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九十一章 何為修行 - 時間木馬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時間木馬 >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九十一章 何為修行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九十一章 何為修行

推薦閱讀:

    洞中無甲子,不知幾何時。

    在與伙伴交談之后,無名便將全部心力放在了修復身體上,控制異能輔助一個個漩渦對身體進行修復,異能用盡后便沉心修煉。

    隨著一次次異能的干枯充盈,無名發現,他的異能強度也是隱隱提升,已經達到了二段中階巔峰的程度,看來,這也是一種提升異能的方式啊!無名心想。

    雖然無名覺得異同轉化的修煉方式應該還有更大的秘密,但那種刺痛感卻沒有讓他輕易再次嘗試,他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修復自己的身體,而后,才能考慮其他。

    在無名修煉期間,其他三人便安心守在洞內,等待著無名的好轉。

    期間,莫牛和金麟時不時會出去獵些野味,但盛家姐妹卻不會燒烤,于是,一人一獸便只能吃生肉度日,心中懷念起無名烤的熟肉,看著無名的目光愈發殷切。

    金麟沒事的時候就爬在無名身邊,輕舔他的臉頰,如果不是長了一副威武身軀,確實像一條大狗。

    風聲蕭瑟,雨落平歇。轉眼,又過了半個月。

    洞口處,少女輕撫古琴。

    那琴曲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巍峨輾轉,自由如風。

    微風拂過,吹起三千青絲,玲瓏玉致,古韻悠然。

    此時山下卻已經匯聚了成群巨獸,甚至夾雜著三兩異獸,為琴聲所染,巨獸嘶吼相合,甚為壯觀。

    琴聲希落,余音猶存。

    “姐姐,好悶啊,白癡怎么還不出關。”

    少女身邊光暈流轉,緩緩浮現出一道靚麗身影,似是早已站在那一般。

    盛無情微微一笑,并未答話,起身抱琴向洞中走去。

    這半個月來,她每天都會來山頂撫琴,一者靜氣寧心,鉆研情緒與琴曲的相容之道;二者憑曲修煉,尋求突破之機;三者卻是因為無名。

    七日前,在強悍的身體自愈能力下,無名的身體已然無恙。

    但轉醒后恰巧聽到盛無情正在撫琴修煉,曲中似有一種萬物自由之意,緊接著,無名竟然jinru了類似頓悟的狀態。

    而后囑咐了盛無情每日辰時彈琴,便匆匆閉關,爭取有所收獲。

    至于為何閉關,無名沒說,三人也不知道。

    因此,這一等,便又是七日。

    按照無名吩咐,每日辰時,盛無情都會來山頂撫琴,雖然不知道對頓悟中的無名是否真的有用,但她甘之如飴。

    想起了七日前,無名眼中那重現且更勝往昔的神采,盛無情微微一笑,內心甚是安寧,緩步向另一處山洞走去。

    突然,一股奇異的波動從無名閉關之處傳出,這股波動似是空間異能,又不似空間異能,時強時弱,忽隱忽現,甚是神秘。頗有一種她方才所彈琴曲中的高山流水之意。

    盛無情驚喜的望向山洞。

    其余人獸也是有所感應,匯聚洞前,幾雙不同的眸子中閃爍著激動的神采。

    無名,要出關了!

    波動緩緩從洞中傳來,而后漸漸停歇,似要隱退。突然,一股極致的鋒銳氣息從洞中爆發,似有龍吟之聲響起,而金麟也是有所感應,發出嘹亮吟聲相喝。

    雙吟糾纏,直沖天際,山下巨獸聽此威吟,盡皆跪匐在地,仿若臣子。

    那股鋒銳之氣凜然而出,如萬千利刃,洞口巨石瞬間被切成無數碎石,無聲無息。

    當那股鋒銳傳出洞口,到達眾人身前,倏爾散去萬千鋒銳,化為自由之風。

    輕風拂過,揚起眾人發絲衣角。

    仿佛凝滯了幾秒。

    嘩啦啦!

