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卷:兵團覺醒 第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 - 時間木馬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時間木馬 > 第一卷:兵團覺醒 第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

第一卷:兵團覺醒 第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

推薦閱讀:

    ..,時間木馬

    病態男這一小小的風波過后,吳鳴監督著高個又練了一小時馬步,高個滿身大汗的癱在了地上。吳鳴對高個的堅持很滿意,笨不可怕,只要有韌勁,就是練武奇才!

    休息了一會,高個男邀請吳鳴到他家里做客吃午飯,讓他的父母做些可口的飯菜,吳鳴也并沒有拒絕。

    一是他對兵團的生活區很好奇;

    二是他很懷念原來世界家里的味道;

    三是高個說過他父親見過兵團里出現過異能人,他對異能人很好奇,所以想通過高個父親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答案。

    在吳鳴和大高個急速奔跑下,十分鐘后,兩人來到了兵團北面的生活區。

    生活區內的建筑明顯比兵舍矮了很多,一棟棟20層的高樓林立,樓下面還有各種各樣的商業區,吳鳴也終于在這個世界感受到了一絲生活的氣息,不像兵舍區那么壓抑了。

    坐著升降梯來到了高個父母家。高個的父親是一個殘疾老兵,斷了一只腿坐在輪椅上,經過短暫的介紹后,高個父母很感激吳鳴對高個的幫助,雖然表情依舊有些未來人的那種麻木僵硬,但依然讓吳鳴覺得很溫暖熱情。

    午餐過后,吳鳴和高個父親坐在了“鐵沙發”上聊了起來。

    吳鳴直入主題地說道:“伯父,我聽高個說您見過異能人,我對異能人很好奇!”

    高父聽吳鳴問起異能人,仿佛談到了他引以為傲的話題,露出一絲僵硬的微笑,說道:“呵呵,說起異能人啊,你可算問對人咯,兵團里沒幾個人能比我更了解了,因為我確確實實見過異能人!”

    高父漸漸的陷入了模糊的回憶中:

    那是30多年前吧,有一次收獵行動,我們小隊像往常一樣在獵場上準備應戰,可是那一次出現的卻不是普通的兵獸,而是一種渾身長滿了黑色鱗甲的怪獸,這種怪獸有些像兵犬,但無論是速度,防御,還是力量都遠勝過兵犬。

    以我們當時的實力和武器根本對怪獸造成不了傷害,我們在怪獸眼里成了可口的獵物,看著小隊隊員一個個被怪獸撕裂,被利爪穿透身體,被咬掉腦袋,當時我的心里充滿了絕望。

    可就在一個小隊隊員即將被怪獸吞噬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那個隊員的身體發生了變異,竟然變成了跟那黑色的兵犬一樣的怪獸,但卻比怪獸的體型更大,更強!就這樣,那個隊員變成的大怪獸很容易就把小怪獸獵殺,嚇跑。

    我以為我們依舊難逃被大怪獸獵殺的命運,那個怪獸看了殘存的隊員一眼,又逐漸的變回了人類的模樣。再后來,他就被兵團派來的一隊人帶走了,據說那隊人是開著一種封閉式的飛行器從外面世界來的。

    吳鳴聽著高父的故事,愈發好奇起來。人變成怪獸?那豈不是《海賊王》里的喬巴了?可是很明顯那個人也沒有吃“人人果實”啊?而是在生命危急的情況下自身發生了變異,而且他還能控制變異。

    變種人?

    就在吳鳴思考的時候,高父的一句話讓吳鳴的心再次興奮起來。

    “后來,那個變成怪獸的隊員又回來過。”

    高父又一次回憶起來,仿佛在講自己這一輩子最自豪的事情:

    因為我跟那個隊員在一個小隊待過一段時間,算是相識,所以他找到了我,跟我說了有關外面的世界和一些異能人的事。

    他說外面的世界是很忌諱把這些事講給兵團里的人聽的,但他很信任我,覺得應該告訴我,讓我有選擇的說給兵團里的人,讓他們知曉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

