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60章 斷你一臂 下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60章 斷你一臂 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分身式’是‘絕影劍法’中的大殺招,比起‘誅心式’、‘穿喉式’、‘刺眉式’都還要更勝一籌,玄天一招‘分身式’,牛志強果然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被斬斷一臂。《》

    若非玄天故意去斬手臂,而是一劍斬至牛志強的身體,恐怕此時,牛志強早已經被劍芒直接分身,斬成兩半了。

    手足連心,牛志強一臂被斬斷,在凄厲的慘叫聲中,身體向后方倒去,重重的摔在了擂臺之上,劇烈的疼痛,讓牛志強握著斷臂處,不停的嚎叫掙扎起來。

    這一刻,整個廣場之上,只剩下了牛志強的慘叫之聲,除此之外,一片寂靜。

    擂臺四周的眾武者,瞪大了雙眼,張大了嘴巴,震驚得眼球子幾乎要蹦出來,下巴幾乎要掉下來。

    剛剛玄天與牛志強的戰斗,還在旗鼓相當,然后,牛志強一記絕招‘三才歸元’,大戰上風,所有人都認為,古辰必敗無疑。

    但是,就在這剎那之間!

    玄天竟然——反敗為勝。

    并且——!還一劍斬斷了牛志強的手臂,對于修煉霸道拳法的牛志強來說,斷一臂,從此實力幾乎降低一半,變成一個殘廢。《》

    無論心理和身體,對牛志強都是一個摧殘。

    對于張澤濤與程勁風,玄天若施展‘絕影劍法’的大殺招,也能夠斷他們的手腳,甚至取他們的xing命,但是玄天沒有下此狠手,但是,對于牛志強則不同。

    牛家懸賞100萬兩銀子,請福威幫以及yin九仇狙殺玄天,之間有xing命大仇,自然要報,只是,若是一劍將牛志強殺了,那牛家肯定要聯合程家與張家,與黃家展開火拼,現在黃家不宜一戰,玄天才只斬了牛志強一只手臂,雖然也是大仇,但也不至于到兩家拼命的程度。

    “你……你……你這小東西,你這是故意傷人,絕對的故意傷人!”擂臺上的吳文祥,滿臉駭然,指著玄天,顫抖著道。

    牛家可是北漠縣第一家族,家主牛振山,是北漠縣第一高手,只差半步,就要踏入先天境四重的大人物,吳文祥的家族,在北漠縣雖然算是望族,但是因為依附于牛家,如果沒有牛家,吳家什么都不是。

    牛志高可是牛振山的長子,以后牛家家主繼承人,結果在吳文祥主持的比武過程中,被斬了一臂,吳文祥可以想象,牛振山會爆發出怎樣的怒火?

    但剛才玄天那一劍,實在是太快,快到吳文祥這個先天境二重的高手,都沒能阻止。《》

    就在吳文祥大喝的同時,牛家家主牛振山,已從牛家看臺一縱而起,一聲爆喝:“小畜生,竟敢斷我兒手臂,拿你命來還!”

    次子牛志高被玄天打成重傷,長子牛志強,又被玄天斷了一臂,牛振山神情激動,幾近瘋狂,遠隔百步,便一掌向玄天拍來。

    空氣陡然塌陷,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虛幻掌印,似乎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向玄天抓了過來。

    先天境三重的高手一掌,威力非同小可,比起牛志高剛才那一拳‘三才歸元’,都還要勝過十倍不止,遠非玄天現在能夠抵擋。

    不過,牛振山出手,還有一人,速度也不比他差,正是黃齊山,同樣從黃家看臺一躍而起,遠遠一掌拍下,虛空中陡然出現一道掌印,與牛振山拍出的掌印擊在一起。

    明明是虛無的空氣,掌印虛影,但撞擊在一起,卻發出了一聲巨大的爆響聲。

    黃齊山與牛振山都是先天境三重的高手,兩人對了一掌,旗鼓相當,黃齊山落在玄天身前,怒道:“牛振山,后輩子弟比武,你多大年紀?當著如此多人的面,竟然偷襲小輩,你們牛家果然好牛氣,好臉面!”

    眾目睽睽,牛振山出手,的確落人口柄,但是牛振山看著地面哀嚎的牛志強,心中只剩下了憤怒,他連出數指,點住牛志強斷臂處的穴道,止住了流血,才向黃齊山與玄天看了過來。《》

    尤其是看著玄天的目光,透露著無盡殺機,牛振山狠狠道:“好個毒辣的小畜生,好手段,好狠毒,你們黃家也知道,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眾目睽睽?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這小畜生故意傷人,你們黃家的后輩寶貴,我牛振山的兒子難道就那么輕賤?一文不值?就能任人打成殘廢?”

