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摳神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準備去趟東北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準備去趟東北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老卞詳細的把自己這一天,到底是怎么找到勞大鵬的個人信息的過程,完整的給程煜講述了一遍。

    “看來還真是費了不少工夫,那位叫李玲玲的女警幫了大忙了。”程煜喝了口酒,笑著說。

    “也怪我陷入了思維盲區,沒考慮到此人有可能是因為長期在東北生活,戶籍并不在那邊,才具備那樣的口音。如果早就想到這一點,可能也早就想到可以通過出行人員的方式進行甄別查詢了。”

    “你那兩張餐券的事兒,我給你報銷了吧。”程煜隨口道。

    老卞趕忙說“不用不用,那兩張餐券,是我堂妹夫送來的,去年就給我們了,現在都快到期了。

    可是我夫人海鮮過敏,就一直都沒去。

    畢竟這種自助餐以海鮮為主,想著要是不吃海鮮倒是挺暴殄天物的。

    正好這次給了這個李玲玲,也算是物盡其用。”

    見老卞這么說,程煜也不再堅持。

    畢竟,跟他們這些公務人員打交道,能避免這種經濟上的來往最好,以免授人以柄。

    又看了老卞給出的其他資料,雖然老卞還只是感覺其中疑團很大,但程煜其實心里已經有了結果。

    不出意外,這個勞大鵬就是程煜那位東北大姑的孩子。

    只不過程廣年剛過五十,那位大姑應該比他還大兩三歲,之前跟程廣年談及那位大姑的時候,程廣年說過“子女”這個詞。

    程煜沒細問,但大致上可以判斷出那位大姑應該至少兒女雙全,這個勞大鵬今年才二十六,估計是她的小兒子吧。

    如果這個勞大鵬真是程煜的表兄,那么他的所有情況也就很容易得到解釋了。

    程青松是到八十年代末才知道東北居然還有個女兒的,九一年拿到賣房子的錢之后就去了趟東北,但沒想到當初那個女人已經過世了。

    他留下了三十萬給自己的女兒,成就了那位大姑后來的食品加工廠。

    再等到年前程廣年查明此事之后,去了趟東北,又給大姑家投了些資,幫助他們開了個農家樂……

    這就印證了老卞查到勞大鵬的父母是個體經商戶,開了個客棧的信息。

    當年都還是叫農家樂,現在都改稱呼了,大家都更愿意用客棧這種帶著點古風的洋氣名字。

    可是程傅是怎么會跟大姑家的兒子搞到一起去的呢?

    而且這個勞大鵬來吳東的時間這么巧,剛好就是此前程廣年的車被動手腳的時候,這不得不讓程煜懷疑,勞大鵬跟程廣年的事,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不過程煜也有些奇怪,程廣年那天跟他談到那位大姑的時候,基本上把該說的都說了,卻并沒有提到他還曾經給了勞大鵬一套房的事情。

    甚至,既然程廣年拿出一套價值千萬的房產給了勞大鵬,就表明他一直都知道勞大鵬的戶籍是落在吳東的。

    勞大鵬現年二十六歲,意味著他是九三年出生的,所以他的戶口問題,顯然是程青松當年幫著解決的。畢竟當時,程廣年都不知道此事。

    老頭子啊老頭子,你這偷偷摸摸的是干嘛呢?

