    大義滅親,把這倆送進去?

    還是放過他們?

    謀殺未遂,尤其是外界無法獲悉您昏迷的真正原因,這個罪名,就算不會被判處死刑,只怕無期也是逃不掉的。

    當然,這里邊也有個主犯從犯,從犯最輕怕是沒有十幾年也出不來。

    您希望我怎么做?

    呵呵,當然了,真要發展到那一步,這事兒恐怕也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的了。

    畢竟,謀殺是刑事案,不是我說一句放過他們就能擺平的。

    我跟您說這些,也只是感慨一下人心而已。

    一切,等我從東北回來再說吧。”

    程廣年雖然無法出聲,但此刻也在沉思。

    是呀,這件事,如果真是勞大鵬和程傅密謀的,要如何處理呢?

    可是,程傅是怎么知道勞大鵬的存在的呢?

    還是說,這事兒我知道之后,老二和老三其實也早就知道了。

    只不過,一旦他們把這事兒說破,就等于徹底承認了程氏集團跟他們毫無關系,老頭子當年的所有財產,都送給了他那個女兒。所以,他們也一直隱瞞著沒說?

    那么,在我這次的事情里,老二和老三,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這事兒真的只是程傅和勞大鵬弄出來的,還是說跟他們兩家人都有關聯?

    程廣年突然感覺到一陣陣的寒心,他感覺這五十年的兄弟,似乎都白做了。

    為了龐大的財富,哪怕是親兄弟,似乎也有足夠的理由想要置他于死地。

    “徐東到底知道咱家的事情多少啊?我現在怎么覺得四面楚歌,每個人都那么面目可憎值得懷疑呢?”

    程煜又緩緩的說道。

    “雖然您說您百分百相信徐東,即便他知道這些,也不會背叛您。

    可是,程傅是怎么知道大姑一家的存在的呢?

    爺爺不會說,他那情況也不可能說。

    您自然也不會說。而我知道這件事之后,甚至跟任何人都沒有提起過。

    二叔和三叔這兩家人,我不覺得他們有足夠的理由去調查爺爺以前跑去東北的那些事。

    換句話說,這里邊一定有人透露了什么。

    不管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

    總之,有人透露了些什么,這才讓程傅,乃至二叔一家對于爺爺的事情產生了興趣,從而接觸到了勞大鵬的存在。

    最終導致了您躺在這里。

    當然,您陷入這種困境,不能說完全因為程傅和勞大鵬,但如果不是他們策劃了這起意欲致您于死地的車禍,我的岳父大人就不會中止那些文件的簽署,也不會導致您的任務沒能完成,您也就不會躺在這兒了。

    雖然現在的結果,跟透露咱家那點破事的人關系非常之淺,但我覺得,似乎還是有必要搞清楚那個人是不是徐東。

    您說呢?”

    如果程廣年還能動換,他現在一定會使勁兒搖頭。

    的確,從目前的線索來看,這事兒很可能跟徐東也有那么一丁點兒的關系。

    而徐東到底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這一點其實至關重要。

    哪怕程廣年還并不清楚,徐東這么做——假設他是有意的,他能從這件事里得到什么樣的好處。

    這個好處,必須足夠的大,大到足以令徐東背叛程廣年。

    “行了,跟您說,也就是覺得我總得找個人聊聊這事兒吧,畢竟除了您,我甚至都找不到第二個人能聊大姑一家的事兒。

    反正您現在也無法給我任何意見,那我就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了。

    我打算找一趟徐東,跟他提一提我要去東北的事兒,您覺得怎樣?”

    程廣年很想反對,但他做不到。

    他覺得,如果徐東真的介入到這件事里來,那么程煜現在去找他就是打草驚蛇。

    程煜卻是已經下定了決心。

    “先這樣吧,我一會兒就聯系徐東,然后我今天就飛去東北。

    您跟我說過,大姑家應該也有過億資產了,而他們生活的那座小城市,他們應該也是當地數得上的富豪了吧?

