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廢物也修仙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驕狂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驕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轟!

    藍焱卷滅其中,馮寶出現在那艮土岳前。

    “馮寶你!”靈一愈加暴怒,望著被震退的極寒焱劍,怒火沖天。

    “靈一,何必如此急切!”馮寶淡淡道:“我有些事情要問他,不僅僅是我,恐怕千蛛、靈一你也想問吧?”

    靈一一震,余光望向不曾動手的千蛛。

    只見千蛛微微點頭,緩緩張口卻不曾出音。

    靈一辨認出來了,千蛛所言三字為……

    天霄閣!

    靈一心頭震動,天霄閣,這才是他們在此的目的,縱然這秦軒該死,詢問過天霄閣蹤跡后,他們再動手也不遲。

    即便是在如此怒火下,靈一也很快便想明白。

    她眼中殺意不減,望著撤去綠幡、大岳的山夙與馮寶。

    整個秘境外似乎也冷靜下來,除卻這四人外,北荒諸的真君也是如此。

    不過,他們目光更多是嘆息,惋惜,也有幸災樂禍。

    “此子恐怕今日要葬在此地了,靈一與千蛛,絕不會允許他再活著,如今他活著的唯一原因,恐怕就是天霄閣!”

    “一人殺二百余化神,甚至連盧乾都折損在此人手中,若此人不死,北荒天驕榜化神,他當為第一,可惜了!”

    “哼,縱然是得到諸多秘寶,哪怕是天霄閣又如何?如此狂妄,注定隕落,如此不知死活之輩,該得如此。”

    一道道聲音自諸多真君心內浮現,而山夙等人的目光也落在了秦軒身上。

    天云神船內,長煙、云霓的心神近乎提升到極致,更有一人,目光更是復雜。

    山夙取出一枚丹藥吞下去,平定氣息。

    他轉頭望向秦軒,“你便是長青?”

    事實上,在之前他不算真正見過秦軒,更想不到秦軒會做出這等驚天之事。

    秦軒負手而立,在三大道君,諸多真君的目光之中,依舊淡然。

    “嗯!”

    山夙眉頭緊皺,這時,一旁的馮寶卻笑瞇瞇開口道:“長青,你我已經是第二次見了吧?”

    秦軒淡淡的瞥了一眼馮寶,點頭道:“沒錯!”

    “我問你幾個問題,希望你如實回答,如果可以,我可以為你覓得一絲生機!”馮寶笑瞇瞇道,也不曾掩飾,直接脫口而出。

    靈一、千蛛不由臉色愈加冰冷,怒哼一聲。

    “問吧!”秦軒淡淡道,不以為然。

    “幻云宗二百余化神大修士,皆是你殺的?”馮寶凝聲,先問出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秦軒淡淡一笑,輕描淡寫道:“我殺的!”

    音落,靈一眼中殺意如若狂潮。

    “靈一!”千蛛低喝,壓住靈一殺意。

    “盧乾,也是你殺的?”馮寶依舊笑瞇瞇道。

    “嗯!”秦軒依舊淡然。

    這一次,周圍不由響起一聲聲倒吸冷氣之聲。

    雖然之前他們聽到各自后輩說起此事,但遠沒有秦軒親口承認這般震撼。

    此人,真的能做到如此地步?

    山夙在一旁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氣,一人殺二百余化神大修士,殺盧乾,這家伙……如若不死,天云宗定出妖孽。

    馮寶也是眸光微震,他笑瞇瞇的眼睛內流露精芒,凝視著秦軒十數息不曾做聲。

    “那么,天霄閣,在你手中?”馮寶問出最重要的問題。

    “在我手中!”秦軒依舊淡然輕輕一笑。

    嘩!

    周圍眾多修士頓時陷入到一片嘩然之中,那可是大能傳承,合道重寶,竟然就在此人手中。

    如果秦軒不死,他絕對是這次秘境內最大的贏家。

    馮寶心中一震,深吸一口氣,他望著秦軒,“你將天霄閣交給我,我可護你一絲生機!”

    聲音剛落,靈一與千蛛便已經大喝。

    “馮寶,你要干什么?”

    “你通寶閣,難不成真要與我我等為敵!”

    怒喝聲暴起,馮寶眸光卻不為所動,凝視著秦軒。

    就在那靈一與千蛛忍不住要動手之時,秦軒悠然開口。

    “為何交給你?”秦軒負手而立,淡笑著:“我秦長青,何須用你相護?”

    他瞥了一眼靈一與千蛛,“就憑他們這兩個道君?”

    “幻云宗兩百化神,盧乾,殺了便殺了!”

