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權臣家有神醫妻 > 正文 【228】福康長公主

正文 【228】福康長公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小草自己也知道,若是自己一頭扎進太醫院的書堆里,怕是就沒那么容易出來,手里幾個花費時間比較長的病人,都需要安排一下,索性情況都比較良好,并非治療的最初階段。<r />

    <r />

    甄夫人的母親老年癡呆,還算穩定,一些基本上的生理需要都知道,身邊時時都有人伺候著,也的確是比之前輕省很多。<r />

    <r />

    平津侯夫人心臟肝臟上的問題,因為提前治療了,穩穩的控制住了,在逐漸的康復,雖然不是那么快就完全恢復,也不至于因為情緒大起大落就有大病纏身,起不了身的危險,不過,到底也是不年輕了,病養好了,肯定也不可能跟年輕人一樣,依舊需要好好保養。<r />

    <r />

    再來就是小草那大姐夫魯德源,治療已經三個多月了,原本因為藥物壞死的位置地方已經重新煥發生機,當然啦,離生小寶寶還有一段的距離,只是治療的頻率不用最初那么高了。<r />

    <r />

    這最后就是定北王穆北了,傷勢恢復得不錯,現在已經進入復健階段,不過,因為是用柳枝接骨,這復健的過程會比較的慢,預計至少得三個月,長則半年。要說穆北鐵錚錚的男人,復健那點痛苦,還真算不得什么,反而要擔心他用力過度,不過,之前犯了一次錯,面對小草黑沉沉的臉色,倒是不敢再有第二次,復健的時候旁邊有人看著,差不多了就會提醒,倒也沒問題。<r />

    <r />

    除了每次都到聞人家的魯德源,其余的幾個,小草挨個的轉了一圈,除了本職工作,就是告知他們,接下來,至少是短時間里她不會再登門,如果有什么問題,就讓人去聞人家。<r />

    <r />

    面對穆北,小草倒是坦然,穆北卻并不那么看得開,但是,良好的教養讓他做不出無禮的時候,幾次欲言又止,最后開口,“不知,魏世子如今身體如何?”<r />

    <r />

    “尚可。”偶爾露出不該有的情緒,收斂之后,小草就輕易不會讓自己出現又一次。<r />

    <r />

    穆北嘴唇動了動,“那就好。”很輕很輕的一句話,幾乎聽不見,似包含著千言萬語。<r />

    <r />

    小草笑了笑,并未去計較穆北可能隱藏的情緒,沒有必要,也是自尋煩勞。<r />

    <r />

    小草做完自己的事情時候就直接離開了,往常得閑的時候,還會留下來,聊聊天,小草雖然說跟著養父大江南北的走,但是,認真算起來,七八年的時間,依照如今這并不便利的交通,去往任何地方,都不算容易,花費的時間也長,因此,去過的地方多,沒去過的地方其實更多,這其中就包括北疆,自然又興趣了解一下北疆的風土人情。<r />

    <r />

    現在情況不同,她有許多事情要做,閑聊這種事,就只能是以后再說了。<r />

    <r />

    小草回到家中,在午后,就前往太醫院。<r />

    <r />

    她提出了想要借閱太醫院醫書的事情,大部分人自然是表示歡迎的,但是很遺憾,太醫院本質上是屬于皇家,外人輕易不能涉足的,更何況還是借閱醫書,便是他們院使也不能做決定。<r />

    <r />

    當然,也有人直接就冷嘲熱諷,說什么在皇宮的時候指點他們醫術,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分明就是覬覦太醫院的醫術,就她這樣的人,也配得到皇上的褒獎。<r />

    <r />

    酸言酸語什么的,小草懶得搭理,早知道這樣,她還不如直接去求見宣仁帝了。到底還是她欠考慮,或者哪怕是詢問一下家里人,大概都不至于多走這一趟。<r />

    <r />

    雖然說依照她的身份,想要見宣仁帝幾乎是不太可能的,那是在沒人幫忙的情況下。<r />

    <r />

    小草被拒之門外之后,轉身就去找小公爺去了,希望她能帶她入宮。——找自家未婚夫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顯而易見的,小公爺進宮無疑更方便快捷。<r />

    <r />

    小公爺不在自己的國公府,而是在旁邊的公主府。<r />

    <r />

    小公爺的府邸,就他一個主子,下人自然就不會太多,不過,都是精挑細選的,完全不同擔心有什么問題,因此,基本上都是知道小草給他們主子修復裂唇的事情,見小草登門,那是十二分的熱情,那邊更是快速的找了范無過。<r />

