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既然人生可抉擇 > 第三卷縱橫年華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夜談

第三卷縱橫年華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夜談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兩人上了陸云凡的車,陸云凡把車開到了縣城北郊的一處高坡上,縣城并非山城,所以這個高坡是全縣城海拔最高的地方。

    只是隨著空氣質量的下降,他們這里也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繁星滿天的景色了,唯有這縣城稀稀落落的燈光能夠讓人辨識,這里并不是一處偏隅的村莊。

    陸云凡下車點了根煙,幸好他的車上還留著幾包,不然這大半夜的,想要提提神都有些困難了。

    王局長也下了車靠在車門上,望著安靜的小縣城,問陸云凡:“你對這小城有感情嗎?”

    陸云凡微微一笑,“那還用說,這里雖小,卻生我養我,這是我的家鄉,我當然對這里有感情。”

    “那便好說了,我知道你小子不是忘恩負義的人。”

    陸云凡歪過身子,趴在車身,看著王局長,深深感慨。

    一年之前,他還是一個無比弱小的人,像局長這樣地位的人,他是無論如何都接觸不到的,更別說像今天這樣在一起安靜的交談,身份的轉變,機緣的變動,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可是他也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包括自己埋在別墅下面的那些價值連城的龍髓精,還有自己體內已經在慢慢能夠控制的蠱王。

    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把他推往一個難以形容的高處。

    高處不勝寒,他還沒有做好準備。

    “那是自然,寒暄差不多了,王局長,我知道你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我,我也一樣,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陸云凡把煙頭往地上一扔,王局長呵呵笑道:“你小子,好,把煙頭踩了,馬上過年了,你可別把這山上的枯草都給點了,消防局那邊我不認識什么人。”

    陸云凡也咧開嘴笑了。

    “其實我的問題也很簡單,之前劫持梁小魚的那人神秘死亡,現在你也已經認定是我所為,可是這個案子卻一直沒有被提上日程,這好像不太正常,我想知道為什么?”

    “為什么?”王局長聳聳肩,眉頭緊鎖。

    關于這個案件他確實是想好好調查下去的,所以在案發當天他就去了陸云凡家里,雖然當時陸云凡還沒有擺脫嫌疑,可是也看的出來,他是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

    回到警局之后,他便開始著手讓人尸檢,尸檢的結果讓人很詫異,但是除了街口攝像頭的那一點錄像之外,他們便沒有任何的線索了。

    所以他干脆把這個案子報給了市局刑偵大隊,可是提交的線索換來的結果卻是,暫且不去處理。

    王局長對此也懷疑過,這可是人命案,而且如此邪異,可是上頭卻根本就沒有派人來,當天下午他給以前的老領導打電話問候的時候才知道,是更上頭的領導讓他們把這件事壓下來。

    王局長這才想到,可能是因為陸云凡在京城動用了一些關系,他們這個小小的縣城,很容易屈服在一些大的壓力之下。

    可是此刻陸云凡問出這樣的問題,他也有些搞不懂了。

    “對,為什么,案發當天你還否認了這件事,我想知道原因!”陸云凡繼續追問。

    王局長咬著牙又點著了一根煙,心頭卻在飛速的旋轉。

    是啊,為什么?他也想知道為什么?到底是誰給他的領導施了壓,讓一件人命案都這么輕而易舉的壓了下去。幸好那死者的身份還沒有確認,不然現在這件事豈能這么安靜的沒有一絲波瀾。

    到底該不該告訴他?王局長犯了難。

    “怎么?王局長是不想告訴我還是有人不想讓你告訴我?”

    “有人?哈哈,那你可想多了......”王局長低頭想了一下,繼續說道:“上次我就看出來了,你小子是個能人,說不定以后還能給咱們縣里做點貢獻。這一次的事也怪不得你,而且從法律上來講,你確實無罪,畢竟你也是受害者。”

    陸云凡沒有繼續追問,雖然王局長說的輕松也很有理,但是卻沒有真正的透漏他想知道的,從這一點已經說明,王局長確實是有些壓力的。

    “原來是這樣,不過王局可真是抬舉我了,我陸云凡并不是什么能人。只是走了狗屎運,買彩票中了大獎而已,我自己有幾把刷子我自己清楚的很,說不定哪天就把這些錢全都敗光了。”

