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法師喬安 > 正文 第72章:血之訊息(Ⅱ)

正文 第72章:血之訊息(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首先,幽會選什么地方不好,為何偏偏選擇這種荒涼的鬼地方?”

    “此外,約蘭開夏在這里見面的那位‘美麗的夫人’,到底是誰?”

    “蘭開夏被害身亡期間,她是否在場,之后又遭遇了怎樣的命運?”

    “如果當時她也慘遭謀殺,為什么在案發現場沒有找到她的尸體?”

    “如果此人還活著,為何事后沒有報警,仿佛就這么憑空消失了?”

    “如果案發時她被兇手綁架,無法與外界聯系,現在她還活著嗎?”

    喬安在旁邊默默聆聽平克頓先生分析案情,時而點一下頭,表示贊同。

    偵探先生指出的這些疑點,的確都值得深思,除此之外,喬安也從另一個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蘭開夏先生被害之前,是‘溫泉宮’大酒店的住客,從常理來推斷,與他約會的那位夫人,即便不是同一家酒店的住客,至少當時也在巴登度假區居留,至于是外地游客還是本地居民,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喬安,現在我們知道本地存在這樣一位與哈雷爾·蘭開夏一度關系密切的女人,就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通過向酒店經營者、住客以及當地居民打聽,就有可能確認這位神秘夫人的身份。”

    平克頓先生沖年輕的法師露出一個贊許的微笑。

    “這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喬安,你真的很聰明,莫里亞蒂那個老狐貍沒說錯,你果然能幫上我的大忙。”

    喬安微羞一笑“您過獎了,平克頓先生,其實就算我不說,您也早就注意到這些疑點了。”

    偵探先生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鼓勵喬安繼續說下去。

    “引起你懷疑的第二個細節是什么?”

    “這就太明顯了,已經不能算是細節,您一定也注意到了,蘭開夏先生的意識碎片里,銘刻著兇手的相關信息。”

    喬安停頓了一下,臉色變得有些微妙。

    “‘追兇鏡’顯示出的第三個答案,表明蘭開夏先生與他的情婦在濕地附近約會時,意外遭遇一群怪物襲擊,他本人很可能就是死于那群怪物手中。”

    “意識碎片對那群怪物的兇殘手段記憶深刻,除此之外,還提到他們長得很像‘龐大的人形蛤蟆’。”

    “如果我們從‘詞源學’的角度來分析這段文字,‘龐大’和‘蛤蟆’都沒有什么歧義,‘人形’卻值得玩味。”

    “喬安,‘人形’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常用單詞,還能有什么深意呢?”平克頓先生饒有興致地追問。

    “當我們談到生物分類的時候,‘人形’這個詞經常用于兩個含義不盡相同的詞組,其一是‘類人生物’,其二是‘人形怪物’。”

    “但是我們必須考慮到,蘭開夏先生未必諳熟生物分類學領域的學識,所以他看到的那種怪物,也有可能既不是‘類人生物’,也不是‘人形怪物’,只是外觀兼有人類和蟾蜍的特征而已,比如‘混沌海’的史拉蟾族。”

    “還有無底深淵中的‘狂戰魔’,也符合這樣的描述,而狂戰魔既非‘類人生物’也非‘人形怪<!--中间广告位置-->物’,歸類為‘深淵生物界’、‘惡魔生物門’下屬的‘塔納厘綱’……”

    “喬安,如果巴登濕地真有一群來自無底深淵的‘狂戰魔’在游蕩,那么死掉的就不只是一個哈雷爾·蘭開夏,整個溫泉鎮早就應該被徹底摧毀了。”平克頓先生搖頭嗤笑。

    “我也知道這種可能性很小,然而小概率事件,并不等于完全不存在……”

    平克頓先生抬手打斷他的辯解。

    “喬安,力求嚴謹不是壞事,然而要分場合。”

    “你現在不是在搞學術研究,不能那么書呆子氣,緊迫的時間不允許我們考慮所有的可能性,只能確定一個最可能的選項,將之作為優先調查目標。”

    “我不關心兇手究竟是‘類人生物’、‘人形怪物’抑或‘塔納厘惡魔’,只想知道它最可能是什么生物,所以,你能給我一個簡單明確的答案嗎?”

    “好吧,我明白您的意圖了。”

    喬安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給出偵探先生想要的答案。

    “根據‘追兇鏡’的描述文字,再結合巴登濕地的環境和氣候因素,我認為,兇手很可能是‘狂蛙人’。”

    略作遲疑過后,喬安還是按捺不住事事力求嚴謹的思維方式,又補充了一個候選項。

    “如果不是‘狂蛙人’,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沼蜍人’。”

    “‘狂蛙人’或者‘沼蜍人’嗎……”平克頓先生喃喃自語,陷入思索。

    “這兩種類人生物,體型輪廓乍看起來都很像人類。”

    “但是仔細觀察他們的頭顱,帶蹼的手腳,凸起的眼睛,寬闊的嘴巴,鼓脹的腹部,還有光滑黏濕的皮膚,明顯具有兩棲綱無尾目生物的特征。”

    “‘狂蛙人’和‘沼蜍人’,兩者的外觀和習性也存在很多差別,可惜‘追兇鏡’給出的信息太模糊,我無法做出更精確的判斷。”

    喬安聳了聳肩。

    僅就他的知識儲備而言,已經盡力了。

    “謝謝你,喬安,提供的資料已經很完備了。”

    平克頓先生露出自信的微笑。

    “您已經猜出兇手的族類了?”喬安迫切地問,“是狂蛙人,還是沼蜍人?”

    “在巴登地區,狂蛙人和沼蜍人都有被觀察到的記錄,不過這兩個種族在多年前發曾生過一場激烈的沖突,后來狂蛙人被沼蜍人擊敗,全族被迫逃離巴登濕地,這些年來未曾有過狂蛙人的目擊報告,我倒是聽人說起過,濕地邊緣偶爾還能看到沼蜍人的蹤跡。”

    “如果目擊者的證詞屬實,濕地深處必然存在至少一個隱秘的沼蜍人部落,只不過,這些怪物很少離開自己的地盤,也從未與人類社會發生過正面沖突。”

    平克頓先生在身旁的石塊上磕了磕煙斗,轉而問喬安“你對‘沼蜍人’這種生物,了解多少?”

    “我沒有親眼見過沼蜍人,但是曾在書上看過關于這種生物的介紹文字和插圖。”

    喬安微微蹙眉,先出神回憶《瓦雷斯怪物圖鑒(類人生物分卷)》當中關于“沼蜍人”的條目,過后才繼續講述。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199/20971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