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324章 北辰震動 下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324章 北辰震動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啊——!

    另外跪在地面上的弟子,驚恐得尖叫起來。{{}}

    出手的太上長老年約五旬,有天階境三重的修為,坐在袁慧心的旁邊,他目光向尖叫的弟子一掃,“你們是受誰指使,說!”

    “李……李狂師兄!”

    “還……還有向……向陽杰師兄,他已經死了。”

    ……

    眾人戰戰兢兢地說了出來,向陽杰剛才已經被太上長老拍成了一灘肉泥,眾人的目光,同時聚集在了李狂身上。

    李狂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如同一無形的大山壓在了他身上,撲通一聲,也跪在了地上,“我知錯了,我已經棄暗投明了,黃天師兄原諒了我,太上長老饒命!”

    “謀害閣主親傳弟子者,死!”那年約五旬的太上長老又是一掌拍出,除李狂外,所有跪在地上的弟子,都被罡元手掌拍成了肉泥,一命嗚呼。

    此刻,所有的地階境弟子,以及千余半步真元的弟子,千余長老都正在觀看著,每人心中都被嚇了一跳,兩掌滅了二十余位地階境初期的內門弟子,下手一點都不含糊。{{}}

    眾人心中對玄天,看法頓時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哪怕是閣主閉關了,閣主親傳弟子也不是好惹的,太上長老中,有閣主的人,力保閣主親傳弟子,誰若敢對閣主親傳弟子不利,后果很嚴重,下場很凄慘。

    袁慧心看著李狂。在眾人驚駭,一片寂靜時,聲音又響了起來,“李狂,你為何要謀害閣主親傳弟子?”

    李狂的頭,幾乎埋在了地上,剛才那一掌,雖然沒能要他的命。但是幾乎嚇死了他的魂,此刻身體還在顫抖,“回太上長老,是褚浩博,是他指使我的。”

    袁慧心目光一掃,“褚浩博何在?”

    一位負責地階境中期弟子的長老站了出來,“褚浩博并未來參加‘禁地試煉’。”

    一位太上長老此時插言。“李狂,我看你是一派胡言。褚浩博既然指使了你。豈有不來之理?你謀害閣主親傳弟子,且妖言惑眾,豈能留你xing命!”

    說話間,這位太上長老一指向李狂點來,罡芒一閃,虛空中出現一道裂縫,從太上長老的指尖一直至李狂面前。{{}}指罡瞬間爆shè至李狂眼前,李狂想躲避卻有心無力。兩眼盡是恐懼。

    啵的一聲脆響,指罡插著李狂的身旁而過。卻是那年約五旬的天階境三重太上長老出手彈了一指,將指罡擊向了一旁,“龔師弟,李狂所言虛實,回閣中找褚浩博對質,自然明了,何必急于滅口。”

    那姓龔的太上長老,年約四十五六,有天階境二重的修為,嘿嘿一笑,“就依蔣師兄所言。”

    玄天見要收場,頓時問道:“我與褚浩博并無仇怨,也沒有利益沖突,他不是背后殺我的人,李狂,你和褚浩博,平時都聽誰的命令?”

    李狂此刻心理已經崩潰,“大……大師……!”

    “夠了!”姓龔的太上長老一聲大喝,打斷了李狂的話,他的目光激烈的從玄天與李狂身上掃過,“黃天,沒聽蔣太上長老說要李狂回閣中與褚浩博對質嗎?太上長老在審判,豈有你問話的資格,李狂,你回閣說話,要三思而行,不要誹謗任何人,若敢誣陷,你明白會有什么后果。”

    一直旁觀的曾師杰此時開口,“不必再說了,啟程返回‘北辰閣’。{{}}”

    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但是還沒有結束,回到‘北辰閣’以后的對質,才是真正jing彩的開始。

    中午時分,參加‘禁地試煉’的所有弟子,都回到了‘北辰閣’。

    謀害閣主親傳弟子的事件審判,回到‘北辰閣’后,依舊在進行,并且,引動著整個北辰閣武者的心。

    閣主親傳弟子在‘禁地試煉’中遇到襲殺,反殺五十余位地階境初期弟子的消息,如飛般在整個‘北辰閣’中傳開,一時間,無論是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執事或者是長老,都知曉了這一事件,盡皆大吃一驚,震撼不已。

    北辰殿中,十八位太上長老,各坐各位。

    到了‘北辰閣’中,就不是以曾師杰、水云煙、袁慧心三人為主了,而是以長老團首座司南風與副座穆虛白為首,兩人的身后,依舊站著兩人的弟子。

    ‘北辰閣’的大弟子江一流,與二弟子卓不群。

    大殿之中的弟子,只有玄天與李狂兩人,傀儡閃電鷹,以及傀儡白虎、機關人劍士,都站在外面的廣場之上。{{}}

    江一流神sè如常,依舊風度翩翩,神sè平和,卓不群依舊神sè嚴肅,不茍言笑。
<!--中间广告位置-->
    姓蔣的太上長老首先發言,“褚浩博呢?讓他前來對質!”

