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39章 外門第一 上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39章 外門第一 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

    天劍宗外門弟子排名大賽,最后一場決賽,即將開始。《》

    第十輪,3號陽鼎君,對467號玄天,本次排名大賽最最巔峰的一戰。

    勝者,第一。

    敗者,第二。

    雖然只有一個名次之差,但是,獲得的名望與獎勵,卻是天差地遠。

    天劍宗外門,所有的堂主,長老,執事,弟子,都關注著這一戰。

    對面山峰的茅亭中,白發老人和凌星月,依舊坐著,遠遠的看著對面山峰的廣場。

    為了搶占靠擂臺最近的位置,眾弟子幾乎是吃過午飯之后,就已經在廣場中等著,決賽還未開始,整個廣場,都已經被眾弟子擠得水泄不通。

    決賽開始的前一刻,玄天和陽鼎君,幾乎同時,來到了廣場之中,兩人四眼相對,目光相遇,在虛空中激烈的碰撞。

    “黃師兄,必勝!黃師兄,必勝!”

    “黃師兄,必勝!黃師兄,必勝!”

    ……

    ……

    “陽師兄,第一!陽師兄,無敵!”

    “陽師兄,第一!師陽兄,無敵!”

    ……

    ……

    當玄天和陽鼎君出現的那一剎那,廣場之上,頓時傳來了外門弟子如同山崩海嘯一般的歡呼聲、尖叫聲。《》

    兩邊的聲音,同樣都是驚天動地,震耳yu聾。

    但是,相對來說,支持陽鼎君的外門弟子,jing英弟子數量要更多,尤其是十重修為的巨頭級弟子,幾乎占了所有巨頭級弟子一半的數量。

    因為張龍被玄天打敗,信心盡失,建立的威望傾刻間土崩瓦解,麾下的jing英弟子,都脫離了張龍的勢力,但對于打敗張龍的玄天,還是保持著仇視,基本都轉投到了陽鼎君這一邊,瘋狂的吶喊,他們沒有本事找玄天麻煩,但盼望陽鼎君能夠戰勝玄天,狠揍一頓。

    “你們說,他們兩個,誰奪得第一的希望比較大?”一處十重修為的巨頭級弟子聚集之地,白展鶴正問著身邊的人。

    除了在為陽鼎君吶喊的巨頭級弟子,其余的基本都在此處,林無影、李憶常、朱丹、顧惜緣、朱濤……等前八的人都在。《》

    其中,唯有林無影、李憶常、樊洪三人與玄天交過手,至于梁重,杜文客,此刻正在為陽鼎君助威吶喊。

    “應該是陽師兄,白師兄,七層境界的純陽功,連你都抵擋不住,黃天怎么可能擋得住?”一位巨頭級的弟子答道。

    此人就站在前八弟子的旁邊,本次排名大賽,名列第十,名叫鄭玉宏。

    后面的樊洪搖了搖頭,道:“鄭師兄此言差矣,你們沒有與黃天師兄交手,無法體會到他手中劍的可怕,黃天師兄的實力,肯定不在陽師兄之下,比賽的結果,應該在五五之間,恐怕誰也難以奈何得了誰。”

    鄭玉宏輕笑一聲,道:“陽師兄內力之渾厚,外門弟子無人能比,戰斗越久,發揮的實力越厲害,黃天雖然劍技造詣十分之高,但也只能擋住陽師兄一時,時間一久,內力不濟,怎么可能是陽師兄的對手。”

    妖劍李憶常道:“鄭師弟,黃天師兄的內力可不弱,他的劍技造詣之深,非你所能想象,面對黃天師兄,一身實力,也難以發揮出八成,看他剛才擊敗張龍的氣勢,這塊戰斗的勝負,可難說得很。”

    鄭玉宏不屑道:“我看不見得,黃天決不是陽師兄的對手。”

    一旁皮膚稍黑的朱丹道:“李師兄這次比賽,是沒有與陽師兄交手,否則你的看法,肯定要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了。《》”

    朱丹敗于陽鼎君之手,對于陽鼎君忌憚非常,也不看好玄天。

    林無影道:“朱師妹,你也沒有和黃天師兄交手,否則,你的看法也要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了。”

    “這不可能!”朱丹仰了仰頭。

    白展鶴摸了摸自己的手掌,隱隱有裂開的傷痕,道:“陽鼎君的實力,的確可怕,我擋了他三十六劍,手掌都被震裂了,他的內力太強了,黃天修煉的功法,不比陽鼎君的功法弱,但是境界太低,要戰勝陽鼎君,希望渺茫。”

    白展鶴是這一群巨頭級弟子中,修為最高的,他說的話,頗有說服力,不少巨頭級弟子,紛紛點頭。

    “我說就是陽師兄更厲害!”鄭玉宏、朱丹肯定的道。

    林無影卻問道:“白師兄,玄天修煉的什么功法?”

    白展鶴道:“先天功!”

    “什么……?”

    “先天功?”

    “修煉先天功,修為竟然還增長這么快,就達到了武道境八重的修為?”

    “八重修為,至少要將先天功修煉到第五層啊,怪不得他的內力,那么渾厚!”

