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九十五章 怒火攻心 - 時間木馬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時間木馬 >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九十五章 怒火攻心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九十五章 怒火攻心

推薦閱讀:

    風越來越大,雨越下越急。

    雨水澆落在自由小鎮內,順著中心街緩坡水渠汩汩流淌。小鎮入口,已經匯成了一個血色湖泊。

    無名蹲下身,輕輕撫摸著地上的半截木匾,漆黑的木匾已被燒的不成樣子,滂沱大雨落在木匾上,隱約可見上面刻著“自由”兩個字。

    盛家姐妹靜靜地站在無名身后,雨水順著披風、秀發、睫毛緩緩滴落,滂沱大雨落在身上,濕透了衣衫,二女卻是不為所動。

    無畏大雨,她們的心已經被悲傷打濕。

    金麟領著三獸還在追殺著落荒而逃的馬賊。

    小鎮鎮民們早已如驚弓之鳥,被嚇得不敢出門,蜷縮在各個黑暗的角落,哭泣聲如雨滂沱,聲聲不息。

    嘭!

    一個如爛泥般的人影被莫牛扔在三人身邊,濺起猩紅的水滴,落在半截木匾之上。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黃色頭巾散落在地,露出了額頭處的一道猙獰傷疤。雙腿齊長無比,占有整個身高的七成之多,身材比例十分不協調。此時那雙長腿卻已斷為幾節,蜿蜒在地。

    如果對東海城周邊賊寇勢力有所了解,一定知道,這帶有頭疤的男子正是東海城外惡霸一方的黃巾賊團首領之一,長腿賀三。

    看著鮮血染紅的木匾,無名緩緩起身,控制著木匾浮空而起,重新掛在小鎮入口處的拱門上,目光緊隨木匾,看都未看賀三。

    “給你的賊團發出求救信號,讓他們來救你。”聲音像是從九幽之中發出,不帶有絲毫語氣情感。

    賀三掙扎著看向那道年輕的背影,眼中充滿了恐懼:“大,大人…”

    噗!

    一道無聲的波動從無名身上傳出,帶著凜然的鋒銳之氣,瞬間斬斷了賀三的長腿,那雙腿頓時如兩條噴血管道,鮮血噴涌而出。

    啊!

    賀三發出凄厲的慘叫,緊接著疼暈了過去。

    盛無情眼眸一凝,念力涌出,刺醒了昏迷的賀三。

    “再多一句,掉的就是你的腦袋!”

    賀三身心俱顫,恐懼已不足以形容他此時的心情,或許死亡才是他最好的解脫。

    當賊寇這么多年,他殺過不少人,也見過不少人,可從未聽過如此冷厲的聲音,似萬年玄冰,又似是九幽惡魔,就是不似人間應有。

    被無邊的恐懼包圍,賀三控制著智能手環發出了求救信號,閉嘴咬牙**著,甚至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忍著只是疼痛,出聲便沒了命。

    大雨依舊,并未停歇,紅刀眾人就這么在雨中靜靜地矗立著。

    無名看著木匾愣愣的出神,二女也想著各自的心事,莫牛更是閉著眼睛如石柱一般矗立在旁,落石他都懶得躲,更何況輕飄飄的雨滴。

    不知過了多久,小鎮外傳來了一陣馬蹄聲,無名終于轉過身來,冰冷地看向來人,眉頭卻是微微皺起。

    因為,來的這隊人并非黃巾賊團的援兵,而是東海城守軍!

    那是一支千人軍隊,士兵們身穿漆黑的古之國制式鎧甲,旌旗上畫著一條首尾環繞的五爪金龍,中間金絲蠶線繡著大大的東海兩個字。

    當先一人身穿鎖子金甲,頭戴金色頭盔,胯下是一匹二階黑角馬,長得膀大腰圓。

    臨近細看,竟是與無名三人有過一面之緣的東海城將軍,野獸侯都!

    眼見東海城守軍半日后才來救援,無名心中不禁泛起滔天怒意。站在小鎮口一動不動,冷冷地看著這隊東海守軍。

    侯都來到小鎮前,瞟了一眼凌亂不堪,尸體橫陳的小鎮和鎮口的血色湖泊,還有鎮周滿地的馬賊尸首,心中猜了個大概,眼神卻沒有絲毫波動。止軍下馬,大步走到紅刀四人身前。

    看著面前有些熟悉面孔和那身紅刀云紋披風,侯都驚訝道:“你們怎么在這?”

    “我們為何不能在這。”無名冷冷說道。

    侯都眉毛一挑,剛想發怒,卻斜眼瞟到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賀三,心里頓時咯噔一下。

    作為東海城將軍,附近有哪些厲害的賊寇他可是了如指掌。眼見素有劈風鐵腿之稱的長腿賀三都被斷肢,頓時收回心中怒氣,試探性地問道:“馬賊是你們殺的?”

    盛無雙的情緒早已積壓了許久,此時見到這個姍姍來遲的東海將軍,終于忍不住爆發出來,厲聲嬌喝道:“不是我們難道是你?你這個狗屁將軍有什么用?如果不是我們恰好路過,小鎮已經沒有一個活口,馬賊也早已人去鏤空,你們來干嘛?收尸么?”

    被盛無雙這一罵,侯都頓時不悅,但攝于賀三之死,他也不敢太過表露,眉頭皺了皺,并未答話,抬手一揮,身后的軍隊魚貫而出,涌進小鎮內。

    無名以為他們是去安撫小鎮中的人,便沒有阻攔。

    可接連不斷的哀嚎哭泣聲讓他發覺到不對。回頭一看,無名頓時愣在原地,緊接著,怒火中燒,牙呲欲裂。

    只見涌入小鎮的士兵們并非像他想的那樣去安慰鎮民,而是獰笑著抓捕小鎮中還活著的人,將他們栓在一條漆黑的鎖鏈上,像是在抓捕奴隸。

    這哪是軍隊啊?這分明就是強盜!

