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210章 初戰告捷 下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210章 初戰告捷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四宗會武中,是不允許帶妖獸作戰的,玄天將小虎留在了坐位上。《》

    這是自谷空鳴與徐興之后,又一次天劍宗弟子與凌云宗弟子相遇。

    兩人距離約五十米,互相對視著,玄天的目光平靜,但是,誰都能看得出來,玄天的目光不友善。

    玄天打上凌云宗,殺了四位凌云宗弟子的事,早已經傳遍整個神刀王朝,玄天與凌云宗之間的恩怨,也傳得沸沸揚揚,四大宗門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段修遠的目光,與玄天的平靜,完全不同,略顯慌亂。

    作為先天境八重武者中的一流高手,段修遠往常看先天境八重以下的武者,都是藐視,但是,面對只有先天境六重的玄天,卻是藐視不起來。

    有的,只是壓力,巨大的壓力,以致于他握著寶器長槍的右掌,崩緊了力量。

    擂臺四周,四大宗門每一位武者,都精神高度警惕,睜大了雙眼,看著擂臺,不愿漏過任何一絲變化。

    趙奉明的語速,比前面幾次要簡短干脆了許多:“開始!”

    玄天給‘天劍宗,帶回了‘絕影心法”大部分人都猜測,玄天肯定將‘絕影劍法,也修煉成了,速度,必定快如閃電。《》

    比武一開始,恐怕會發出如同荊無敗一般速度快到極致的一擊。

    但出乎預料的,玄天沒有搶先出手。

    段修遠雙手握槍橫于前方,已經做好了防御的準備,結果,趙奉明說完‘開始,之后,玄天也沒有出手,出乎段修遠的意料之外。

    玄天的步子一抬,向前走去,速度不快也不慢,就如平常走路一般,目光依舊平靜,看著段修遠。

    玄天越是平靜,段修遠就越是感覺到高深莫測。

    隨著玄天向他走來,段修遠感覺到一座巨大的山峰,向他壓了下來,玄天人還未至,就有一股巨大的壓力,讓他幾乎難以透過氣來。

    玄天一步一步,走得輕松淡然,段修遠雙手持槍,卻如臨大敵,額頭上汗跡隱現。

    玄天步子輕盈,但是,段修遠的目光,隨著玄天的腳步而動,每一步落下,段修遠的心中,便猛的一跳,面臨的壓力,在那一剎那,陡然間爆漲了許多。《》

    隨著玄天一步一步走來,段修遠的心中,如同鼓敲,額頭的汗跡很快便順著臉頰留了下來,整個人的身軀,似乎被一座山峰壓著,不由自主的彎下了腰。

    白玉禪看著段修遠的表現,疑惑地道:“黃師弟還沒出手,段修遠怎地如此害怕?竟然汗流如雨?”

    葉通明、徐興也是一臉疑惑,武震坤若有所思,但亦不肯定。

    凌逸塵的眼中,又驚又喜,道:“他對劍道的參悟,有了非常深刻的造詣了,一舉一動之間,便能夠與天地大勢融合在一起,看來,他離突破三階劍意不遠了。”

    白玉禪驚道:“凌師祖,你是說他這一步一步之間,竟然蘊含了天地大勢?”

    凌逸塵點了點頭,道:“我們離他太遠,感覺不到,但是,段修遠感覺得到,天地大勢本來就是一種虛無之物,全由精神感觸,段修遠對黃天心懷懼意,感覺到的壓力將會倍增,所以才會被壓彎了腰,汗流如雨,實際上,黃天剛剛踏入天地大勢的門檻,引發的天地天勢,并沒有那么可怕。”

    的確如此,段修遠感覺自己背了一座萬斤巨山,玄天每邁出一步,他就感到背上的萬斤巨山,被人敲了一錘,力量倍增,幾乎要將他壓夸。《》

    他的背脊越來越彎,最后,不得不將寶器長槍立在地面,雙手扶著長槍,支撐著身體,才不至于被直接壓得趴倒在地面。

    還沒有動手,這一步一步之間,引發的無形壓力,竟然就將一位先天境八重的高手,壓得站都站不住,比荊無敗剛才那快如閃電的一刀,更令人震撼。

    “段修遠!”突然間,一個聲音,猛喝而起,如同打了個響雷。

    是凌云宗的太上長老赤東霆。

    段修遠聞言,猛地打了個激靈,剎那間,他從巨大的精神壓力中解脫過來,猛然醒悟,身上的壓力大減。

    赤東霆此舉,以真元喝出重音,無形的音波震散了玄天凝聚而成的天地大勢,相助段修遠,可以說是非常明顯了。

    凌逸塵、章一刀、鐵坤屠等另外三宗的太上長老,都皺了皺眉,臉色不喻,后輩弟子比武,作為地階境的長輩,竟然出手干預,太不像話了。《》

    雖然不是真的出手,但是出口了,那也是出手。

    不過,段修遠面臨的無形壓力散了,更大的危險,卻緊隨而至。

    赤東霆的聲音一落,玄天便已出手。

    ‘重岳劍<!--中间广告位置-->,瞬間出鞘,玄天整個人往擂臺一蹬,身體一彈而起,躍起近三十米,手中的‘重岳劍,光芒天盛,赤焰騰騰。

    絕術——火破蒼天!

