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狂婿當道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賭也得賭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賭也得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覺得子彈比我快,這我承認,但你不要忘了,你扣動扳機那一刻,我已經有機會殺了你,比如現在!”元道玩轉著手指間的玻璃碎片。

    玻璃碎片在他手指間曼妙而又快速的翻動著,快的幾乎讓人看不清他手里面拿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看到這一幕,畢宗內心猛地一震,急忙把手槍槍口指在了張總監腦門上。

    張總監早已經被打的暈頭轉向,加上手背傳來的劇烈疼痛,幾乎已經讓他陷入了意識模糊的狀態,他根本就沒法辨別到底是誰的聲音,也沒有抬頭去看。

    “放下你手中的玻璃碎片!我不允許你身上帶有任何東西,包括一張紙!”畢宗沖著元道怒吼了起來,甚至已經將手槍扳機上膛。

    “你要是敢打死張總監,那么……,保護你生命安全的最后一道屏障也就破碎了,你最好不要手抖扣動扳機,否則,槍響的一刻,便是你看到你自己的一刻!”

    元道扔掉了手中的玻璃碎片,冷冷的望著畢宗。

    畢宗也絕不敢讓自己的手指顫抖,而他額頭上已經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跟這樣的絕世強者面對面,他覺得真是苦了自己了,精神方面承受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就算給他膽子,他也絕不敢扣動扳機,畢宗很清楚,元道說的話沒有夸大其詞,他說的是真的!這個張總監的確是保護自己的最后一道屏障。

    本以為元道沒有這么強,真正面對面的時候,他這才發現,元道比自己想象中的強無數倍。

    幸虧沒有用埋伏突襲的辦法去殺元道,現在看來,這是一個愚蠢無比的辦法!就算埋伏突襲也絕對殺不死元道,反而要被元道瞬間把自己的人殺光。

    畢宗朝著站在身邊的棕熊擺了擺手。

    棕熊急忙湊在了畢宗身邊。

    畢宗小聲給棕熊交待著“棕熊,你帶元道去人多的那間包廂,然后叫坎布出來跟他賭博,賭輸了直接剁了他的手就好!”

    現在,畢宗改變了想法。

    原本,畢宗是想讓元道在這間沒有人的包廂跟坎布賭,但是畢宗覺得,就算元道輸了,也根本沒辦法制服得了他,更不要說砍了元道的手。

    而在那間人多的包廂,許多賭客都在看著,既然是打賭的賭局,輸了的一方就要愿賭服輸,否則,賭場方面也會強制執行。

    棕熊點了點頭,看向了元道“元道,既然來了這家賭場,不如玩兩把如何?咱們定個賭約玩兩把!你敢嗎?”

    “呵呵,我為什么要跟你們賭?”

    元道冷笑起來,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救出張總監,然后殺了畢宗。

    這里雖然是賭場,但他卻沒有賭博的絲毫興趣。

    “就憑這個!”畢宗拿起手槍,一把扯過張總監的耳朵,然后用槍口抵住張總監的耳朵,瞬間扣動了扳機。

    砰的一聲劇烈槍響后,張總監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他的右耳被打的血肉模糊。

    再者,由于是在他耳邊開槍的,導致他的耳膜被震傷,血液從內耳道內流淌了出來。

    畢宗繼續用槍口對準了張總監的另一只耳朵,朝著元<!--中间广告位置-->道嘶吼道“你不賭也得賭,否則,我將繼續開槍!子彈我多得是,你的行為會讓張總監平白無故的承受更多痛苦而已。”

    看到痛苦無比渾身劇烈顫抖的張總監,元道心中一軟,腳步不自覺地后退半步。

    現在的張總監,幾乎被折磨的不成人樣了!是在是有些慘,但張總監是無辜的,是因為自己才被折磨成這個慘樣,元道沒有辦法不顧忌張總監的性命。

    這要是換做別人,元道不會心軟。

    從創立諸夏到如今,他什么樣的人沒見過,什么樣的殘酷沒有經歷過,路人甲路人乙就算被當著自己的面殺死,元道心中也不會起任何一絲波瀾,畢竟,路人跟他又有什么關系。

    他不是菩薩心腸,但張總監是他認識的人,跟他一起共事,矜矜業業的在為了游樂園項目而工作!張總監是無辜的!

    元道當然不會坐視不理。

    他伸出手指,朝著畢宗擺了擺“你最好不要再貿然扣動扳機,我答應你,跟你賭一場!”

    畢宗臉上這才浮現出一抹猙獰的得意笑容“不是跟我賭,而是跟我銀環蛇的人賭,不過,我手下的人輸了,我自己背賭約!”

    “行,你說了算!”元道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棕熊,帶他過去,我會在這里親自守著張總監!”畢宗依舊用槍口指著張總監的腦袋,面對如此強悍的一個人,他不敢有絲毫懈怠。

    另外,他讓棕熊帶元道到人多的那間包廂內去賭,而他自己卻要待在這里,則是因為他實在不想跟元道這種人湊得太近。

    不過,畢宗對于坎布的賭術是極其信任的。

    他不相信元道能夠贏得了坎布。

    畢竟,術業有專攻,元道的強項就是他的身手,而坎布的強項是他的賭術,兩個人在各自的領域內浸淫很久,人的精力有限,畢宗相信,元道曾經把時間都花在了訓練身手上,在賭術上絕不可能擅長!

    棕熊也不敢跟元道湊得太近,遠遠的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元道,請吧!”

    元道沒有多猶豫,立即扭頭走出了這間包廂,進入了隔壁賭客特別多的一間包廂內。

    元道很清楚,對方這么想要讓自己賭,肯定是要立下非常嚴酷的賭約,想要用賭約來讓自己失去戰斗力。

    而在自己賭輸之前,元道敢肯定,畢宗絕不會殺了張總監!

    留在畢宗身邊的只有兩個保鏢,其他人都跟著棕熊去了隔壁包廂,是畢宗讓他們過去的,意思很明顯,就是等元道輸了之后,協助賭場的人砍了元道的手。

    進入隔壁包廂,元道掃視了一遍,這里的賭客非常多,每一個賭桌上都湊著十幾個賭客。

    棕熊很快去找了賭場的人,讓賭場的人清出一張賭桌來。

    位于賭場正中央的一個大型賭桌,湊著二十幾個賭客,卻是被賭場的人告知,有大佬要來完成賭約,讓他們讓座。

    這二十幾個賭客正玩得高興呢,誰也不愿意離開,但是賭場強制性讓他們讓座,他們也只好讓開,每個人眼神之中都帶著不高興的表情。

    kuangxudangdao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096/28443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