    “他們欲殺我,我自當盡數滅之!”

    秦軒話語如風,徐徐彌漫,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卻若雷鳴滾滾。

    他負手而立,身著一身都市服飾,蒼發如雪絲,隨著微風飄蕩著。

    “道君,又能如何?”

    “又……”

    “能奈我何?”

    音落,如道盡這北荒萬載驕狂!

    淡淡的話語,卻仿佛是黑夜之中的一點火焰,點燃眾人震駭。

    馮寶轉頭,望著秦軒,他微胖的臉上此刻布滿錯愕。

    化神境,在挑釁道君?

    他,瘋了!

    縱然以馮寶,此刻心中都如掀起萬重狂濤。

    山夙更是一呆,神情僵硬。

    “給我住嘴!”他怒喝著,猛然轉頭望向靈一、千蛛。

    果不其然,只見兩人如今已經徹底身化狂怒。

    他們還從不曾見過如此狂妄,囂張之人,明明不過螞蟻,隨手便可碾死,如今竟然敢在他們二人面前口出狂言。

    道君,又能耐我何!

    “今日不殺你,我靈一,自我了斷!”老嫗聲嘶力竭,如發重誓。

    千蛛的臉上更是浮現出肉眼可見的殺機,身后有三百蛛矛浮現,更有神車橫空。

    “山夙、馮寶,今日你二人若攔,我千蛛誓不罷休!”

    怒吼聲如今天地,眾強驚恐的望著這兩人。

    他們都知曉,這兩人如今徹底被激怒,返虛道君,何時受到過如此輕辱,尤其是,輕辱之人,竟然僅僅是化神境。

    只是一瞬,靈一與千蛛便動手了。

    在兩人動手那一刻,馮寶悄然退開,微微搖頭。

    他是通寶閣嫡系,但不是善人,與秦軒接觸只有一二,若秦軒不打算交予天霄閣,他不會為此來救秦軒,盡管,秦軒不凡,一人殺兩百余化神,堪稱妖孽。

    但身為二品通寶閣的嫡系,馮寶見過諸多妖孽,更清楚一個道理。

    再天資驚世之人,若是身死,便是龍鳳,亦不過虛無一場,在這漫漫歲月里,泛不起一絲漣漪。

    秦<!--中间广告位置-->軒這是在找死!

    山夙此刻臉色難看的近乎猶若發紫,他滿目怒視著秦軒,恨不得直接動手鎮殺。

    但此刻,山夙卻是心中一嘆,艮土岳橫空,化作百丈高山。

    “滾去天云神船,只要我山夙活著,你……死不了!”

    他咆哮著,眼中更有血絲彌漫,虛空中,有道則匯聚。

    秦軒望著山夙,眉頭微皺,欲開口,山夙卻已經騰空而起,腳踏艮土岳,沖向了那兩大道君。

    轟轟!

    僅僅一次碰撞,山夙就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山夙老兒,你在找死!”

    “莫要因為這個不可死活之人,誤你道途!”

    千蛛與靈一怒喝,下手卻毫不留情。

    山夙站在艮土岳之巔,縱然口吐鮮血,卻依舊不退半步,硬生生的支撐著艮土岳遭藍焱燃灼,神車碰撞,蛛矛轟擊。

    “靈一,千蛛!”山夙牙關染血,蒼老道:“我身負重命,護天云宗弟子安危,長青殺人也好,口出狂言也罷!”

    “這是我天云宗之事,便是生死大罪,那如何去處置,如何去判決,也應該是我天云宗!”

    “兩個不要臉的老家伙,我天云宗弟子,何時輪到你們定生死?”

    話音落,山夙那一雙蒼老眸子在這一刻暴增,艮土岳竟然不退反進,向那三寶碾壓而去。

    “你找死!”

    靈一聲音如有殺機沖天,她祭煉極寒焱劍,霎那間便轟擊在了艮土岳上。

    山夙嘴角有鮮血蔓延,浸濕天云服飾。

    更有神車橫空,隱約中,那艮土岳上竟然出現一絲裂痕。

    “既然你不知死活,便莫怪我等!”千蛛怒吼,衣袖一震,在他身后,赫然浮現出一道道蛛矛。

    三千七品,三百六品,更有一道蛛矛,通體赤金,此寶一出,那洞穿天地之意,在這一刻驚天地。

    “天蛛矛!”馮寶在遠處,眼中精芒閃爍,“千蛛要動殺招了!”

