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特種兵痞在都市 > 正文 第3237章 大大的黑鍋!

正文 第3237章 大大的黑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段哥哥……”韓嘉寧面紅耳赤的離開之后,躺在床上的趙宇琳,才一臉奇怪地看著他,問道,“你剛才跟韓姐姐說了什么呀?”

    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趙宇琳這個還未邁出象牙塔的小女人,也自然不例外。

    更何況,剛才段浪和韓嘉寧的談論,還牽扯到了她的另一位哥哥地鼠。

    “啊哈,那個,沒什么,沒什么……”段浪沒想到,趙宇琳在這個時候,正好奇心滿滿,尷尬地笑著,敷衍道。

    “段哥哥,你對小琳不親了……”趙宇琳見到段浪敷衍的樣子,嘟了嘟嘴,有些不滿地說道。

    “小琳,你胡說什么呢,什么叫段哥哥對你不親了,你可是段哥哥在這個世界上最親最親的人,”段浪瞪了趙宇琳一眼,糾正道。

    “真的嗎?”趙宇琳問。

    “當然是真的,你想啊,我會騙你嗎?”段浪問。

    “這個,好像倒也是……”趙宇琳仔細想了想,說道,“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剛才給韓姐姐說了什么了吧?”

    “少兒不宜,少兒不宜,你還是就不要聽了,”段浪再次說道。

    “什么叫少兒不宜?”趙宇琳翻了翻白眼,不滿地嘀咕道,“人家都已經十七歲了,再過一年,就成年了,好不好?”

    “那也不行,”段浪道。

    “哼,”趙宇琳冷哼一聲,將小腦袋扭到了一側,說道,“我不要理你了,虧我一直還將你當成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結果,你竟然當著我的面跟人說悄悄話。”

    “哎,小琳……”段浪沒想到,趙宇琳這妮子,竟然說生氣,就生氣,當即可是就被嚇了一跳,趕緊來到趙宇琳的身前,和顏悅色地道,“不是段哥哥不想告訴你,是真的有些少兒不宜。”

    “我生氣了,”趙宇琳說著,眼淚花兒,竟然不由自主地流淌了出來。“哎呦,我的小祖宗呢,”段浪見狀,連忙抽出一張衛生紙,準備幫趙宇琳擦拭她臉上的淚水,可是,手剛剛伸出去,就被趙宇琳給一巴掌拍開了,這下,可的確將段浪給著急壞了,他沒想到,趙宇琳這妮

    子,說生氣,就生氣啊,于是,只有滿臉對著笑,道,“行了,我說,我說還不成嗎?”

    “真的?”趙宇琳臉上依舊掛著淚珠兒,問。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段浪道。

    “成,那你說吧,”趙宇琳道。

    “你先不哭,”段浪道。

    “不行,你說了,我才不哭,”趙宇琳道。

    “……”你說了,我才不哭?這叫什么事兒啊?段浪一陣哭笑不得。

    “說不說,不說的話,我就再哭一會兒,”趙宇琳道。

    “我說,我說還不成嗎?”段浪說道。

    “你說吧,”趙宇琳道。

    “剛才,我不是說擔心你地鼠哥哥的終身大事問題嗎?結果,你嘉寧姐姐想撮合一下你地鼠哥哥跟董娜,被我一口氣否決了,那是因為……”段浪仔細醞釀了一下,在思索著,該怎么開口。

    “因為什么?”趙宇琳<!--中间广告位置-->問。

    “因為你地鼠哥哥有個特別的癖好,”段浪道。

    “什么?”趙宇琳問。“他有戀母癖,只喜歡年齡比他大許多的女人,而董娜,很明顯年紀要比地鼠小的多,所以我才一口否決……”段浪說道,他仔細想了想,自己除了這么說,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他總不可能跟趙宇琳說,

    地鼠只喜歡少婦,喜歡有經驗的女人吧?

    “啊?”饒是段浪這么說,趙宇琳聞言,面色也是不經意一紅,長大了嘴巴,無比難以置信。

    “啊什么啊,你個小鬼頭,我可是給你說了,但是,我給你說,這件事情,你可千萬不能傳出去,若是讓

    你地鼠哥哥知道了,是我告訴你的,他非跟我拼命不可……”段浪一本正經,義正言辭地說道。

    “我保證,”趙宇琳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瞬間眉開眼笑,說道,“我不傳出去,不過……”“不過什么?”段浪問道。他一直有個疑問,那就是為什么大多數女人都能夠做到變臉比變天還快,就比如趙宇琳,前一秒鐘還在哭哭啼啼,后一秒鐘就眉開眼笑。不過,只要趙宇琳不在這個問題上再繼續

    跟他糾纏,這對于段浪來講,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你跟地鼠哥哥,差不多都是一丘之貉,地鼠哥哥有戀母傾向,你該不會也……”趙宇琳用一種十分復雜的目光看著段浪,若有所思,問道。“你懷疑我跟地鼠一樣,也有戀母傾向?”段浪指著自己,滿是驚詫地問,“小琳,你想什么呢,一直以來,別人不了解你段哥哥我,難道,你也不了解你段哥哥我嗎,我的心里可是十分健康純潔的,我怎么

    可能像你地鼠哥哥一樣,心里扭曲變態,有戀母傾向呢?再說,我不是都已經結婚了嗎,我老婆,你嘉寧姐姐,年紀比我還小一點兒呢,不是嗎?”

    為了洗白自己,段浪只有無盡的抹黑自己的兄弟了。

    反正,他也不知道,不是嗎?

    “你,真的沒有?”趙宇琳見到段浪那義正言辭,信誓旦旦的樣子,終于松了一口氣,問。

    “真的沒有,”段浪拍著自己的胸脯保證,道。

    “那就好,”趙宇琳美滋滋地回答,內心,卻在想著一些紛繁復雜的東西。

    “咯吱!”

    正在這個時候,病房的房門,再次咯吱一聲被推開,地鼠大搖大擺地就走了進來,見到段浪和趙宇琳兩個人相談甚歡,道“呦,你們在聊些什么呢,這么有興致?”

    “想知道?”趙宇琳收起自己那強烈的好奇心,問。

    “這不廢話嗎?”地鼠道。

    “我不告訴你,”趙宇琳道。“小琳,你這是怎么說話的?”地鼠來到病床邊,一屁股坐在病床上,說道,“平日里,你就只跟你段哥哥親,不跟我親,這兩天,我可是為了你的事情,鞍前馬后,汗流浹背,而你段哥哥卻在春城左擁右抱

    ,逍遙快活,你們居然還瞞著我有小秘密,來,告訴你地鼠哥哥我,你們剛才在聊什么?”可憐的地鼠現在還不知道,他已經默默地扛上了一口大大的黑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528/23602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