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歧路迷局 > 第1卷 第254章、調查組長

第1卷 第254章、調查組長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馬上就要到開會時間了,許志剛來了。.org他并沒有去會議室,而是先去了錢偉振的辦公室。其實,在很多時候,常委會召開之前,一二把手往往是要先溝通一下的,用官場中的話說就是統一一下意見。許志剛走進錢偉振的辦公室的時候,錢偉振正坐在那兒思考著什么,一見許志剛進來,錢偉振沖他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錢偉振的秘書鐘云劍趕緊過來,拿過一個杯子,伸手去拿茶盒,他的動作是放慢了的。因為這個時候,一般人是不喝茶的。他去拿茶盒,其實就是做個樣子。如果許志剛不阻攔,他就給他泡上一杯茶。許志剛說:“小鐘,就來一杯開水吧。”鐘云劍輕聲地答應著,給許志剛倒了一杯水。鐘云劍把水放到許志剛面前的茶幾上,然后輕輕地退出去了。

    許志剛本來想等著錢偉振說話,可是,錢偉振不說話,只是坐在那兒思考。許志剛心里很著急,他心里很清楚,錢偉振是故意不想和他交流。沒辦法,他只得說話了。他說:“錢書記,開發區這件事兒恐怕是很麻煩的。不知道這件事兒讓誰來負責比較好呢?”說完這句話,他心里就在期盼著錢偉振像以前那樣,說出“政府那邊的事兒還是有你來決定吧”這樣的話來。可是,他失望了,錢偉振這次沒有這么說,他說:“我看這件事交給馮春波吧。”

    許志剛一下子呆住了,他想過很多種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讓常務副市長韓平軍來處理,或者是讓紀委書記喬夢波來處理,但是,無論如何他沒有想到錢偉振要把這件事交給馮春波。按照慣例,秘書長一般是不去負責具體的一些事務的,尤其是這種麻煩事兒,一般是交給那些握有實權的領導去處理。他想不明白,錢偉振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如果真的是讓馮春波去處理這件事,恐怕會牽出很多人很多事。他不能不說話,可是,還沒等他再說什么,或者說是還在猶豫著怎么說的時候,錢偉振又說話了。錢偉振看了一下手表,說:“哦,許市長,開會時間到了,咱們過去吧。”一邊說著話,一邊站起身,許志剛只得跟著站起身。兩個人一前一后向會議室走去。走在錢偉振的身后,許志剛心里一陣陣發冷。以前,只要是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錢偉振總是稱呼他“老許”,只有在一些正式的場合,才稱呼他“許市長”,可就在剛才,在錢偉振的辦公室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在場,錢偉振沒有稱呼他“老許”,而是稱呼他“許市長”,就這一個稱呼的變化,他們之間的距離就一下子拉開了。.org這一個稱呼,表明了兩個人的身份,那是工作關系的身份。許志剛的心往下一沉,他的腳步也沉重起來。

    進了會議室,大家的目光都投射到了錢偉振和許志剛的臉上,錢偉振的表情很平靜,跟往常并沒有什么不一樣。但是,大家卻都發現,許志剛的表情卻有很大的變化,他雖然強迫自己鎮靜下來,但是他的表情卻是僵硬的,那一絲微笑像是一條凍僵了的蛇,盤在他的臉上,使他的臉色看上去很有點嚇人。常委們中,最關注許志剛面部表情的有兩個人,一個是何蘭濤,還有一個就是馮春波。何蘭濤是想從許志剛的臉上看出這件事到底有沒有回旋的余地,或者說還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可是,當他看到許志剛的臉色的時候,他失望了,他知道這一回恐怕自己是要栽了。馮春波關注許志剛,則是想從他的神色中看出錢偉振的態度。錢偉振對這件事的態度到底怎么樣?并不表現在錢偉振的臉上,而是表現在許志剛的臉上。他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神色。他的心里也就有了數。

    會議開始了,錢偉振沒有絲毫的客套,開門見山,說:“開發區的事情,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我就不啰嗦了。下面,請文斌同志先向大家通報一下情況。”此言一出,大家頓時愕然。按照通常的慣例,這種情況下,一般都是先由分管領導介紹情況,也就是說先由副市長何蘭濤發言,再或者也可以讓列席會議的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曲勝松發言。錢偉振卻沒有讓何蘭濤先說,也沒有讓曲勝松先說,而是點名讓宣傳部長陳文斌先說。大家一愣之后,旋即就都明白了。如果先讓何蘭濤或者是曲勝松說,他們完全可以避重就輕,甚至會顛倒黑白,先為自己開脫。先讓陳文斌說,陳文斌能掌握什么情況呢?宣傳部長嗎,他最掌握的就是信息。也就是說,讓他說一說網絡上的情況,這樣一來,先把這件事的影響端出來。到時候,何蘭濤和曲勝松就很難再替自己辯護了。陳文斌在稍一愣怔之后,也明白了錢偉振的意思,他說:“網宣辦的值班人員發現網上出現開發區打人事件帖子的時候,是凌晨五點多鐘,他們意識到這件事重要性,立刻逐級上報。我們在接到報告之后,立刻在家里上網,瀏覽了一下,可是,等到這個時候,網上已經是鋪天蓋地了。各大網站的論壇都有,不僅有文字描述,還有大量<!--中间广告位置-->的照片,甚至還有一些視頻。由于這個時候,上網的人還不是很多,回帖數還很有限。但是,我們充分認識到,一旦等到上班已經以后,恐怕就會群情洶涌了。但是,我們卻很難處理,咱們當地論壇上的帖子,我們可以處理,外地網站我們卻很難處理。再者說,我們也來不及處理。經過再三考慮,我們決定本地論壇上的帖子也不處理,因為如果我們采取刪帖或者是屏蔽措施的話,指揮更加激怒網民。在開會之前,各大論壇以及本地論壇上已經是成了最大的熱帖。現在,只要在百度上輸入‘湖城’兩個字,就會立刻出現大量的‘湖城開發商雇傭黑社會打人事件’這樣的帖子。就在開會之前,我讓辦公室簡要的整理了一下,網上從打人事件,逐步深挖,爆出了很多資料,很多資料矛頭直指我們的政府,一個帖子的題目就叫做《官商勾結,魚肉百姓》。”說到這兒,他忽然住了嘴,不再往下說了。大家都明白,他不能再往下說了,即便是說到這個程度,也已經是超出大多數人的預料了。