    山夙咬牙,蒼老的神態似乎愈加可怖,他手中凝訣,只見浩瀚天云化作兩條巨大白鳳,俯沖而下,轟擊在那極寒焱劍上。

    極寒焱劍一震,便將云霧撕裂,鳳身斬斷,燃灼,仿佛將那云鳳都要燃滅之中。

    另一處,那三千三百零一蛛矛此刻合一,以那天蛛矛為首,僅僅一瞬,便洞穿云鳳,轟擊在那艮土岳裂痕之上。

    轟!

    裂痕蔓延著,山夙更是嘴角溢血,如泉涌出,透過天云服,角落在那山岳之上。

    唯有那一雙眼眸,卻有光芒,縱然法寶欲裂,山夙依不曾退后半步。

    “老兒,既然你執意護那不知天高地厚小崽子,今天,你就為他陪葬吧!”靈一蒼老的面孔欲顯猙獰,這一刻,她殺意直指山夙,不在留手。

    只見她身軀一躍,騰空而起,身后噴薄出無盡云霧。

    云霧遮天,漸漸演變,最后化作一條七色彩凰。

    七色元凰訣!

    翼展足有百丈七色神凰浮現天地,仰天長鳴,身著白火,卻冰鳳天地,方圓千丈內,空氣中借由冰晶凝聚。

    “去!”伴隨著靈一怒吼,只見那七色神凰直沖那艮土岳之上的山夙。

    所過之處,空中似乎浮現出一道七色霜橋,橫攔天地。

    山夙更是面色巨震,他口血,手中一拍祭煉出一座六品小塔,鮮血染在那小塔身上,如若血塔橫空。

    就在這時,山夙身軀巨震,他低頭,望著腳下那艮土岳,只見那如洞穿天地之神矛,赫然間貫穿了百丈山岳,那一道道裂痕向四面八方爆裂而出。

    轟!

    血塔與那神凰碰撞,光芒沖天,漸漸,血塔如被冰封,向山夙沖來。

    只是一瞬,山夙便已經倒飛而出,恰巧,他落在了秦軒不遠處。

    老人依舊彎著腰,七竅近乎溢血,渾身上下染著白色冰霜,在他面前,那艮土岳,五品重寶,赫然間便已經爆裂成無數。

    山夙更是連噴數口鮮血,整個人仿佛消瘦了一圈。

    “師父!”天云神船中,長云目疵欲裂,怒吼咆哮,欲沖出神船,卻被他人攔住。

    山夙喘息著,如若那將朽之木。

    秦軒望著山夙,神情平靜,無悲無喜。

    “值得么?”

    山夙轉頭,看了一眼秦軒,咧嘴一笑,盡是鮮血。

    “小子,別以為這世間就你猖狂,想數千年前時,老子還沒有這滿頭白發,也曾縱橫北荒一二。”

    山夙漸漸直起身來,回過頭去。

    “我,恐怕救不得你了!但我會死在你前面,放心!”

    “至于那值得不值得么?”

    山夙望著那破碎的艮土岳,望著那空中神矛,飛劍,神車,七色凰。

    他一拍那染血衣衫,冷笑道。

    “我只知道!”

    “我身上穿的衣服,名為天云!”

    “宗主將爾等交給我,要是讓你死了!”

    “我這老家伙死后在黃泉,沒臉見列位前輩!”

    山夙笑了笑,望著那靈一、千蛛。

    一張凄慘老臉上,盡是坦然。

    通寶閣所在,馮寶與韓雨佇立著。

    韓雨眸光復雜,望著那山夙,眼中掠過一抹敬意。

    馮寶更是輕輕一嘆,“小雨,你可知道,我通寶閣入這北荒,為何不與幻云宗交好,反而與略遜一籌的天云宗交好么?”

    韓雨一怔,明眸中泛起不解,望向馮寶。

    馮寶微胖的臉上露出幾抹悵然,“當初天云宗、幻云宗分裂之時,天云宗比起幻云宗強大何止數倍,更坐擁天云神樹,三品神株,在這北荒打下根基。”

    “不過,成也如此,敗也如此!”

    馮寶輕嘆道:“三品神株,太引人心動了,百萬年間,天云宗遭遇多重大劫,中土神,北荒諸乃至星外大宗都曾入這北荒,為奪那三品神株,天云神樹!”

    “狂濤席卷,一重接一重,其中甚至有二品大勢,不輸通寶閣!”

    韓雨朱唇微啟,有些膛目結舌。

    這是她所不知曉的,“師父,二品大宗,也不曾奪走天云神樹,天云宗守住了?”。

    “至尊染血,大能隕落,如何守不住?”馮寶反問一句,望著山夙與秦軒。

    “多次大劫,天云宗不知付出的多大的代價,以至于天云宗內多出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廢物也修仙》,“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096/20340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