    玄天人在空中,順勢一劍斬下,激烈的劍氣,爆射數百米,前方的空氣都被無形的劍氣割破,形成一道巨大的虛幻劍形。

    段修遠剛感覺到身體輕松,玄天的重劍,便已經斬至他的頭頂。

    從天空狂斬而下,玄天這一劍,下定了決心,要給凌云宗的弟子一個下馬威,一身恐怖巨力,至少使用了八成,再加上渾厚的先天真氣,以及‘火破蒼天,的威力,這一劍的力量,至少也在十幾萬斤以上了。

    不僅力量無匹,速度也極快,從天而降,段修遠躲都無處躲,只得雙手一舉,將寶器長槍,駕在了頭頂。《》

    如此以來,正合玄天心意。

    如果段修遠不避不閃,玄天不可能將劈成兩半,最多劍架在他脖子上,贏了這場戰斗。

    但段修遠抵擋,玄天正好給他一個教訓。

    鐺!

    一聲爆響,回音不絕,震得段修遠雙耳嗡嗡直響。

    如果說先前的壓力,只是感覺到一座無形的山峰壓著,那么,此刻段修遠的感覺,就是被一座真正的山峰給壓了下來。

    恐怖的力量,已經超乎了段修遠的承受范圍,他的雙腿頓時一屈“咚,的一聲,同時跪了下來,堅固的擂臺,都被他的膝蓋踏出了密集的裂痕。

    他體內的先天真氣在暴走,氣血在沸騰,五臟六臟在翻涌,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噴了出來,已然受傷。

    玄天一擊即退,身體在空中一個后翻,又回到了先前所站的原位,繼續出手,就是故意傷人了,至于剛才那一劍,正如谷空鳴所言,怪只怪對手不行,擋不住而已。

    凌云宗眾人憤恨不己,已然有人喝出‘故意傷人”

    但是否‘故意傷人”一個人說了不算,一個宗門說了也不算,需要四大宗門同時決定,才能生效。

    玄天那一劍”雖然力量是重了些,但不能說他不該,他是越兩個境界對敵,自然要全力以赴,若是力量用小了,被段修遠輕易的擋住,然后反擊,那么,受傷的人就要換位了。

    何況,赤東霆為老不尊,破壞規則在前,另外三宗的太上長老都已經不樂意,怎么可能判玄天故意傷人!

    趙奉明見另外三宗的太上長老都沒有說話,大聲道:“第七場黃天勝,進入下一輪,第八場,金烈對管志同,上臺!”

    玄天身體一閃,便離開了擂臺,回到了東邊的高臺之上,坐回原位,小虎又爬到他肩頭坐著。

    “好樣的,黃師弟!”

    “總算出了曰氣,讓凌云宗再囂張!”

    白玉禪、葉通明、徐興三人,盡皆對玄天豎了豎大拇指。

    凌逸塵則微微一笑,武震坤道:“做得漂亮。”

    段修遠以長槍撐地,才站了起來,他已然受傷,并且,雙膝劇痛無比,無法像玄天那樣施展輕功快速離開擂臺,如同瘸子一般,一歪一邪的向擂臺下走去。

    第一輪比賽最后一場,又有一個妖孽級別的天才金烈,一上擂臺,眾武者的注意力很快從上一場轉到了這一場。

    金烈可是曾經神刀王朝后輩第一天才,現在他的位置,不再穩固,剛才玄天的表現,讓他的位子,有點松動。

    這一戰,他必須向別人證明他的實力,來鞏固他后輩第一天才的名號。

    而他的管志同,正是他用來正名的墊腳石。

    管志同也是凌云宗弟子,修煉的武技,也是‘旋風魔槍”但與段修遠不同的是,段修遠是先天境八重,而管志同才先天境七重。

    兩人的修為差了一個境界,實力相差甚遠。

    玄天擊敗了段修遠,縱然金烈擊敗了管志同,那也顯不出他的厲害。

    在金烈看來,關鍵,在于如何擊敗管志同,若是拼個三招兩式,再擊敗,那他就落了玄天的下風。

    段修遠敗于玄天手下,可是流了血,掛了彩,如果管志同敗在金烈手中,沒有受半點傷,那他也落了玄天的下風。

    所以,金烈一上擂臺,強大的氣勢便澎湃而出,散發著強烈的戰意。

    這一場,他不僅要勝,還要勝得漂亮,勝得快速,并且,還要讓管志同身上見點血。

    管志同一上場,看到金烈如同戰斗中的公雞一樣望著自己,頓時就納悶了:你是妖孽天才,在你眼中,我完全是個渣的存在,你可以輕松的戰勝我,贏得這場戰斗,這場戰斗對你來說,應該毫無挑戰性才對,你干嘛這么興奮的看著我?你想干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4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