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55章 劍斬先天 上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55章 劍斬先天 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收藏!推薦票!三江票!急求各種票救命啊!!!!

    -----

    后輩弟子舉行比武的地址,正是北漠縣的縣城。《》

    牛、程、張三大家族之一的牛家府邸,就座落在縣城之中。

    縣城,是整個北漠縣最繁華的城池,屬于牛家控制的北漠鎮,比起黃柏鎮這種大型的鎮子,都還要大上一倍,比起小點的鎮子,更是要大上三四倍。

    在北漠縣城的zhong yāng,有一個長寬皆過百米的巨大廣場,廣場zhong yāng,搭建了一個巨大的圓形擂臺,幾乎占據了整個廣場一半的面積,擂臺直徑,足有百步之遠,約五十米。

    這廣場上的擂臺,正是后輩子弟比武的地方。

    牛、程、張三家歷年的后輩子弟比武,都是公開舉行的,今年多了黃家,也不例外。

    正值年關佳節,外出歷練的武者都回到了城中,所以,今ri這擂臺四周,聚集了大量的武者圍觀。《》

    往年前來觀看牛、程、張三家比武的武者,數量就不少,今年多了一個黃家參加比武,更是吸引了大量的武者前來圍觀,甚至,附近幾個鎮的武者,為了觀看這一場比武,在年關大節之ri,都離開了家,來到北漠縣城觀看。

    這些圍觀的武者,基本都是武道境的修為,沒有坐位,只能站著觀看。

    在擂臺的四周,還搭有不少看臺,上面有位置,這是給參加后輩子弟比武的牛、程、張、黃四大家族,以及一些北漠縣城中比較有名的威望家族觀看的。

    牛、程、張、黃,四大家族的位置,分別在擂臺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

    后輩子弟比武,即將開始,玄天此刻,正和黃家的人,坐在擂臺北方的看臺之上,這個看臺,是屬于黃家的專有位置。

    黃家的來人并不多,寥寥幾人而已,但是修為,卻都不低。

    先天境三重修為的黃齊山,先天境二重修為的黃宗原,還有三個北漠縣土生土長,但是與牛、程、張三家有仇怨,投靠了黃家的先天境一重武者。《》

    再加上玄天,一共只有六人。

    黃家的人數本來就不多,黃柏鎮是他們的立足根本,為免在這個時候受人偷襲,自然要留大量的人守候。

    而前來北漠縣城參加后輩子弟比武,途中也要防備有人襲擊,實力太弱也不成,故而,黃銘山與黃齊山兩個先天境三重的高手,分開各領一邊。

    玄天就坐在黃齊山的旁邊,閉目養神。

    “天兒,此戰我們決不能輸,你真有把握?”黃齊山問道。

    “嗯!”玄天點了點頭,雖然僅是輕輕一聲,但透露著絕對的自信。

    黃齊山見玄天眼都未睜,知道玄天在養jing蓄神,不再打擾。

    ……

    “每一年牛、程、張三家的后輩子弟比武,三大家族都會拿出不少銀子,進行賭斗,今年多了個黃家,不知道賭注是什么?”

    “你也太孤陋寡聞了,今年的賭斗,早就被三家傳得沸沸揚揚了,聽說是一座城鎮。《》”

    “啊,黃家不就只有一座黃柏城嗎?那是黃家的根基,要是輸了,那不是連根基都毀了,數年經營都毀于一旦嗎?”

    “三家的主意,誰人不知?就是想將黃家弄跨。”

    “這次黃家可糟了,每家派出一名子弟,黃家需要與牛、程、張三家的子弟戰三場,一場都不能輸啊,一輸,黃柏鎮都沒了。”

    “黃家的輸率,占了八成,不過,我還聽說了,黃家唯一一名先天境子弟,在從宗門返回家族途中,被人襲擊了,身受重傷,根本不能夠參加這場后輩子弟比武。”

    “啊——?那黃家派什么子弟出來?牛、程、張三家都有先天境的后輩子弟,黃家的先天境子弟不能夠參加,那黃家不是百分百的輸定了嗎?”

    “是啊,每年牛、程、張三家的后輩子弟比武,不僅三家進行賭斗,我們普通的武者,也會在外圍進行賭斗,今年雖然多了個黃家,但是,買黃家取勝的,卻是一個都沒有,大多數都消息靈通,知道黃家這次必敗。《》”

    “哎,好不容易出個黃家,能夠與三大家族一爭長短,黃家做生意厚道,是我們這些普通武者的福星,若是黃家跨了,整個北漠縣,又要完全被三大家族壟斷了。”

    “哎……!”

    ……

    待牛、程、張、黃四大家族,以及北漠縣一些望族,都已經來到擂臺四周的看臺之上,一位年約五旬的老者,來到了擂臺之上。

    這五旬老者,有先天境二重的修為,在北漠縣這個小地方,先天境二重的武者,也算是個風云人物,僅次于牛、程、張三大家族<!--中间广告位置-->家主的存在了。

    這五旬老者站在擂臺,抱拳轉了一圈,向四周所有的武者打了個招呼,道:“老朽吳文祥,承蒙大家抬舉,今年由老朽,主持牛、程、張三家族,以及黃家的后輩子弟比武,幸會!幸會!”

