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一縷春光 > 正文 第4章 天堂地獄

正文 第4章 天堂地獄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光子,你就是個天才!”賈艾禮對著光子豎起來大拇指,然后朱豬豬和大圣,都是對光子豎起來大拇指。<r />

    <r />

    以幾個人的身手,從樓梯的兩側微微助跑幾步,直接就躥到了樓梯平臺上,幾乎不到五秒鐘,光子,贗品,大圣和朱豬豬全部上了樓梯,全部站在了秦盈小護士的身后,大搖大擺的根本不拿她當回事,作勢就要向著20層樓走上去。<r />

    <r />

    急的秦盈一跺腳,“你們……無賴!”猛地一轉身,差點和光子面對面撞上!<r />

    <r />

    “呵呵,大侄女,你動了哦,你輸了,讓我們帶著你坦克叔叔去接你媽媽吧!雖然你還是個小孩子,但是說話也要算數的對不對?”光子微笑著看著滿臉通紅的秦盈。<r />

    <r />

    秦盈又一跺腳“我不是小孩子……”有些委屈似的,因為她的聰明遇到了對手,心有不甘,狠狠的白了一眼劉春光。<r />

    <r />

    就這樣,坦克老大被四位哥們打開了諸多巾幗英雄的阻攔,來到了20層,現場布置的很漂亮,粉白色的紗帷和鮮花路引,藍色地毯配上七彩的霓虹更加讓場地瑰麗無比,柳培培一方親友也不多,約莫三十多人,加上大廳內三十多位學員,而坦克一方只有他們五個,至于原因那是屬于潛龍大隊的規定,他們的身份特殊,不能公開。<r />

    <r />

    秦盈撅嘴跑到了t型臺最上面,攬著新娘子媽媽的胳膊,好像低聲說著什么,柳培培認真聽完,笑著拍了拍寶貝女兒的后背,也是笑著低語幾句。<r />

    <r />

    賈艾禮第一個湊過來“嫂夫人,您這些學員真是厲害啊,若不是她們相讓,我們現在還在大廳對峙呢,呵呵,看來她們也都懂您的心思,早就想跟我們老大成婚了,哈哈!”<r />

    <r />

    “虛偽!”秦盈白了一眼賈艾禮,然后跑到后面去換衣服了,她也要為媽媽做伴娘。<r />

    <r />

    柳培培一襲白紗,雖然快要40歲了,但是因為習練武術,保養的也很好,看樣子也就是30來歲模樣,加上今天的妝容,十分的美麗動人,“你就是巨大時常提起的贗品賈艾禮兄弟吧?我可是聽說過很多你的光輝事跡呢,他說你敢穿著睡衣從28樓躍下……”<r />

    <r />

    “咳咳……嫂子,好漢不提當年勇,這個……那個……坦克老大怎么不說說我的光輝事跡!”有些尷尬的忙退到了一旁。<r />

    <r />

    音樂緩緩響起,夜色漸沉,司儀精神的站在舞臺上,開始了他的工作,“女士們,先生們,尊敬的諸位……”<r />

    <r />

    婚禮有序的進行著,舞臺上的坦克和柳培培滿臉的幸福,秦盈換了一身粉色的禮服,更加的嬌俏可人,也是眼圈泛紅的一直隨在媽媽身邊,又是激動又是不舍,而錢穗穗幾人則是與賈艾禮,大圣,光子幾人坐在一張桌前,看著激動人心的畫面,女生都是很感性的,一個個眼圈泛紅,而賈艾禮也是一直發揮他的特長,三言兩語就將周圍幾個小女生給忽悠的花癡一般……完全沒有了適才那副要打要拼的勁頭了!<r />

    <r />

    整個舞臺只剩下新娘新郎和秦盈三人了,司儀站在舞臺下角,“那么現在請我們的工作人員準備那象征甜蜜的香檳塔和九層蛋糕,祝愿一對新人永遠甜蜜幸福,長長久久……”<r />

    <r />

    隨著掌聲,兩張桌子被緩緩推上了舞臺,香檳酒杯六層,每一杯都是晶瑩剔透,洋溢著甜蜜,那九層高的蛋糕塔也是載滿了幸福,就在新婚夫婦一起握著刀要切蛋糕的時候,光子眼角瞥見了來的時候,那四個“xx婚慶”衣服的身影,四個人站在臺后,眼睛卻是盯著那九層蛋糕,眼神之中卻是帶著狠辣,不對!<r />

    <r />

    光子立即站起來,突然道“贗品,豬豬,那四個人有問題!”<r />

    <r />

    劉春光的直覺他們都是有所領教的,此時再一次說那四個人有問題,立即站起來,眼神鎖定了那四個人,大圣大步流星就追了過去,而光子則是一邊向著舞臺跑上去,一邊大喊“坦克,不要切蛋糕!”<r />

    <r />

    但是刀已經切入了蛋糕里面,光子急的顧不得藏匿身手了,速度猛地提升,好像一道殘影飛撲向了舞臺,但是依然晚了一步,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光子只來得及抱住了最前面的秦盈,用身子擋住了藏在蛋糕中的爆炸物,兩個人同時被炸翻出去,現場立即混亂,慘叫,驚叫,桌椅翻飛,霓虹迷亂……<r />