    程煜陡然想起程廣年說過,程青松也曾動過想讓大姑到吳東來生活的念頭,可是大姑當時已經結了婚,甚至有可能已經有了第一個孩子,所以拒絕了程青松的好意。

    之后幼子出生,那個從小在農村長大的婦女,雖然因為那三十萬的關系已經脫貧致富了,可她很有可能希望自己的后代能成為一個大城市的居民。

    老頭子幫著操持了這一切,但又不可能把勞大鵬的戶口落在自己的戶口簿上,于是才出現了將其落在街道辦的情況。

    程廣年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他卻沒有選擇將這些告訴程煜,這多少有些奇怪。

    但轉念一想,似乎也沒有什么可奇怪的。

    畢竟,他接受了程青松還有個私生女的事實,不代表程家其他人也能接受。

    哪怕這個人是程煜。

    能讓程煜知道東北某個小地方有個大姑,不意味著程廣年放心告訴程煜,他還有個表哥已經在自己的安排下,在吳東擁有了房產,隨時都有可能來吳東生活。

    不過程煜估計,如果當時勞大鵬真的已經在吳東生活了,程廣年可能還是會選擇告訴他。

    但老卞這邊不是查到了么?勞大鵬得到那處房產之后,也并未到吳東來,只是過來把戶口從街道辦遷進了那套房。

    甚至連這些手續都未必是他自己辦的,也可能是程廣年幫著辦理的。以程廣年的身份,這點小事,還真沒必要非得當事人親自辦理。

    既然對方只是在吳東擁有戶口和房產,而并未來吳東生活,而且他自己家也是過億資產,在當地那個縣級市大概也是排的上一號的人物,程廣年很可能判斷勞大鵬不會巴巴的跑來吳東生活。

    是以這事兒,就沒必要告訴程煜了。

    大概就是如此吧,程煜在眼前的所有線索里,也只能分析出這么多了。

    程廣年那邊的想法倒是好揣摩,可這個勞大鵬好端端的跑來吳東干嘛呢?

    而且,程傅如果認識了勞大鵬,也知道了勞大鵬的身份,他便也該知道程青松當年賣房子的錢,或者說程青松有限的資產,是全都拿去補償東北那位大姑了。

    程廣年的經商過程中,更是可以確認沒有動用過三兄弟本該均分的款項。那么程氏集團能有今天,那就完全是程廣年一個人的功勞。

    于情于理,程傅應該能放下很多東西,而不會糾結于他們父子在程氏集團連真正的股份都沒有。

    但這是把人的道德水平想象成接近完美的結果,事實上,面對如此龐大的財富,很少有人還能堅守道德底線。即便知道程廣年的財富跟自己家毫無關系,也難免會想要從中得到一些什么。

    所以,是否知道真相,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機會獲取程廣年的財富。

    這方面,程煜沒多琢磨,總之從程傅竟然和勞大鵬接上頭了,并且倆人的見面還顯得鬼鬼祟祟的,程煜就能斷定這里邊肯定有事。

    雖然依舊沒有任何證據,但程煜幾乎可以斷定,程廣年車上被動的手腳,跟勞大鵬以及程傅脫不了干系。

    甚至,這件事根本就是程傅謀劃,勞大鵬實施的。

    只是,這倆人是怎么牽上線的呢?

    程煜突然覺得,或許自己有必要去一趟東北,見一見那位素未謀面的大姑了。

    對于這位大姑,乃至她家的大姑父,程煜其實還是有著極為良好的印象的。

    哪怕現在他已經認定這件事跟勞大鵬有關,程煜也依舊覺得,這應該只是勞大鵬一時鬼迷心竅,而那位大姑絕對是毫不知情。

    九十年代初,有人扛著三十萬現金送上門,一個除了替自己母親看病從未離開過農村的年輕女人,竟然會嘗試拒絕那筆錢,這足以說明這個人的品性了。

    而且到八年前,因為那三十萬的啟動資金,使得他們早早擁有上千萬乃至更多的財富,他們夫妻倆竟然還能想著給程廣年一部分股份,這更加能說明那對夫妻的品性。

    這甚至可以當得上高潔二字。

    并且程廣年說過,他和這位大姑也只是逢年過節會有些聯系,并且大姑都不愿意跟程家保持正常的親戚走動,原因是因為她知道程廣年擁有極大的財富。

    這樣的人,又怎么可能突然想著對程廣年做些什么呢?

    程煜甚至可以想象,在程廣年去過東北,見到大姑一家之后,勞大鵬正處于臨近高考的階段。而程廣年又知道了勞大鵬的戶口竟然早就落在了吳東,他便想著替自己的父親再多還些債,于是才想辦法把這位勞大鵬安排到了吳東的大學就讀。

    是否勞大鵬自己考上的,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之所以大姑一家會選擇讓勞大鵬考來吳東,無非也是想著大學四年,能有個舅舅替他們照顧兒子。

    程煜甚至覺得,勞大鵬得到的那處房產,大姑一家都未必知道,這可能僅僅只是勞大鵬和程廣年之間的某個交易。

    否則,又該怎么解釋勞大鵬獲得這處房產之后,根本就沒有入住的事情?