    在不見面的前提下,我應該能打聽出不少事。

    甚至我都不需要跟大姑一家碰面,就能判斷出這事兒跟他們有沒有關系。

    您放心,不管怎樣,這事兒我一定查個水落石出。

    省廳那邊,應該是有某位領導授意,安排人在對您的車禍做未立案的調查。

    所以,我必須比他們快一點兒,否則,等他們徹底介入,那就真的沒有任何轉圜的余地了。”

    程煜站起身來,低頭俯視著程廣年毫無表情的面龐,他又嘆了口氣說“唉,我現在其實還沒想好,如果<!--中间广告位置-->真的是那家人搞出來的,我到底應該怎么對待他們。

    當然,更大的可能是無論我怎么想都沒用,畢竟公安系統也不是咱家開的。”

    拉開了病房的門,程煜把護工喊了回來,自己下了樓。

    上車之后,程煜把電話打到了徐東的手機上。

    “程少。”

    徐東接電話的速度,并沒有因為他成為前錦的ceo就有任何的減緩,依舊和以往一樣迅速。

    “徐哥,周日也起這么早啊。”

    “正在去公司的路上。”

    “這大周日的你也不休息,還跑去公司加班?”

    “要去出趟差,參加一個會議。有些文件落在公司了,就先去取一下。”

    “要出差啊,我還說找徐哥見個面呢。”

    徐東微微停頓了一下,說道“程少您找我有事?”

    “算了,既然你要出差去開會,等你回來再說吧。”

    “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會,只是正好有個研究生時候的同學是會議負責方的,他打電話來問我這次公司派誰去。

    我就想著自己去一趟,老同學也聯絡一下。

    會議其實也在明天,我今天提前去也是為了跟老同學聚會。

    您要有事的話,我就把票改簽一下,晚點過去也沒問題。”

    程煜立刻就道“不耽誤事兒吧?”

    “不耽誤不耽誤。說起來程董出了事,我也不敢滋擾您和夫人,其實我也想找您聊聊。”

    “那行,今天公司反正沒人,咱們就公司見吧。”

    掛了電話,程煜直奔前錦。

    而徐東在掛了電話之后,卻是低頭沉思。

    程煜找我有什么事兒?寧可竹不是已經搞定程氏的大權了么?

    很快到了公司,徐東吩咐司機幫他把高鐵票退掉,自己一個人進了公司。

    到了辦公室,徐東先給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給程煜發了條微信,問他是喝茶還是喝咖啡,好提前準備。

    程煜沒回復,徐東也就干脆泡了杯茶,等著程煜。

    十來分鐘之后,程煜到了,直奔徐東的辦公室。

    “今天周末,沒讓司機開車,把車停好了才看到你的微信。徐哥你別客氣,喝茶喝咖啡都行。”

    一進門,程煜就笑著跟徐東打招呼。

    徐東也就順勢把那杯泡好的茶遞了過去“估計也是您開車沒空看手機,所以我泡了杯茶。”

    程煜接過,點點頭,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程少您找我有什么事兒?跟程董有關,還是跟公司有關?”

    落座之后,徐東也就徑直詢問。

    程煜笑著喝了口茶,水溫倒是剛剛好“公司的事兒我一貫不管,你和小雨配合的也很好,我沒什么可問的。”

    “那就是程董的事兒。”

    程煜點了點頭,說“剛才電話里,你說你也想跟我聊聊。要不還是你先說吧。”

    徐東扶了扶眼鏡,道“其實我也就是想隨便聊聊,畢竟程董住院這么多天了,我們甚至都還不知道具體情況。只知道程董車禍之后,昏迷到現在還沒醒。”

    “這個也不是我們刻意隱瞞,徐哥你應該也道聽途說了一些,畢竟我媽到程氏搞出那么大動靜,當時也解釋過我爸的情況。

    就是昏迷不醒,到現在查不出具體原因,究竟是否跟車禍有關,專家們也沒把握。

    所以我們一家人也就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說這些的時候,程煜一直低著頭,但眼角的余光卻在觀察著徐東的反應。

    徐東的反應很正常,自如的很,并沒有讓程煜感覺不到不對的情形。

    “唉……程董這事兒……唉……”

    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程煜笑了笑,說“徐哥,你從畢業就跟著我爸了,而且,咱們兩家還有些其他的淵源……”

    徐東聞言一愣,問道“您知道了?”

