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3章 消息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進來的是孔甲子。

    一襲青袍隨著腳步翻卷,孔甲子推門而入,在院子里的時候就聽到里面的笑鬧聲,似乎很久沒聽到陳果兒這么笑了。

    孔甲子的神色更加輕松,笑看著站在桌邊的陳果兒,“何事如此開懷?說出來也讓我高興高興。”

    彩鳳幾個見孔甲子進來,紛紛退到一旁。

    陳果兒也沒想到孔甲子突然來了,每天他幾乎都是午飯或者晚飯的時候來,和她一起吃飯。

    陳果兒請孔甲子坐下,“大哥怎么來了?”

    并且擺手讓彩鳳幾個將桌上的碗收走。

    “且慢。”孔甲子攔下了她的動作,看著桌上還冒著泡的碗,“這是何物?”

    剛才他進院子的時候,聽到她們言笑間說什么汽水,還說什么好喝不好喝的。

    再看向旁邊用來搗汁的壇子里還有未盡的果汁,神色間帶著一絲興味。

    陳果兒也解釋了那是汽水。

    “大哥感興趣的話,我再給大哥做一碗。”陳果兒說著就要吩咐彩鳳幾個。

    自制汽水的步驟很簡單,就那么幾步,只要將白醋和堿兌在一處,再加點水和果汁就完成了。

    剛才陳果兒制作的時候,彩鳳幾個都在旁邊看著。

    卻見孔甲子一擺手,“不忙,這不是有現成的嗎,我嘗嘗即可。”

    說著端起那碗桔子味的汽水,那是剛才陳果兒喝的那碗,另外的兩碗幾乎被比翼和靈犀都嘗光了。

    “欸……”陳果兒下意識的想要阻止。

    彩鳳幾個也是神色驚變,尤其孔甲子對著碗口的地方,正是剛才陳果兒喝過的地方,這不是等于變相的接吻了嗎?

    然而孔甲子已然喝了下去。

    這下陳果兒她們也不好再說什么。

    略顯怪異的味道令孔甲子揚了揚眉,在幾人的目光中放下了碗,“味道尚可,若是再辣點就更好了。”

    他是喝慣了酒的,更喜歡酒里的辛辣,而那點氣泡的刺激異于酒的辛辣,卻又別有一番風味。

    倒是挺投他的胃口的。

    彩鳳幾個頓時露出不敢恭維的表情,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怪不得姑娘跟孔甲子關系不錯,連他們的口味也如此相近。

    陳果兒則是挺高興的,有種找到了志趣相投的知己般的感覺,當下又讓彩鳳去做了一碗汽水來。

    彩鳳應是,和靈犀退下去準備,比翼和連枝也退到了外間屋。

    屋子里只剩下陳果兒和孔甲子。

    而孔甲子今天來也并非是閑逛,他給陳果兒帶來了一個消息。

    “你說這兩天有人在找我?”陳果兒疑惑。

    孔甲子帶來的消息正是這個,這兩天他手下的人現有人在暗中打聽陳果兒的行蹤。

    “知道是誰嗎?”陳果兒問道。

    知道她來京城的人并不多,滿打滿算也就那么幾個,而且都是她很信任的人。

    會是誰吶?

    孔甲子搖了搖頭,丐幫的弟子還沒有打探出來是誰在找陳果兒,對方的行蹤也很神秘。

    “不過再過兩天就會有消息。”孔甲子道。

    打探消息也是需要時間的,這急不來。

    兩人都陷入到了沉<!--中间广告位置-->思。

    “會不會是二皇子的人?”孔甲子道。

    雖然他也覺得可能性不大。

    他手中掌握二皇子“篡位的證據”,這會二皇子絕不敢輕舉妄動,一旦他調查陳果兒的事被現了,對他沒有好處。

    甚至有可能二皇子的下場會比陳果兒還慘,他絕不敢賭。

    可其他人又不知道陳果兒來京的消息,這就無從查起了。

    陳果兒也沉默。

    “不敢怎樣,你這兩日盡量別出去,有什么事就吩咐人去做。”孔甲子道。

    雖然陳果兒即便是出門也都是易容,但小心駛得萬年船。

    陳果兒點頭。

    現在前期的鋪墊都已經完成了,剩下的只有等,不然她也不可能這兩天都待在院子里,京城雖然不比遼南府冷,但也是冰天雪地的。

    陳果兒最怕冷了。

    只是等待的過程實在煎熬。

    孔甲子又問起了宮里的情況,威脅二皇子是暗中進行的,他沒必要露面,因此也無法從二皇子口中得知宮里的情況。

    而且那樣一來,二皇子會以為他們沒有其他的門路,從而泄了底。

    陳果兒之前找了一個叫小毛子的太監,宮里的情況都從他那里打探。

    陳果兒嘆了口氣。

    “事情進展的不順利?”孔甲子道。

    陳果兒點頭,將那日讓小毛子將兩袋子醋酸鈉過飽和溶液的結晶粉,混在面粉里帶進皇宮。

    而后又趁夜將其灑在太液池中,致使池水結冰。

    之后陳果兒又讓他拿出來一小部分,交給他在宮中的對食手里,趁機放進太后的洗漱水中。

    小毛子的對食正是太后宮里的宮女,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本來一切都很順利,誰知道這次皇上不聽欽天官的。”陳果兒也犯愁。

    雖然她當時沒在場,但是小毛子看到二皇子曾和欽天官在一處說話,并且把這事告訴了陳果兒。

    再結合宮里生的事,陳果兒不難猜出來欽天官是二皇子指使的。

    只是上次天命之女的事進展的很順利,這次為什么不行了吶?

    孔甲子也沉吟。

    “許是皇上在猶豫,也說不定起了警惕,畢竟接二連三的異象,他懷疑有人在背后搞鬼也不無可能。”孔甲子道。

    異象出現一次會震撼,但是接二連三的出,就會習以為常,到最后就不當回事了。

    陳果兒也沉默。

    圣意難測,連皇上身邊的人都猜不透圣心,更何況他們遠在皇城之外?

    “再耐心等幾日,說不定過兩天就會有好消息。”孔甲子不忍陳果兒的失落,安慰道。

    陳果兒也點點頭,勉強扯出一個笑來。

    又是一陣沉默過后,陳果兒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從懷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千兩銀票,往孔甲子面前一推。

    “這是何意?”孔甲子挑眉,不解之余,眼底也帶著一絲不悅。

    陳果兒什么事都喜歡和他算的清清楚楚的,這讓他心里很不高興。

    “大哥別誤會,這是給兄弟們的辛苦銀子,請大哥幫我轉交給兄弟們。”陳果兒笑著解釋道“快過年了,就當給兄弟們加個菜,添件棉衣穿。”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725/25200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