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168章 打上凌云 下 一更求月票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168章 打上凌云 下 一更求月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玄天的目光,早就落在了閻關西的身上,指著摔在地面的閻關西道:“此人便是閻關西,還有,他身后所站的兩人,亦是同伙……”

    上次兩位先天境三重的弟子,都是支持閻關西的,閻關西摔下擂臺,正好摔在了兩人前方,說著玄天目光向四方一掃,接著道:“四人中唯有凌洛楓,不在此處()。”

    凌逸塵聽罷,看著閻關西等人,目光一瞪,喝道:“敢襲擊我天劍宗的弟子,拿命來還吧!”

    說話間,一掌抓出,強大的真元,狂涌而出,化成一只巨大的手掌,寬近五米,長約九米,比一個房間都大,向閻關西三人抓了過去。

    這巨掌是真元所化,比玄階寶器還要堅固,非地階境強者,無可抵擋。

    凌云宗幾位先天境后期的內門長老,連凌逸塵手都沒動,僅是真元震蕩都擋不住,怎么可能擋得住凌逸塵真元化掌的一擊?

    看著那一只真元巨掌向閻關西三人抓去,幾位內門長老,都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不過,真在這時,一金一紅一青三道光芒,剎那間從數百米外射至,攔在了閻關西三人面前。

    是三道人影,皆是老者,不過,年紀都比凌逸塵要小些。

    中間一人,年近七十,左右兩人,約六十歲的樣子,皆是地階境的強者,是凌云宗三位太上長老。

    三人剛至,便同時揮手一斬,強大的真元,激射而出。

    中間一人,激而出的真元,化成一柄赤紅色的長槍。左邊一人,激而出的真元。化成一把金黃色的長刀。左邊一人,則是直接化成一只青色巨掌,與凌逸塵拍出的真元巨掌,大小相似。

    真元所化的長槍、長刀、巨掌()。同時擊在了裝飾逸塵拍出的真元巨掌之上,一聲爆響。強烈的氣流瞬間向四方擴散,凌云宗眾弟子,皆被這股巨大的力量。震退數十步。

    玄天和凌云宗三位太上長老身后的人。因為受到真元光罩的抵擋,倒是沒有感受到狂爆的氣流,但是,也明顯的感覺到,空氣瞬間猛的一震,幾乎讓人整個身體。都忍不住抖動。

    地階境的強者攻擊,僅是氣流涉及。對于先天境的武者,都是災難。

    凌逸塵的真元巨掌被擋了下來,凌云宗三位太上長老中,中間那位歲數最長,修為最高,滿頭紅發,身穿紅袍的老者喝道:“凌逸塵,你來我凌云宗發什么瘋?你什么身份?竟然對本宗后輩弟子出手,你想與老夫來一場互相襲擊后輩弟子的比賽嗎?”

    此人說話間,左右身穿黃袍青袍的兩位太上長老,已經向幾位內門長老打了個手勢,讓他們速度撤退,并且同時向后方一掌拍出,強大的真元化為一股巨大的推力,將身后閻關西等人,一瞬間推出了百米之遠,足足推到了凌云宗大殿的門口。

    不少先天境后期的高手,從凌云宗大殿中急速而出,皆是凌云宗的內門長老,足有數十人。

    見凌云宗弟子,盡皆向凌云宗大殿中退去,但凌云宗有三位地階境的太上長老擋在前方,凌逸塵沒有繼續出手,整個人的氣勢,與平時的飄逸,完全相反,蓋世霸道,盯著前方的紅袍老者喝道:

    “赤東霆,你凌云宗出了些好貨色,四大宗門同氣連枝,本該互相幫助,抵御外敵,但你凌云宗弟子,卻在陰風山脈,襲擊我天劍宗弟子,致他們于死地,你凌云宗可是欺我天劍宗無人?今日你若不將襲擊本宗弟子的四人交出來,那你就是逼老夫出手,我要讓整個凌云宗,天翻地覆,天翻地覆——!”

    赤東霆的眼角,微微抽動一下,喝道:“你不要血口噴人,本宗弟子,一個個安份守已,豈會做出此等惡事?凌逸塵,你別老糊涂了,受別人挑撥,誣蔑本宗()。”

    凌逸塵聞言更怒,喝道:“赤東霆,你年輕的時候,就喜歡做一些暗中偷襲的下賤之事,現在你凌云宗的弟子,跟你一個樣,你還敢狡辯,本宗弟子黃天,以及封不志、孫亦秋、顧千柔,在陰風山脈受到凌洛楓、閻關西等四位凌云宗弟子偷襲,只有黃天逃生,另外三人從此從蹤,下落不明,有本宗弟子黃天為證,你想賴都賴不成,速速交出凌洛楓、閻關西等四人,讓他們一命抵一命,自盡謝罪,此事暫且作罷,如若不然,休怪老夫一怒,讓你凌云宗哀嚎滿地。”

    赤東霆的目光,如同毒蛇般,陰冷的盯著玄天,寒聲道:“你就是黃天?膽敢誣蔑本宗,會糟報應的。”

    縱然身懷二階劍意,但被赤東霆的目光一盯,玄天忍感覺到一股巨大的無形壓力。

    不過,劍意能夠斬滅一切負面念頭,雖然壓力巨大,但玄天神念<!--中间广告位置-->清明,并不畏懼,直視著赤東霆,道:“我之所言,乃親身經歷,句句屬實,凌洛楓、閻關西等四人,害我師弟師妹性命,該自盡以贖其罪,可敢讓他們四人出來對質?”

