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復國 > 正文 第244章 禮物

正文 第244章 禮物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兩支檀香在屋角散發著糜混的香氣,借著地龍的熱氣,充盈于室內,幾聲嬌呼,一陣沉重的呼吸,更讓房間溫暖如春。

    柳江清睜開眼時,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雙明亮會說話的眼睛,這把柳江清嚇了一跳,他急忙翻身坐起來。“你是誰?”

    眼前的女子白花花的就如剝了皮的蓮藕。

    “探花郎,小暑給你倒杯水去。”自稱小暑的女孩子舉起手臂,把披散的長發聚攏,略略盤了盤,俯身從床邊的桌子上取過一支金翠花鈿,遞給柳江清,撒嬌道:“探花郎,幫幫忙啊。”

    柳江清此時已清醒過來。昨日宣徽北院使昝居潤宴請新科進士,參加酒宴有十幾位朝堂官員,里面有好幾位侍郎,酒過半巡,眾人在酒精作用之下,開始少了拘束,給事中高防是好酒之人,見柳江清酒量甚宏,就和柳江清接連碰了六大碗,寓為六六大順,在一片叫好聲中,昝家少郎也和柳江清碰了六碗。

    酒酣之后,隨著絲竹聲響起,一群粉胸半掩歌姬,穿著大武時宮廷榴花染舞裙,如穿花之蝴蝶,在人群中翩翩起舞,新科進士們大多出身平民家庭,哪里經得起如此誘惑,一個個早已面紅耳赤。

    等到歌姬出來之時,柳江清早已是酒意洶涌,看著旋轉的歌姬,柳江清一陣昏眩,吟了一句:“眉黛奪得萱草色,紅裙妒殺石榴花”,就趴在了桌子上。

    至于如何上床、如何與自稱小暑的女子共床共枕,柳江清只有極為迷糊的印象。

    小暑從地上提起一柄陶壺,這種陶壺外殼極薄,放在兩條地龍的交接處。這樣放置,陶壺里面的水就能始終不冷。宿酒之后一般都要口渴,喝一碗溫水是極為舒服之事。小暑把溫水倒入青瓷碗,又取過一個精致小瓶,用小勺勾了一些蜂蜜在溫水中,小心翼翼地捧著青瓷碗來到床邊。

    每天一杯蜂蜜水,能使女子皮膚變得更加嬌好,這是歌姬們共享的秘密。所以這些歌姬有會放一些蜂蜜備用,對于高墻大院里的歌姬,這些蜂蜜水也極為寶貴,平時也頗為節省,今日為了探花郎,小暑大方起來。

    “你叫什么名字?”柳江清喝完蜂蜜水,感覺人也舒服了一些。

    “我叫小暑,昨夜探花郎就問過奴家。”小暑抿嘴笑道。她伸手接過青瓷碗,放回桌子上,隨后又爬到床上。柳江清見一條雪白的手臂上有兩圈黑手印,就如兩個烏黑的手鐲一樣,不覺多看了一眼。

    小暑嬌羞地道:“探花郎怕是習過武。昨夜好大的力氣。”她手里拿著一把小巧的木梳,跪在柳江清身后,細心地為柳江清梳頭。柳江清在石山有妻室,已不是羞怯少年郎,自是知道其中女人的真味,他端坐在床上,享受著女子的溫柔細膩。

    大梁城內的公卿大族家中或多或少都有歌姬,這些歌姬地身份極為低下,介于使女和妓女之間,姬的本意就是美女。而與妾合稱為“姬妾”的姬,則主要是指姬侍、家妓、家養的戲子等等,她們多半上買來的,也有贈送的和搶來的。這些姬女沒有人身自由,地位和使女差不多。只不過使女主要從事家務勞動,伺候主人的衣食住行,而歌姬主要任務是供主人娛樂。她們生活雖比使女優裕,既不必從事繁重地勞動,又有好茶好飯好衣服,平時主要是練習歌舞。姬的地位遠不如妾,妾是專屬于男主人的,而姬卻可以招待客人,白居易在裴侍中府中夜宴,就有“九燭臺前十二姝,主人留醉任歡娛”的句子,從這一點來說,姬就接近于妓了。

