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5章 花豹幼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黎明時分,東方剛剛露出一絲光亮,營地周圍還是漆黑一片,庇護所里,吳驚和葉明軒已經早早的醒來,穿戴好裝備,腰間掛著水瓶,出發了!

    工作人員早已整裝待發,非洲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懶了,十幾名安保人員,沒一個愿意起來的,王正魚無奈,只能讓劇組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充當臨時安保。

    非洲晝夜溫差大,采集露水方便了許多,不過庇護所周圍的雜草清除一空,再者為了不吵醒還在睡覺的幾人,葉明軒吳驚決定去遠一點的地方,順便好好探查周圍環境。

    選來選去,還是靠近水坑附近好一點,收集露水,絕對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每株植物的葉子上,可能僅僅只有半滴露水,甚至有些是沒有的。

    將瓶口放在植物葉子頂端,用細小的樹枝輕輕敲一下,半滴露水順利收進瓶中。

    “真是給自己找麻煩啊!我怎么會想起這么個方法來?”

    從黎明到太陽升起,一個多小時,兩人收集到的露水加在一起還不足半瓶,大約一百來毫升,葉明軒身強力壯都覺得腰酸背痛,更不用說吳驚本來腰上就有傷。

    “小半瓶,不錯了,不枉我們這么辛苦。”

    將好不容易采集到的露水聚到一起,交給驚哥帶回去,葉明軒準備獨自帶上兩個空瓶子,再深入一些看看能不能找到水源。

    “驚哥,你先回去,昨晚我做了兩個收集水的裝置,別浪費了。”

    “又要一個人出去?”

    吳驚一把扯住葉明軒的外套,這家伙用把壓力一個人抗,又不是超人,沒必要這么拼。

    “上樹林找雞,要不然今天吃啥?”

    “別走太遠,這個你帶上!”

    吳驚最終還是松口了,拔出插在小腿位置的打野刀,交給葉明軒。

    走在野生動物保護區的密林里,壓力可不小,葉明軒藝高人膽大,握著匕首,警覺的掃視周圍的情況。

    再次開到昨天來過的地方,那只平頭哥早已不知去向,葉明軒擴大搜索范圍,繼續深入,不知不覺間,走出了節目組預訂的安全范圍,然而緊張的工作人員并沒有提醒。

    隨著周圍樹木形態的變化,葉明軒突然察覺到一絲不對,庇護所所處的位置靠近平原,周圍多為合歡樹,而現在所處的位置,多為樟樹榕樹和藤類植物,樹冠也十分密集,林中自然形成錯綜復雜的幽道。

    “咕…咕…咯咯咯咯~”

    猛然響起凄厲的雞鳴聲,葉明軒悚然一驚,靈活的在林間奔騰跳躍。

    越過一株十幾人合抱的猴面包樹,眼前的景象豁然開朗,一只黑色的母雞倒在血泊中,地上散落著羽毛,一只花豹嘴上殘留著血跡,低吼著。

    在花豹的對面,是一只水桶粗細十米左右的黑褐色蟒蛇,嘶嘶的吐著蛇信,龐大的身軀,給人無盡的恐懼。

    葉明軒的出現打破了兩只猛獸脆弱的對峙,齊刷刷的無情冰冷的盯著他。

    “操,麻煩大了!”

    花豹速度快,但力量不足,正面硬剛葉明軒指不定誰輸誰贏呢,但是這條巨蟒,哪怕切點巨蟒的頭,它還是會活<!--中间广告位置-->動一會兒,密林間穿行,巨蟒速度也不慢,對上這家伙,葉明軒沒有絲毫把握。

    盡管花豹和巨蟒都會爬樹,但葉明軒還是決定先上樹,不能就這樣對峙下去,小心翼翼的后退,不敢將自己的后背露出,背靠猴面包樹,緊緊盯著兩只兇獸,在樹身上摸索著,他記得猴面包樹上有寄生藤。

    果不其然,頭頂就有一株盤旋纏繞著猴面包樹的粗藤,試了試韌性,還不錯,承受自己的體重沒問題。

    葉明軒上樹的瞬間,兩種兇獸受到驚擾,齊齊撲了過來,花豹速度快若閃電,鋒利的牙齒擦著葉明軒的腳底掠過,嚇出一身冷汗。

    不等花豹有所動作,巨蟒的血盆大口也到了,葉明軒絲毫不敢停留,爆發全身潛能,普通猿猴上樹一般,雙手附藤,腳踩樹身,驚險躲過巨蟒的攻擊。

    丟失攻擊目標,兩只兇獸撞在一起,一場龍爭虎斗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兩獸近在咫尺,巨蟒盤成一座小山,高昂著腦袋,花豹呲牙咧嘴“嚇嚇”的威脅著,鋒銳的豹子抬起,對準巨蟒的腦袋,隨時準備攻擊。

    巨蟒和花豹,一個力量一個速度,一般來說如果花豹不是非常饑餓,是不會招惹蟒蛇的,這只花豹不知什么原因,不但不逃跑反而兇猛的連續抓擊巨蟒頭部,巨蟒雖然力量巨大,但是速度差了不是一星半點,而花豹看似占據上風,實則不然。

    花豹甚至不敢撕咬蟒蛇,因為一旦咬住蝰蛇,躲避不及時,很可能被巨蟒絞殺。

    “喵~喵~”

    戰斗正酣,一只貓咪大小的花豹幼崽從身后的巖石縫隙中探出頭來,喵喵叫著,想從巖石上爬出來,小東西恐怕還不知道它將面臨什么。

    這只花豹是一只成年雌性花豹,它的孩子還在哺乳期,怪不得不愿意離開。

    雌性花豹擔心幼崽,轉身想帶走幼崽,然而在自然界,將自己的背部對著敵人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巨蟒迅速探頭絞向花豹。

    葉明軒嘆了一口氣,這只花豹媽媽恐怕兇多吉少了,但是大自然的規律就是如此,弱肉強食,花豹抓了他們母雞,吸引來了巨蟒,正常發展下去,這只花豹和它的幼崽恐怕都要葬身巨蟒之口了。

    趁著巨蟒絞殺花豹的時機,葉明軒從猴面包樹的另一側抓著藤蔓滑下,準備逃跑,自然規律,本就不該插手,再說了,葉明軒可沒把握插手這種級別的戰斗。

    “喵~喵~喵~”

    幼崽的叫聲讓垂死的花豹不甘的吼叫著,然而一切掙扎都是徒勞的,巨蟒的絞殺越來越緊,而花豹的掙扎也越來越無力,直至最后一聲哀鳴,花豹致死都在保護自己的幼崽,而小花豹幼崽在石頭后面奮力的攀爬著,也許是餓了,也許是思念母親,小花豹的叫聲越來越焦急。

    小花豹一聲聲稚嫩的呼喚,仿佛魔咒一般傳進葉明軒的耳朵,即便鐵石心腸的人內心也會為之一軟,葉明軒也不例外。

    然而他只是停了一下,這只巨蟒的壓迫感太強大了,葉明軒稍稍一猶豫,轉身就走。

    ()

    xiangwangdeshenghuozhiyuledashi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997/27544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