    一位太上長老接口,“十天前,與煉血邪教之間的戰事吃緊,褚浩博被派往東北,與煉血邪教的妖人戰斗去了。”

    李狂的身體,頓時一震,眼中駭然之sè一現,頓時面無血sè。

    “這么巧?”姓蔣的太上長老目光一閃。

    那太上長老道:“是啊,太巧了,褚浩博是自己請纓,要為本閣出一份力,參加與煉血邪教的戰爭,是本閣不可多得的優秀弟子,jing英弟子,若是褚浩博還在,定然不會讓李狂隨意誣陷,會讓事情水露石出的。”

    李狂的眼sè更駭,臉sè更白,時不時往江一流身上瞟上一眼,但是江一流神sè自然,看著李狂,只是露出柔和的微笑。{{}}

    玄天看了李狂一眼,略感不妙。

    沒有褚浩博對質,事情只能在李狂身上查探了,姓蔣的太上長老目光落在李狂身上,“李狂,你和褚浩博是聽從誰的命令,要謀害黃天,從實招來。”

    “沒……沒……沒有!”李狂神sè驚慌地低呢。

    姓蔣的太上長老聲音一厲,“你說什么?”

    李狂頓時撲通跪倒在地,額頭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回稟太上長老,我先前的言語,都是胡言亂語,我沒有聽誰的命令,也沒有謀害閣主親傳弟子,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不知道。”

    姓蔣的太上長老臉sè一沉,“李狂,你敢耍我?”

    “弟子不敢!弟子不敢!”李狂的頭重重的磕在地板上,“弟子沒有聽誰的命令,沒有起過謀害閣主親傳弟子的念頭,請太上長老明查。”

    “你找死!”姓蔣的太上長老一聲冷喝。

    “哎——!”司南風抬了抬手,止住了姓蔣的太上長老,“蔣師弟,哪有你這么問話的,不合你的意,便要殺人么?”

    司南風言罷,目光又落在玄天身上,“黃天,李狂不過是試探試探你的實力,你何必這么在意,作為閣主親傳弟子,要有度量,要能夠容人,你已經害得數十位內門弟子,因此陪葬,得饒人處且饒人嘛,現在大家都知道你的實力了,也知道了你的可怕,何必要趕盡殺絕!”

    玄天冷笑一聲,“大太上長老真會說話,事情方圓,到了你的嘴里,可以隨意捏造了,我倒反成了害人者了。”

    “放肆!敢這么和司師兄說話。”

    “沒大沒小,在太上長老面前,哪有你說話的資格。”

    ……

    頓時,有數位太上長老怒斥玄天。

    司南風倒是滿面笑容,似乎一點也不見意,“呵呵,各位師弟切勿動怒,小孩子嘛,說話是有些不得體的,我們要理解,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見識。”

    江一流也在微笑,玄天此刻才發現,這一師一徒,永遠笑意盈盈,如出一轍。

    玄天手掌伸入懷中,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一個令牌,舉了起來,“我沒有資格與你們說話么?”

    不少太上長老立即變sè,“什么!是‘天星令’?”

    即使是司南風,眼角也抽了一下。

    ‘天星令’,上面刻有‘北辰閣’的字樣,代表北閣閣主親至。

    也就是說,羅嘯野不在的時候,玄天有‘天星令’,幾乎是相當于北辰閣主一般,比各位太上長老,都還要高上一級。

    當然,玄天有‘天星令’不可能就可以指揮太上長老,這些太上長老,大部分都是羅嘯野的長輩,即使是羅嘯野,對他們都要保持尊敬。

    玄天道:“‘天星令’有記載附近發生的事情影像的功效,李狂說過什么,做過什么,里面都保存著。”

    說話間,‘天星令’光芒大盛,虛空中出現了一些景象,正是李狂帶人襲殺玄天的過程,玄天反擊得勝,活擒李狂。

    “我和褚浩博師兄,聽從大……大師兄的命令。”

    李狂在禁地試煉場中當著玄天的面所說的話,再一次響起。

    矛頭直指大師兄江一流,眾太上長老的目光都向江一流看了過去。

    江一流臉sè依舊保持微笑,“李狂含血噴人,明顯yu嫁禍于我,好為自己開脫,我身為‘北辰閣’大弟子,一心希望‘北辰閣’繁榮強盛,人才輩出,豈會去害閣主親傳弟子,簡直就是笑話。”

    司南風冷聲道:“謀害閣主親傳弟子,嫁禍大師兄,此乃何罪?”

    長老團副座穆虛白掌管‘北辰閣’刑罰,“碎尸死罪!”

    李狂頓時癱軟在地,渾身無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5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