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57章 可怕的劍 上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57章 可怕的劍 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推薦票?急求推薦票,眾位劍友,心中可有劍意?沖霄而起?

    ----

    玄天的完美撥劍術,已經讓眾武者感到震驚。《》

    但是,隨后斬出的劍芒,更是讓眾武者感到震撼。

    而此刻,先天境一重的張澤濤,竟然被玄天一劍斬得倒飛下了擂臺,并且,作為一名劍客,手中的劍都已脫手,胸前被玄天的劍芒,斬出一道胸可見骨的傷口,身受重傷。

    這突然間的變化,讓所有的武者,都張大了嘴巴,幾乎可以放下一個雞蛋,瞪大了雙眼,滿是不可置信!

    玄天武道境九重的修為,能夠施展出先天境高手才能夠施展的劍芒,這眾武者能夠理解。

    但是,先天境一重的高手,敗在武道境九重的武者手下,這讓眾武者幾乎不能接受。

    先天境與武道境之間,可是一個大境界的差別,先天境的武者,通常被稱為先天高手,竟然會敗在一個武道境九重的武者手中,這不符合常理。《》

    但是,眼前的事實,卻不得不讓眾武者心中的常理崩潰,有些人揉了揉自己的雙眼,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但是,張澤濤倒飛的身影,凄厲的慘叫,一切都是真實的存在。

    張澤濤,的確是敗了,并且是大敗,敗在了武道境九重的玄天手中,受傷不輕。

    一時間,除了張澤濤凄厲的慘叫聲,只剩下了眾武者倒抽冷氣的聲音,眼中對玄天的看法,剎那間提升了一個高度,看著玄天的眼光,如同看著一個妖孽。

    不僅擂臺四周的武者震驚不已,倒抽冷氣,四周看臺上的先天境武者,也一個個大吃一驚,除了黃家的武者,在震驚中透露出歡喜之外,其余的武者,無疑不是震驚中透露著駭然。

    其中,最為驚駭的,莫過于張家的武者,幾乎是‘唰’的一下,全部都站了起來。

    張澤濤倒飛的方向,正是擂臺西方,張家武者所在的方向。

    眼看張澤濤就要摔下擂臺,一個年約四旬的中年人,陡然間從看臺上沖出,將張澤濤接在手中。《》

    張澤濤是張家二號人物張谷松之子,接住張澤濤的,正是張谷松。

    張谷松往張澤濤臉口一看,只見一道劍痕,從左肩臂至右胸,傷口深可見骨,鮮血汩汩流出,傷勢不輕,沒個一月左右的時間治療,休養,休想復元。

    張谷松連續點出數指,止住了張澤濤的鮮血,目光中滿是暴怒的火焰,看著擂臺上的玄天,狠聲道:“小東西,竟敢下如此毒手!”

    此刻張谷松心中怒火滔天,恨不得沖上臺去,將玄天斬成幾截,方可消心頭之恨。

    不過,黃家有黃齊山這個先天境三重的高手在,并且此刻正關注著擂臺上的玄天,擂臺四周還有眾多北漠縣的武者觀看著,張谷松空有怨恨,也不能沖上擂臺,真對玄天下手。

    “黃天,你大膽!”

    張家的人以示公正,都默不作聲,擂臺上的吳文祥,卻是一聲爆喝:“你竟敢故意傷人!”

    吳文祥聲sè俱厲,豎眉瞪目,怒視著玄天,一開口,一個故意傷人的帽子便扣了下來。《》

    吳文祥原以為玄天不過十四歲半,心智不堅,被他一喝,便會心生畏懼,點頭認錯,只要玄天自己也承認是故意傷人,那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處罰玄天,甚至,剝奪玄天的勝利,罰他此戰失敗。

    不過,玄天對于吳文祥的怒喝,沒有絲毫畏懼,依舊淡定從容、氣定神閑,道:“‘比武過程中,刀劍無眼,手腳無情,難免產生意外,若要保證自己安全,全靠自己在比武過程中注意,若是害怕,可早些認輸!’,吳家主,你剛才所說的話,莫非都是放屁不成?”

    “哈哈哈哈……!”

    聽了玄天的話,擂臺四方的武者,頓時傳出一陣爆笑。

    吳文祥被眾武者當成了笑柄,遭受恥笑,老臉一陣青紅皂白。

    但是,玄天將張澤濤斬成了重傷,張家怒火滔天,張家家主張谷峰的目光,正盯在吳文祥的身上,讓他不得不給個說法。

    吳文祥怒道:“你——你這小東西,你就是故意傷人。《》”

    “老畜生,我看你是故意放屁!”