    可是我很膽小,我怕知道的人多了,兵團會找我的麻煩,所以這30年來我只給少數的幾個人講過,包括我兒子都不完全知道。

    看著遠處正在和母親收拾著飯桌的高個,高父嘆了一口氣道:“哎,我能感覺到,你是個不一樣的人,也是個好人,我愿意講給你聽。我這把老骨頭不怕什么了,但我希望你不要讓他知道這些。

<!--中间广告位置-->    摸了摸自己殘缺的腿,高父傷感道:“我努力了一輩子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去,可是越追逐就越絕望,最終也付出了代價。我還算幸運,很多人付出的,是生命!我現在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我就滿足了。”

    吳鳴看了一眼高個,回過頭向高父鄭重地說道:“伯父您放心,高個是我朋友,只要我還活著,我就會用生命保護他。”

    高父感激看著吳鳴,說道:“嗯,那我就全講給你聽!”

    高父繼續回憶:

    那個變異的隊員之所以回到兵團,是回來接自己的父親和配偶出去,擁有權限的人只能帶兩個人到外面的世界,他還有家人,所以無法帶上我,可能這也是為什么他要冒著風險告訴我外面世界的原因吧。他覺得很遺憾不能帶上我,想要激勵我靠自己走出兵團,我也能理解他,畢竟我們只是小隊的隊員,他還有家人需要照顧。

    高父眼中的光彩越來越盛,仿佛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繼續說道:

    他說,外面的世界并不是一片黑色,而是陽光月色!很美!

    他說,外面的天空并不是完全昏暗,而是藍天白云!很寬!

    他說,外面的氣候并不是一成不變,而是風霜雨雪!很絢麗!

    他說,外面的大地并不是滿目荒蕪,而是綠草青蔥!很自由!

    ……

    高父眼中留下了向往的淚水:“多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啊。”

    而吳鳴此刻,已然呆若木雞!

    為什么?為什么?

    原來地球還沒有毀滅,原來地球還有我所熟知的“桃園”!

    可是為什么?

    為什么要把這些無辜的人們困在這該死的兵團里,和變異的怪物做著生死搏斗,在黑暗里逐漸沉淪?

    他們也生而為人,他們也同樣擁用人類生存的權利,他們也應該享有人類的自由啊!

    但此刻的他們,卻被這種殘酷的生活折磨的麻木呆滯,這到底是為什么?

    難道只有高高在上的人類才享有自由的權利,享有陽光綠草,享有藍天白云么?

    而他們就只能在昏暗的底層掙扎?

    為什么?為什么?

    這!不!公!平!

    高父可不知道吳鳴此時的內心卷起了多大的驚濤駭浪,他以為吳鳴是被自己的故事所吸引,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繼續說道:

    他說外面的世界很復雜,很精彩,同時也很殘酷,生存的核心離不開兩種東西:權利和金錢。而想要擁有權利和金錢,就要有實力,也就是——進化!進化成為異能人。

    外面的世界并不都是異能人,但或多或少都跟異能人拖不了干系,異能人在外面的世界很尊貴。

    如果一個勢力或者家族沒有了異能人,便會被拋棄,被流放到成千萬上億的兵團里,與兵獸廝殺搏斗、采礦、種植等等,提供外面世界所需要的一切資源。

    他說人類想要進化成為異能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購買基因藥液,改變自身基因,但售價昂貴,一般都掌握在大勢力,大家族手里。還有一種就是像他那樣自我覺醒。而且自我覺醒的異能人可成長性更高。

    異能人好像還分類,還能修煉,還能通過各種方式增強自身,也不知道是他沒細說還是我已經記不清了。我只記得他跟我說,他的異能屬于比較低等的,但在我看來,那已經宛如神跡了,我追求了一輩子,也只見過他這么一個“低等”異能人。

    吳鳴的腦海中回蕩著高父所說的話,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所謂低等,只是相對于高等來說吧。就像前世的世界,有些人在別人面前高人一等,而在更有權勢的人面前點頭哈腰。

    到底誰更高等?誰更低等?

    不過如此。

    可“高等人”不應該享有剝奪“低等人”自由的權利!這,叫做公平!

    吳鳴的心頭仿佛燃著一團火苗。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89/3909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