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八十七章 誰更倔強 - 時間木馬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時間木馬 >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八十七章 誰更倔強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八十七章 誰更倔強

推薦閱讀:

    巨石林。半山腰。

    黑夜中,一切都很寂靜,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

    黑發少女抱著古琴俏然而立,身邊站著兩米多的赤角莫牛,猛犸巨象和兩匹火焰龍馬似是背景。

    再向下便是四具異獸尸體和三個倒地的獸人,鮮血涓涓而下,匯聚成河。

    獅火剛奔出山林,還未來得及喘口氣,掃了一眼已經染血的巨石林,瞳孔驟然收縮。

    渾身**,握爪成拳,突然發出一聲仰天怒吼。

    他知道,他的團員,應該是完了。

    他不知道,這是誰干的。

    狼起和雞倉也是矗立在原地,眼中閃過兇厲之色,兔死狐悲,難免讓他們心生恐懼。

    獅火盯著半山腰站立立的那兩道身影,嘶吼道:“是誰?”

    盛無情并未答話,莫牛也懶得理他。身后林中卻是傳來一道并不明亮卻甚是冰冷清晰的話語。

    “殺人之前,你們應該做好被殺的準備。”

    林中緩緩地走出一道身影,手握黑絕刀,跨下麒麟獸,正是尾隨拖延獅火三人的無名。

    金麟低吼一聲,繞過三人,奔回到盛無情和莫牛身邊。

    無名翻身下麟,原本冰冷的目光看著盛無情變成了柔和之色。

    “無情,你沒事吧。”

    盛無情心中一顫,卻是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心中回答著,我沒事。

    無名無奈一笑。

    “小美女呢?她也沒事吧?”

    “雙兒殺了一人后,又引走了一名三段飛行術師,還在我的感知中,應該沒事。”

    無名看著盛無情淡然的表情,心中似是有些煩悶,冷然回頭看向獅火。

    “你不是想跟我決斗么?我給你這個機會!”

    聽了這話,盛無情驟然睜開雙眼,眼中閃過濃濃地擔憂之色:“無名,你…”

    無名握著黑絕緩緩上前。

    “我想試試,我現在到底是什么實力。”

    獅火已經被怒火充斥的雙眼閃出一抹駭人的亮光,抽出掛在銅獅身上的火紅色長劍,跨前幾步。

    “小子,我要將你燒成灰燼,為我的團員報仇!”

    無名并未答話,低著頭撫摸著手中黑絕。

    “無情,你騎著金麟去找無雙吧。這里有我和莫牛就夠了。”

    盛無情抿了抿嘴角,猶豫了一下,翻身騎上金麟,看著無名的背影低聲說道:“你小心點,我盡快回來。”

    “嗯。”

    金麟嘶吼一聲,看了一眼無名,轉身奔入林中。

    “莫牛,”

    無名將黑絕交付左手,閉上雙眼。

    陡然睜開,眼中已是寒光乍現,再無任何一絲柔情。

    “獅頭是我的,除了他,一個不留!”

    吼!

    莫牛發出一聲震天巨吼,如虎嘯山林。身后猛犸和紅紅火火也隨之迎合,似拱衛著將軍的士兵。

    烈火銅獅身上的火焰劇烈抖動起來,有些不穩,眼中也閃過一抹人性化的懼怕,低頭喘氣,四蹄竄動。

    狼起和雞倉也是瞳孔收縮,如臨大敵。他們都感覺到了巨吼聲中攜帶的恐怖壓力。

    莫牛雙臂紋光繚繞,銅皮鐵骨,眼中再無呆滯,布滿兇厲,仿若出世兇獸。

    單腳蹬地,嘭的一聲,腳下直接被踏出坑洞,莫牛如一只下山猛虎,入海蛟龍,攜著罡風兇氣撲向狼起和雞倉。

    在經過獅火身旁的時候,看都未看他一眼。

    無名說過,獅頭是他的。

    所以,他不會絲毫插手。

    而其他人,也休想插手!

