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兵團覺醒 第二十三章 紅發無情 - 時間木馬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時間木馬 > 第一卷:兵團覺醒 第二十三章 紅發無情

第一卷:兵團覺醒 第二十三章 紅發無情

推薦閱讀:

    風蕭蕭,云烈烈,紅發赤眼,魔氣橫生。

    天地間,仿佛除了吳鳴之外,所有的一切都被時空套上了枷鎖,見證著,見證著無聲的悲劇。

    不知過了多久,從吳鳴的身體里溢出了一股紅色的能量,漸漸刮起了一股紅色的旋風,旋風卷起地上的鮮血,吳鳴的血、馬尾的血、高個的血、小隊成員的血、獵場兵獸的血、甚至是黑狼的血,所有地上的的鮮血都被旋風吸走,同時被吸走的還有三件兵器:

    吳鳴的狼牙刀,吳鳴送給馬尾的流金刀,吳鳴送給高個的流金砍刀。

    吳鳴左手抱著奄奄一息的馬尾,右手拖著那三把刀,三把意義不同的刀。

    紅色能量在手中旋轉,三把合金刀仿佛承受不住那紅色能量的侵蝕,逐漸破碎分解,最后竟化為細小的微粒隨著紅色能量在吳鳴的掌心旋轉。

    吳鳴的掌心處漸漸地凝一個黑色漩渦,像是一個黑洞,瘋狂地吸引著周身的鮮血,在掌心匯聚,在紅色能量的催化下,掌心漩渦漸漸化形,最后竟凝成了一把刀,一把晶瑩剔透,嬌艷欲滴的血紅色的刀:

    刀長三尺,寬一寸二,厚二分八,紅紋白刃,殺氣凜然。

    彎刃形如弦月,刀身長似修身,整刀鮮紅如血,刀柄螺紋如馬尾發辮。刀鞘無復雜紋刻,僅僅紅底黑云紋,晶瑩剔透,質如血骨。

    輕輕的放下馬尾,吳鳴將手中凝成的這把紅色的刀交到左手,轉身看向狼群,紅色能量繞身旋轉,及腰長發隨風飄揚。

    吳鳴那紅眸黑瞳輕輕一縮,時空恢復了動力,獵場周圍方圓十里,風聲四起,殺氣彌漫。

    雖然黑狼群此時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但卻呲著滴血的牙齒,低聲嚎叫,止步不前,原本冰冷的獸眸中竟然露出了一絲**地情緒。

    仿佛獸不再是獸。

    看著已經全滅的小隊隊員,和地上的斷肢殘體,吳鳴的紅眸無絲毫的波動,有的只是徹骨的寒冷,如淵如獄。

    人,已不再是人。

    右手緩緩地搭住紅色的刀柄,拔刀、出鞘。

    一陣紅光閃過,黑狼群毫無反應,依然站在原地低聲地嘶吼**。

    紅光閃回原地。

    “啪”

    收刀,入鞘。

    狼群的嘶吼聲戛然而止,緊接著。

    “嘭嘭嘭”

    一個個狼頭與狼身分離,鮮血隨風濺射,十幾個狼頭接連落地,猶如敲響了沉悶的戰鼓,雖不明亮,卻響徹獵場……

    ……

    高空三十米處。

    親眼見證了這一幕的病態男雙目呆滯,滿臉恐懼,雙腿不停地**,不知名液體在流鎧里不受控制的流出,中年男也同樣不敢相信地望著這一幕,渾身麻木,冷汗直流。

    在吳鳴頃刻間秒殺了黑狼之后,看著紅發紅眸面無表情的吳鳴,狼頭落地聲猶如砸中了病態男已經脆弱不堪的心,他終于承受不住這種壓力,大喊了一聲:“啊!魔鬼啊!”

    緊接著便控制著飛行器朝遠處飛走。

    吳鳴依然冷著臉,緩緩地抬頭向天空看去,眉頭微皺,抬起手掌,輕輕一握,天空中傳來了一聲爆炸聲響,伴隨著絕望地尖叫,病態男和中年男失去了飛行器,垂直下落。

    “嘭嘭”

    兩人從高空三十多米處失重落下,中年男落地順勢一滾,卸去了沖力。可病態男卻并沒有如此實力,雙腿落地只聽到咯嘣的聲響,雙腿也步了雙手的后塵,驟然斷裂,露出森然的白骨。

    吳鳴走到了倒地哀嚎的病態男的身前,居高臨下,冰冷的問道:“是你干的?”