    牛振山連續幾聲反問,他占據了正理,反問一句響過一句。

    雖然擂臺四周眾武者,心中都愿黃家崛起,但是剛才玄天一劍斬斷牛志強的手臂,他們都看在眼里,如此快速的劍,玄天完全可以一劍架住牛志強的咽喉,讓他認輸,斬牛志強一臂,的確是有意為之。

    黃齊山被牛振山連續幾聲反問,問得啞口無言,牛振山占了大理,根本無從反駁。

    玄天向來是個懂事的孩子,做事最懂分寸,黃齊山實在是沒想明白,為什么玄天會故意斬斷牛志強一臂,現在牛振山咄咄逼人,黃齊山根本招架不<!--中间广告位置-->住。《》

    見黃齊山啞口無言,牛振山知道,要取玄天的命不可能,但是,卻不能白白放過,喝道:“這次后輩子弟比武,是你黃家勝了,張澤濤、程勁風、牛志強,三人的確都不是這小畜生的對手,但是,這小畜生故意傷人,斷我兒一臂,當著所有人的面,得給我一個交待,必須自斷一臂,若不然,就讓老朽親自斷他一臂!”

    “對,自斷一臂!”

    “必須給一個交待!”

    “眾目睽睽,還牛家一個公道!”

    ……

    ……

    牛家、程家、張家,以及一些北漠縣的望族,都大聲的吶喊起來,義正嚴辭。

    看著他們一個個似乎占據了正理般的大聲咆哮,玄天僅是冷冷一笑,手一揚,拿出一封信件,大聲喝道:“你們可知道,這是什么?”

    牛振山看到玄天手中的信件,頓時臉sè一變。《》

    “什么東西?這是什么?”

    “信里寫的什么,快念出來聽聽!”

    ……

    ……

    擂臺四周的武者,見玄天這個時候拿出一封信,知道大有意義,大感興趣,頓時紛紛大喊起來。

    黃齊山見玄天拿出一封信,頓時拿了過去,打開一看,只聽他念道:“黃天,十四歲半,武道境九重修為,實力可與武道境十重武者相比,懸賞100萬兩銀子,取黃天項上人頭——北漠牛家!”

    后面四個字,黃齊山幾乎是一字一字念了出來,心中的憤怒,無法制止。

    “牛振山!”

    黃齊山一聲爆喝,雙目之中,涌出滔天怒火,看向牛振山:“好!好!好!你們牛家,竟敢派人截殺我黃家后輩子弟,怪不得黃威身受重傷,黃堅也被人襲擊,都是你們牛家干的好事,牛振山,你是不是想我們黃家和牛家拼命?”

    “什么?黃家后輩子弟受傷,是牛家干的?”

    “牛家也太狠毒了吧,邀請黃家參加后輩子弟比武,卻暗中將黃家后輩子弟擊傷!”

    “真是卑鄙,無恥,下流!”

    “程家與張家與牛家穿一條褲子,肯定也參與了一份。”

    “真不要臉,真是我們北漠縣的恥辱!”

    ……

    ……

    頓時,擂臺四周的眾武者,一片嘩然,剛才牛、程、張三家,以及北漠縣的望族占據了正理,但現在風向一變,正理到了黃家頭上,這些支持黃家的普通武者,哪還不抓住這個機會。

    一個個義正嚴辭,正氣岸然,似乎牛家就是北漠縣的敗類,人渣,不以死謝罪,都是罪過。

    “你——你別胡說八道!”牛振山見氣勢不對,頓時怒道。

    剛才的‘勢’在牛家這邊,但是現在,大勢落在了黃家身上,牛振山心中怒罵福威幫一群廢物,嘴上卻是死也不會承認的,別人猜歸猜,若是牛家親口承認是他們請人襲擊的黃家后輩子弟,那黃家肯定要和他們拼命了。

    “我在返回北漠縣途中,受到了福威幫的馬賊截殺,這是我殺了福威幫的幾位當家的,從他們身上搜出來的信件,牛振山,牛家派人要我xing命,我理該報仇血恨,取你牛家一人xing命,但我只斷你兒一臂,以示jing告,不管是牛家,還是別的家族,若再敢對黃家后輩子弟下手,下一次,斷的就不是手臂,而是腦袋了。”

    玄天的目光往牛振山,以及遠處的程元武、張谷峰臉上一掃,目光中的殺意,讓他們幾位家主,都感到一陣寒意。

    “再敢對黃家后輩子弟下手,黃家就算是與你們拼個同歸于盡,也在所不辭!哼!”黃齊山怒視牛振山,怒哼一聲。

    牛志強被玄天斬斷一臂,牛振山想發飆,結果玄天拿出牛家的罪證,發飆的,反而變成了黃齊山,眾目睽睽之下,牛振山滿腔怒火,只能往肚子里吞。

    “這場后輩子弟比武,到此結束,我們三家自會實現承諾,把輸的城鎮送上!”

    牛振山再也不提玄天斷牛志強一臂之事,什么討回公道,根本就沒有牛家的份,留下一句話,便要扶起牛志強離開。

    “牛家主,城鎮是家族之間的賭斗,我這個第一名的獎勵呢?當時說好可是五十萬兩銀子!”牛振山正要離開,玄天的聲音,頓時響起。

    “你斷我兒一臂,還敢跟老子談獎勵?”牛振山心中大罵,但怒火,此刻卻沒有理由爆發,只能往肚子里面吞吐,但要獎勵玄天五十萬兩銀子,牛振山顯然不愿。

    牛振山往懷中一掏,拿出一個破舊的殘圖,往玄天扔了過來,道:“這是一個寶藏殘圖,乃無價之寶,比五十萬兩銀子,綽綽有余,便獎勵給你了。”

    ----

    ‘劍逆’前方,困難重重,求各位劍友,推薦票相助,收藏相助,以劍逆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2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