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盛唐破曉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是佛是魔(五十六)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是佛是魔(五十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神都,宗正寺。

    監獄這邊,柏木森森,臺階高企。

    太平公主一只素手搭在武崇敏的胳膊上,款步向上。

    武崇敏彎腰弓背,小心翼翼。

    母子二人,徐徐向上,一邊走著,一邊交談。

    “如此說來,去敬陵刺殺重俊的,不是你的人?”太平公主英氣的眉頭微微蹙起,有些疑惑不解。

    “母親,大兄雖授意放手行事,然而,李重俊畢竟得大兄扶持一場,刺殺于他,于大兄并無益處”武崇敏輕聲回道。

    “刺殺了他,不是可將張易之和相王兄逼到墻角去?他們失了方寸,你處心積慮的地下吐火,才有用武之地?”太平公主是如此分析的。

    “不瞞母親,孩兒另備了手段,也可令他們慌亂手腳,不得不到那處地堡去”武崇敏信心滿滿,和風細雨,說的話卻是冷酷無比,“只是可惜了,去地堡與張易之相會的,不是相王殿下”

    太平公主斜昵了他一眼,輕笑一聲,“另備了手段?你倒是長了本事,說來聽聽”

    “張易之拿捏相王,不外乎拿捕了一批在北郊兵變中幸存的中層將官,若是有人夜襲奉宸府,意圖殺人滅口,足可破壞他們二人的互信,迫使張易之與相王當面對質”武崇敏說得頭頭是道。

    太平公主輕輕點頭,“不錯,有擔當,有籌謀,像個樣子了,不枉了你大兄一番教導”

    武崇敏咧了咧嘴,厚著臉皮道,“母親過獎了,孩兒不敢當,日后有了機會,母親可記得代孩兒向大兄求個情,孩兒可是羨慕崇簡,在塞外帶兵打仗,才更爽利”

    太平公主搖頭輕笑,在他肩頭輕拍了一記,面上浮起一抹愁緒,“許久不見塞外軍報,也不知打成個什么樣子?你大兄也是個沒良心的,他在關內道,手頭定是有不少消息,卻連我也瞞著,改日見了他,定要與他算賬”

    這話,武崇敏不敢接,跟著數落大兄,他不敢,替大兄辯解,他也不敢,只好避重就輕,“崇簡洪福齊天,定是所向披靡”

    太平公主白了他一眼,宜喜宜嗔,“你們呀,眼里都只有你們大兄,哪里還有母親?”

    “還是多花些心思想想,那敬陵行刺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你在神都苑地道的預備,無人知曉,對方不會是特意為你打前站,那他的意圖何在?”

    武崇敏垂首略微思忖,“母親,陛下移駕以來,神都多事,而梁王殿下,一直寂寂無聲,孩兒以為,實在反常,此事,莫不是他的手筆?”

    太平公主嘴角微挑,露出個冷笑,自袖中取出一封信箋,“武三思?哼哼,要是他,我還高看他一眼”

    武崇敏翻開信箋,字跡密密麻麻,內容更不簡單。

    上頭列了幾樣似是而非的證據,將女兒方城縣主之死,扣在了神都四方館的西域使團身上,西域有三十六個城邦小國,供奉天朝宗主,具體是哪一個,則沒有點明,想象空間留得足足的,總歸是捏了個軟柿子,可進可退,能夠輕松駕馭。

    末尾還拴了個意味深長的尾巴,“……王兄時乖命蹇,白發人送黑發人,有一已是不堪,竟爾有二,哀毀過甚,此痛曷其有極……”

    “……近來在府中靜養清修,河間王武尚寶常有來往,觀其言行,頗有異常,僭越狂妄,令人側目,神都變故頻仍,與此庶幾有關?”