    洞口巨石散落在地,每一塊碎石斷處都是光滑如鏡,沒有絲毫滯澀刀痕。

    煙塵散去,洞中緩緩浮現出了一道單薄的身影。

    風吹衣角云裳動,面若晨陽普眾生。

    面容燦爛,身姿瀟灑,正是無名。

    “呵呵,讓你們久等了。”

    不見無名腳下作何動作,就如剛剛那陣微風,瞬間飄到了眾人面前。

    詭異而瀟灑。

    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身影,盛無情驚喜道:“你成功了?”

    “嗯,僥幸成功,多謝你為我撫琴。”無名微笑道。

    盛無情也回之微笑,猶如花開兩朵,并蒂溫柔。

    盛無雙瞪著美眸道:“你們怎么又在打啞謎,什么成功了?”

    無名看著這個古靈精,微笑搖頭,手中突然浮現黑絕刀。

    恰巧一片柳葉從身旁飄過,無名抬手橫刀,斬向那脆弱的柳葉,黑白刀刃上緩緩旋繞著一道微不可察的銀色紋路,仿若風吹細絲,零落飄散。

    刀刃輕輕斬在柳葉之上,吹毛斷發的刀鋒竟然順著柳葉輕撫而過。

    柳葉微橫,像是被微風輕吹而旋,倏悠飄落在地,依然完整。

    無名握刀再次橫斬而出,這次他的目標是一方巨石。刀鋒一抿,閃過一道銀芒,刀刃橫穿巨石,卻是無聲無息。

    而后,黑絕便消失在了無名手中。

    頓了兩秒。

    嘩!嘭!

    在盛無雙驚訝的注視中,巨石從中斷為兩截,上半部分順勢下滑,轟然落地,濺起紛紛塵土。

    “這,這是變戲法么?”盛無雙張開小嘴驚嘆道。

    “這可不是變戲法,這是刀法。想學啊你,想學我可以教你啊!”無名玩笑道。

    “切,白癡才學刀,我是耍劍的!”盛無雙俏皮道。

    突然,看著無名戲虐的眼神,回想起自己話中歧義,急忙改口道:“玩劍,我是玩劍的!”

    這似乎,也不怎么對。

    盛無雙美麗的臉頰頓時升起兩朵紅暈,瞪著無名道:“我是玩槍的<!--中间广告位置-->!”

    “噗哈哈哈…”無名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

    “噗哼哼…”盛無情也是捂嘴輕笑起來。

    但她的心中卻是驚嘆不已,因為她剛剛看到,無名斬出的舉重若輕的兩刀,刀身尺寸空間處環繞著微不可查銀色紋路。

    那,正是紋術。

    而她心中輕數那紋術筆畫,竟有五筆。

    無名竟然借此頓悟之機,自創五品紋術!

    不僅如此,她是感知術師,她感知的到,這次閉關后,無名仿佛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原本性格神秘矛盾,現在就連氣質,實力也是變得神秘莫測。

    不提剛剛這撫柳如風、斷石如泥的刀法,單單這自由飄忽的身法就足以讓人驚艷。

    作為紅刀獵魔團的團長,現世古神!

    無名,終于開始展露崢嶸。

    盛無情心中并無一絲嫉妒,只有滿心歡喜,無名變強,就是紅刀獵魔團變強,那便距她們姐妹報仇之日,更近了一步。

    在盛無情沉浸思緒之時,無名輕聲道:“無情,想什么呢?”

