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鬼妃不好惹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感情一片空白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感情一片空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冷芯!把她帶下去給她檢查一下上藥,免得在這里被人欺凌!”墨景軒說罷抬眼看著面無表情的風凌雪。

    雪玉聽了有點驚喜,這是要把自己收房了的節奏嗎?本來自己就膽小,沒想到卻被相爺看中接了這個苦差事。

    本以為就是監視人的活,沒想到自己一賣可憐裝柔弱,竟然誤打誤撞被王爺收了。

    冷芯上前,不懷好意的怒瞪了一眼風凌雪,然后十分不溫柔的拽起雪玉走出了洞房。

    風凌雪見墨景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雪玉從眼前經過,沒有要走的意思,風凌雪便開口道“王爺這么舍不得,便跟上去看看?賴在我這里算什么?難道是想留下來過夜不成?”

    “哼!想的美!像你這樣蛇蝎心腸的女人,腿不好是老天給你的懲罰?”

    “那王爺的臉不好,也是老天對你的懲罰嗎?看上我的婢女直說,不要在這里數落我的不是,戰王爺不要忘了我們只是契約關系?”

    “不用你時刻提醒本王?本以為你是個心地善良之人,沒想到你卻……本王看錯你啦!”說完一甩袖走出了房間。

    其實墨景軒也不知道到底在期盼什么?剛一進去的時候,他就被風凌雪今天的妝容震撼到了。

    今天的天更顯得傾國傾城,風華絕代,疑是從天而來的仙女清麗出塵,不需粉黛便天姿國色,但一想到她舉止輕浮,明目張膽的勾引自己的兄弟,還當面后悔和自己大婚,心里就說不出的一種不過怒火,而且現在他心里還惦記著那個熬藥的丫頭的傷勢。

    風凌雪見他甩袖而去,心才稍稍放下,卻看見他走到門口,突然停住腳步,還得風凌雪以為他反悔了,心又提到嗓子眼,愣愣的看著他。

    他卻沒有回頭,言語冰冷的說道“今晚是個不眠之夜,本以為可以和平共處,但是是你自己先破壞的,夜里王府不寧,可別指著本王來救你?”

    墨景軒其實來到自己的新房,就感覺到了房間周圍布滿了高手,所以生氣之于便開口收回自己以前保她安的氣話。

    “不勞王爺費心!夜里若是有個風吹草動,絕不勞煩王爺傾助!”

    墨景軒聽到她毫無在乎的言語,更是氣的抬腿走出了房間,邊走邊運氣,回頭看了眼點著燭火的新房怒火中燒,轉身回到書房。

    這時候偏房拐角處有個嬌小的身影輕撫著胸口,看見墨景軒怒氣沖沖的離開新房朝著外面走去,她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墨景軒回到書房,便迫不及待的問道“那個叫雪玉的丫頭怎么樣?”

    蒼龍低頭回道“回王爺!那個女人只是額頭輕微的外傷,冷芯已經檢查過了,她沒有其余的傷痕,而且據探子報,綠竹園內根本就沒有熬藥的丫頭,一切吃穿都是聚賢樓的老板白化羽親力親為。”

    “白化羽?”墨景軒聽了,心里一陣鄙夷,幸好自己慧眼如炬,她真的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壞女人,有了白化羽不說,還想要勾引韓逸?

    蒼龍竟然是給她婢女物色的人選,還真是一對不良主仆,說完生氣的怒瞪了一眼長相吸引人的蒼龍。

    蒼龍見了,心里委屈,王爺啊王爺!這又是怎么了?是你非要為難王妃,現在在那受了氣,怎么還帶遷怒于人的。

    墨景軒本以為風凌雪出嫁,會帶上得力的丫頭,他心里惦記著那女賊的傷勢?可那不是雪玉,那么那個女賊究竟是誰?一下子希望渺茫,回想起在棋盤山和以前的種種,一點頭緒都沒有了心情有點低落,難道她會憑空消失不成?

    女人怎么都那么麻煩,風凌雪就是,本以為相處的融洽,卻沒有看清她的本質,扮豬吃虎不說,還水性楊花。

    其實墨景軒只想到了風凌雪在郊外勾引韓逸,沒有想起風凌雪的凄慘身世,和自身的處境,把以前她種種的好都化成了一個詭計多端的狠毒女人。

    其實他也是被風凌雪氣的失去了理智,被她偽裝氣到,被她水性楊花氣到,被她對這場大婚氣到,甚至于在新房處于危險之中感到無所謂的態度氣到,他更不知道為什么這樣和她生氣,這才是重點。

    “據說這個女人是風鎮雄派來的丫頭?鳳……王妃這么做,本不是她的作風?難道是……?”