    莫牛掠過時帶起的罡風刮的獅火皮膚隱隱刺痛,他心頭一跳,竟是沒敢橫加阻攔,他怕被這個赤角怪物盯上,會率先陣亡。

    繼而眼神瞬間收回,繼續盯著無名。眼前之人,無論是異能波動還是自身氣勢,都比那個赤角壯漢弱了不只一個檔次。

    “你很有膽魄,卻太自大了,你不是我的對手。”

    無名冷然一笑:“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噌!

    黑絕出鞘,刀鋒前指,亮銀刀鋒在這黑夜之中寒芒乍現。

    “你將成為我刀下亡魂!”

    騰!

    火紅長劍上騰起熾熱的火焰,同樣甚是耀眼。

    大戰,一觸即發!

    …

    盛無情騎著金麟憑著異能感知向林中奔去。

    聽到了莫牛的震天吼聲,感知著身后傳來的異能波動,盛無情知道,那里,已經開始了戰斗。

    他不知道無名為何要支開自己與獅火單挑,像是一個小孩,在與她賭氣。

    但她了解無名,應該不至于如此,他應該有著自己的打算。

    無名,依然讓她看不透。

    有莫牛的保護,他應該沒事吧。她想。

    收回思緒,繼續感知著妹妹的位置,突然,柳眉一皺,急忙催著金麟加快速度,向林中奔去。

    盛無雙,被發現了。

    …

    黑夜中,盛無雙憑著對光異能的掌控,隱身緩慢前行著。

    她具有夜視千里的瞳術,能清晰看到天空中的三段飛行術師鵝昌。

    她不敢停留在原地,因為當她靜止不動后,那個飛行術師竟然能確定她的大致位置發起攻擊!雖然狙擊光束并沒有命中她,卻是離她很近了。

    而當她再次移動之后,攻擊卻又消失了。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不斷地隱身前行著。

    她也沒有將這種情況告訴盛無情,她怕會影響伙伴們的<!--中间广告位置-->戰斗,即便殺了一人,她還想多盡一份力。

    由于一直沒休息,所剩不多的異能在她隱身狀態下已經快要耗盡,她卻依舊在努力堅持著。

    咬著牙堅持著。

    將體力榨成異能堅持著。

    能引走這個飛行狙擊手便能幫助團隊,能多堅持一分種,便會多幫一分種吧,她想。

    …

    鵝昌展翅飛在空中,一雙鵝黃色的眼睛穿透樹林尋覓著盛無雙的身影。

    每一個狙擊手都有輔助狙擊的獨特看家本領。而鵝昌的本領除了飛之外還有他這雙鵝黃色的雙眼。

    雙眼處異能涌動,顯然是一種瞳術。

    這種瞳術叫定向追蹤。并未排進瞳術前十,但卻是一種有關狙擊手的瞳術。

    這雙眼睛能儲存靜止之人的念力波動,當這個人再次靜止不動的時候,他便能憑著念力波動確定大致方位。

    而一旦那個人移動,念力波動發生變化,他便無法再確定其位置了。

    正是憑著定向追蹤的奇異瞳術鵝昌才能找到隱身不動的盛無雙,從而發起攻擊。

    盛無雙顯然發現了這種瞳術的缺點,不斷移動著。

    但他并不著急,發出必殺一擊后盛無雙一直保持著隱身狀態,明顯支持不了多久。他只需要盯住林中的腳印等著盛無雙退出隱身狀態后便能打活靶子了。

    二人就這樣捉迷藏般在林中追逐了許久。

    盛無雙體內異能終于被榨干,周身光暈涌動,玲瓏的身影也是若隱若現,她已經支撐不了隱身狀態了。

    就在這時,天空中發出了一道凌厲的光束,射向盛無雙。

    在自己明知狀態不佳時,盛無雙已有動作,順勢一撲,躲到了巨石后面,徹底解除了隱身狀態。

    這巨石斜靠著一座小山,恰好擋住了鵝昌在空中的狙擊路線。

    看著披風上被燒焦的洞口,咬著銀牙。掙扎著將披風抱在懷里。

    這件披風,是他送給她的。

    盛無雙閉上眼睛,給姐姐發了個信號。

    酥胸上下起伏,不斷地喘著粗氣,身上也已香汗淋漓,她不知道能不能撐到姐姐來,她已經到了極限。