    王局長不置可否,這些信息他已經知道了,甚至還知道他在中獎之后放蕩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不過他控制的還算不錯,在那段時間也只是花去了三十幾萬而已,對他中<!--中间广告位置-->的大獎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可是之后的事情就變的有趣多了,自己開店,組隊騎行,雖然騎行路上的一切他都無法調查,但是他帶回來的人卻不少,而且很快就創辦了自己的公司,注冊了自己的而品牌,甚至還投資搞了一個不小的戶外項目,這一切都讓王局長刮目相看。

    可以說陸云凡現在的成就,早就已經超越了他中大獎的那些金額。

    “你也不用對自己要求太高,我看好你,所以我也有心幫你,但也僅限咱們縣城,出了這個縣城,我這身份可就什么也幫不上了。”

    王局長搖頭苦笑。

    局長,聽著好大好威風的樣子,其實真正說起來,也只是給老百姓跑跑腿,擺個公平而已。

    兩人在寒風里站了十幾分鐘,清醒的差不多了,便回到車內,把靠背放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了天。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你騎行的路上到底發生了什么,當然你要是不想告訴我也沒關系,我只是好奇而已,一個人究竟是經過了什么樣的經歷,才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王局長呵呵低聲笑著。

    “我的改變,或許跟騎行真的沒有多大的關系,真正改變我的,還是那次中獎的機會。”

    “有了錢,腰桿硬了嗎?”王局呵呵又笑。

    陸云凡點點頭,“這你還真說對了,自從有了錢以后,我確實發現自己變了,起碼以前心里的壓力全都消失了。”

    王局長測了測頭,看著陸云凡的側臉。

    “其實很多大學生,畢業之后都面臨同樣的壓力,就業和結婚。而結婚所面臨的就是這個社會上根深蒂固的廣告思想,房子和汽車。”

    “我從一畢業就為了這兩個東西在奮斗,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樣的能力,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達成所愿,但是我在努力,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有時候你越想得到的東西,就越是得不到,這種渴盼而又得不到的效應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總覺的很準,我就是一個很好的失敗例子。”

    “所以,當我中了大獎之后,這些來自心底深處的壓力全都消失了,我甚至感覺自己就算沒有中大獎,也是能夠掙夠足夠的錢在完成自己最基礎的愿望的。”

    “那份丟失的自信,同時也帶走了我所有的能力,沒有了壓力之后,我的一切都在變的更好,我也漸漸的知道了原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壓力,也正是這份壓力,讓一個人的才能無法完全的展現出來。”

    “有時候我就在想,國家給予了普通家庭義務教育的機會,可為什么到了最后,卻又不給他們展現自我的機會,只是用一個泰山一般沉重的壓力放在他們的頭上。”

    陸云凡嘆了口氣。

    “國家并沒有要求我們每個人要如何去做,小陸,一切都是公平的,并不是沒有這樣的機會。國家也渴求人人平等,所以才設置了義務教育,但是每個孩子的家庭教育也不是一樣的。中華傳統有他的優勢,也有他的劣勢,取長補短一直是國家在盡力去做的。但是社會就是人類組成,公平社會,誰也沒辦法強迫誰去做什么。”

    “你是說,我們的壓力來源跟這個國家無關?”陸云凡反問。

    “任何一種制度都有它的缺陷,但那還不是我們能夠評判的,但是每個人的壓力來源卻只是來自自己的家庭和教育。這一點你無可反駁!”

    陸云凡無語,有些想法他自己也能明白,確實如此,不然為什么每個家庭的幸福程度都不是一樣的?有些人家里經濟條件明明很好,可是一家人在一起卻并不開心。

    有些人明明家中貧困,卻從沒有因為這些傳統的家庭壓力而低下頭顱。

    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一樣向前走的,按部就班,穩穩妥妥,若想生活更好,完全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有目的的努力就好了。

    “好吧,這一點,你確實把我說服了!”陸云凡閉著眼睛苦笑。

    “你還年輕,這個社會的規則有些還沒有觸及到,但是隨著你接觸的越來越多,就會更叫了解我們的國家,強大并非沒有道理,差的只是更多人的理解!”

    陸云凡對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人生經驗果然不是白白鑄就的,姜還是老的辣!

    這些話對陸云凡來說,親自體會或許沒有個十年都是無法認同的,可是在王局三言兩語中,他便認可了,這不僅僅是話里意思的讓人折服能力,還有對這些意思的表達能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34/4045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