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463章 風之劍法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463章 風之劍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九輪終極決戰開始了!

    所有觀戰強者的目光,都落在了廣場之上,關注著這最終一戰。{{}}

    玄天與月菡惜相隔數百米,遙遙相望。

    兩人年紀差不多,月菡惜只比玄天小了兩三個月,男的英俊非凡,女的美貌無比,若不論兩人關系,看上去簡直如同一對金童玉女一般。

    不過,恐怕沒有人敢把兩人往金童玉女上想,月菡惜是‘第一公子’的未婚妻,‘第一公子’威名震天下,沒有人敢對‘第一公子’的未婚妻起褻瀆的念頭。

    把玄天、月菡惜看成是金童玉女,就是一種褻瀆。

    “你很強大!”月菡惜進入廣場,看著玄天說了第一句話,她的聲音宛如黃鶯,清脆無比,悅耳動聽。

    “你很漂亮!”玄天微微笑道。

    ‘天星閣’主閣的弟子,頓時變sè,看著玄天的目光中,噴出了怒火。

    月菡惜固然是很漂亮,別人也并不不能說她漂亮,但是,一個男人當面說一個女人漂亮,即有夸獎的意思,也有調諧的可能。{{}}

    玄天竟敢調諧‘第一公子’的未婚妻,主閣弟子,當然大怒。

    月菡惜微微蹙眉,還沒有男子敢用這種調諧的語氣當她的面說這樣的話。

    “作為‘第一公子’的女人,此次比武奪下第一,我責無旁貸,勢在必行,玄天,你可明白我的意思?”過了片刻。月菡惜繼續道。

    “姑娘是要我讓路嗎?”玄天道:“可惜!在下為家父求藥療傷,哪怕是拼了命,也要爭奪這第一名。”

    月菡惜搖了搖頭,道:“我豈會要你讓路,而是要你全力以赴,不是真正的的第一,又怎配做‘第一公子’的女人。”

    “哈哈哈哈……!”玄天大笑一聲,將聲音壓低到僅限兩人聽見的程度。道:“我倒是覺得,你保持在第二名,會與他更相配一些。”

    月菡惜的臉上,頓蒙上了一層寒霜,道:“狂妄!今ri我替未來夫君先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說話間,月菡惜將手中的寶劍。{{}}緩慢抽了出來,劍身并不是非常耀眼。但是。寶劍出鞘,四周的天地元氣,卻幾乎是一掃而空。

    玄天雙目一緊,作為煉器師,一眼便看了出來,這是一柄天級神兵。

    天級寶器,在神州大地極為罕見。因為天級煉器師早已經絕跡了,十分珍貴。

    即使是天階境的強者。很多都沒有天級寶器,月菡惜才地階境的修為。就擁有一把,的確是超乎常人。

    “好劍!”玄天口中贊道,心中卻已經提高了jing惕,第一重‘不滅金身’能否擋住天級寶器,玄天還從來沒有嘗試過,心中并不是很有底。

    月菡惜微微一笑,對手中的天級寶劍似乎極為歡喜,道:“此劍名‘天菡’,乃‘第一公子’相贈,平ri我很少使用,還有一套‘第一公子’教我的劍法,平ri我也很少使用,今ri我以‘第一公子’的寶劍與劍法來教訓你,玄天,你足以自豪了。”

    ‘第一公子’名叫藏天歌,‘天菡劍’便是他與月菡惜的名字組合,這把‘天菡劍’,看來是定情信物一類的東西了。{{}}

    拿天級寶劍當定情信物,‘第一公子’果然是富有,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羨慕月菡惜,怪不得羅玉鳳那么想要貼上‘第一公子’。

    此刻觀戰的羅玉鳳,眼神果然復雜無比,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很好!”玄天的戰意燃燒起來,道:“那我就來領教一下‘第一公子’的劍與劍法!”

    月菡惜施展‘第一公子’的劍法,用‘第一公子’的劍,玄天等于是在與地階境的‘第一公子’一決高下了。

    雖然同境界的‘第一公子’,肯定比月菡惜要更強,但月菡惜卻有地階境十重的修為,比玄天高了三個境界,月菡惜比不過同境界的‘第一公子’,但實力肯定比得上比她低三個境界的‘第一公子’。

    如果此戰玄天獲勝,那就表示,在同境界的情況下,玄天的實力要強過‘第一公子’了。

    這是玄天與‘第一公子’無形中的一種對決,兩人都是擁有逆天戰力,可以越級挑戰的妖孽天才。{{}}

    一瞬間,玄天與月菡惜的決戰上升到了另一個高度,比兩人原本的一決高低,更吸引觀戰強者的興趣了。

    “風之劍法!”