    “哦,沒想什么。既然你出關了,我們也該離開這里了。”

    “不急,我還有一個疑惑,需要你配合一下。”

    “哦?什么疑惑。”

    “你再彈一曲吧。”

    看著無名眼中的希冀,盛無情臻首輕點,剛要坐到地上,卻感覺到身下空間異動,一股空間之力輕輕托撫著她,猶如憑空生出了桌椅一般。

    盛無情臉頰微紅,無名訕訕一笑。

    盛無情按下心中羞澀,凌空而坐,素手放在古琴之上,再次心神寧靜。

    青絲飄動,仿若人間仙子。

    玉指輕彈,一曲《高山流水》緩緩而出,抒發自由之意,輕語流水之音。

    風聲喝琴,呼嘯而起,在這山巔之上,少女及腰青絲隨風而舞,少年衣袍獵獵飛揚。

    無名聽著這優美的琴曲,緩緩閉上了眼睛,繼而陡然睜開,右眼已變為紅眸黑瞳,仿若透視世間萬物。

    盛無情此時已經閉目彈琴,并未得見。但盛無雙和莫牛卻是親眼見到這奇異的瞳眸。

    盛無雙捂著小嘴,想要作聲,卻是欲言又止。因為,她覺得此時的無名,有些不像是她所認識的無名了,睜開世間眼的瞬間,氣質突變,充滿了神秘莫測之感。

    無名不管他人作何感想,他也沒打算隱藏世間眼,他現在想要弄清楚的是,為何盛無情的琴音能讓他jinru頓悟。

    而這,只有世間眼能幫他做到。

    睜眼看去,世間萬物再次化為無數光點。無名也如愿以償地看到了盛無情的琴曲特殊之處。

    在盛無情彈琴之時,他除了能看到凈白色異能從盛無情體內噴涌而出之外,還能看到琴音中融合的其他顏色光點,大多數都是銀色,也就是空間異能。

    那些銀色異能不斷地起伏震動,仿佛是空間異能在載著琴音向四周擴散。

    細想想,無名便釋然了。

    音波是通過介質傳播的,而這介質不外乎空間,自然會依托著空間傳播。

    而琴曲所依托的光點,曲動韻律之間有著諸多變化,一開始竟與輕風所化光點律動十分相似。

    時而縹緲不定,時而又驟然騰起。

    隨著曲調的推進,琴曲所化光點的變化竟又與那流水光點十分類似,緩緩輕流,奔涌向前。

    而后又變為高山,巍峨不動,屹立不倒。

    再之后又夾雜著許多其他變化,但大多一閃而逝,并不像高山、流水、輕風般那么明顯。

    無名的腦海豁然洞開,他知道為什么盛無情的琴曲能讓他jinru頓悟,自創紋術了。

    因為,這首《高山流水》琴曲竟蘊含著萬物之象,化而為形。所以他才能僅憑聽覺便領略了其中自由的真諦,完善了天刀九式第一式自由,創了這招五品紋術!

    那是不是其他琴曲會有不同變化呢?

    想到這,無名直接打斷盛無情的彈奏,有些急切地說道:“無情,能換首琴曲么?”

    盛無情抬眼望向無名,也被無名那右眸異像所震驚,但她看出無名眼中的急切,盛無情也沒發問,曲指輕捻,一曲《平沙落雁》悠然而出。

    此曲旋律起伏,綿延不斷,優美動聽。

    但無名可不是要聽曲,而是看曲!

    無名睜著右眸看向緩緩而出的琴曲光點,將光點不斷拼湊而成的圖案與自然萬物所化的光點對比著。

    他發現這些光點圖案竟似鴻雁回翔瞻顧,上下頡頏之態,翔而后集之象,驚而復起之神。靜動有序,甚為優美。

    “無情,再換一首…”

    《漁舟唱晚》…

    “再換一首!”無名眼中光芒愈盛。

    《瀟湘水云》…

    …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無名驚喜道。

    盛無情撫平琴音,起身問道:“知道什么?”

    她隱隱覺得,無名似是知曉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我知道了異能是什么。”

    “我知道了該如何修煉。”

    “我知道了該如何探索異修之路!”

    轟!

    無名這句話如雷鳴轟頂,瞬間在二女腦中炸響。

    他說什么?

    他說他知道什么是異能?

    他說他知道如何修煉?

    他說他知道如何探索深奧繁雜的異修之路?

    如果這是出自一位封帝強者之口,她們不會有絲毫驚訝,那種強者,的確已經窺探了世間真理。

    可這話是無名說的,他才二段啊!

    他,瘋了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89/3910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