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五十章 天刀九式 - 時間木馬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時間木馬 >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五十章 天刀九式

第三卷古神之血 第五十章 天刀九式

推薦閱讀:

    ..,時間木馬

    豬八戒眼見無名跳出了戰斗圈,頓時像個娘們般笑道:“哈哈,你連我奴隸的皮毛都斬不開,只知道像個老鼠一樣到處竄,我真懷疑你是不是人類,不會是我們獸人中的鼠人吧,哈哈哈!”

    滿酒樓的獸人們都跟著發出了哄笑聲,而人族獵徒們則是唉聲嘆氣,覺得無名給人族丟了臉。

    無名卻不管不顧四周的噓聲嘲笑,看著盛無情問道:“怎么樣?感知出來了么?”

    在滿場嘈雜聲音的掩飾下,盛無情依然很低聲的說道:“嗯,這個牛奴確實不正常,他并不單單是奴隸,還是個傀儡。”

    “傀儡?”

    “嗯,由于時間緊迫,我事后再跟你解釋,你看到那個獸人身上栓的鏈子了吧,把那個鏈子斬斷,他就動彈不得了。”

    “就這么簡單?”

    “就這么簡單。”

    好嘛,早知道這么簡單,他何必還浪費異能跟這只黑牛玩捉迷藏呢,看來,感知術師確實是獵魔團不可或缺的一員,要不是盛無情的感知能力發現了牛奴的古怪的話,他還真不好贏下這場戰斗。

    想到這,看著站在原地面無表情的牛奴和抓著鏈子哈哈大笑的豬八戒,無名心中頓時生出了一個機智的點子。

    無名握著黑絕,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雙手向下壓了壓,示意喧鬧的眾人先安靜,眾人看無名有話要說,果然安靜了下來,

    不乏有幾個獸人嘲諷道:

    “呦,小子,你這是要認輸了么?”

    “哈哈,認輸你們人類的臉可就丟盡了,以后你還怎么在獵魔團混”

    “我覺得他認輸挺明智的,因為他根本打不過嘛。”

    “哈哈哈”

    “……”

    無名看著在那得意的豬八戒,朗聲說道:“豬頭,你敢不敢跟我賭一局。”

    豬八戒捏著蘭花指說道:“呦,小哥想要賭什么啊,怎么個賭法。”

    無名說道:“這個牛頭人是你的奴隸對吧。”

    “是又怎么樣。”

    “那我就跟你賭這個奴隸!如果我打贏了這個奴隸,他就歸我,如果我打不贏這個奴隸,我就做你的奴隸,賭斗之中不得有任何人插手!如何?”

    豬頭笑道:“哈哈哈,你們斗了這么久,你連牛奴的毛的沒斬斷,還妄言打敗他?這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哈哈哈。”

    無名挑著眉毛說道:“你就說你賭不賭吧。”

    豬八戒猶豫了一下,握了握手中的鎖鏈,說道:“可以,但我要賭那兩個美女。”

    無名直接擺了擺手:“不行,這是我下的賭局,賭注就只有我,你愛賭不賭。”

    別看豬八戒長了個豬頭,但作為念術師,他可一點都不傻,心中暗暗琢磨著無名的用意。從剛才的戰斗來看,無名頂多是個二段異能者,根本沒辦法打贏牛奴,而一旦贏了賭局,他可就又多了一個異能者奴隸了。他可不怕無名反叛,作為念術師,眾目睽睽之下,他自有能力收服無名。但牛奴可是他廢了老大功夫才得來的,是他最得意的戰傀,由不得他不慎重。

    就在豬八戒猶豫的時候,獸人們卻蠱惑道:

    “哈哈哈,這還猶豫什么啊,這是必贏的局啊”

    “是啊,能收一個人類當奴隸,這是獸人的榮耀。”

    “哈哈,用一個牛奴賭一個人奴,不虧!”

    “……”

    獸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起著哄,豬八戒也架不住誘惑,說道:“好!你們人類狡猾,我需要簽字畫押,找獸人強者見證!”

    無名眼見豬八戒上套,正合他意,抱著拳說道:“敢問在座的各位有沒有人族和獸人的封將前輩替我們做個見證!”

    就在這時,二樓一直看戲的那位火炮獵魔團中年男子直接跳下樓來,噗通一聲,底板被砸出了一個坑,朗聲說道:“哈哈哈,我火炮生平最喜歡賭!就由我來見證這個賭局!小子,你放心打,輸了你自己承擔,贏了我替你做主。”

    而獸人中也走出了一個獅頭獸人,粗聲說道:“我金獅將就代表獸人了!”