    月菡惜突然間吐出四個字,便瞬間出手了,拉開了戰斗的序幕。

    觀戰強者頓時睜大了雙眼,都舍不得眨一下,注視著廣場中的一切變化<!--中间广告位置-->。

    只見月菡惜劍指玄天,輕輕一劍劈下。

    那一劍,似乎沒有一點力量,也沒有任何劍芒激而出,沒有一點氣勢浩大、威力滔天的感覺。

    但是,前方的虛空卻是陡然向兩邊一分,似乎有一根線陡然間閃過,將虛空劈成了兩半。

    風無形無跡,風之劍法!無形之劍!

    這與玄天曾經修煉的‘絕影劍法’有些類似,一劍刺出,快若無影。

    但‘絕影劍法’只是劍速太快,而導致劍身一閃就至,并非真正的無形,只是快得肉眼無法反應過來而已,而月菡惜所施展的‘風之劍法’,卻是真正的無形,并且還是劍芒無形。{{}}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劍招,而是蘊含了‘道’的劍法,有‘風之道’。

    劍芒雖然無形,但是,虛空被劈開卻會產生一點有形的痕跡。

    玄天目光銳利,一眼便看到前方空氣中,有一道波紋,速如閃電般向他一閃而至。

    空氣破裂的波紋,只有很細小的一道痕跡,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觀戰的強者相隔較遠,根本看不出來,不知道月菡惜那輕輕一劍,是什么意思。

    玄天雙手持地級上等寶劍,迎著前方激shè而來的波紋,猛的一劍斬下。

    啵——!

    似乎有什么被劈成了兩半,虛空破裂的痕跡瞬間消失不見,說明那無形的劍芒,被玄天一劍給破開了。

    玄天并沒有感覺到有多大的力量傳來,看來這風之劍法的特點不是兇猛,而是速度,攻擊力可能不強,但是劍芒聚成一線,破壞力卻無比強大,十分鋒利。

    破開月菡惜這一劍,玄天顯得十分輕松,但是他的jing神卻并沒有半點放松,這輕輕一劍,顯然只是月菡惜試探xing的攻擊而已。

    為了占據主動,玄天順著一劍劈下的力量向前,頓時劍芒爆漲,向月菡惜猛攻而去。

    無形的劍芒玄天只能看到軌跡,看不出劍芒具體的形狀,所以,無法用金手指去抵擋,手指戳出去的點太小,若是戳偏了一點,劍芒斬在身上,那可是十分危險的,玄天的‘不滅金身’還沒有修到全身,不能冒險。

    “風舞翩翩!”月菡惜悅耳動聽的聲音響起。

    廣場上刮起了一陣微風,月菡惜在迎風起舞,形態美艷無芳,她起舞的同時,手中的天級寶劍隨著手臂的舒展而不停的揮來揮去。

    每一次揮動,虛空中都會出現一道激shè的虛痕,劈向玄天。

    玄天劈出去的劍芒,還未靠近月菡惜百米,就好像突然消失一般不見了,被無形的劍芒,斬成了粉碎。

    前進的玄天看到前方有上十道的虛痕激shè而至,攻擊范圍從他的頭底達到腳底,甚至旁邊的退路都封死。

    玄天前進的身體頓時一停,手中的寶劍斬出道道劍芒,一瞬間,將劈來的無形劍芒,全部都劈成了粉碎。

    直到此刻,一些觀戰的強者才明白過來,月菡惜看似翩翩起舞,實際上,卻是施展了絕術殺招。

    玄天戰范誡、羅玉鳳兩位半步天階的強者,都是憑金手指破開劍芒,一眨眼便沖到了對手的面前。

    而這一次,月菡惜卻是逼得玄天使不出金手指,只能夠用手中的寶劍抵擋,將快如閃電,氣勢洶涌的玄天,攔截在了半途。

    “菡兒的‘風之劍法’,在地階境應該是無人能敵了,除了天階強者的罡元護體,實在是擋不住這么多無形的劍芒攻殺!”‘西月閣’的閣主看著廣場上的比武,滿臉笑意。

    “‘第一公子’傳授的劍法,豈能有敵,哈哈哈……!”主閣太上長老伍松豪開心得笑了起來,道:“這‘風之劍法’是‘第一公子’自己領悟而出,已經超越了古人,地階武技,沒有人可以抗衡,如此奇才,是真正的王者之資啊,哈哈哈……!”

    “羅師弟,月師侄已經占據了不敗之地,你那徒弟,只怕是堅持不了多久,要落敗了!”‘東明閣’的閣主與羅嘯野關系較近,嘆息一聲,道:“貴徒才地階境七重的修為,就已經擁有如此戰力,假以時ri,必放光彩。”

    羅嘯野笑而不語,玄天的底牌他最清楚,這一次玄天對第一志在必得,哪怕是暴露出一兩種王階神功,都在所不惜,哪會失敗!

    “噫!”

    突然間,‘東明閣’的閣主發出一聲驚噫,道:“羅師弟,貴徒了不得,在如此多的無形劍芒連續攻擊下,他竟然能夠全部抵擋下來,還能夠向前突破,這一份眼力與反應之力,真是可怕!”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6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