    柳江清雖說長年居于石山之中,但是他飽讀詩史,對中原文人風流事也略知一二,柳江清對中原文人們的行為舉止時有啼笑皆非之感,一方面大講男女之防,講究男女授受不親,講究貞操、講究從一而終,另一方面卻時常留連于勾欄之地,而且還沾沾自喜,美其名目風流不羈,不俗而雅,還可以寫進詩詞,廣為流傳。

    小暑就是宣徽北院使昝居潤家中所養歌姬。

    柳江清梳理完畢,就勿勿到府上去向昝宣徽陪罪。昝宣徽四十多歲,保養得極好,臉上沒有一絲皺紋,見柳江清過來陪罪,手撫長須,郎聲笑道:“何須陪罪,人不風流枉少年,哈、哈。”說完,還意猶未盡地看了柳江清一眼。

    出了昝府,漫無目的行走在大梁城的街道上,柳江清突然想起了陰山腳下的草原大漠,竟有恍若隔世之感。

    放榜之日,柳江清天不亮就去看榜,他以為自己是最早的一個,沒有料到,放榜地點早已是黑壓壓的人群,成千上萬的人還不斷從四面八方趕來,天亮之時,不少皇親國戚、公卿大臣也紛紛趕來看榜。

    張榜之后,柳江清并沒有馬上擠上前去,而是遠遠地聽著眾上大聲念著中榜進士的名字,當聽到“探花郎柳江清”時,里奇部眾人都高興得跳了起來,特別是女扮男裝的柳江婕,更是高興地跳了起來。

    隨后,是一些令人應接不暇的活動。

    凡被錄取的新進士,都要到杏園去參加宴會,稱為“探花宴”,據陳耀文《天中記》云:“進士杏園相會,謂之探花宴,以少俊二人,為探花使,遍游名園,若他人先折得名花,則二人被罰。”

    探花宴后還有汴江會,汴江會時,新進士會集聯舟,盡情歡樂,陛下林榮親自登上江邊高樓觀看,大梁城內的公卿大族盡隨其后,還有不少貴夫人隨行,她們興致勃勃地看著新科進士。一邊看一邊品評這些進士地相貌、舉止,有未嫁女兒的貴婦人,則一般要在汴江會上相女婿。

    汴江會后,新進士們還要到顯寧寺高塔題名留念,稱為“題名會”。

    除了這些活動以外,新進士們還不斷受到邀請,參加名目繁多的酒宴,柳江清成為新科進士一個月,喝的酒或許比在石山兩年所喝的酒還要多。

    柳江清在熱鬧地街道上走了一陣,頭腦已被馬蹄踩亂,一會是石山的藍天白云,一會是熙熙攘攘的大梁街道,一會是石山的布衣娘子,一會是嬌柔如水的昝府美姬。

    穿行了幾條街道,柳江清只覺肚中饑餓難忍,昨日酒宴只顧著喝酒。基本上沒有吃什么東西,今晨喝了一碗蜂蜜水之后,也同樣未吃早飯,他見到一個賣小米粥和大餅的小店,就要了一碗小米粥、三張大餅和一盤鹵豬肉。坐在簡陋地小房里一邊慢慢地喝粥,一邊想著亂七八糟的心事。突然想到當初和知貢使劉濤的交易,不禁暗叫僥幸:若不是侯云策及時制止了交易,此時自已定然被劉濤所牽連,那么所榮的榮耀和五長老的重托,全部成為了幻影。

    小店極為簡陋,四面窗欞都空空蕩蕩,冷風在店中浪蕩不止,可是,柳江清想到當初之事,卻冷汗不斷。柳江清走出小店之后。他觀察了一會方向,只覺所有道路都似曾相識,他問過小店掌柜,才知道回靈州會館之路。

