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1章 汽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三皇子又有些猶豫不決。

    他和趙九的情誼雖然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上,但多年來終究還是有些情分的。

    更重要的是,誰都知道趙家是三皇子一黨,眼下趙家羅難,他這個主子非但不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

    傳出去對他的聲望有損。

    一個背信棄義的皇子,就算是奪得了天下,也失去了人心,皇位自然也坐不穩,而且要留下千古罵名。

    這是三皇子猶豫的原因。

    “殿下,心地仁慈要分時候,否則就是愚昧。”謀士直諫道“自古成王敗寇,丹書史冊只掌握在掌權者的手中,且趙家通敵叛國,殿下大義滅親,此乃千古美談,切莫再猶豫了。”

    謀事急的滿頭大汗,恨不得替主子做決定。

    三皇子的心也動搖了,他和趙家的情誼,隨著趙家的倒臺已經褪去了一半。

    而現在趙九也已經死了。

    人走茶涼,自然再沒有顧及的必要。

    尤其現在三皇子處境堪憂,他雖然有皇后做靠山,但終究隔著一層肚皮,非親母所生永遠都差著一層。

    說起來也不過是互相利用罷了。

    而大皇子和二皇子聯手,本就比他更占了優勢,他們的母妃賢妃更是極受皇上的寵愛,地位不比皇后差多少。

    最近皇上因為趙家的事也對他頗多怨言,雖不至于遷怒,卻也不似以往的親近,三皇子都看在眼中。

    這樣一來,三皇子的地位岌岌可危。

    尤其大皇子和定北候聯姻,加上趙家的倒臺,更是讓他腹背受敵,雪上加霜。

    如果他再不做出點什么來,就面臨著從這場權力角逐戰中提前退場,等到日后大皇兄登基,他將尸骨無存。

    “要么摘得王冕之珠,要么粉身碎骨。”謀士急切的拉住三皇子的袖子,“殿下,錯失良機將悔恨終生啊,難道殿下甘心因一時的婦人之仁,而令天下生靈涂炭嗎?”

    三皇子豁然站起,眼神也堅定了下來,立即吩咐下去,“派人去把京城及附近周邊的酒樓客棧全部排查一遍,掘地三尺也要把陳果兒給本宮挖出來。”

    手下應是。

    “不可大肆聲張,要暗中進行。”三皇子又道“切記找到人之后不可打草驚蛇,一定要盯住看她都跟誰接觸。”

    陳果兒只是一個餌,他真正要找的是鎮北王。

    他認準了陳果兒此次來京救仙客來不過是個幌子,她真正要做的恐怕是替趙家翻案。

    當然陳果兒沒有這個能力,但是鎮北王有,他不過是暫時蟄伏,靜待時機,先派出陳果兒來攪動這一池水。

    鎮北王再伺機待動,渾水摸魚。

    而他就黃雀在后,等找到鎮北王,再將其一舉拿獲,屆時在父皇面前便立了一大功。

    畢竟鎮北王不除,趙家就沒有真正的倒臺,以他的聲望很快就能再糾集出一支人馬來。

    他始終是懸在魏帝頭上的一把利劍。

    而他把這把劍摘下了,父皇定會待他另眼相看。

    他們這邊說的激烈,絲毫沒注意到門外一閃而過的人影……

    后院,趙玉嬋聽到貼身婢女香梨的匯報,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臉色慘白。

    “當真?<!--中间广告位置-->”趙玉嬋一把扯住香梨的手腕,長長的指甲深嵌進香梨的肌膚里,眼底閃爍著乞求,希望香梨是在騙她,“殿下當真如此說?”

    朝夕相對的丈夫竟然如此寡情絕義,趙玉嬋感覺渾身冰冷,透到骨子里的涼意讓她止不住的打顫。

    香梨不知主子心中所想,只以為主子是因為陳果兒來京,想要除之而后快。

    陳果兒女扮男裝,戲耍主子的事,讓香梨至今耿耿于懷,也知道主子嘴上

    不說,但心里一直記恨著。

    大婚后主子每日都強顏歡笑,沒人的時候郁郁寡歡,香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尤其最近主子被三殿下禁足,不準擅自出府,前幾日著了涼。

    香梨就想去請殿下來看看主子,沒想到聽到這些,便急匆匆的趕回來報告這個好消息。

    “主子,這下可好了,殿下定會將那賤人抓住,給主子出一口惡氣,這次定讓她有來無回。”香梨忿忿道。

    只可惜殿下只是說要先盯住陳果兒,還說要引出來什么人,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這些都不重要,只要主子能出氣,就比什么都強。

    “糊涂。”趙玉嬋氣的一拍桌子,怒視著香梨,“你真是榆木腦袋。”

    香梨被罵的一愣一愣的,主子這是怎么了?

    難道還對那個賤人有念想?

    香梨覺得主子是瘋了。

    香梨蠢,趙玉嬋可不蠢,她已經從香梨帶回來的只字片語中,察覺到了三皇子的意圖。

    所以她才心涼。

    “我趙家待他不薄,他不思雪中送炭也就罷了,竟然還想落井下石,無恥之極。”趙玉嬋將自己的分析跟香梨說了一遍。

    香梨是她的陪嫁丫鬟,從小就跟在她身邊,她們一起長大的,名義上是主仆,實際上卻更像是姐妹。

    趙玉嬋是十分相信香梨的。

    “這,不,不會吧……”香梨也是吃驚不小,“是不是主子誤會了?殿下待主子也是極好的。”

    趙家已經這樣了,殿下再這么做,這不是要逼死主子嗎?

    “極好?”趙玉嬋冷哼,“極好他會禁足我?”

    夫妻間的事外人永遠不會懂,三皇子究竟待趙玉嬋什么樣,沒有人比她更清楚。

    往日的溫存已然隨著趙家的倒臺而煙消云散了。

    “那咱們怎么辦?”香梨急的快哭了。

    趙玉嬋這會倒是冷靜了下來。

    “不可急切,你就當不知此事,咱們伺機……”趙玉嬋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

    陳果兒坐在屋子里正在自制汽水,外面的事已經安排下去了,剩下的只需要等待。

    最近兩天她沒出門,整日都在琢磨著吃喝。

    “彩鳳,你去買點水果來,蘋果、梨、桔子,有什么都買回來。”陳果兒道。

    很快的水果買回來,這個季節其他的水果不好買,但蘋果桔子這些還是有的,雖然貴了點。

    “姑娘這是要做什么?”比翼緊盯著陳果兒手邊的小碟子,里面放著醋酸鈉過飽和溶液的結晶。

    當然比翼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管它叫神冰……

    今天的三章全部奉上,每天零點三十分更新,么么噠!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725/25200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