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9章:變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商陸沒有想到,孟繁星那時候就已經醒過來,聽到了他跟高陽的對話。

    他瞧著孟繁星轉身背對他的樣子,心底里愈發煩躁。

    他必須要將這些麻煩都通通的清理干凈。

    想了想,商陸轉身便拿了車鑰匙出門。

    黃姨見到他站在玄關處,問“先生,晚上回來吃飯嗎?”

    商陸在心底里算了算時間,又看了眼廚房方向,低聲說“我會準時回來。”

    “是。”

    他上車后,驅車直接開往醫院方向。

    放在一邊的手機在這時候響起來,剛剛接通,高陽的聲音便從手機里清楚地傳出。

    “商總,您交代的事情我都辦妥了,魅色之前有個富二代死在里面,因為死因有些特殊,所以黑色和對方都隱藏下來沒有對外公布,不過,這位富二代平時是個惹事的主兒,死之前強女干了一個十八線小明星,那個小明星又被查出是嗑藥后跳樓身亡,順帶的查到了他。現在魅色已經被關,黑蛇也被帶了進去。”

    “宴家這段時間日子不好過,京都內部大變動,宴家的人下臺,宴家現在也倒了,葉家現在沒有了宴家作為支撐,最近的生意也不是太好。”

    “嗯,我知道了。”

    商陸低低的回應,之后便講電話掛斷。

    他的車子已經開進了醫院。

    停好車子,商陸便直接邁步走進醫院里,寧伯程正好跟同事從病房里出來。

    回到辦公室就看到里面站著的人。

    商陸穿著一身黑色的襯衫,全身的黑色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冷冽,渾身上下也散發著一種上位者才有的霸氣和凌厲。但是這種氣質放在商陸身上并不顯得違和,反倒是有種出奇的魅力,生生的碾壓著寧伯程所有的驕傲。

    “你來這里做什么?”收好臉上的微笑,寧伯程將手中的病歷丟在桌子上。

    他抬著眉眼冷冷的看著商陸。

    站在窗戶邊的商陸緩緩地轉過身,他徐徐地走上前,站在寧伯程的面前,一手緊緊地直接抓住了寧伯程的衣服領子,他瞇著眼睛看著寧伯程,一拳頭猛地朝著他臉上砸過去。

    “砰砰——”

    寧伯程的身子往后一倒,連帶著身后的椅子也跟著倒下去,桌上的東西噼里啪啦的滾在地上。

    他狼狽的摔在地上,站起來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商陸已經一步上前來,一手用力的抓住了寧伯程的衣服領子,他將寧伯程死死地按在墻壁上。

    商陸一雙眼眸充了血一般,死死地咬著“寧伯程,我跟你說過的,有什么事情你沖著我來!繁星和孟響是無辜的!你知不知道,你那樣做,差點害死了他們母子?”

    “差一點,孟繁星就死了!”

    商陸眼眶里似乎蹦出猩紅鮮血。

    寧伯程舌尖掃了一下上頜,他斜斜的扯出一抹冷笑“差點死了,不是還沒有死嗎?商陸,原本五年前,我想等著孟繁星生子的時候,就讓那個賤種死掉,給你重重一擊!可是孟繁星把孩子找了回來。所以我等了五年,我計劃了那么久,本想的是跟孟繁星結婚后,好好地折磨孟繁星母子,但是你破壞了這一切。我只有想辦法,讓你失去這一切,但是你運氣還真是不錯……”

    他說著,猖狂的笑起來。

    “這次你能夠救活孟繁星,那你下次呢?”寧伯程好似一個魔鬼似的,警告。

    商陸有面臨抵御任何風險的能力,但是,他唯獨不敢拿著孟繁星和孟響的事情作為賭注,哪怕一點點的危險也不行。

    可偏偏孟繁星相信寧伯程。不會信任他!寧伯程有無數機會對他們母子下手!

    他一向沉穩的性子,在此時也終于按奈不住。

    “寧伯程,你別忘記了你的母親。”商陸松開他的襯衫,聲音沉沉,滿是警告的說“她現在還在療養院里吧?”

    “你敢!”

    商陸忽然也揚著唇角,冷笑起來。

    他的五官是很立體的那種,豐神俊朗,高大挺拔,穿著黑色的衣服更顯得他渾身上下的氣息冷厲,像是一把劍似的。

    “若不是孟繁星那個傻女人那樣在乎你,你以為我還會留著你?”他高貴冷漠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滿“我若是傷了你,孟繁星會生氣,可我若是再讓你留在香城,遲早會成為我的絆腳石,寧伯程,就算再給你五十年,你也不可能斗得過我。之前的事情,我不與你計較,我給你母親安排好了國外的療養院,帶著她走,以后離著孟繁星遠一些,別再出現在香城!”

    說完,商陸沉沉的壓著聲音再次說道。

    “寧伯程,你若是敢碰繁星絲毫,我不會放過你!”