    昨日下午,柳江清就曾到侯府拜訪侯云策,侯云策急著進宮,就叫柳江清今日上午到府中。

    大林朝絕大多數制度都沿襲大武制,士子考取了進士。只是取得了作官的資格而已。要想成為朝廷命官,還須經過吏部復試,這種考試稱為“釋褐試”。通過了這次考試,及第的士子才可由平民變為官員,脫掉粗布衣而穿上官服,凡是取得進<!--中间广告位置-->士出身而吏部復試未被錄取的人,可自稱為“前進士”。

    柳江清很快就要參加吏部復試。

    有了上次的教訓,柳江清不敢擅自作主,所以參加“釋褐試”前,必須拜見侯云策。

    柳江清對吏部復試并不擔心,吏部復試分為身、言、書、判四個方面,柳江清自幼習武,相貌堂堂,并非歪瓜裂棗之人,身體方面應該沒有問題,而且柳江清在石山書院任教多年,言、書、判也沒有多大問題。

    柳江清最關注的是得到“告身”以后,自己能得到什么官職,侯云策為當朝宰相,對此當然極有發言權。

    柳江清吃完早餐,就往靈州會館方向前行,剛拐過一個街角,就見到前面圍了一群人,人群不斷傳來叫好聲,里面傳出一個爽郎地聲音:“在下陳子騰,在此獻丑了,若各位看得起小生,有什么需要,在下就在此地恭候。”

    柳江清分開人群,擠了進去,見人群中說話之人果然就是陳子騰,按柳紅葉的說法,陳子騰是里奇部百年來難得一見的書法天才,自成一體,別拘一格又渾然天成。

    陳子騰用兩塊木板鋪了一個木臺子,上面是幾張大宣紙,宣紙上面龍飛鳳舞地寫著些詩句,大梁城藏龍臥虎,老百姓也是見多識廣,此時圍在人群中就有三個落弟的舉子,他們全是滄州舉子,落榜后自然是失魂落魄,與新科進士“春風得意馬蹄輕,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歡樂心情相比,有著何止天壤之別。

    為了排遣失意心情,他們就裝著灑脫,在城內游蕩。此時見有人賣字,也就擠進來看熱鬧,誰知一看之下,禁不住跟著眾人齊聲喝采。

    陳子騰滿臉自得地笑容,并沒有因為落弟而有絲毫沮喪,他對著眾人拱手道:“在下科場失意,生活無著,就憑著這一手字吃飯,敬請惠顧。”架式極象江湖賣藝之人。

    里奇部眾人南下之時,身上也帶了一些錢幣和珠寶,柳江清和吳若谷成為新科進士以后,又得到一些贈送,里奇部諸人還遠遠沒有到吃不起飯的地步,根本不必出門賣字。

    柳江清是石山書院的教師,是里奇諸子中的領袖,除了妙趣橫生的陳子騰和妹妹柳江婕,其余諸子對柳江清都執師禮。柳江清狠狠地瞪著陳子騰。陳子騰也看到了柳江清,做了個鬼臉,卻并未理睬柳江清。

    正在此時,一名長相儒雅的中年人緩步走到桌前,仔細看了看這幾幅字,擊掌贊道:“率性而為,灑脫自然,神來之筆。”

    中年人見陳子騰瘦而不弱,膚微黑,兩只眼睛炯然有神,大有深意地道:“請借一步說話。”

    柳江清見陳子騰和中年人聊了起來,并不理會自己了,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侯府大門內側,兩位親衛手撫腰刀,如標槍一般筆直地站著。柳江清從兩名親衛身邊走過,只覺背后有一絲寒意,柳江清不禁心中凜然,只有百戰老兵才能發出這樣的殺氣,穿行在院中。柳江清接連遇到七八位身形挺拔、目不斜視的軍士,整個侯府顯得非常安靜,柳江清受到這種肅穆氣氛的感染,不由得收斂了心神,也把腰肢挺拔。

    侯云策在會客廳接見了新科進士柳江清,行罷禮,禮節性地談了兩句后,柳江清說明了來意。侯云策沉吟了一會,道:“吏部初授的官職品位都不高,一般只授九品以上的小官,而且多任中、小縣縣尉,只有極少數能留在朝中。柳郎有何具體想法?”