    鵝昌眼見一道靚麗身影退出隱身狀態躲到了山后,頓了一會,抬槍射向巨石,石頭冒出股股青煙,卻并未穿透。

    巨石太厚,如果想要射穿起碼需要他匯聚五成異能,但他并不敢賭這一擊,他不知道她耍的什么把戲。

    鵝眼微瞇,小心翼翼地落到了地上,拔出腰間佩刀,向巨石走去。

    “呦,美女,終于支撐不下去了么?”

    “你一個弱女子,作為狙擊手用得著這么拼命么。”

    “狙擊手應該躲在暗處,你實在不應該引我出來。”

    盛無雙沒有答話,她已經沒有力氣答話了。睜開雙眼,眼神冰冷無情,那模樣,有些像她姐姐。

    終究,還是實力太弱啊。她想。

    鵝昌的腳步踩地草地嘩嘩直響,越來越近了。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鵝昌,咱們交個朋友怎么樣?交個朋友我不殺你。”

    鵝昌還是有些害怕這是個陷阱,或者盛無雙臨死反撲,天生膽小讓他慎之又慎。

    腳步聲依然在接近著,眼看走到巨石后面,他已經看到了盛無雙露出的衣角。

    鵝昌雙眼歷光一閃,驟然拔刀上前。

    就在這時,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悲傷之情,前沖之勢也是減弱。

    在原地停留了三秒,他便再次緩步上前,催動異能抵御著腦海中的混亂情緒。

    繞過巨石,看到了盛無雙那對金眸冷眼,緩緩握住手中之刀,繼而驟然揮下。

    他要辣手摧花!

    心中再次升起了一股思念之意,仿佛盛無雙是他的思念情人,刀勢也慢了五分。

    卻并沒有停滯。

    刀刃已經隱隱刮破了盛無雙的外衣,露出了雪白香肩。

    刀鋒即將觸碰她的脖頸。

    分毫之離。

    呲!

    仿佛撕裂了棉帛的聲音,在這寧靜的黑夜中冷然作響。

    啊!

    鵝昌發出凄厲的慘叫打破了這份寧靜,身體似是風中飄葉,向后飛去。嘭的一聲撞在了山體之上,落石滾滾,淹沒了身軀。

    反觀盛無雙,身前利刃停在距她半指之處,握刀之手也凝滯在了半空中。

    只是那手已經齊跟而斷。

    鮮血汩汩。

    林中傳來一陣唏吟吟的嘹亮龍吟,那停在半空中的利刃驟然鋒轉,如一道銀色閃電劃破夜空,帶著凜冽的風勢刺進亂石堆中。

    嘩嘩嘩!

    噗!

    似是一聲異響,亂石下滲出鮮紅的血液。

    石中哀嚎聲也是戛然而止。

    鵝昌,七獸獵魔團狙擊手,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至死他都不知道為什么他的刀刃僅差一寸便停滯不前,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他的手會齊根而斷。

    盛無雙聽到了那聲熟悉的龍吟聲,緩緩地閉上雙眼,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金麟,謝謝你。

    而后意識漸漸模糊,終于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懷中依然抱著披風,緊緊地攥著披風處的那道漆黑空洞。

    緊緊地攥著。

    如一陣風般,林中掠出一道金紅身影。

    盛無情跳下金麟,飛步上前,把著妹妹的香肩,將她擁在懷里,眼角溢出一滴淚水。

    雙兒,你太傻了,你跟他一樣倔強。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89/3910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