    病態男此時已經嚇破了膽,眼神恐懼,**地回答道:“不,不是我,不是我。”

    紅發吳鳴剛想繼續問下去,聽到了不遠處有奔跑的聲音,抬起頭發現中年男正拼盡全力地向遠處逃跑,吳鳴右側的瞳孔黑瞳旋轉放大,漸漸掩蓋了紅色的眼仁,漆黑如墨。

    而正在拼命逃跑的中年男卻像是風中的砂礫,一點點的消融,最后化為了漫天塵埃,隨風飄散,悄無聲息。

    病態男此時已經被眼前的一幕嚇得失去了最后一點理性,本就蒼白的臉血色盡褪,扭曲變形,鼻涕眼淚肆意縱橫,神志不清,嘶啞的喊道:“啊!魔鬼!魔鬼啊!你是魔鬼!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吳鳴的右眼漸漸又變回<!--中间广告位置-->了紅眸黑瞳,將刀鞘抵在病態男的胸膛上,繼續問道:“那是誰?”聲音一直像是來自地獄幽谷,不帶有一絲人間的情分。

    “是,是我爹,是我爹,我爹安排的,不是我,不是,求,求你放了我,我,我…”

    “你可以死了。”

    話音未落,右眸墨染,塵埃消散。

    病態男,尸骨無存。

    ……

    吳鳴轉身看著尸骨遍地,慘烈的獵場,緩緩地走到馬尾身邊,抱起馬尾,撫摸著那張毫無血色卻依然美麗的臉。

    滿頭的紅發慢慢縮短,又變回了黑色短發,眸中異像也消失不見。原本冰冷無情的面龐漸漸醞起悲傷的神色,嘴角露出苦澀的微笑,黑色的眼眸中滴落出穿越到未來后的第一滴淚水。

    馬尾女似是感應到了什么,撐著最后一口氣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著面前這一個月來魂牽夢繞的面龐,和他眼中的悲傷,她覺得吳鳴好像產生了一些變化,變得有些神秘,變得有些冰冷,變得有些…英俊了呢。

    掙扎著抬起僅存的左手摸了摸吳鳴悲傷的臉,嘴角露出釋然的微笑,這抹微笑帶著人間所有的情分,深深地烙印在了吳鳴心底,紅唇微動:“我,我想……”

    “嘭”

    馬尾女的左手無力地落在了地上,在吳鳴呆滯的眼眸中映出最后一幕溫柔的倒影。

    ……

    “從今天起,你就是兵團的一名普通士兵,編號是9527”

    “服從命令,士兵!”

    “還有…我想拜托你個事情。”

    “謝謝你救了我”

    “我叫馬尾。”

    “你就說我們是不是朋友!”

    “下次你就教我那什么跳舞吧。”

    ……

    “我的編號是9354。”

    “呵呵,我叫高個”

    “呵呵,我也很開心認識你這個朋友”

    “呵呵,不明白你在說啥。”

    “師父,你來啦。”

    “殺呀!”

    ……

    高個、馬尾,這兩個自己僅有的朋友,自己與未來世界剛剛建立的關系紐帶就這么在自己的眼前失去了生命。

    ……

    過了不知道多久,吳鳴站起身來,徒手在獵場圍墻下挖了十八個坑,將小隊隊員和馬尾,高個的尸體一一掩埋,沾著手指的血在墻壁上寫下這些和自己相處了一個月的小隊隊員的編號和名字。

    在馬尾和高個的墓前站定,回憶起這一個月與他們相處的種種畫面,吳鳴第一次體會到了那種朋友遠去的悲傷和心痛。擦干眼角溢出的淚水,輕輕地說道:“對不起,我的朋友,我覺醒了,可是我卻沒能帶你們走出去,如果有選擇的話,我寧可不要這種能力,也不想失去你們,不想失去每一個隊員。”

    端起手中的紅刀,摸著那如馬尾發辮般的刀把,看著修長的刀身,吳鳴的嘴角露出一絲溫柔的微笑,撫摸道:“你們沒有死對吧,你們會一直伴隨著我,這把刀就是見證,就叫它高尾吧,你們覺得怎么樣?”

    紅寶石般的刀身驟然發亮,仿佛在回應著自己新得的名字。

    紅刀高尾,自此伴隨了“天刀無名”經歷了傳奇的一生。此刀雖然極少出鞘,卻是無名最明顯的標志之一。

    “我從沒跟你們說過吧,我有一個秘密,我不屬于這個世界,我來自過去。以前的我一心想著找到回到過去的方法,可經過這一個月,現在我決定了。”

    “我要為你們,為小隊隊員,為千千萬萬困在兵團中的人討一個公道!即便這條路遍地坎坷,荊棘叢生,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義不容辭!”

    “這,便是我心中的道義!”

    吳鳴舉起手中的高尾,眼中燃起熊熊怒火,聲音漸漸高昂:

    “在我心中,你們沒有死去,你們融魂于刀,伴隨于我!”

    “以神兵之名,于伙伴埋骨之地,我吳鳴在此立誓!”

    “此生之志,拯萬民脫牢籠,救蒼生于水火,粉身碎骨,矢志不渝!”

    又不知過了多久,吳鳴單手握刀,轉過身,一步一步地向兵團的方向走去……

    ……

    大漠狂沙啼別離,刀鍛處,回首悲情迷。

    草木蕭瑟曲終已,愁云黯,哀呼故人疾。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89/3909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