    “是北漠縣望族吳家的家主,吳家向來依附于牛家,不知道吳文祥會不會偏向牛、程、張三家,故意為難黃家?”擂臺下,有武者小聲的議論起來。

    擂臺下的議論,顯然沒有落到吳文祥耳中,他繼續道:“今年參加后輩子弟比武的各家子弟,分別是牛家的牛志強,程家的程勁風,張家的張澤濤,黃家的黃天,本場后輩子弟比武,共分三輪七場比賽,各家弟子,都要與其他三家弟子一決勝負,勝一場,得一分,敗一場,減一分,平局,互得0分,牛、程、張三大家族是每年后輩弟子的常客,黃家第一次參加,所以,黃家子弟黃天,優先第一輪比賽,共戰三場,對手依次為張澤濤、程勁風、牛志強。《》”

    “讓黃家的黃天連戰三場?這也太針對黃家了吧?”

    “黃家的先天境子弟受傷不能出戰,那黃天最多也只是位武道境十重的武者吧,本來就比不過先天境的高手,還要連戰三場,那豈不是要累死他嗎?”

    “我看牛、程、張三家是想在比武過程中,害死黃家的子弟,其心之毒,昭然若揭。”

    ……

    ……

    吳文祥此言一出,擂臺下方眾武者,頓時一陣嘩然,參加比武的人數,一共只有四人,卻不采取兩兩對戰,反而讓玄天一人,連續對戰張澤濤、程勁風、牛志強三人,明顯對黃家進行壓迫。

    就算黃家出戰的,是先天境子弟,實力比普通的先天境一重武者強大,被張澤濤、程勁風、牛志強三人進行車輪戰,幾乎是必敗之局。

    何況,黃家的先天境子弟已經身受重傷,出戰的玄天是武道境子弟,被如此安排,在眾武者看來,黃家更是必敗,沒有一絲一毫取勝的希望。

    “真是欺人太甚!”黃齊山聞言,頓時暴怒,道:“天兒,竟然讓你連戰三位先天境高手,他們這是擺明了欺負我們黃家,若不兩兩對戰公平比武,這場比武,我們黃家不比也罷!”

    眼看黃齊山就要發飆,玄天睜開了眼睛,道:“二舅不必動怒,三家后輩先天境子弟,在我眼中,如同土雞瓦狗,連續對戰三人也好,侄兒連敗三人,便是完勝,名列第一,后面的比武就不用比了。”

    玄天若連勝三場,就會積累三分,而張澤濤、程勁風、牛志強三人各敗一場,都是負一分,而后三人對戰,不管哪人連勝兩場,也只有一分,所以,只要連勝三場,后面三人都不用再比了,第一名便定了。

    在返回家族的途中,玄天與福威幫的馬賊一戰,實力就已經與先天境一重的武者相當,現在又是十多天過去,玄天吞服了靈藥‘玉靈芝’,修煉了玄階秘技‘煉氣決’,修煉了玄階輕功‘龍虎步’。

    只差半步,玄天就可踏入武道境十重,實力更是翻了數倍,先天境二重的武者,都難以奈何得了他,在玄天眼中,先天境一重的武者,的確只是土雞瓦狗了。

    對于眾武者的議論,吳文祥聽之未聞,繼續大聲道:“老朽閑話少說,牛、程、張、黃四家后輩子弟比武,現在開始,第一場比武,黃家黃天,對張家張澤濤。”

    話著吳文祥話音一落,擂臺西方張家擂臺,一道人影快速躍出,兩手張開,如同雄鷹展翅,緩緩的落在了擂臺之上。

    此人年紀輕輕,背后背著一把長劍,身著青衫,正是張家的先天境子弟張澤濤,年方十七,踏入先天境,已經半年。

    就在張澤濤落于擂臺上時,玄天也從看臺一躍而出,速度如獵豹飛縱,落地如虎步龍行,只見一道殘影劃過,玄天便已經站在了擂臺之上。

    吳文祥的目光往玄天掃了一眼,略顯yin沉的笑了笑,道:“比武過程中,嚴禁故意傷人xing命,但是,刀劍無眼,拳腳無情,難免產生意外,若要保證自己安全,全靠自己在比武過程中注意,若是害怕,可早些認輸,好了——第一場比武開始。”

    言罷,吳文祥身影一閃,退至了擂臺一旁。

    鏘!

    張澤濤將背后的長劍,抽了出來,此劍青芒陣陣,是一柄名劍。

    劍光一閃,張澤濤舉劍遙指玄天,喝道:“黃天,你在天劍宗,欺負我兩位堂弟張龍、張虎,真是惡膽包天,今ri我要為他們報仇,你踢他們一腳,我便還你十腳,你刺他們一劍,我便還你十劍,你若怕了,現在跪下來,在我面前磕十個響頭,認輸認錯,我或許開恩,饒你一次。”

    ----

    書荒可看,276萬字jing品爽文,已完本: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2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