    柳江清恭敬地道:“請侯相指點。”

    “柳郎的情況有些特殊,柳郎一直生活在石山,對中原地社會、經濟、風俗等等情況都不熟悉,若留在朝中,恐怕對以后的發展不利,我建議柳郎還是去任縣尉,一個縣也就是一個小社會,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過柳郎是探花郎,就不必到偏僻的小縣去。大梁城南尉王真因為天靜寺住持了因之死受到了牽連,已經去職。現在城南尉的位置已經空出來了,不知柳郎是否愿意擔任此職?”

    柳江清對進士安排使用情況是非常清楚的,能留在大梁城任城尉,也確實是一個理想的職位,心中隱隱有些竊喜。

    侯云策看到柳江清嘴角隱有的笑意,面色突地一沉,道:“城南尉比一般縣尉品級要高一些,是正六官官職,只是在大梁城當城尉,不比得其他地方,大梁是帝都,三教九流匯聚于此,既有才高八斗的士子,也有縱橫四海的巨盜,公卿大族如過江之鯽。若能把城尉干好,當縣令、刺史甚至節度使都沒有問題,而且大梁府尹向來是陛下心腹,可以直達上聽。從另一主面來說,這也是一柄雙刃劍,若城尉干得不好,或者一不小心得罪了權貴,則前途大大不妙。”

    侯云策用凌歷的眼光盯著柳江清,追問道:“柳郎有沒有信心做好城南尉?”

    柳江清素來自信,昂起頭,毫不退縮地和侯云策對視著,斬釘截鐵地道:“富貴險中求,在下若當不好城南尉,也就沒有必要留在大梁。”

    “好,有氣魄。”侯云策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中了進士以后,應酬定然很多,這是結識天下英雄地好機會,柳郎也須長袖善舞,畢竟身在官場,需要同僚關照的時間還多,只是在交往過程中要注意分寸,你們這些新科進士是奇貨可居啊。”

    柳江清想起昨夜在昝宣徵府上的荒唐事,后背泌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柳江清半喜半憂地回到靈州會館,剛進入靈犀院,就看見妹妹對著自己翻了一個白眼,然后一甩頭發走了,柳江清正在納悶之時,吳越州和吳若谷相伴走了出來,吳越州似笑非笑地道:“柳郎,真是風流才子。”

    吳若谷昨日也參加了昝宣徵府上夜宴,只是柳江清是探花郎,自然成為晚宴上的追捧目標之下,而吳若谷混跡于眾多進士之中,沒有成為晚宴地重點照顧對象,因此,歌姬起舞之時他仍然頭腦清醒,雖然美女入懷,卻并沒有亂了分寸,酒宴結束之后,吳若谷還是堅持回到了靈犀院,他見到柳江清回來,恭敬地行了一禮,道:“昝宣徵府上的管家剛剛才走,送了些東西在柳先生房里。”

    柳江清是石山書院的教師,曾經教授過吳若谷,吳若谷在柳江清面前一直執弟子禮。

    柳江清在里奇諸子中地位最高,因此有一個單間,他有些疑惑地走進自己的房間,頓時大吃一驚,屋內站著一個俏生生的美女,正是在昝府里侍候自己的小暑。兩人大眼瞪小眼地站在房間內。

    小暑白皙的臉上飛起了一塊紅霞,鄭重地行了一個拜禮。

    大武則天成為皇帝之后,改國號為周,同時重新制定禮儀,將女子的拜姿改為正身直立,兩手當胸前,微俯首、動手、曲膝,時稱“女人拜”,此禮儀就一直流傳到大林時代。

    “你怎么在這兒?”柳江清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小暑滿臉嬌羞地起身,正欲說話。靈州會館的管事就走了進來,道:“柳先生,剛才昝宣徵府上的李管家到了會館,留下一封信給先生。”柳江清取開信件,里面是小暑的身份文書。

    小暑乖巧地端起一杯水,低聲道:“以后奴家就是阿郎的人,但憑阿郎處置。”一汪水靈靈地眼睛,似乎要滴出水來。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51/28963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