    <r />

    火藥的氣息瞬間彌漫整個空間,觸目飄著縷縷婚紗的絲線,整個舞臺被炸成了一個黑洞,邊角還燃燒起來,周遭皆是低沉的呻吟和呼救聲。<r />

    <r />

    在蛋糕內的爆炸物引爆的那一刻,柳培培擋在了坦克身前,此時粉白色婚紗全是鮮血,臉上,身上到處傷痕,抱著坦克倒在地上,坦克也是渾身鮮血淋淋“培培……不……培培……”狠狠的將柳培培抱在懷中。<r />

  <!--中间广告位置-->  <r />

    秦盈恍悟過來,哭著爬到了媽媽身邊,“媽媽……嗚嗚……”撫摸著媽媽滿是鮮血的臉。<r />

    <r />

    柳培培凝視著坦克的眼睛“幫我……幫我照顧好……照顧好盈盈……她從小沒有父親……幫我……”話沒有說完,直接胳膊向下一滑,緩緩閉上了雙眼。<r />

    <r />

    “培培……”坦克一聲悲吼,埋頭痛哭,雖然作為潛龍大隊的成員,見過諸多生死,但是此時可是自己的新婚妻子,就這樣被炸死在自己面前,心如刀絞,“我答應你……我答應你……我會把盈盈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r />

    <r />

    劉春光為了保護秦盈,直接也是被炸的遍體鱗傷,西裝成為了碎片,全身滲著血漬,受傷嚴重,昏迷過去,而大圣,朱豬豬,贗品去追那四個可疑之人,三人卻已經從早就準備好的路徑逃脫,只有一個逃的稍慢,被大圣一拳砸碎了肋骨活捉了……<r />

    <r />

    還有前來參加婚禮的諸多親友,有的受了輕傷,朱豬豬立即組織救援,在不能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報警,然后救護車,帶去醫院,他負責現場與警察的交接,大圣與賈艾禮則是帶著那活捉的兇手悄悄離開大廈,光子直接被送入醫院治療。<r />

    <r />

    坦克在太平間,新婚妻子柳培培的尸體前守護了整日,不言不語,賈艾禮三人處理完相關事宜,前來看望他,他只問了一句“那個人呢?”<r />

    <r />

    “已經交給了組織!”朱豬豬拍了拍他肩膀說道。<r />

    <r />

    坦克站起來,大步就往外走,“老大,你要去干什么?”賈艾禮從后面追上來問道。<r />

    <r />

    “我去殺了他給我的妻子報仇!”坦克眼神露出寒光,要吃人的模樣。<r />

    <r />

    “不可以……”三人攔住了他,“組織已經接手了這件事情,正在調查根源,我們不能自己出手的!”然后連拉帶扯的將他攔住,最后,坦克抱著腦袋,蹲在醫院走廊的角落開始無聲的抽泣,良久,沉沉的昏了過去……三人忙將他抬入一間病房,交給了醫生。<r />

    <r />

    “你們誰是劉春光的家人?”一道護士的聲音問,“他失血過多,需要輸血,但是我們醫院血庫沒有他的血型!”<r />

    <r />

    三人對視一眼,賈艾禮突然道“壞了,光子的血是無比罕見的ttn型,千萬人中無一的血型,怎么辦?”<r />

    <r />

    “那他的直系家人有沒有在附近的?不能耽擱了,他失血太多,兩個小時內如果不輸血的話,會有性命危險!”護士又說道。<r />

    <r />

    “光子的直系家人?”三人一時間都愣住了,作為潛龍大隊的成員,一切都是絕頂機密,更別說身份和家人訊息了,立即急的走廊轉圈。<r />

    <r />

    “隊長,我是二隊甲組朱豬豬,組內劉春光失血過多,我們大隊內有沒有ttn型血液?”夏明白撥通了潛龍大隊二隊隊長的電話!<r />

    <r />

    “失血過多?”里面的二隊隊長也是有些著急,每一名成員都是國家的寶貝,“據我所知,只有一隊的乙組的李中朝也是極為稀有的血型,但是也不確定是不是ttn型,而且他現在希臘執行任務,最快也要后天才能返回基地的,你們先讓醫院多方聯絡,我這就請示上級,然后打電話給當地有關部門協助尋找血源!”<r />

    <r />

    “是,隊長!”<r />

    <r />

    三人隔著玻璃窗看著全身裹著紗布,昏迷不醒的劉春光,心里陣陣焦急,一個小時過去了,大圣在走廊間來回“登登登”的踏著步子,賈艾禮和夏明白也是緊皺眉頭。<r />

    <r />

    又過了半個小時,一名護士走出病房“傷者的心率越來越低,再沒有血漿的話……”<r />

    <r />

    “護士,大夫,求求你們,求求你們救救他!”賈艾禮一改往日的不羈,快要哭出來一般,拉著護士和醫生的胳膊懇求。<r />

    <r />

    “對不起,沒有血漿,我們也是無能為力!院長已經下了命令,竭盡全力救活他,但是沒有血漿……”醫生摘下口罩,滿臉的歉意。<r />

    <r />

    “抽我的血吧!”一聲淡淡的,憔悴的聲音從走廊間傳來。<r />

    <r />

    是臉上也帶著傷勢的秦盈“我的血就是ttn型,而且他也是為了救我受傷的,抽我的血吧!”<r />

    <r />

    “啊!”三人又是激動又是感動,立即包圍了秦盈,“盈盈……你,多謝你,多謝,以后我賈艾禮甘愿為你做牛做馬,當你的貼身保鏢,多謝你!”一直瀟灑不羈的賈艾禮此時竟然有些語無所措。<r />

    <r />

    “不用,若不是他抱住了我,我怕也就被炸死了……”眼角劃過淚痕,那么的凄楚。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073/28281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