    經蒼龍一提醒,墨景軒頓時醒悟,中了那瘸丫頭的激將法了,無意中替她解決了一個眼線,又被風凌雪利用讓墨景軒十分的憋屈和氣憤。

    女賊的線索也是無形中斷了,忽然他想起了自己的兄弟韓逸,似乎他們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想到這<!--中间广告位置-->抬腿向前廳走去。

    雪玉被人包扎完傷口,就等著王爺的召見,可是等到天黑也沒見到王爺的影子。

    心里著急,可又一想,既然風凌雪說了不要自己,王爺把自己送到這里,就不會不管自己。

    畢竟今天是王爺的大喜之日,到前廳招待賓客也需要時間,不管王爺面相如何,今天和風凌雪鬧成那樣,肯定不會和她洞房了,那自己豈不是漁翁得利,想到這里臉不由得泛紅。

    墨景軒在前廳接待客人,風凌雪可就可憐了,沒有解藥,在房中如坐針氈,蠱毒發作的時候,她真想掐死自己,可是她一想到自己身上背負的責任,就咬牙堅持。

    每到這一時刻,青青就想自己代替小姐疼,代小姐痛,可是看著咬牙痛的在床上打滾,揪著衣領捶胸的樣子,她就痛恨風鎮雄以及整個左相府的壞人。

    風凌雪嘴里咬著帕子,滿臉密密麻麻的汗珠不斷的滲出,青青含著眼淚為她擦拭,畢竟這里不是自己的綠竹園,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還要預防著外敵來襲,今夜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墨景軒送走了最后一撥客人,最終也沒能在酒醉的韓逸口中得到任何線索。

    喧鬧一天的戰王府終于安靜了下來,他也清楚的知道,接下來的夜晚不是什么洞房花燭夜的美好,而是一場殺戮的開始。

    以往的殺戮他都毫不在乎,因為那些個女人都是來侮辱他的棋子,死不足惜。

    如今的風凌雪不同,他雖然不知道她真正的目的,但是她的身世令他動容,和他有著同樣的坎坷,所以他才和她契約。

    同時也要讓那高高在上的父親不再幼稚的繼續這種鬧劇,只要王妃無恙,他就不會繼續給自己塞女人。

    看了看新房的方向,一想到她那張無所謂的臉心里就郁悶,轉身往書房走去。

    深夜,四周安靜了下來,圓圓的月亮高高的掛在夜空,漸漸的濃重的片片烏云來襲,擋住了天上的月光,仿佛預示著什么詭異的事情將要發生。

    “王爺!府內有無數黑衣夜襲,主攻方向都在王爺的新房,您看要不要去增援王妃?”

    書房里一片漆黑,但是墨景軒卻威嚴的坐在桌前一言不發,只有微微的月光照射進來,才能看清他嘴角的冷笑。

    說話的是雪狐,此時敵人已經攻打新房一刻鐘,也沒見王妃前來求援,王爺也是憋著一股火,不來求援就不去的心思僵在這里。

    黑暗中雪狐內心還是焦急的,風凌雪的事情他一清二楚,還聽過老大講過她和王爺之間的種種,知道今天接親,他才心里佩服這樣一個不拘小節的女子,如今就在王府遇襲,王爺竟然不準他們動手增援。

    抬眼看著老大,老大只是微微的搖搖頭,他便忍不住道“王爺!王妃那邊畢竟是在戰王府內,若是出了差池,咱們王府今后又要掛上不好的名聲!”

    冷芯聽出他話里是在給風凌雪求情,生怕王爺心軟,便搶先道“雪狐!不要干擾王爺!你只是代王爺去接親,她是不是給了你什么好處,居然替她說話!”

    雪狐聽了,沒想到冷芯居然這樣污蔑他,情急也顧不上王爺在此,便反駁道“冷芯!不要胡說八道,今天接親我只是依照命令行事,沒有辦點私情,我只是覺得既然王爺和王妃有約定,那就要信守承諾,幫她度過一劫,畢竟這場劫難是因王爺而起,我們作為男人就要有所擔當!”

    “她這是咎由自取!是她心存毀約,就不要怪我們無情!三個都這樣過去了,多她一個又何妨?命大算她本事,命短只怪她那個老爹把她當做棋子!”

    二人正在你來我往斗嘴,就見隨風飄進來,回道“王爺!今日收的王妃侍女不知何故跑出來,被敵人要挾想要為此逼迫王妃現身?現在該怎么辦?”

    墨景軒聽了,還沒有開口,冷芯便道“隨風!你糊涂,她一個陪嫁侍女至于你大驚小怪嗎?”

    隨風抬頭疑惑的看著王爺,遲疑了一下道“王爺已經把她收了房,那就是咱們王爺的女人,她若有事,我們豈能坐視不理?”

    “收了嗎?隨風!王爺什么時候說收了房,只是可憐她被那主子欺辱而已?”

    “可是!可是!王爺要了她不就是收房的意思嗎?”

    墨景軒聽了,心里一緊,開口道“蒼龍!本王開口要人,就是……就是收房的意思嗎?”

    蒼龍聽了,王爺這是嘴硬心軟,感情一片空白可怎么好?無奈的點了點頭,墨景軒一下子就慌了,怎么會這樣呢?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432/22761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