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逆蒼穹 >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01章 寒潭劍影

第一部【神州大地】 第001章 寒潭劍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001章寒潭劍影

    夜,來臨。《》

    天邊升起了一輪圓月。

    天劍宗,外峰后山之上,兩個十三四歲的少年,正在練劍。

    年紀大的,雙目炯炯有神,劍勢靈動;年紀小的,氣息微喘,劍勢輕浮。

    年紀大的,名叫玄天,年紀小的,名叫黃石,都是天劍宗外門弟子。

    兩人練的是同一種劍法,黃階中品劍技《追風劍法》。

    少頃,兩人練完一套劍法,雙雙收功。

    年少的黃石喘了幾口氣,略作調息,道:“天哥,跟著你練《追風劍法》,感覺就是不一樣,你的劍法比我靈活多了。”

    玄天收劍,氣息平衡,道:“你才初學,根基不穩,并且你比我晚入宗門一年,到明年,你也能達到我這個程度了,甚至尤有過之。”

    黃石嘿嘿一笑,道:“天哥,你才武者四重境,就能夠與武者五重境的張虎比劍,我要有你這么厲害就好了,天黑了,天哥,我們到此為止,回去吧!”

    玄天的劍sè微頓,道:“你先回吧,今ri比劍,才在張虎手下走了十一招,與他之間的距離還遠,我再練練。”

    “好吧!天哥,別太晚了哦,我先回去睡了。”黃石向玄天招了招手,下山而去。

    “劍如風起……”

    “風動劍隨……”

    ……

    ……

    “追風一劍……”

    ……

    黃石走后,玄天繼續練了起來。

    一遍,兩遍,三遍……五遍……十遍……

    直到額頭上汗如雨下,雙手握劍,如墜千斤,玄天才停止了練劍。

    此刻,圓月爬上了天空,整個夜空,閃爍著無數的繁星。

    玄天將佩劍插在身旁,躺在草地上,看著夜空繁星點點,一雙眼睛,蘊含了人世間各種情緒。

    無奈、惆悵、滄桑、怨恨、歡喜、憂愁……

    這樣一雙眼睛,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十四歲的少年身上。《》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四年了,這十四年來走過的路,比前世一輩子還長;這十四年來吃過的苦,比前世一輩子還多;這十四年來的人生經歷,比前世一輩子還要復雜。”

    看著天上的繁星,玄天自無數次之后,又一次回想了這十四年來的經歷。

    玄天從未想過,穿越的事情,會發生在他身上,當生命終結之后,他會在神州這片土地,得以重生。

    十四年前,玄天出生在神州五大超級勢力之一的玄家,自出生的那一刻,他就是整個神州矚目的焦點。

    父親玄鴻,是玄家家主玄雄的長子,也是玄家第二代的第一天才,實力最強者,玄家家主的接班人。

    “我玄雄的孫子,將來注定要縱橫神州百萬里,蓋世天下震八方,乃天之驕子,當取名‘玄天’。”一出生,爺爺玄雄,就為玄天定下了名字。

    作為玄家嫡系長孫,玄天一出生,就受到了萬般寵愛、萬人敬仰、萬人羨慕。

    前世是一個孤兒,從未享受過親情大愛,今世成為玄家世子,玄天以為蒼天開眼,終于苦盡甘來。

    但是,這一切的幸福,來得快,去得也快。

    玄天三歲時,家中來了一個名叫‘yin姬’的女人,嘲笑玄鴻的劍法,如同小兒挑燈,玄鴻自然大怒,與‘yin姬’比試了一場,結果,被‘yin姬’一劍擊敗,那是玄鴻人生第一場敗。