    要說勞大鵬根本不想來吳東,他得到這套房,最該做的就是把房子賣了換取過千萬的資金。<!--中间广告位置-->

    而如果他想來,這三年他為何一直呆在東北?

    當然,這一切想要獲悉真相,恐怕真的需要程煜跑一趟東北,見一見大姑一家人。

    而在此之前,程煜想先去看看自己那位表兄——勞大鵬!

    至少有一點,程煜對于這位自己只從視頻里見過的表兄,印象極差。

    他有九成以上的可能,就是害了程廣年的兇手。

    嗯,至少是兇手之一。

    老卞只覺得程煜是在思索著什么,他并不知道,程煜已經開始構思一起犯罪了。

    程煜在琢磨,他要如何見到勞大鵬,又要如何把勞大鵬控制起來,從而獲得他跟程傅之間的勾當的真相。再如何去東北面見大姑一家,以最終確定這些事跟那位大姑有沒有關系——沒錯,即便程煜堅信大姑一家品性純良,他也必須親自證實這一點。

    而如果大姑對此懵然無知,程煜也開始有些猶豫,他要如何對付勞大鵬呢?

    交給警方,一旦證據確鑿,這就是謀殺未遂,至少,他已經從主觀上有了謀殺的念頭。

    無論怎么辯護,十幾年的牢獄之災是免不了的。甚至,真要以謀殺未遂定罪,那就是無期的罪過。

    程煜從情感上,并不想這么做,他也知道如果程廣年醒了,大概率也不會這么做。

    畢竟,程家欠大姑的。

    可是,這關乎于程煜的系統任務。

    那是要將制造程廣年車禍的罪犯繩之于法的。

    繩之于法,毫無疑問意味著必須把勞大鵬送進去,還要令其賠償。

    程煜心里的障礙,不止是大姑一家,還有,他非常清楚的知道,程廣年的昏迷不醒,基本上并不是因為那起車禍。

    雖說車禍是勞大鵬制造的,其心可誅。可最終的結果其實并不算太嚴重。

    這就有點尷尬了。

    ……

    “程少……”

    見程煜良久沉思,老卞忍不住開了口。

    程煜看了看老卞,說“啊……不好意思,多想了一些。”

    老卞笑了笑,說“沒事。程少,這個勞大鵬,您有其他線索能提供么?”

    因為這個勞大鵬必然跟程氏集團有關,說穿了就是跟程廣年有關,所以,老卞其實也隱約猜測到一些什么。

    只不過他沒往程青松那兒想,他倒是覺得勞大鵬會不會是程廣年的私生子之類的。

    程煜也感覺到了老卞的思路,于是,他又琢磨了一會兒,他必須替自己的父親把事兒說清楚。

    “卞局,這件事比較復雜,我不能跟你講的太詳細。但是,這個勞大鵬和我父親之間,肯定沒有什么直接關系。這事兒跟我爺爺有關。當然,我希望這件事你能替我保密,在我沒想好要不要公開,以及如何公開的情況下,我也希望你對勞大鵬的調查工作到此為止了。”

    老卞點了點頭,又道“程少,我能理解您的想法,可是,我是說可是啊,不管這個勞大鵬是個什么身份,也不管他跟你們家有什么樣的關系。如果他真是程董車禍案的犯罪嫌疑人,我們是不可能因為您的一句話,就不繼續調查下去的。”

    程煜笑道“這個我明白,所以,我的意思是,你們該調查的就按部就班的調查,但不要在他的身份上做文章。

    再說,我爸的車禍不是沒立案么?只是在初步調查取證的過程中。

    我不是想影響和左右你們辦案,我只是希望在我搞清楚一些事情之前,你們暫時不要大張旗鼓的公開調查這起案件。”

    老卞立刻說“這個沒問題,目前本來就只是我自己在進行調查,肯定不會公開任何消息。

    甚至,除了省廳兩位領導,以及我和我的兩名下屬,都沒有人知道我們還在繼續調查程董車禍的事情。

    在其他的口子上,這起車禍暫時是被定為意外的。”

    程煜微微頷首,老卞又補充道“不過程少,您是不是又想自己調查了?您這樣不行啊,太危險了,萬一,我是說萬一這個勞大鵬他……”

    程煜笑著擺了擺手,說“你放心吧,我這談不上有什么危險,我只是打算先去一趟他家,見見他的父母而已。等我回來,我應該就能給你一個比較確定的答案了。”

    老卞猶豫了一下,說“要不要我派兩名干警陪您去?”