    錢偉振看了看陳文斌,又看了看列席會議的曲勝松,面沉似水,很嚴肅地對曲勝松說:“勝松同志,你說說吧。”

    曲勝松完全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局面,他還怎么說呢?他囁嚅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起來。說了半天,卻沒有接觸到實質問題,只是在那兒替自己推脫責任。錢偉振打斷了他的話,說:“勝松同志,看來你對這件事了解得很不透徹,對這件事造成的影響也沒有足夠的認識。今天,我們沒有時間在這兒聽你辯解,你的那些說辭不用說再做的常委們,恐怕連你自己也說服不了,更說服不了上百萬市民。”錢偉振說了這番話,曲勝松只覺得脊梁溝發涼,臉上的冷汗都下來了。

    錢偉振看了看何蘭濤,卻沒有讓他說話。錢偉振說:“這是一個非常的時刻,網絡上群情激奮,如果我們不立刻采取措施,輿論就會把我們徹底的淹沒。我們現在已經很被動了,我們必須拿出讓群眾信服的行動來,否則,我們將很難收場。因此,我提出幾點建議,第一,立刻成立調查組,對這件事進行徹查,不管牽扯到誰,都絕不姑息。第二,暫停勝松同志的職務,配合調查組進行調查。第三,公檢法采取行動,對參與打人的立刻予以拘捕,審查。第四,宣傳部門及時將市委的決定在網上公開,最大限度的獲得群眾的信任和支持。大家有什么意見?”

    這種情況下,誰能有意見呢?有意見也不敢說。現在,大家最關心的是調查組由誰來挑頭。于是,大家都紛紛表示支持。他們都在等著,看看誰來負責調查組。人們的心理都很清楚,如果讓何蘭濤來負責的話,也是說得過去的,畢竟他是分管開發區的副市長。但是,誰都明白,只要何蘭濤來當這個調查組長,這件事就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就是說,錢偉振雖然義正辭嚴,但是他還不想大動干戈,只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罷了。如果讓常務副市長韓平軍來當調查組組長,何蘭濤就會很難受,他的權力也必然會被韓平軍給重新奪回去。但是,由于韓平軍畢竟還是政府這邊的人,他還是受到許志剛牽制的。他來負責調查,雖然何蘭濤會失去一部分權力,但是還不至于傷筋動骨。如果讓市委這邊的人來負責調查,那么就說明牽制要借這個事件與許志剛斗一斗了。如果是市委這邊的人來負責的話,人們猜測最大的可能是紀委書記喬夢波,當然也有可能是政法委書記馬明建。但是,人們都猜錯了,錢偉振提出的人選竟然是馮春波。在場的人,除了許志剛以外,都感到很驚訝。人們的目光有的投向了馮春波,有的投向了許志剛。何蘭濤更是震驚,他看著許志剛,他的目光是復雜的,有震驚,有哀求,也有絕望。許志剛也在這個時候看了何蘭濤一眼,兩個人的目光一碰,許志剛咬了咬牙,說:“我有一個想法,請錢書記和各位常委討論。開發區發生這樣的事,我很痛心。首先我要檢討,市府一般人都要檢討。”說到這兒,他故意略一停頓,他這么一說,已經是把市府和市委對立起來了。如果錢偉振繼續反對他的話,那就是市委和市府之間不和了。錢偉振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靜靜的聽著。許志剛接著說:“我覺得,雖然我們有這樣那樣的錯誤,但是我們的這個班子是一個團結的班子,是一個能夠做到知錯就改的班子,因此,我建議,調查組最好是讓平軍同志來負責,他曾經長時間分管開發區工作,對開發區的工作比較熟悉,讓他來負責,我覺得更合適。”

    錢偉振沒有表態,他不表態,其他常委誰也不會表態。錢偉振看了看韓平軍。韓平軍說:“謝謝志剛同志對我的信任,但是,如果說到對開發區工作的熟悉,春波同志比我更熟悉,因此我贊成由春波同志來負責調查組。”他這么一表態,錢偉振又不說話,大家就都明白了。很快,就都紛紛表態贊成由馮春波擔任調查組長。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769/18104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