    “我爸提過。”程煜擺了擺手,說“所以呢,你跟我之間,沒必要吞吞吐吐,有什么疑問,就只管說。”

    徐東點了點頭,似乎又思忖了一下,這才開口道“其實也談不上有什么疑問,只是,公司里風傳,說程董的車禍,跟程傅有關。

    我估計這些人應該不敢跟您以及夫人提及這些,但是我想了很久,覺得雖然有點捕風捉影,但這事兒,或許您應該知道。

    至少,這多個考慮的方向。”

    程煜點了點頭,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這事兒其實我也聽說了,但畢竟沒有任何證據,不能因為程傅告知我爸外環高速有堵車,建議他走省道,就覺得這事兒跟他有關。

    警方那邊也說是車子的零部件老化,而且是因為s店的人動了手腳,用一根舊的零部件更換了車上的零部件導致的。

    這件事警方還在追查,據說還查出了一整個豪車廢舊零配件的銷售倒賣團伙。

    警方基本上已經定性了,我們基本上也愿意相信這是一個意外。”

    徐東目光微微閃爍,似乎有些想說的話,卻又不敢多言。

    程煜笑了,說“徐哥你有話就說,都說了,我爸在公司最信任的人就是你,沒必要藏著掖著。”

    徐東再度思考了一下,道“主要是這事兒有挑撥您家人之間關系的嫌疑,所以我……

    但是程傅的表現,總讓我覺得有些不正常。

    集團的很多事,哪怕我現在名目上是已經離開了,但我還是比較清楚的。

    那天夫人在集團召開臨時的全體股東會議,林律師那邊其實是我安排的。

    程董當初的安排,知情人就那么幾個,我恰好是其中之一。

    這也算是程董留下的一個后手吧。

    而且,集團內部的很多人員情況,包括部分關系,跟表面上看起來的也并不一樣。

    那天的情況,恐怕就連程傅也不知道,哪怕沒有林律師帶去程董的那份文件,代理董事長的位置也不會旁落。

    這里邊千頭萬緒,我不知道該怎么跟您說。

    而且,集團內部情況比較復雜,我也怕將程董之前所有的布置都說出來,反而會導致集團內部矛盾的激化……”

    程煜笑著擺了擺手,說“這些你不用跟我說。

    我一直也相信,如果那天會議上,林律師提到的關于我爸的智囊團,那么,你和林律師應該都是其中之一。

    甚至于,我懷疑過趙澤鵬并不是真的想奪權,而是另一種策略。

    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集團的事情我不在乎,老程一切都好的時候,我沒想過這份產業必須由我來繼承,現在也是一樣。

    我媽說要去替老程接掌集團,那是她的決定,我只是覺得她有個事情來寄托,也比她整天守著我爸來的要好。

    我關心的,只跟我們這個家庭有關系。”

    徐東聞言苦笑著搖頭“這畢竟是上千億的財富啊,您可以豁達到不在乎,可免不了會有太多太多的人覬覦。”

    “我現在,最希望發生的,是老程能夠醒過來。哪怕為此要讓程氏集團易主我都在所不惜。所以,關于集團的事,徐哥,咱們不多說了。你所顧慮的集團內部的情況,就讓我媽自己去處理,讓她自行去面對吧。當然,你們這個智囊團,該怎么做還是怎么做,我也不會過問。”

    徐東再度嘆了口氣,說“好吧,那我們就繼續按照程董當初的思路繼續吧。程少,您找我是想聊些什么?”

    “你要跟我聊得,就是關于集團的事情?”

    徐東點點頭,道“對,就是這個。我也曾讓林律師去提醒夫人,讓她小心點程傅。可是,夫人好像不相信,甚至于她現在似乎特別信任程傅。”

    程煜微微皺眉。

    寧可竹不想過多的懷疑自家人,這一點他能理解。

    但寧可竹也曾說過,她會注意程傅的行為。

    但要說寧可竹現在特別信任程傅,這就讓程煜無法理解了。

    難不成,是寧可竹發現程傅身上有什么端倪,所以才故意用這種方式對其進行試探?

    可是,周五晚上,程煜跟寧可竹通電話的時候,寧可竹分明沒有提到這些啊。

    難不成,寧可竹打算對程傅進行的試探,連程煜這個親兒子也要瞞著?

    這似乎不合常理。

    不過這些念頭也就是轉瞬即逝,程煜也并未深想。他覺得,這些等他從東北回來再跟寧可竹交流就行。

    “這個先不管吧,我找你,是想問問,你對我們家的事,到底知道多少?”

    程煜盯著徐東的眼睛問。

    kohe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77/29153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