    戰后,‘yin姬’與玄鴻秘談甚久,兩人相談不和,‘yin姬’怒氣沖沖的離開了府上。

    事情似乎平淡了下來,實則不然。

    玄天五歲時,二叔玄機在家族大比上,向玄鴻發難,挑戰玄鴻二代第一人的稱號,以及玄家家主繼承人的位置。

    玄機的修為,比玄鴻一直要低上三個境界,相差甚遠,但是,這一次,玄機的修為在眾人不知不覺間,竟然追上了玄鴻,并且,使出了一套玄家沒有的未知劍技,將玄鴻重傷。

    當時,家主玄雄大發雷霆,怒斥次子玄機,不顧兄弟之情,打傷兄長,說玄機心狠手辣,就算勝了玄鴻,也不會將家主之位傳給他。

    并且,拿出家中珍藏最好的丹藥,給玄鴻療傷。

    然而,事情沒有結束,數ri后,家主玄雄突然下令,廢掉長子玄鴻家主繼承人之位,改立次子玄機為家主繼承人,并且,說玄鴻大逆不道,將他逐出家族。

    父親糟難,玄天跟著糟殃,跟著父母,被驅逐出玄家,一下子,從云端掉落了低谷。《》

    原以為這場劫難已經過去,卻不料,這才是剛剛開始。

    玄天跟隨父親玄鴻、母親黃月,被逐出家族后,回到外公黃遠城家暫居。

    一場長達數年的追殺,隨之而來。

    黃家只是一個中等家族,實力并不強大,追殺的敵人實力高強,連玄鴻,都身受重傷,黃家瞬間崩潰,十有九死,逃亡的人員,十不足一,并且四分五裂。

    逃亡中,玄天年僅五歲,毫無還手之力,一次危機時刻,外公黃遠城為他擋了一劍,身受重傷。

    父親玄鴻拖著重傷之軀,帶著黃月、玄天,以及黃家主脈,殺開一條血路,一路逃亡。

    這一逃,便是五年,從西方的玄家勢力范圍,一直逃到了北方的超級勢力霸劍門的勢力范圍,經過的距離,長達數十萬里,相當于前世圍著地球赤道打了幾個圈。

    一直逃到神州的極北之處,遠遠離開了玄家的勢力范圍,甩開了追兵,才在一個名叫北漠縣的地方,停了下來。

    黃家主脈,在這里落葉生根。

    一個中等家族,人數超過千人,逃到北漠縣的人數,還不足二十人,這還是算上玄鴻、玄天、黃月三人在內。

    并且,黃家家主黃遠城重傷,雖然保住了xing命,但修為大降,降到了先天三重境。

    尤其是玄鴻,本身就重傷于玄機之手,而后在追殺中,又連連受傷,僅憑一口氣支撐著,才殺開一條血路,逃生后幾近虛脫,全身經脈斷裂,變成了一個廢人。

    黃家其余的人員,沒有一個人不是身受重傷,受到了不可恢復的傷害,實力大降。

    黃家一個中等家族,所剩余的力量,還比不上北漠縣中幾個小家族。

    自從落根在北漠縣開始,黃家就受到了北漠縣中三個霸主家族——牛家、程家、張家的排擠。

    黃家眾人實力受損不說,還有玄家這個超級大勢力在高處虎視眈眈,面對牛、程、張三家的挑釁,一直忍讓,為了讓三家有所忌憚,黃家把后輩弟子,都送到了神刀王朝的幾個大宗門之中。

    玄天出身劍道世家,自然加入了神刀王朝唯一一個劍道宗門——天劍宗。

    玄鴻不敢教他家族劍技、功法,以免泄露行蹤,并且,在天劍宗中,讓玄天化名為黃天。

    十歲半進入天劍宗,成為天劍宗的外門弟子,時間一晃,又過去了三年半。

    如今玄天十四歲,修為武者四重境,是天劍宗一名普通的外門弟子。《》

    原本玄天乃玄家嫡系子孫,爺爺玄雄、父親玄鴻,都是神州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天賦豈能有差?

    只可惜,玄天幼年被追殺的過程中,受過一點輕傷,雖不致命,但導致經脈受了一點損傷,雖然不嚴重,不至于變為廢人,卻也讓他的修煉速度受到了影響,從天才,變為了普通。

    唯一可幸的是,玄天兩世為人,靈魂力強大,悟xing不差,修練劍法,比起一般人要快上許多,所以,武者四重境的修為,卻有與武者五重境的弟子比劍的資格。

    一般的武者五重境的弟子,少有玄天的對手,那張虎是北漠城張家之人,因家族緣故,對玄天與黃石總是欺壓,有武者五重境巔峰的修為,玄天才敗于他手。

    “玄機……你這卑鄙小人,你挾持我爺爺,禍亂家族;讓我父親身受重傷,經脈斷裂,變為廢人;追殺我數萬里,損我經脈,若非外公救我,我早已幼年喪命,如此不共戴天之仇,我玄天刻骨銘心,他ri必將十倍報之!”