    ……

    ……

    頓時,眾巨頭級弟子,發出了道道驚呼之聲。《》

    鄭玉宏癟了癟嘴,<!--中间广告位置-->道:“才修煉到第五層,那也不是陽師兄的對手,陽師兄的純陽功,可是修煉到了第七層。”

    正在這時,一個聲音,從旁邊不遠處傳來:“下注了下注了,買陽師兄勝,二賠一,買黃師兄勝,一賠二啦!”

    那弟子有武道境七重的修為,在眾jing英弟子間穿梭、呼喊。

    李憶常見狀,道:“鄭師弟,既然你那么肯定陽師兄獲勝,何不去賭一注?”

    鄭玉宏被激道:“賭就賭,我就不信,黃天能夠贏了黃師兄。”

    鄭玉宏走到那呼喊的jing英弟子面前,道:“師弟怎么稱呼。”

    見是位十重修為的巨頭級弟子,那人恭敬道:“師兄好,師弟馬惶。《》”

    原來這人,正是玄天與牛志高決斗時,被林東贏了一萬兩銀子的那個弟子,那時馬惶才六重修為,現在已經踏入七重,成為jing英弟子了。

    鄭玉宏道:“馬惶師弟,給我買陽師兄勝,買三萬兩銀子。”

    “什么?”馬惶臉sè一苦,買三萬兩,那可得賠一萬五千兩啊,他現在收到買玄天的注不多,才幾百兩,買陽師兄的,卻收了兩千多兩,這下居然來了個三萬兩的大注,如果陽師兄贏了,那得要他老命啊。

    鄭玉宏瞬間從懷中拿出一大疊銀票,不由分說,塞到了馬惶手上,道:“三萬兩,買陽師兄勝,買了。”

    ……

    玄天與陽鼎君,從擂臺的兩邊,同時走上了擂臺。

    看著玄天,陽鼎君的目光中,閃出了滔天怒意。

    “黃天,新仇舊怨一起算,今天老子要把你打成殘廢,打得你連你媽都不認識!”

    剛上擂臺,陽鼎君便一聲大喝,不由分說,手中的‘赤剛劍’便光芒爆漲,帶著無比霸道的氣勢,一劍便往玄天斬了過去。

    這一劍,劍氣如同凝成了實質,格外的炫目、璀璨。

    這一劍,氣勢如同山崩又海嘯,格外的宏大、霸道。

    陽鼎君的劍,至剛至陽,以絕對的力量,摧毀一切,斬殺一切,勢不可擋。

    他說動手就動手,連玄天說話的機會都不給,無邊霸道的一劍,便從擂臺的一邊斬出,劍氣爆shè出五六十步,帶著斬滅一切、不可阻擋的氣勢,向玄天斬去。

    這一劍,陽鼎君要將玄天斬成兩半,血濺五步!

    這一劍,陽鼎君要讓玄天命喪黃泉,魂斷今朝!

    這是帶著猛烈殺機的一劍!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陽鼎君這一劍斬出,這一場比賽,已經不是同門弟子之間的比試,幾乎化成了兩個仇人的生死決戰。

    看臺上的外門長老、執事,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jing神提高到了極點,陽鼎君竟然在擂臺上動了殺心,讓長老和執事都大吃一驚,玄天是天劍宗宗主傳來信息,特別關注的對象,若是在排名大賽上出了差錯,誰都擔待不起。

    “這陽鼎君,真是個瘋子!”白展鶴看著擂臺,喃喃說道。

    陽鼎君這一劍力量大到了極點,速度快到了極點,霸天絕地,一劍斬出,封印了玄天四周所有的退路,不管玄天如何躲閃,這一劍似乎都能夠瞬間劈至。

    眾外門弟子看著這無比霸道的一劍,歡呼聲、吶喊聲都已經靜止,一個個目瞪口呆,不知道玄天,該如何化解這一劍,連帶著自己心中,都緊張無比,心臟巨跳。

    面對陽鼎君霸天絕地的一劍,玄天臉sè依舊如常,不急不燥,雖然陽鼎君這一劍,遠超了前面九輪遇到過的任何一個對手。

    但是玄天還有絕影劍法的底牌沒有施展出來,對于陽鼎君的攻擊,玄天沒有絲毫畏懼。

    “旋風式!”

    就在陽鼎君劈出一劍的時候,玄天全身的寒毛陡然一立,在‘炸毛’,整個人的jing神,陡然間提至了至高點,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全神貫注,手中的寒雪劍一劍劈下,速度并非很快,但是卻劃著一個又一個的圈。

    一股股旋風之力,隨著玄天畫圈的劍勢產生,剎那間,寒雪劍與赤剛劍劈在了一起。

    只聽見鐺的一聲脆響,陽鼎君霸天絕地的劍勢,陡然間一偏,被玄天劍勢中的旋風之力,帶向了一旁。

    玄天的身體位置沒動,但是,陽鼎君的劍偏了方向,一劍落空。

    “斜風式!”

    玄天順勢向前,寒雪劍順勢斬出,一道如同月華般的劍氣,陡然出現,直斬陽鼎君。

    玄天一劍化解了陽鼎君那無比霸道的一劍,讓眾弟子大呼玄妙,但是,第二劍卻沒有任何技巧的直斬陽鼎君,看樣子竟是要與陽鼎君硬拼,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陽鼎君的強處,就是內力渾厚,玄天跟他硬拼,不是以卵擊石么?

    ----------------

    收藏不給力啊,喜歡本書,麻煩加入書架,收藏是與成績最相關的數據,急求!

    免費的推薦票,也請投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2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