    “不用!我過去又不是直接跑去說他們的兒子把我爸給弄成半死了,我只是去見見他們。見完了,很多事情就有了判斷的基準線。”

    “那要不我通知當地警方,讓他們稍微配合您一下?”

    “合著我去登門拜訪,帶著倆警察,那不等于跟人家直接說,你兒子犯法了,通知他趕緊跑路么?”

    老卞有些尷尬,程煜補充道“放心吧,我的安全問題我自己會注意,我不會拿自己的安全開玩笑的。”

    “那行吧,您有什么新情況,盡快跟我通氣。我一會兒就安排人到那個住址去盯著,務求不讓勞大鵬離開我們的視線。”

    這一點,程煜倒是沒反對,他也找不出任何反對的理由。

    而且,程煜想找勞大鵬的麻煩,老卞只要不是把勞大鵬的住處團團圍住,基本上也很難發現程煜的動靜。

    “行吧。反正看樣子,這個勞大鵬來吳東之后,應該就是住在自己名下的這套房里。不過也用不著著急,他根本不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了他,明后天再安排也都來得及,沒必要非得今晚就布置。這大周末的,你已經讓不少人加班了,就別在這么晚的時候再去辛勞你的手下了。”

    老卞想了想,覺得程煜說的也有道理,便道“那行,我明早再安排。今晚就讓他們都睡個好覺。”

    程煜將手里的那些資料都還給了老卞,他也知道這些資料是不方便留在自己這里的。

    “程少,要不咱們下樓坐吧,事情談完了也沒必要呆在包間里了。這里頭味道還挺大。”

    程煜笑了笑,端起酒杯,說“行,喝完這杯咱倆下樓坐會兒。這酒吧看來你很熟悉,我倒是也想聽聽關于這個酒吧的故事。”

    倆人喝完了杯中酒,老卞還想將剩余的小吃和果盤拿下去,程煜攔住了他“行了,剩不了多點兒了,下去重新點吧。”

    老卞卻還是堅持把東西收拾進了托盤“點不點的,也都給他們帶下去吧,省的他們兄弟倆一會兒再上樓收拾。”

    程煜哈哈一笑,說“看來你跟這兄弟倆的關系是真不錯。”

    一邊下樓,老卞一邊說“酒吧老板在吳東工作我們就認識,那會兒我也剛工作沒兩年,他當時在一家手機企業,做銷售。

    正好一個案子,跟他們公司有些關系,就認識了。

    之后他做成了一筆大單子,拿了一大筆提成,幾十萬吧,然后就開了這間酒吧。

    酒吧的房子是買下來的,所以現在雖然生意慘淡,卻也還能經營的下去。

    每個月再如何不掙錢,萬兒八千,他兄弟倆的開銷還是賺得出來的。”

    程煜聽了,皺皺眉道“萬兒八千兩個人?現在這物價?他兄弟倆年紀也不小了吧?拖家帶口的行不行啊?”

    “呵呵,他兄弟倆啊,都沒結婚,也都不想結婚。

    具體這酒吧現在一個月還有多少盈利,我不清楚,我只是打個比方。

    我的意思是說,即便一個月只有萬兒八千的盈利,他倆生活也不是問題。

    畢竟,早些年這酒吧還挺火,那會兒他哥倆都買了房買了車,存款也該還有不少。

    現在這酒吧,已經不是養家糊口的工具了,而是他倆就喜歡這樣的生活。”

    程煜知道,這里邊肯定有不少故事,也不著急問,反正下樓坐下,老卞肯定都會說到的。

    下去之后,酒保,也就是酒吧老板笑著跟他倆打招呼“事兒談完了?”

    程煜點點頭,老卞則是去吧臺跟酒保聊了兩句。

    九點多,酒吧倒是又多了兩桌人。

    但攏共也就那么十幾個人。

    程煜和老卞找了個空桌坐下,老卞問過服務員,得知今晚他們喝的皇家禮炮是新開的,干脆讓服務員全拿了過來。

    “別替他省錢,巨富。”老卞笑著說。

    kohen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77/29153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