    一言不合就動手,添油加醋變賭局,無法調節入斗場,這在雨落城內屢見不鮮,而這些萬族的自由者們也很好這口,在冒險之余到雨落城內看看賭斗和死斗,以此放緩冒險中緊繃的神經。

    不一會<!--中间广告位置-->,就有人擬了一份賭約讓無名和豬八戒分別簽字畫押。

    在這間名為自由之城的酒樓內,一場人族與獸人之間不大不小的賭局便就此確立了下來,而賭注恰巧也有關自由,也許這就是天意。

    兩人分別簽字畫押,即時生效。

    在火炮和金獅將以及在場眾族人的見證下,無名和牛奴分別站定,等待著賭斗的開始。

    過了一會,火炮拔出腰間火槍朝著樓頂開了一槍。

    “嘭”

    賭斗開始!

    牛奴四肢著地驟然前沖,每一步都在酒樓的地板上踏出了一個破碎的腳印,頭上的犄角猶如兩支鋒利的長毛,像一只蠻牛卡車般沖向無名。

    豬八戒用力的攥著鏈子,一雙豬眼盯著無名說道:“一招解決你!”

    無名想起牛奴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和盛無情說的傀儡之術,又想起了兵團中那些麻木呆滯的人,心中泛起了波瀾,在這種場合心境下,這一個月一直修煉的異能術也終于彌補了最后一絲缺憾,水到渠成。

    不管是人是獸,或是其他種族,都應該有享有自由的權利,而你卻是一個拴著鏈子的傀儡。

    你的自由,就由我來賜予吧!

    左手豎刀在懷,右手反握刀柄,后鼻與眉齊高,所有空間異能遍布于刀身,低眉閉眼,靜氣寧心。

    感受著刀的呼吸,感受著風的律動,感受著內心的平靜,感受著眾生的喧囂。

    感受著萬物那與生俱來的權利。

    ……

    滄溟空幾許,萬象始為賓。

    天刀九式,第一式。

    自由!

    ……

    “噌”“嘩”“呲”“嘭”

    牛奴撲倒在地,一動不動,腰間是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順著口子流了出來,身上的鎖鏈已經齊根而斷。

    無名緩緩地收刀入鞘,盡力保持著身體的穩定,酒樓中不知怎的,竟刮起了一陣風,吹的青年的衣袍,獵獵作響。

    全場各族生物,張開了大嘴,鴉雀無聲。

    一刀之威,驚艷全場!

    又安靜了一會,

    “轟!”

    整個酒樓就像燒開了的水,驟然沸騰!

    人族的歡呼,獸人們的憤慨,其他種族的驚嘆,喧囂聲再次響徹了酒樓,甚至更高,更遠。

    豬八戒此時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看著手中已經斷為兩斷的鏈子,急忙走上前去,想要偷偷接上。

    盛無雙在盛無情的示意下急忙扶著無名找了個凳子坐下。無名虛弱地說了一句:“這場賭斗結束了吧,你再插手可就壞了規矩。”

    而作為裁判的火炮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手中的火槍對準了豬八戒:“豬頭人,愿賭服輸,你再動一下,老子崩了你!”

    剛被槍口對著,豬八戒驟然感到了豬腦袋一陣刺痛,全身冰冷,身體頓時失去了控制,竟是絲毫動彈不得。

    封,封將念術師?豬八戒內心充滿了恐懼。

    封將之下,眾生螻蟻,這可不是說說算了的,如果他敢破壞賭約,即使真的被封將強者殺了也不會受到絲毫懲罰,因為,這個賭局是雙方同意,眾人見證的。

    于是乎,豬八戒就這樣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一句話,一把槍,讓一個獸人念術師屁都不敢放,封將強者,恐怖如斯。

    此時那個金獅將用那嘶吼般的聲音說道:“這場賭局,是你們贏了,但也沒必要威脅小輩吧,這個牛奴就歸那個小子了,一個奴隸而已,我們獸人還輸得起。”邊說邊攔下火炮持槍的手臂。

    聽到金獅將也服軟,火炮雖然不怕他,但也得給這個獸人封將強者一個面子,便放下火槍,重新點燃一根雪茄叼在嘴里。

    豬八戒這才噗通一聲倒在地上,身上的浴袍都已經被冷汗打濕了。

    場中各族生物看賭斗已定,頓時興趣寥寥,四散而去,好多獸人嘴里都罵罵咧咧:

    “那個奴隸也不中用啊,一刀就趴下了。”

    “奴隸就是奴隸,永遠上不了臺面。”

    “我看人族小子那一刀也挺驚艷的,老羊我這心里咯噔一下。”

    “哈哈,那是你實力不行,我也就微微瞇了一下眼。”

    “論實力,我可是比你高一點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89/3910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