    “這小子好膽色,即便是先天境后期的高手,在老夫的目光直視下,都會肝膽生寒,這小子竟然不怕我?”

    赤東霆心中暗暗驚呀,臉上卻不露痕跡,淡然道:“那好,就讓他們出來對質,若是你誣蔑,以死贖罪的,就該是你黃天了,嘿嘿……花師弟,木師弟,讓凌洛楓四人出來對質。”

    身穿黃袍的,名叫花鐵衣,身穿青袍的,名叫木常青,兩人皆點了點頭:“是,赤師兄。”

    此刻,凌云宗內門弟子,都已經進入了凌云宗大殿之中,眾內門長老,則守在殿外,花鐵衣與木常青一閃便回到了大殿之前,進入了大殿之中。

    很快,花鐵衣與木常青,便將凌洛楓、閻關西等四位弟子,帶了出來,保護在身后。

    玄天的目光,落在凌洛楓、閻關西等四人身上,雙眼中,浮現出一柄劍影,透露出絲絲殺機()。

    而凌洛楓四人,目光落在玄天身上,則都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凌洛楓與閻關西沒有作聲,另外兩人指著玄天大聲道:

    “三位師祖,是他……,就是他!在陰風鎮,就是他欺負我們,不僅打傷了閻師兄,連凌師兄,都被他一掌打退了七步,受了點小傷,當時眾目睽睽,客棧中有許多人都看見了,三位師祖,你要為我們做主,他還說,凌云宗的第一弟子,不過如此,言語中,對凌云宗盡是輕視……!”

    赤東霆的臉色,頓時一沉,道:“凌洛楓,閻關西,真是如此?”

    凌洛楓與閻關西兩人如同戰敗的公雞,垂頭喪氣,齊聲道:“是。”

    赤東霆怒道:“堂堂本宗內門第一、第四的天才弟子,連對方一個新入內門的弟子都比不過,真是丟人。”

    說著,語氣一轉:“那黃天說你們在陰風山脈中偷襲他們,到底是怎么回事?”

    “冤枉啊,師祖。”

    那兩名弟子,又大聲說道:“我們都是他的手下敗將,遇見了他,自然是有多遠躲多遠,哪還敢再去找他?我們都打不過他,偷襲他,不是去找死嗎?”

    閻關西點頭道:“不錯,三位師祖,在陰風鎮,弟子敗得很慘,鮮血都不知道吐了幾口,牙齒都被打了出來,離黃天的實力,差了十萬八千里,哪還敢偷襲他,凌師兄也敗在他手上,在陰風鎮敗了也就罷了,若是在陰風山脈中,一敗,說不定就是身死命喪的下場,哪還敢去找他,躲他都來不及。”

    凌洛楓道:“回稟三位師祖,在陰風山脈,弟子的確沒有遇到過黃天,閻師弟他們,句句屬實。”

    赤東霆的嘴角,浮起一絲笑意,道:“那黃天說他們被你們襲擊了?還說有三個師弟師妹不見了?”

    凌洛楓道:“弟子有時候犯了錯誤,就不敢跟宗門坦白,怕受到懲罰,依弟子之見,肯定是黃天說謊,他的三個師弟師妹在陰風山脈,肯定是遇到什么危險,可能是死于妖獸腹中,他怕被宗門責罰,所以就把罪過,推到了我們頭上,其實只要是個有腦子的人,都想得明白,我們都不是黃天的對手,就算攻擊他們,那失敗的也是我們,那不是送死嗎?我們是絕對不會做這樣的蠢事的()。”

    閻關西接上一句:“有可能是他們遇到了好東西,分配的時候產生了矛盾,黃天將三位師弟師妹都殺了,自已把東西獨占了,然后,把罪過推給我們。”

    赤東霆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凌云宗,倒成了別人頂罪的小羔羊了,真是豈有此理。”

    “放屁!全部都是放屁——!”

    凌逸塵聽完幾人顛倒黑白的話,怒火幾乎漲到了臨界點。

    玄天心中也怒火滔天,沒想到,這幾人無恥到了極點,自己反倒被他們倒打了一耙,怒道:“凌洛楓,我本以為你是個人物,沒想到,你無恥到這個地步,連人都算不上,簡直就是個畜生,怪不得你能夠控制你的同類,你的確不是我的對手,但是你控制三級霸主妖獸鋼甲妖牛襲擊我們,我才敗退,就算你們顛倒黑白,也改變不了事實。”

    “黃天,你們還敢誣蔑本宗?”赤東霆雙目一瞪,一聲大喝。

    “哈哈哈哈……!”

    此時,凌逸塵大笑起來,怒極反笑,道:“赤東霆,看來幾十年沒修理你了,你的皮又癢了,今天,縱然你們口若懸河,顛倒黑白,老夫也要宰了這四個小畜生,看誰能擋我!”(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3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