    “總有一ri,我要以手中之劍,斬你項上人頭,取你狗命,還有‘yin姬’那賤女人,這一切的變故,除了你還有誰?不管你來自哪里,是何方妖孽,有朝一ri,我必然將你斬殺,將你背后的勢力,連根撥起,一網打盡!”

    每回想一次,玄天心中對玄機、yin姬兩人的仇恨,便更深一分,他手指蒼天,咬牙切齒,發下了錚錚誓言。

    雖然玄天僅是猜測,但是心中卻無比肯定,玄機挾持了爺爺玄雄,否則玄鴻是他最滿意的兒子,玄天是他最寵愛的長孫,他怎么可能突然無緣無故的變掛,廢除玄鴻的家主繼承人之位,并且對玄天父子痛下殺手?

    而能夠挾持玄雄,讓玄機實力爆增的人,除了那個不知來自何方,并且神秘無比,一劍就擊敗玄鴻的‘yin姬’,天下還有誰能夠做得到?

    鐺……

    一陣悠揚的鐘聲,自前山下傳來。

    玄天看了看天空,月亮已經升到了他頭頂的正上方。

    子時到了,鐘聲是今ri的最后一道鐘聲,提示沒睡的弟子,都該睡了,再過半個時辰,就有外門執事,對外門弟子進行查夜了。

    玄天摸了摸額頭的汗漬,這都是剛才練劍的時候留下的,后來回想起這十四年來的遭遇,心中對玄機怒火滔天,身體發熱,汗液不減反增。

    “東邊百米外,有一個水潭,把身上洗干凈了,下山睡覺,明晚繼續練劍,爭取早ri超過張虎。”

    玄天往東邊行去,穿過一片小樹木,很快便來到一個水潭旁邊。

    此刻月兒正掛在水潭上空,在潭中形成了一個正正的倒影,又圓又大的月亮,正好沉在水潭zhong yāng。《》

    “噫——?”

    玄天眉頭一皺,驚道:“月亮里面怎么有東西?”

    抬頭一看,天空中的圓月潔白<!--中间广告位置-->無暇。

    玄天再低頭往潭中的月亮倒影一看,的確有一道黑影,插在月亮之中。

    “那是……”玄天凝目觀看了半晌,道:“一把劍?”

    不錯,此刻潭面平靜,沒有波紋,玄天看得一清二楚,潭中月亮倒影之處,的確插著一把劍。

    --

    --

    潭中竟然有一把劍?

    這個水潭,玄天來了不少次,每次練劍出了汗水,就來這水潭中洗上一個澡,然后再下山睡覺。

    他經脈受損,天賦跟普通人差不多,要想出人頭地,報仇雪恨,唯有勤修苦練,這樣才能超越別人,才有報仇的希望。

    其他的弟子,只看到玄天武者四重境的修為,就有挑戰武者五重境修為的弟子的實力,卻沒有看到玄天每ri比別人多花一兩個時辰練劍的辛苦。

    “水潭中的劍,究竟是別人隨手扔掉的一把普通的劍,還是別人遺失的一把寶劍?”

    玄天心中,瞬間升起了下潭底一探的念頭。

    如果只是一把普通的劍,倒還沒什么,不過,若是一把寶劍,那就賺大發了。

    神州的武器分為天、地、玄、黃四階,每階各有上、中、下三品,共四階十二品。

    黃階的武器都是普通武器,而天、地、玄三階的武器,卻是寶器。

    原因無它,黃階的武器,是鐵匠打造出來的,而天、地、玄三階的武器,卻是神州最尊貴的煉器師打造出來的。

    煉器師一定是鐵匠,而鐵匠不一定是煉器師,神州的鐵匠多如牛毛,而煉器師,卻如鳳毛麟角。

    一把玄階下品的寶劍,能夠大大提高劍客的實力,至少也要值數十萬兩黃金,相當于數百萬兩銀子。

    黃家落足于北漠城,身上所帶財物不多,現在過去了三年多的時間,家境還十分拮據,若有數百萬兩銀子,能夠使黃家快速的發展壯大起來。

    就算是一把普通的劍,黃階下品的劍也值幾十兩銀子,黃階中品的劍值幾百兩銀子,黃階上品的劍,都值幾千兩銀子,若是劍里面還加入了特殊金屬,是一把僅次于寶劍的名劍,甚至可能會值幾萬兩,甚至十幾萬兩銀子。《》

    ‘撲通……’

    玄天一下便躍入了水潭之中.