    <r />

    范無過來得快,風風火火的,“姐姐來得正好,我原還想去找你呢。”<r />

    <r />

    “怎么了?是誰生病了嗎?”她是醫者,但凡找她的人,她第一反應也就是這個了。<r />

    <r />

    “我娘,初春的時候,因為有些著涼,就一直咳嗽,身體不太好,斷斷續續的,吃了藥好了些,結果沒幾日又反復了,這都幾個月了,一直都沒好利索,瞧著不是什么大問題,可也著實惱人。叫我說,太醫院的那些人,果然是太沒用了。”<r />

    <r />

    小草很想說,這人容易生病,還真不能怪大夫太無能,也可能是體質太差,抵抗力太弱,或者其他的一些原因,當然,藥不對癥這個可能性也不能排除。<r />

    <r />

    小草見到福康長公主,這位貴婦人,跟小草預計中有些出入,身上的氣勢并不強盛,是屬于相當溫柔的那一款兒,如果不知道她的出身,興許會以為她是溫軟的小家碧玉。<r />

    <r />

    不過,小草也知道,這人不能單看外表,畢竟,福康長公主有勇氣救了自己的兄長,能抗住壓力養大自己有缺陷的兒子,而且是放在明面上,而不是躲躲藏藏,起心性顯然也不會是表面一般,只怕是個外柔內剛的女子。<r />

    <r />

    不過,小草也明白小公爺長相出色是雖了誰。<r />

    <r />

    福康長公主雖然身體不適,倒也沒有窩在床上不起身,小草跟她見禮,還沒蹲下去呢,就被她幾步上前扶住了,“好孩子,無需如此多禮。”<r />

    <r />

    小草也沒非要蹲下去,順勢站直了,“謝長公主。”<r />

    <r />

    “是我該好好謝謝你才對。”長公主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兒子,帶著慈愛,“我是沒想到,我兒還能有今日,昨日無過回來,那份驚喜,都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我是恨不得立即就去了你們聞人家,只是我這身體不爭氣,無過是千方百計的阻攔了。”<r />

    <r />

    “長公主這話嚴重了,本是醫者本分,既然遇到了小公爺,那也是緣分。”<r />

    <r />

    長公主<!--中间广告位置-->頷首,顯然是小草說什么是什么,不過看得出來,她是真高興,小草覺得,就依照她這個勁頭啊,這身上的病啊,指不定沒兩天自己就好了。<r />

    <r />

    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還真不是玩笑之言。<r />

    <r />

    或許范無過身上的缺陷,真的是壓在福康長公主心頭的一塊大石,這以搬開了啊,整個人好像都“活潑”了,沒錯,就是活潑,小草原本不認識她,不知道她的性情,但是她身邊的人知道啊,范無過知道啊,從昨日到現在,那股子一般人察覺不到的興奮勁兒,就未曾下去過。<r />

    <r />

    范小公爺忍不住扶額,他居然也有“煩”自己親娘的一日,很是不可思議,但現在確確實實是有那么點兒。“娘,先讓聞人姐姐給您診診脈?她這會兒來找我,興許也還有別的事兒,你有什么話,日后有機會再慢慢說,別耽誤了她正事兒。”<r />

    <r />

    福康長公主拍拍額頭,“對對對……”也沒說自己身體不打緊之類的話,還主動的擼了袖子,讓小草給她診脈。<r />

    <r />

    問題真不大,正如小草剛才所想,就她現在的精神頭,根本就不用吃藥,多出屋子活動活動,多吃點東西,自然也就不藥而愈了。<r />

    <r />

    是這樣的情況,小草自然也是如實相告,不過,福康長公主也是亞健康狀態,自然也額外的的多說了一些,病人聽不聽,照不照做是一回事,她要盡到自己的職責。<r />

    <r />

    范無過沒什么意見,對小草的醫術很信服,而福康長公主,能不吃藥,她自然樂意,倒是伺候在側的下人還有些猶疑,不過,兩個主子都沒說什么,她們自然不好插言。<r />

    <r />

    確認親娘沒什么事兒,范無過也放心了,不過小草說的那些話,他也記在了心里。<r />

    <r />

    完了之后,“姐姐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范無過直白的問道。<r />

    <r />

    小草也從來不是拐彎抹角的人,也直言相告。<r />

    <r />

    “這是小事兒,我現在就帶你進宮見皇上。要我說,也是太醫院的那些人多事兒,多大點事兒,真需要講規矩的時候,沒見他們多講規矩。”<r />

    <r />

    “太醫院名以上還是為皇家的效力,該有的規矩還是要的,他們進入若是為聞人丫頭破例,他日就可能為其他人破例,那不是亂套了。”福康長公主溫言道,“索性也就是跟皇上請個口諭而已,也不費事兒。”<r />

