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末日不死 > 第二卷河西較短長 063章 夜訪武城

第二卷河西較短長 063章 夜訪武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兩伙人就這樣別別扭扭的在一起生活了三天,我還住我的小院,春花,成芳她們都搬到了我附近的小院里。白美麗的人馬浩浩蕩蕩的住進了景區管理處,我的人住進了管理處的招待所。白美麗女王范十足的霸占了沈家別院,后來我才知道,她竟然還帶著四個女仆人。山上所有人都有條不紊的從事著自己的工作,白美麗的管理能力我都佩服,整天穿著夢瑤穿過的昂貴禮服招搖過市。嘴里永遠都沒有一句滿意,在看似苛刻的要求下,透露著合理,這女人只用了三天的時間,就把我的地盤打扮成了她的山寨。

    哥到是活得非常輕松,交出指揮權之后,我每天頂著董事長的頭銜,整日能做的便是騎馬。一開始我非常擔心白楊的人會從后山摸上來,后來我才發現美麗在后山上放了十個人,白楊不動用一百人,在沒有重武器的前提下,想從后山攻進來,那死的一定非常慘。

    老陳和老林以及他們的學徒們,每日忙活在各個工地上,我騎馬走到山門口,連大門都修好了。如果能把竹子和木板換成鑄鐵的大門,就更完美了。

    如此的憋屈了三天,這一天的早晨我向董事會提出了我的想法:白楊到底來不來?不來我們去不去?結果早上的會議又變成了浪費時間的會議,唯一的共識是敵強我弱,暫且固守,待天下有變。早飯的時候,我坐在主位上,兩邊是春花和寧姐,一圈圍坐著英霞,夢瑤,成芳和三個小男孩。現在的三餐基本上都是野菜湯和紅薯米飯,就這也吃不飽。看著碗里的吃的,我道:“人都不傻,我能想到的白楊一定可以想到。”

    寧姐被我猛猛的一句話嚇得一抖,“什么傻不傻?你說話太突然了,我差點兒噎到了。”

    我道:“白楊有人數上的絕對優勢,他為什么不來?他真的這么好心眼想和我們相安無事么?不可能。我們的優勢是什么?我們有山,易守難攻,他要想吃掉我們,自己也要掉肉。”

    寧姐道:“你到底什么意思,快說別大喘氣。”

    我道:“他在等我們坐吃山空。”我指了指手里的飯碗。“我們這里原來只有咱們這二十來個人,就這樣我們都堅持不了一冬天,現在加上伺候白美麗的傭人老媽子,我這里百八十口子人了,我們總要下山搜集物資的。”

    寧姐道:“這兩天,王強他們也下過山,臺口鎮里還是可以找到東西的。”

    我道:“我們壓根就沒敢往南走過,往北是綿綿百里的中鎮霍山,發過大水之后,北邊我們也沒有去過。再往西是斷山嶺,山高林密的,翻過山才會有村莊。鬼知道白楊有沒有在那邊埋伏著人沒有,你們應該也聽說了,差點兒滅了咱們的喪尸海,白楊他們似乎很輕松的就避過去了。誰知道用了什么妖法。尸海一過,美麗就被人罷免了,這能是巧合?”

    寧姐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道:“不是白美麗有陰謀就是白楊有陰謀,我要把他們的陰謀探出來。”

    寧姐幾個都圍過來,有好奇的眼神看著我,我幽幽道:“既然<!--中间广告位置-->我這里三妻四妾,從此君王就不早朝了。”

    幾個女人一聽原來不是正經話,一哄而散,連飯碗都收走了。只有寧姐留了下來道:“你是要學明成祖?”

    我抱起寧語坤笑道:“還是我大老婆聰明!”

    寧語坤掙脫我的懷抱道:“要我怎么做?”

    我道:“山口有輛偏三摩托車,是我讓亮子他們從臺口鎮上拉回來。這兩天我遛馬的時候,趁人不注意已經藏好了。一會兒我趁人不備從后山溜走,然后我一人夜探武城。”

    語坤道:“你瘋了!一個人!還是夜里去,出了事你讓我在這里還怎么活?”

    我道:“事急從權,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放心,我昏迷的時候,栽進洪水里都沒死,我有車有鎧甲還有三八大蓋護體,老八路的光環加持,萬無一失。”

    語坤道:“那至少也要白天去啊,夜里太危險了。”

    我道:“白天我能看見喪尸,白楊的人也看的見。晚上大家都看不見,我就不信白楊手下有多少人能讓他安排夜伏。”

    語坤道:“那你都走了,我一個人怎么演夜夜夜夜啊?”

    我道:“這能難倒你?你叫上春花,從下午一直到后半夜輪流的嚎不就行了?”

    語坤罵道:“這辦法也只有你這種敗類能想的到,如此行事讓我和春花以后如何自處?”

    我道:“哎,也只能怪朕龍精虎猛加之荒淫無道了。”

    說完,我在語坤的小嘴上啄了一口。回到屋里養精神去了。

    約莫到了午飯時間,亮子來我這院蹭飯,一進院就聽到我房里有女人在叫,亮子臉一紅,竟然還聽了一會兒,這貨才灰溜溜的逃走了。下午還不斷的有人來找我,可一聽這個動靜,都自己想辦法去了。我這幾個老婆可真不是蓋的,兩個在里面嚎,門口還安排柳依依放哨。這小妮子逢人就說:“我家老爺和夫人在休息,今天不見客。”事后我表示這也太假了。春花在我手腕上咬的那一口現在還疼呢。

    且說那天下午,我翻墻遛土的下了山。身上背著三八大蓋,腰里別著唐刀,胳膊上綁著防暴盾牌,手里還拎著一壺汽油。找到了事先藏好的偏三,灌了些汽油,然后哥就突突突的出發了。這車是真拉風啊,以前做夢都想擁有。新的太貴,舊的太丑。現在白撿一個,好賴我是過了癮了。眼瞅快到大路的時候,我把車開到了一個灌木叢里。自己就坐在偏三的斗里,反正老子是全副武裝,來個把喪尸先讓它咬五分鐘!

    很無聊的數螞蟻數到了天黑,我才繼續上了路。夜里非常靜,除了我這破車突突突的,再沒什么聲。我所料不錯,一路沒有遇到任何埋伏的接近了武城城關。在一個路口我把車藏好,貓著腰摸到了北城門。靠著墻歇了老半天,親娘啊,腰都要斷了。等了好半天,怎么城門關上的哨兵連個哈欠也不打?我覺得不對,又轉到了南城門。腿都跑細了,這邊也沒有動靜。難道哥的絕密計劃已經暴露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86/4211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