    “住手!”

    無名大喝一聲,渾身氣勢驟<!--中间广告位置-->然爆發,轉頭看向侯都,眼神已是鋒銳如刀。

    一抹寒芒驟然出現,刺破了侯都的盔甲,抵在了他的脖子上。鋒銳的尖兵下陰出猩紅的鮮血,冷冽的光芒嚇的侯都愣在原地,動都不敢動。

    “叫他們住手!”無名冰冷的說道。

    侯都的內心五味雜陳,他不知道為何僅僅隔了三個月,原本在他眼中只是身份神秘,實力卻如螻蟻般的無名突然變得如此厲害。

    他剛剛只覺得銀光一閃,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便瞬間被無名所制。他是體術師,即便沒施展異獸變身,可身體防御也不是普通兵器能刺破的,可脖頸處傳來的疼痛感讓他知道,他的防御在這銀色槍芒下跟紙差不多。

    也讓他知道,如果他不照做的話,那銀色的槍尖真的能刺穿他的脖子,了結他的性命。

    侯都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去,急忙揮了揮手。

    身后的傳令兵在他的示意下也是急忙敲響銅鑼,鳴金收兵。

    當當當!

    軍令如山,涌入小鎮的士兵們紛紛撤回,在小鎮口列隊站定,看著他們的將軍竟然被一柄凌空槍尖抵住了脖子,一個個噤若寒蟬。

    “為什么抓鎮民?”無名的聲音竟然有些微微**,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他顯然快氣炸了,他還以為守軍只是姍姍來遲,卻沒想到,他們根本不是來救人,而是來抓人的!

    為什么?這是為什么?

    無名不知道,他要問個清楚!

    盛家姐妹也同樣愣在原地,甚至連心中的悲傷都被火山噴發般的氣憤所淹沒,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侯都愣了一下,并未回答,因為這事涉及到了保密軍令,是不能隨意說出口的。

    眼見侯都猶豫不決,無名控制著尖兵緩緩刺入侯都的脖子,讓他不得不誠實回答無名的問題。

    “因為自由小鎮已經失去了庇護。”

    “庇護?什么叫庇護?”

    感受著無名身上傳來的實質般的殺意,侯都再不敢有所隱瞞:“古之國規定,在城外生活的普通人是不受軍隊保護的,只能受到強者的庇護。一旦沒了庇護,就不再屬于古之國公民,會被發配充軍或者下放到兵團勞動。”

    “就在不久前,庇護自由小鎮的那位封將強者在冒險之時殞命,因此,我們得到上級命令前來抓捕鎮民。”

    無名的怒火已經不可遏制,右眼漸漸變紅,就連尖兵也在不斷地**。

    “這什么狗屁規定?為什么我們不知道?”

    侯都痛的快要說不出話來,尖兵**,他的心也跟著劇烈**起來。

    說是東海城將軍,但他其實根本沒上過戰場,這個將軍的職位是他經過多方疏通才得來的。

    死亡的恐懼讓他顧不上什么保密軍令,也顧不得面子,急忙解釋道:“大,大人,皇室規定,這事不能主動告訴任何人,意外知曉的異能者只有自行申請,才能擁有庇護普通人的權利。而普通人也并不知道他們是被強者庇護才能安然生活在城外的。”

    “大,大人饒命!”侯都此時已經渾身冷汗,混合著雨水濕透了全身。

    無名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腦中不斷回蕩著“庇護”兩個字。

    他覺得他的世界觀已經完全崩塌了,走出兵團的時候就已經塌了一次,游歷大陸的時候又塌了一次,這次,是真的,完全塌了!

    前世的教育在他內心搭建起來的一切都崩塌殆盡,塌成了黃土,塌成了灰燼,塌成了一團垃圾,被雨水沖毀,沖散,沖垮。

    他本以為兵團制度就夠殘忍了,卻沒想到,就連兵團之外,普通人想要安穩的生活,都需要托庇于強者!

    他想罵人!

    古之國?狗屁國家啊!還能稱之為國么?只是在皇權統治下一座座孤獨求生的城市吧!

    城內守軍?tm的跟城外強盜有什么區別?披上鎧甲就是士兵,脫下鎧甲就是賊寇!

    萬年,他穿越了萬年!

    萬年后的地球就tm是這樣?這跟上古年間一個個原始部落有什么不同?沒有法制,沒有公平,沒有道德,沒有自由,沒有公民權利,只有無盡的殺戮!

    一個個城市,一個個小鎮就像一個個金絲牢籠,只有在強者的庇護下才能存在的金絲牢籠!

    籠外,是兇殘的獸族和比獸族更兇殘的賊寇。

    籠內,是一個個懵懂無知,不知何時便會失去庇護,被下放到黑暗兵團的凡人。

    人,還是人么?這個字眼,顯得多么可笑啊。

    神?我qnmd的,這個世界真的有神?還真是諷刺啊…

    …

    過去和未來就像互相交錯的齒輪,齒輪中夾著的,是無數個鮮活的生命,只要齒輪一動,便會榨出淋漓的鮮血。而這個齒輪的驅動權,卻只掌握在少數人手里。

    …

    風,依舊在刮,

    雨,依舊在下。

    血,一直在流…

    …

    不知過了多久。

    噗!

    一口鮮血從無名口中噴了出來,他再也站立不住,向后暈倒。

    他,已經怒火攻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89/3910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