    “王兄孱弱無力,難以窮究根底,托與太平殿下,詳察明斷”

    武崇敏看得連連搖頭,嘆氣不已,“嘖嘖,梁王殿下……唔,搶占先手,自行釋疑銷案,順手丟車保帥,好魄力”

    “我也曾以為,他憋在府中良<!--中间广告位置-->久,是醞釀大動作,卻不料,他讓病懨懨的二兒子送來的,卻是這么一封信”太平公主有些莫名地悵惘。

    權勢如風,富貴如霜,與她同一輩的親兄弟,姑表兄弟,前一刻還在意氣風發,揮斥方遒,興風作浪,后一刻,竟已過早的凋零了。

    “如果不是武三思,那又會是誰?”

    疑竇仍舊未解,母子二人沒有再說話,無聲向前。

    “還會是誰?與張易之同來的,不還有個謝瑤環么?”

    宗正寺的囚牢,都是特制的,沒有刑具,更不會逼仄陰暗,寬敞明亮,舒適自在。

    李裹兒畢竟是當朝一品公主,她的囚室更好一些,雖沒有錦繡奢華,但起居坐臥,也是一應俱全。

    聽了太平公主和武崇敏兩人的疑問,李裹兒脫口而出。

    她的嘴角油乎乎的,一手抓著蟹黃畢羅,一手拽著一只烤羊腿,雖一時間,不能都吃下去,但眼睛卻瞪得圓溜溜的,饞的緊。

    “你怎的想到她?”太平公主瞧她模樣可愛,忍俊不禁,挨著她坐下,用錦帕給她擦拭嘴巴。

    “哼哼,你莫要說你不曉得,謝瑤環統領著梅花內衛”李裹兒并不怎么領情,搖擺著腦袋拒絕擦嘴,“我在東宮的時候,早就覺得她不對勁,瞧著冷冰冰的,卻是個外冷心熱的性子”

    “當初,才回東宮,我還年歲小些,沒有跟大兄反目,她許是覺得我不曉事,沒有太多偽裝,總有些愛護之意流露,后來,我跟大兄翻臉了,她對我就只剩下提防戒備,離得遠遠的,再不親近我”

    “我看呢,咯吱咯吱……她八成是大兄的姘頭加狗腿子”

    李裹兒一邊胡吃海塞,一邊大放厥詞。

    “休要渾說,仔細你大兄教訓你”太平公主心念電轉,反推回去,謝瑤環的許多動向,確乎是隨權策起舞的。

    再聯想到敬陵刺殺,行刺的人只殺新羅護衛,不入內室,那么謝瑤環的意圖,也呼之欲出,李重俊去長安,為儲君,都已經是大勢所趨,但他太過自立,卻不利掌控,預先剪除羽翼,他便不得不依靠權策。

    “大兄還敢教訓我?”太平公主在這里思緒翩飛,李裹兒卻不干了,騰地竄了起來,揮舞著手中的吃食,生龍活虎,“他讓我吃粗糧,我還要與他算賬呢”

    武崇敏在旁邊,笑著低頭,揉了揉鼻子,母親要算賬,李裹兒也要算賬,大兄要禍事呢。

    “咯咯咯”太平公主掩口而笑,此事卻是她的惡作劇,給權策背了黑鍋,拉過李裹兒,“正是如此,咱們姑侄兩個一起與你大兄算賬”

    “姑侄兩個?”李裹兒臉頰上飛起一抹暈紅,她與權策交歡次數不多,她的初夜,便是與母親太子妃韋氏一起伺候的權策,聽到這個,不自覺就想到了旖旎之處。

    “怎的了?”太平公主輕輕推了推她。

    “啊?啊,皇祖母只是詔旨我和李重俊去長安,怎的姑母也要去?”李裹兒慌里慌張,尋了個話頭。

    “那是自然”太平公主頎長的脖頸晃了晃,有幾分得意,“你身上還有罪過嫌疑,我負責押解你呀”

    “順路,將神都這許多事,一并做個了結”

    李裹兒皺了皺鼻子,“這些,怕都是順路,想大兄了才是正事”

    “呸”太平公主畢竟是長輩,臉上掛不住,啐了一口。

    《盛唐破曉》無錯章節將持續在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青豆!

    喜歡盛唐破曉請大家收藏()盛唐破曉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shengtangpoxiao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4050/29948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