    <r />

    “長公主說得對,之前也是我欠考慮了。”小草越發的覺得自己之前可能有點昏頭。<r />

    <r />

    范無過閑閑的靠在椅子邊上,滿臉的不以為意。<r />

    <r />

    “你呀……”福康長公主虛虛的點點他,“行了,你帶聞人丫頭進宮吧,其他的,等多兩日,我身體好了再說。你自己就算了,現在不可胡鬧。”<r />

    <r />

    “知道了。”范小公爺懶懶的應了一聲,“姐姐,我們走吧。”<r />

    <r />

    小草別過福康長公主,跟著范無過離開。<r />

    <r />

    相比之前,福康長公主這會兒,心緒倒是平復了不少,雖然表面上不顯,望著門口走了一會兒神,然后緩緩的開口,“無過能好了,能跟正常人一樣,到現在,我都依舊有些不敢相信呢。”<r />

    <r />

    “公主且把心放回肚子里,再真不過的事情了。”旁邊一個嬤嬤溫言笑道。<r />

    <r />

    “是啊,再真切不過了。”福康長公主擼起袖子至肘彎,那處明顯有還幾塊青青紫紫的掐痕,“現在還疼著呢,不是在做夢。”<r />

    <r />

    那嬤嬤見長公主將自己掐成那樣,也是心疼不已,“公主,擦點藥吧。”<r />

    <r />

    “不擦,最初太高興了,都沒覺得痛,我兒子恢復了,多痛一下,我也高興。”<r />

    <r />

    嬤嬤無奈。<r />

    <r />

    福康長公主將袖子放下來,“讓你查的事情,如何了?”<r />

    <r />

    因為從兒子那里知道這唇腭裂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福康長公主二話沒說,就讓人悄悄的查范家,她懷孕期間是個什么情況,她是再清楚不過的,不可能給她兒子帶來不好的影響,所以,就只可能是血脈遺傳了,不過,跟范無過的想法一樣,萬一是來自的皇家的血脈,問題就不要牽扯出來,將事情按下去,但如果是范家……福康長公主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r />

    <r />

    未免走漏風聲,福康長公主也只告訴了身邊的嬤嬤一個人,畢竟,這個嬤嬤是她很小的時候就在身邊伺候的,年紀到了也沒出宮,而是自梳,一直陪在她身邊至今,幾十年時間,再信任不過的人了。<r />

    <r />

    而后,福康長公主也就沒再讓范無過插手這件事,孩子這種事,還是出生就“夭折”的,那是內宅的隱秘,范無過手底下能用的人也是不少,但在外面好使,查內宅,反而不那么方便,一個不好就可能打草驚蛇。<r />

    <r />

    別看福康長公主這些年一直都居住在公主府,逢年過節的都未必會在范家那邊露面,并不代表她對范家那邊就真的不管不問,實時恰好相反,雖然她跟自己丈夫的關系一直都很冷淡,但因為自己的關系,范家不是沒從她皇兄那里得到好處,畢竟,她生了個不健全的兒子,她皇兄都覺得有些對不起范家,她也是這么認為的,所以,福康長公主有些時候也就默認了范家從自己身上撈好處,但不代表就任由他們扒著吸血,順勢就安插了不少的人手進去。<r />

    <r />

    就算是有所虧欠,但是,凡是也要適可而止,范家人太貪心,就別怪她將某些東西都捏在手心里,一旦超出她的底線,就別怪她翻臉無情。<r />

    <r />

    而現在知道,兒子的缺陷可能是因為范家,一旦確認了這一點,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r />

    <r />

    安插在范家的那些人,查這件事正好,要知道,有那么些,本身就是范家的家生子,他們背后還有為范家效力過的六七十歲的人,所以,幾十年前的事情,福康長公主都可能將其給翻出來。<r />

    <r />

    “公主放心,已經有些眉目了,不出三日時間,定能差得清清楚楚。”<r />

    <r />

    “好。”<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026/27817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