    “好冷……”

    玄天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潭水,竟然奇寒無比。

    此刻正是八月天氣,炎熱無比,這水潭,玄天幾乎每天一晚上下一次,前幾天晚上,在潭水中還感覺無比的舒暢,今晚,卻是感覺奇寒刺骨了。

    不過……

    “為了寶劍……,為了銀子……,拼了……!”

    玄天咬住了顫抖的牙關,心中打定了主意,憋住了一口氣,頓時往潭底深處潛去。

    這水潭深度不淺,玄天從未潛入過潭底。

    此刻,潭水不僅奇寒刺骨,憋著一口氣久了也非常難受。

    不過,玄天并不是個輕易退縮的人,忍著寒冷,咬著牙關,繼續潛向潭底。

    足足下潛了數十米深,玄天終于來到了潭底,身在潭水之中,月亮的倒影玄天已看不見,在潭底zhong yāng,似有一道劍影,斜插其中。

    那劍影如夢似幻,隨著潭水波動而時曲時折,不似實物,怪異至極。

    玄天剛剛來至劍旁,那劍影陡然間光芒爆漲,一道炫目的白光,便刺入了玄天眉心之中。

    “啊……”

    玄天本能的一聲驚呼,雙手按住了額頭,忘了身在潭底,身體扭動起來。

    怪異的是,潭水似乎沒有影響到玄天的呼吸。

    此刻,水中呼吸的怪現象,并沒有被玄天注意,他的注意力,被那道炫目的白光所吸引。

    白光shè入玄天的眉心,化為一柄如同白玉般的寸許小劍,懸于眉心之中,陡然間,一股強大的力量,自那潔白小劍中涌出,剎那間便籠罩了玄天全身。

    “好強大的力量!”

    這一刻,玄天的目光似乎看到了他的體內,清楚的看見眉心中那柄潔白小劍,涌出純白sè的光華,流入全身經脈,讓他的力量大增。

    剎那間,他的骨骼快速的增長起來,骨質發生了變化,變得光澤,滑亮,如同美玉一般,他的經脈也發生了改變,變得更加的堅韌,**中,一團團黑sè的雜質,從毛孔中排了出來,皮膚變得柔韌無比,充滿了爆發力,皮膚下面,長出了一層新的膜,這層膜比起皮膚,更為堅韌,有一種結實的感覺。

    更為主要的,是無數的元氣,自那潔白小劍中涌出,涌入了玄天的全身經脈之中。

    剎那間,玄天的修為爆增,從武者四重境,突破至了武者五重境,體內的經脈,足足擴大了一圈,里面充滿了元氣,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潔白小劍中涌出的純正元氣并未停止,繼續洶涌而出,洗滌著玄天體內各處經脈,隨著元氣的越來越充足,玄天的經脈再次擴大一圈,力量瞬間爆增幾倍,修為再次突破。

    武者六重境!

    短短片刻的時間,玄天的修為連升兩個境界,從武者四重境,踏入了武者六重境。

    并且,整個身體脫胎換骨,全身的經脈重新塑造,以往的損傷全部都化為浮云遠逝,體內的力量澎湃,比起武者七重境的實力,都絲毫不差。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玄天心中無比震驚,陡然間想起前世看過的異界小說,心道:“老子是不是撿到寶了?”

