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八十三章 拓跋兵行 - 時間木馬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時間木馬 >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八十三章 拓跋兵行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八十三章 拓跋兵行

推薦閱讀:

    古琴?

    盛無雙需要的武器他已經有了些眉目,但作為感知術師的無情怎么也需要武器?還是古琴?

    于是好奇地無名問道:“無情,你需要古琴干嘛?你不是感知術師么?”

    “作為神醒者,我已經不單單是感知術師了,已經具有了一定的攻擊力。你忘了我的情緒控制了么?雖然我能通過念力直接發動控制,但想讓攻擊變得更強,就需要外物輔助了。而且異修一途本是窺探異能奧義,單靠修煉是不行的。我所思考的辦法就是容情于曲,所以我需要一張古琴,不單是武器,同時也是修煉之物。”

    “額,琴我就不懂了,那這樣吧,明天我們還是一起吧,本想讓你和無雙休息休息的。”

    “噗哼哼…,雙兒的性子,你認為她待得住么?”

    無名看著再次露出微笑的盛無情,心猿意動:“無情,我…”

    “你不用說了,我的心事你應該知道,在這之前,你碰都不許碰我!”

    “額…”無名直接被盛無情的話噎住了,愣在那里。

    這叫怎么回事?什么叫碰都不能碰她?他也沒碰過她吧!

    現在這算什么?地下戀?神外戀?虐戀?

    無名說不上來,反正很難受。

    明明雙目含情,卻不得牽手,明明互相愛戀,卻如鯁在喉,這種感覺就像是學生時代被班主任監視不讓談戀愛一樣,十分憋屈。

    不能碰?我看總行了吧!

    無名剛要抬頭,卻聽到盛無情嬌聲道:“看也不行!”

    噗!無名現在想吐血。

    原本還能看看,現在連看都不行了,還不如不表白了!

    哎,心中嘆了一口氣,無名轉過頭看向莫牛,只見莫牛正愣愣地盯著桌上的寶圖。

    無名頓時有些好笑,他知道,莫牛盯的不是寶圖。

    拿出寶圖,將金盒遞給莫牛。

    莫牛果然興奮起來,瞪著大眼看著無名,嘎嘣嘎嘣地嚼起了金盒。

    原本安靜的盛無情也被這一幕逗笑了,捂嘴噗哼哼笑了起來。

    無名剛要抬頭。

    “不許看我!”

    “額,我是想問問你這張寶圖怎么回事,你為什么說它對我們有用啊。”

    盛無情刮了一眼無名,忍住笑意道:“你不是要找煉藥師伙伴么?花鳥平原就有最好的煉藥師。”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想去找上面的寶藏呢。”

    “寶藏真假難辨,但地圖卻是真的,這對我們探險花鳥平原有很大幫助。”

    “那你看看這張地圖畫的是花鳥平原哪里?”

    “花鳥平原那么大,我怎么知道是哪里!沒什么事的話,我去修煉了。”

    說罷,盛無情起身向臥室走去。

    無名聽著盛無情的冷淡語氣心中發苦,將地圖收回戒指,看了眼已經吃光金盒的莫牛,直接呈大字癱倒在了沙發上。

    這短短一晚上心情的大起大落和內心的矛盾折磨的他身心疲憊。

    他不想再多想了,只想好好睡一覺。

    窗外,原本晴朗的夜空浮現出一朵烏云。

    遮住害羞的月光,剎那間安靜。

    ……

    第二天一早,四人離開了東方酒店,在雨落城中閑逛起來。

    雨落城極大,逛了一圈后并沒有發現兵器鋪,因此,無名在問詢了一個人族獵徒后才知道城東有一條街,那里才能買到兵器。

    半小時后,四人來到城東。

    放眼望去,人聲鼎沸,獵徒來往。

    刀行槍鋪,路邊攤販,好不熱鬧。

    “瞧一瞧看一看啦,雨落森林遺跡出品,巧工快刀,削鐵如泥,清倉甩賣了啊…”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雨落城四品煉兵師輝大師所煉兵器,各個技藝精湛,匠心之作,得大師允可,特開小店,低價出售!”

    “……”

    吆喝聲,還價聲不絕于耳,看得小美女眼睛發亮,總想跳下火火去看看。

    無名急忙攔住她。

    這些兵器,可還入不了他的眼。

    心意一動,金麟低吟一聲,昂首挺胸向街道深處走去,三人也是緊隨而上。

    猛犸巨象加上莫牛巨大的體重震得大地轟鳴。

    街邊眾人回頭望著紅刀獵魔團,眼中充滿了敬畏與羨慕。

    “看那坐騎,多威風,得有四階以上了吧。”

    “是啊,那雄壯的猛犸巨象都老老實實地跟在后面呢,應該是封將獵魔團。”

    “哎,封將強者來買兵器,恐怕只有一個地方能招待了。”

    眾人收回目光,繼續與路邊商販砍起價來。

    唾液橫飛,似是暗器。

    ……

    不一會,四人來到一座氣勢恢弘的建筑前。

    古紅色的建筑雕梁畫棟,飛檐微翹,形狀像是一面巨大的盾牌。

    建筑整體大小與東方拍賣場近似,占地起碼是其他門店的十倍之多。在寬闊的兵器街上甚是顯眼。

    門前牌匾上龍飛鳳舞地刻著四個大字:

    拓跋兵行!

    如果通曉古之國歷史的人一定知道,拓跋家族,與東方家族同為古之國<!--中间广告位置-->三大家族之一,歷史比東方家族還要悠久!同時也是名震四方的古之國第一家族!