    見文祥罵自己,玄天以針尖對麥芒,罵了回去,大聲道:“我修為低下,攻擊無法收放自如,戰斗之中,意外傷人在所難免,在場有這么多好漢都親眼看著,老畜生,就算你是故意放屁,也改變不了我意外傷人的事實,若牛、程、張三家子弟不敢與我一戰,大可做縮頭烏龜,早早認輸,這場比武,早點結束算了。”

    <!--中间广告位置-->“你……你……你這小東西!”吳文祥被重重打臉,幾乎氣得要吐血。

    “你這老畜生。”玄天毫不客氣的回敬。

    “噗——!”吳文祥何曾受過如此怨氣?他的臉脹得成了豬肝一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同時被玄天打臉的,還有牛、程、張三大家族,牛振山、程元武、張谷峰三位家主,感覺臉上都被玄天抽了一巴掌,并且,還是在如此多武者面前,眾目睽睽之下,被抽了一巴掌,今天這場比武所發生的一切,不用多久,就會傳遍整個北漠縣。

    玄天剛才劈傷張澤濤,說不清是有意無意。《》

    但是,如果說一名武道境九重的武者,有意擊傷一名先天境一重的高手,消息傳出去,任誰都不會相信,聽到消息的人,只會說牛、程、張三家故意欺人。

    程家家主程元武在身旁一位背刀的年青人耳旁小聲說道:“勁風,你去,不要給這小東西活路走,將他斬成兩斷。”

    這背刀的年青人,正是程元武之子——程勁風,是神刀門一位內門弟子。

    程勁風今年十八歲,踏入先天境一重,已經將近一年的時間,比張澤濤多了半年,實力要強過不少。

    玄天的第二個對手,就是程勁風,原本程勁風見張澤濤敗于玄天之手,就已經磨拳擦掌,想上去扳回一局,現在聽他老子程元武直接讓他將玄天斬成兩斷,程勁風更是兩眼放光、戰意沖天。

    程勁風重重的點了點頭,身體一躍而起,虛空中劃過一道殘影,剎那間便落在了擂臺之上。

    “黃天,你休要囂張,你對張澤濤所造成的傷,我程勁風會加倍的還給你,我的‘亂影狂風刀’,快速無比,一刀斬出,瞬息即至,收不回來,嘿嘿……你現在給我磕頭認輸,給張澤濤磕頭認罪,我倒是可以放過你,否則的話,我一不小心斬掉了你的狗頭,那也只是個意外了。”

    程勁風撥出了背后的長刀,這刀寒光幽幽,也是一件名器,僅次于寶器的武器。

    “你敢!”程勁風的話音一落,玄天還未說話,黃齊山頓時站了起來,大聲道:“比武之間,受傷在所難免,但若敢害天兒xing命,我黃家絕對讓整個北漠縣天翻地覆,天翻地覆!”

    黃齊山說話間,目光往牛、程、張三大家族,以及四周看臺上的北漠縣望族掃了一眼,眼中的殺氣,毫無所留的釋放出來。

    玄天身份非同小可,乃是二品世家玄家家主玄雄的長孫,玄鴻經脈俱斷,已成廢人,返回玄家的希望,全都落在了玄天的身上,黃家要想重新崛起,唯有玄鴻、玄天回歸玄家報仇雪恨之后方可。

    若玄天有任何差池,黃家絕對會找牛、程、張三家拼命,鬧個天翻地覆,絕對所言非虛。

    黃家到北漠縣之后,一直十分低調,這還是第一次強勢出擊,黃齊山雖然現在只剩下了先天境三重的修為,并且身受重傷,不宜再戰,但是原本可是位地階境的強者,氣勢猶在。

    接觸到黃齊山的目光,牛振山、張谷峰、程元武三位家主,心中都產生一股寒意,似乎產生了一種本能的畏懼。

    程元武的眼皮跳了跳,道:“勁風,盡量控制自己的刀,別故意傷人xing命,但也不必相讓,拿出最大的實力,讓黃家知道,北漠縣,究竟是誰做主?”

    程元武此言一出,就是點明程勁風,不能夠聽他剛才的,將玄天一刀兩斷了,但是,像張澤濤一樣,只要不死,斬成重傷還是可以的。

    程勁風點了點頭,對玄天道:“小子,聽說你是天劍宗外門第一弟子?哈哈,我們神刀門,才是神刀王朝第一宗門,而我,卻是神刀門的內門弟子,今天我便讓你知道,論家族,你比不上我,論宗門,你照樣比不上我,讓你見識一下我們神刀門的絕技——亂影狂風刀!”

    亂影狂風刀——玄階下品刀法,神刀門絕技。

    說話間,程勁風雙腿一蹬,整個人如同一陣狂風刮起,向玄天撲了過去,手中的刀光一閃,剎那間不知道劈出了多少刀,刀影如幕,如狂風席卷大地,玄天身體任何一處范圍,都在這‘亂影狂風刀’的攻擊范圍之中。

    尤其是刀勢,更是籠罩方圓十米,刀影重重,是一招大范圍的刀法,封鎖了玄天所有的退路。

    追風九劍——狂風式!

    面對程勁風如同狂風一般的‘亂影狂風刀’,玄天同樣施展了一招大范圍劍招,寒雪劍一動,剎那間光華爆漲,一道劍幕出現,同樣如同狂風過境,漫天劍影,迎著重重刀影,向程勁風狂掃而去。

    ----

    推薦本人完本老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2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