    如此一想,玄天心中的震驚,全部化為驚喜。

    不過,玄天還沒來得及好好感受一下這份驚喜,眉心中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讓他的整個大腦‘嗡’的一聲大響,剎那間,便消失了意識,暈了過去。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待玄天再次醒來,天已經亮了,他已經回到了宗門之中,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黃師兄,你醒啦?”一個約十二三歲的少年,站在玄天的床邊問道。

    神州姓黃的家族不在少數,姓玄的家族卻只有一個,拜入天劍宗,玄天所用的名字是‘黃天’,天劍宗中,他的真名,唯有表弟黃石知道。

    這少年是與黃石一同拜入天劍宗的弟子,名叫林東,天斌一般,與黃石交情甚好。

    在天劍宗,玄天的實力,超過許多武者五重境的外門弟子,黃石全靠玄天照顧著,才免去了許多欺壓,林東跟在黃石身邊,順便也沾了玄天的光,化去了諸多劫難。

    故而,對于玄天,林東是打從心眼里尊敬。

    玄天疑惑的看了林東一眼,道:“我怎么在這里?”

    林東道:“黃師兄,你昨晚昏迷在后山的隱劍潭中,查夜的執事見你晚上未歸,問了黃石,才知你在后山練劍,是查夜的執事把你救回來的。”

    “后山?隱劍潭……?”

    玄天的心中,陡然間閃過昨晚的記憶,他潛入潭底,去尋找潭中的劍影。

    結果……

    那劍影鉆入了他眉心之中,涌出了大量的元氣,讓他的修為爆增,連續提升了兩個境界,踏入了武者六重境。

    “這……究竟是南柯一夢,還是確有其事?”玄天心中詫異不已。

    想再次觀看眉心中是否有一柄潔白小劍,但玄天無論如何,也達不到昨晚內視,看到眉心空間的效果。

    無法觀看眉心空間,玄天只能夠通過修為來判斷,昨晚所發生的一切,究竟是否真實。

    一運氣,玄天心中頓時狂喜。

    武者六重境!

    真的踏入了武者六重境!

    昨晚所發生的一切,確實存在,并非夢境一場。

    這么說來,眉心空間的那柄潔白小劍,也確實存在了,那小劍究竟是什么‘東西’?竟然能夠進入人體的眉心之中?

    玄天不得其解,在神州,就算是最頂級的天階寶劍,也沒有聽說過能夠融入眉心之中。

    心中雖喜,玄天臉上卻未表露出半分,他知道,這絕對是個重大的事件,暴露出來,對他沒有好處。

    迅速調整心中的喜態,玄天道:“你怎么知道后山那個水潭叫‘隱劍潭’?”

    玄天進入天劍宗已經三年多了,比林東還早進入一年,自問所知道的東西,要比林東多得多。

    但玄天都不知道后山那個水潭居然有名字,林東竟然知道,讓他奇怪。

    林東道:“是昨晚救你回來的執事說的,他說那個水潭中,每到八月十五月圓之夜,就會出現一把劍影,但人下去一看,又什么都沒有,所以叫做‘隱劍潭’,早在幾十年前,他們進入天劍宗的時候就有了,就連宗中的內門長老、掌門都下‘隱劍潭’中查探過,都沒有發現什么東西,這怪現象當年曾引起一陣轟動,后來因為‘隱劍潭’中確實沒有什么東西,就漸漸被人淡忘了。”

    前幾年的八月十五夜晚,玄天都沒有去‘隱劍潭’,今年是第一次遇到八月十五月圓之夜,恰好碰上。

    “別人下去都沒有發現那把劍,而我卻偏偏看到了,并且那劍還跑到我眉心中去了,難道我與別人,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玄天略作思考,心中一動,心道:“是了,我融合了兩世靈魂,jing神力要遠超他人,jing神力可是天生的,就算天階功法也修煉不了jing神力,或許,正是我強大的jing神力,觸發了隱藏于‘隱劍潭’中的那把劍?”

    “那潔白小劍一進入我的眉心之中,就讓我的修為,連續提升了兩個境界,肯定是件不俗的寶物,不知道我后面的修煉,會不會繼續保持這樣的速度?玄機、yin姬……你們這對狗男女等著我,用不了多久,我會來向你們討債的,昔ri之仇,讓你們十倍奉還!”

    這一刻,玄天心中,充滿了力量。

    ---------

    新書期間,收藏、點擊、推薦票,所有數據,都特別重要,巧克力拜求,多多益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1/1062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