    歷朝歷代,古之國大將之中必有拓跋家族之人,信奉以武護國,忠義為先!對古之國皇室肝腦涂地,衷心耿耿,因此也被皇室封為護國之盾,家族族長位同親王!

    與此同時,拓跋家族同樣算是一個經商家族,但與東方家族主營拍賣場涉獵所有商品生意不同的是,拓跋家族只經營一種商品。

    那就是兵器!

    經由幾百年的發展,拓跋家族麾下煉兵師多不勝數。可以這么說,古國一多半的煉兵師都跟拓跋家族有關,就算不是拓跋家族麾下的煉兵師也都大多掛著拓跋家族的名譽頭銜。

    拓跋兵工廠所產兵器也是以高品質著稱,就連古國軍隊使用的制式兵器也全都由拓跋家族兵工廠所煉制。

    在古之國身居高位同時負責古之國軍隊裝備,可想而知,拓跋家族在古之國的勢力得有多么龐大了。

    如果說東方家族是古之國的經濟血脈,那么拓跋家族就是古之國強有力的軍事四肢。

    ……

    停在拓跋兵行門前,無名看了看,跳下金麟,向店鋪內走去。

    他是知道拓跋家族的歷史么?

    并不是。

    他只是單純覺得大。

    四人剛下坐騎,自有眼尖的服務人員上前看護四獸,同時心中暗道,能擁有如此神俊異獸坐騎的獵魔團,想必是大客戶。

    走進兵行,一位嬌媚的侍女輕步上前,面含微笑道:“各位大人,是想買兵器么?”

    無名露出燦爛的笑容:“嗯,直接找你們總管出來吧,我要買最好的兵器。”

    侍女心中微微一驚,看了一眼無名年輕的面龐,心中暗道:吹什么吹,最好的兵器?你能買的起么?

    心中雖想,嘴上卻不敢明說,繼續微笑道:“大人,這里的兵器分樓層售賣,最好的兵器在頂樓三層,一樓也有一些三品兵器,要不您先看看?”

    “不用了。”無名微微一笑道。

    說罷,四人直接穿過一樓的超大型武器賣場,向樓梯處走去。

    那位侍女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抹不忿之色。

    上了二層,又有一個侍女迎上前來,四人并未停留,在侍女詫異的目光下直接向頂樓走去。

    剛踏上三樓,便感覺到了一股強橫的異能波動。

    四人抬頭看去,發現三樓和前兩層的格局完全不同,并沒有眾多敞開式的柜臺,而是一片開闊的練武場!練武場四周是一些古樸厚重,形狀各異的長兵器。

    一股戰場肅殺氛圍撲面而至。

    目光穿過練武場,能看見一個巨大的庫門。

    門的形狀如這座大型建筑一般,像一面盾牌,門的兩側列有十名身穿古紅色鎧甲的士兵把守,強烈的異能波動便是從那個盾形庫門處傳來,應該是一種封印或者防御手段。

    這是兵器庫?有專人士兵把守的兵器庫想必會有些好兵器。無名暗道。

    就在無名愣神的功夫,原本坐在練武場邊擦拭著一柄長槍,身穿紅色古袍,面容俊朗,身形偉岸的男子迎上前來,抱拳施禮。

    “各位是來買兵器的么?”

    無名還未說話,小美女搶先道:“不買兵器,來你們這干嘛?”

    古袍男子看向盛無雙那對金色的眸子,心中一顫,暗道好俊的女子,即便紗巾遮面,單是一雙眼眸便讓他感到驚艷。

    隨后視線又撇過無名身后的盛無情,緊接著目光便定在了盛無情握著的紅刀高尾上。

    看著二女都沒有任何變化的目光突然一凝,眼中掠過一絲灼熱。

    那表情,仿佛紅刀高尾才是他眼中真正的美女。

    無名微笑的面龐也是眉毛一挑,此人應該是個兵器行家,這種眼神他并不陌生,而且他還從之前那位有著相同眼神的老者手中“騙”了一把名刀,此時這把名刀正安靜地躺在他的空間戒指里。

    不是無名不想將這扎眼的紅刀高尾也放進戒指,而是他根本做不到!

    至于為什么做不到,眾人中沒有煉兵師,也都解釋不清。索性,無名便一直讓盛無情拿著了。

    察覺到自己的失態,男子收回表情,從容說道:“我們這除了賣兵器,同樣也能鑒定兵器、定制兵器,還有…回收兵器,但凡與兵器有關的交易都做,不知各位想做哪種交易呢?”

    “我們只是來買兵器的。”無名微微一笑道。

    “那請各位隨我來。”古袍男子瀟灑轉身將四人引向練武場邊的會客廳。

    說是會客廳,其實也就是在兩邊稍做一些隔斷,擺放著一些古木桌椅,與東方拍賣場包廂的那種富麗奢華截然不同,處處透著一股簡樸古風。

    眾人賓主而坐,侍女上前沏上一壺香茶。

    古袍男子朗聲說道:“在下拓跋烏,不知小兄弟名諱。”

    “我叫無名。”

    “呵呵,不知無名小兄弟需要什么樣的兵器?”

    “我不需要,是我的伙伴需要,先拿出你們這里最沉的兵器吧。”

    拓跋烏心中一惑,最沉的兵器?這條件還真是奇怪。

    不過外表卻是從容有度,吩咐侍女道:“去把兵器庫中那柄黑云錘搬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89/3910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