    男人居高臨下的那種氣勢,將寧伯程身上的氣息完完全全碾壓。

    他眉眼里盡是冷厲<!--中间广告位置-->。

    辦公室里,只剩下一室幽靜。

    門口的護士推開門進來,一邊叫“寧醫生,號病床的病人……”

    “滾——”

    嘭的一聲,杯子朝著護士的臉上砸去,重重的砸在她的額頭。

    小護士叫了一聲,鮮紅的血瞬間從額頭上冒出,寧伯程聽到聲音后慌忙轉過頭,他滿是戾氣的臉上頓時掛上不好意思的表情,冷靜的走過去。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所有的醫療費我都負責承擔。”

    孟繁星在廚房里做好飯菜,剛剛將飯菜送上桌子就聽到頤園門口傳來的汽車聲音。

    商陸推開門,站在玄關處換衣服,黃姨已經走過去接過他遞過來的衣服。

    “先生,晚餐已經好了。”

    商陸一貫冷厲的臉上也掛著微笑“嗯。”

    他走進去,就看到孟繁星正好解開圍裙,像是沒有看到他似的直接走到了孟響的房間。

    她輕輕地敲門進去,沒幾秒就聽到房間里出來母子兩人的歡笑聲音。

    孟響跟著孟繁星出來的時候,看到了客廳里站著的高大男人,臉上的笑容也收住沒有說話。

    孟繁星牽著他的手說“走吧,響響,吃飯吧。”

    商陸走進餐廳的時候,就只看到餐桌上面只有兩幅碗筷,商陸看到后,臉色登時便冷下來。

    黃姨看到商陸冷酷的臉,心里面也是捏了一把汗,急忙拖開椅子讓商陸坐下,一邊說“先生,我馬上幫您準備碗筷。”

    他坐下來的時候渾身都是一股冷厲氣息。

    孟響自己在低頭吃東西,孟繁星則是盛了雞湯,手指拿著小勺子一口一口的喝著。

    商陸心底郁結,但拿著筷子也低頭吃東西,吃過飯后,孟繁星便陪孟響去了。

    他從書房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

    路過孟繁星的臥室,商陸的腳步微微的頓住,伸手直接推開了臥室的門。

    孟繁星正好從浴室里出來,頭發還是半干的垂在腦后,她手里拿著毛巾定定的站在原地,擰著眉頭看著站在昏暗燈光里的男人。

    暖色的光芒下,他的五官更顯得俊逸幾分。

    她不安的抬手將胸口按住,擋住胸前的風光、

    “你來做什么?”

    剛剛洗過澡,孟繁星蒼白的肌膚上面有些微微的酡紅,好似霞光似的那般燦爛。

    隔著那么遠,商陸似乎都能夠聞到她身上那誘人的氣息,瞬間,身體里很多因子都開始不受自己的控制,開始沸騰喧囂起來。

    他極力的按捺住自己身體里的那根神經,勉勉強強才壓制住心底的那種不安躁動。

    開口,煙嗓卻是低沉的厲害。

    “怎么?”商陸的目光在她白的透亮的肌膚上掃過,一步步的緩緩地走近她。

    孟繁星的呼吸漸漸地沉重,不動聲色的退后幾步,最后到無路可退的地步,她猛然拔高聲音“商陸,你清醒點!”

    女人的聲音瞬間將商陸腦海里那些旖旎的心思打消。

    遲早,他都會讓孟繁星心甘情愿的再回到他身邊。

    他喉結滾了滾,壓低聲音說“放心,你不喜歡,我不會強求。”

    “過幾天是于飛宇父親的壽宴,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于家。”

    “你瘋了?”孟繁星想也不想便問。

    以前孟家還沒有倒下的時候,孟繁星就不喜歡出席這樣的宴會。

    跟著一群不認識的人打交道,她不行,也覺得很無聊。而且,宴會上的那些人,她一個人也不認識,去了也沒意思。

    “我不去,你身邊有那么多女人,隨便誰都可以當你的女伴,讓他們去吧。”孟繁星隨后便說道。

    商陸的臉色越發難看,單手插兜,冷硬說“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你……”

    孟繁星看著他說完便轉身離開,腦袋里有一根筋突突的在跳。

    以前商陸是不許她在其他人面前出現?

    即便是他的朋友面前,他都不帶她參加,那兩年時間里他就覺得自己好像是病毒一般,羞于帶自己出現在他的朋友面前,甚至做出很惡劣的事情。

    現在這又是怎么了?

    孟繁星想不清楚,難不成,商陸還真是愛上了自己?

    她用力的抿著唇瓣。想到那個可能,她渾身浸出一陣冷汗。

    “怎么可能?”

    她想過無數的可能,但是,她絕對不會相信,商陸會愛上她。

    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她眼皮突突的一直都在跳,總覺得好像要發生什么不好的大事情一般。

    qianfuyouxiangshuahuaya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922/26863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