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親君笧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讖語(二)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讖語(二)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庾楷神色尷尬,他沒想到桓玄這樣一個對政治十分敏感的人,竟然會不能理解這詩歌的意思,之前謝琰教他的話他又有些忘記了,只能臨時抱佛腳,勉強解釋一番。

    其實桓玄并不是不懂政治,而是不太懂這種先秦古風而已。

    此時他只見庾楷神色間頗為為難,誤以為他是不敢把這對自己不利的話當面說出口,忙安撫他道“庾郎不必擔心,你特地千里奔走相告,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怎會因為你重復這話而怨懟你呢。”

    庾楷這才低下頭,慢慢地說道“第一句說的是父子,影射的是您父親當年的謀逆之舉。在下僭越了,這只是那些無知村民胡亂說的,并不是在下的想法,在下既然決定追隨于您,自然是站在您這一邊的。”

    他這樣一邊告罪,一邊解釋,終于委婉地說明白了這歌謠的意思。

    總的來說這歌謠的中心思想就是,父親謀逆,所以兒子也謀逆,這個兒子指的當然是桓玄了。而五蛇指的是有五個奸猾的人,為虎作倀,相助桓玄。龍返其鄉,說的是當桓玄回到荊州,其中四個人會跟著桓玄起事,因此得到他的眷顧,而有一個人就會因為自己做的事情羞愧而死。

    庾楷弱弱地說道“這歌謠其實并不單單針對您,據說荊州刺史殷仲堪因為這歌謠,已然抓捕了許多人了,只因那些人將他也說成了這五蛇之一,更是指他就是那個因羞愧而死的蛇。”

    桓玄這才明白過來,這歌謠并不單單是抹黑自己,更是要挑撥自己和殷仲堪的關系。

    萩娘已經在自己身邊了,能知道自己心意的,有名望有身份,能做得出這樣大手筆的事情來的人,只有王謐、顧愷之、庾準、庾楷這四人而已,王謐是自己忠實的盟友,顧愷之是自己最為信重之人,庾準庾楷兄弟又是為了此事特意來建康告知自己,這四人都不像是做這事的幕后主謀。

    還會有誰呢?

    他腦中突然靈光一現,若是這歌謠是殷仲堪自己宣揚出來的呢?

    這樣一切都能解釋得通了,上次回荊州就是因為屬下回稟說殷仲堪似有異心,正私下操練官兵。如今又有人假借歌謠,打擊自己在荊州的名望,這事怎么那么像是殷仲堪做的?

    因著這件事情,他一方面能借口避嫌與自己疏遠,一方面可以通過壓低自己的聲望,令荊州大族轉而支持殷氏執政。

    怎么看,他都是從此事中唯一的得利者。

    他神色凝重地對庾楷說道“你回了荊州之后,就和你兄長一起暗中查訪一下吧,我要知道這歌謠究竟是誰在背后動手腳。空穴來風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出絕對是有因的,定然是有人在散布這歌謠,請你幫我找出那個興風作浪之人來。”

    客客氣氣地送走了庾楷,桓玄心中很是不安,本來建康這里局勢就不穩,王雅雖暫時受他牽制,卻是隨時會翻臉,而妙音還未妥善安置好,謝琰更是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在這個節骨眼上,荊州又<!--中间广告位置-->出了這樣的事情,他簡直是覺得自己分身乏術,根本忙不過來了。

    謝府里,墨兒卻正急急忙忙地跑向謝琰所居的院子,在謝安過世后,按理謝琰是應該遷入家主所居的宅院,然而他無比地懷念自己的父親,因此命人將父親平日起居的院子按原來的樣子打理著,一絲一毫都不準亂動,自然更不會鳩占鵲巢,住到父親的院子去了。

    蘇合見墨兒慌慌張張的樣子,不免怪罪他道“看你那毛躁樣,若是被主子瞧見,少不得要責罵你失了風度呢。”

    墨兒顧不上和她說話,只是匆匆答道“我的姐姐,若是主子知道了我這消息,只怕比我還要毛躁呢。”

    蘇合心中一動,問道“可是臧氏女郎的下落有消息了?”

    墨兒含含糊糊地答道“正是。”再不愿多說,腳下加快了步子,直沖向謝琰的內室。

    謝琰果然是在自己房中,望著窗外的月色發呆,他寬大的白色衣袍逶迤地擺在地上,十分隨意的樣子。銀白色的月華照在他身上,竟使他全身都籠罩在柔和的光芒中,更顯姿態優美,容色艷絕。

    晚膳雖是已經擺了,他卻沒吃幾口便放下了筷子,心事重重的樣子。

    墨兒站在門口,不由自主地欣賞著自家主子這竟似不是塵世之人的飄渺模樣,心中難免感嘆,似這樣容貌昳麗又風姿卓絕的人,簡直是只有話本中才會出現,而如今竟然是活生生地在自己面前,自己究竟是前生攢了多大的福報,今生才能侍奉這樣優雅高貴的主子。

    他見謝琰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只能輕輕地敲了敲門,強忍著胸中的激動,試探著叫道“主子,墨兒有事稟告。”

    謝琰聞聲回眸一顧,剎那間顯出了風姿優雅的青年男子的美態,他淡淡地說道“不必那么拘束,有什么事進來回話吧。”

    墨兒忙進屋來跪坐在他身邊,趨前悄悄地說道“主子,那邊的探子回報,說是可能知道臧家女郎所在了。”

    謝琰灰暗的雙眸立刻充滿了神采,面上露出一絲焦急的神色,故作淡然地問道“是嗎,那究竟是在何處呢?建康城內幾乎都找遍了呢。”

    墨兒忙答道“據那邊的人說,桓府郎君當日出去就沒歸來,而那日正是妙音娘娘出宮之日,圣旨上指定的娘娘修煉之所在東山的翠華宮,此處偏遠且荒蕪,若是桓郎去了那處,很可能因此當晚來不及回城。”

    “而且,那邊還探查到,桓郎的貼身小廝曾多次回府來取過帷幕、屏風、被褥這些日常起居必備的物件,從規制和貴重程度來看,不像是給地位低下之人所用的,都是最上等的東西,平日也只有主子能用。”

    謝琰心中也很是贊同他的推測,壓抑不住心中的喜悅,微笑著說道“這樣說來,妙音此次出宮正是得了桓玄的庇護,而桓玄亦是將萩娘也藏在了翠華宮。”

    他立刻站起身來,急急地召喚蘇合為自己更衣。

    qjunce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876/26396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