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大結局下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大結局下

第5卷暗潮峽谷 大結局下

推薦閱讀:

    聲音中,滿滿的興奮的意思。.qbxs8.net**夢*小*說www..lā同時,端木玥終于雙腳挨地了。她這個時候才看到,將她一路提過來,穿過無數空間亂流的人,是一個中年男子。他這個時候,正看著自己。那漆黑的眼底,滿滿的興奮。就宛若一個看到了一塊肥肉的蒼蠅,恨不得能夠將端木玥給吞掉啊!看到她如此?那中年人差點被她的氣得吐血。“嗷!”他一聲大叫,然后看著出現的,比他還要年輕的女子。“母親,你這是做什么?”他望著女人,森森的哀怨。修煉一途,容貌什么的,都是欺騙人的手段。別看這女子不過二十七八的樣子,既然這個中年人稱呼她為母親?畢竟,將自己抓過來的這個這個中年人,也不年輕了。這威遠大陸,她小爺今兒才剛剛飛升。飛升過后,風景都沒有來的及欣賞一下?這個中年人就突然出現,然后金光加持之后?她端木玥,不過是下面飛升過來的一個小人物。他們將她抓來,為何?“打你?打你還是清的了!”“月兒,著你重回威遠大陸。你的記憶,將會恢復。接下來,你便知道其中的種種了。”接著,自己的腦中開始出現種種畫面。記憶,記憶如流……這些記憶不多,也許是著時間的長河,一些記憶抹滅了。但是,一個人,意識中認為最強烈的一些事情,永遠不會抹滅。“奶奶,母親和父親的仇,還有我自己的仇!是該,了解了。”她端木玥,是這威遠大陸,林輕霞的孫女。她的父親,母親,被奸人所害。這一幕,被當時小小的她看在眼底。接著,小小的她也被其所害。所以,她才會在現在身死后?靈魂來到了這里。當年,那人不知道為何查到了她輪回轉生了的消息。他布下天羅地網追殺自己,想要將自己殺死。承受不起整個蓮宗的追殺!就算如今,他也做上了至高之位上。“奶奶,我想親自了斷那人的性命。”端木玥的眼底,金光乍現。帶著一抹冰冷,一抹混沌,一抹虛空之意。“如今你剛飛升,只是半神的境界。”“蓮宗傳承之地,今日為你打開。希望你出來之時,便是那人隕落之際!”一晃眼,三年過去。著一股能量從蓮宗的深處爆發,端木玥猛然睜開了眼睛。這一眼,金光涌動,法則仿佛盡在手中。著端木玥的氣息涌動,瞬間,傳承之地門外便出現了三人。傳承之地的石門打開,端木玥從中走出來。三年,僅僅三年?半神之上是最低等的三級神,接著是二級神,然后才是一級神。一年,一個大境界?其實,端木玥也算是僥幸。世界之樹,世界的本源之力。有了它,她自然的進階飛速。所以,緊緊三年,她便成就了一級神。如今,她是時候去找她的仇人了。她在尋回自己記憶的那一刻,終于知道君月離日夜所擔憂的事情了。同時,也是從離天大陸中,擄走她父親端木嘯天的人。羽翼一共十二隊,猶如那最神秘的十二翼天使。十二,代表著圓滿。十二對翅膀一展開,端木玥的人頃刻間就消失在了原地。“密宗宗主君刑天?”空中,端木玥的聲音悠悠的飄散。如今,她的人已經飛出了百萬里。但是,端木玥一來已經融合了次元眸,可以意跨越空間。二來,千萬不要小看她十二羽翼的速度。在離天大陸的時候,她曾是真言宗的弟子。如果飛上的話,也算的是密宗的一份子了。可如今,她端木玥今日來,卻是來殺人的。端木玥站在密宗的門口,一聲話喊出口,整個密宗仿佛置身在一片聲音的海洋中。光這一句話,不少弟子都被震得粉碎了。端木玥用神念掃視著整個密宗,不由的,她皺起了眉頭。“三年,僅僅三年,你竟成就了至高無上的一級神?”著端木玥的滑落,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她的面前。這個男人,只比她強,不比她弱。“讓本座死的痛快?哈哈,哈哈……”從端木玥飛升入威遠大陸的那一刻,君刑天就知道,他已經沒有抹殺端木玥的機會了。盡管,現如今的君刑天已經渾然不懼這個秘密曝光。但是,秘密如果成了永遠的秘密,不曝光,自然要比曝光的效果好上太多。事到如今,端木玥竟然成長到了如此地步!“林月,再怎么說,本座也是你的長輩,你父親的好友,你的君叔叔。并且,聽說你已經在離天大陸,與我兒君月離成親了?”“所以,這真說起來,我還是你公公。”“今日,交出我父親,我讓你死的痛快。不交出我父親,我要你生不如死!”她口氣冷硬,毫無商量。“至于端木嘯天,那個男人,本座已經失去了他的聯系。”君刑天當時的心中震驚萬分。他如今,已經是一級神的境界了。“失去了聯系?”端木玥望著君刑天不太好的臉色,想著,那自己的父親應該處境安全。端木玥一劍指天,身后一個巨大的身影浮現。這個身影高達幾十仗,五官清晰。一出現,整個天地仿佛都被一股毀滅的氣息所朧仗,截取了生機。“一劍蒼穹!”一劍,端木玥用了自己五成的力量。“天道扭轉!”面對端木玥的一劍,君刑天面上表情陰兀。那一劍揮出的瞬間,他便感覺到了其中濃烈的殺意。而他君刑天,早在萬年之前就已經到達了一級神。萬年的時間,足夠他領悟很多了。一劍落下,塵土飛揚,無數人痛苦的尖叫聲響起。君刑天的身后,整個密宗,守護大陣破碎,來不及躲避的弟子,只要是沾染上劍氣的,通通魂飛魄散了。叮——不過,端木玥是誰?她的體內可是有著世界之樹的。如今的世界之樹,早已經在她的心臟漩渦中扎根長成了參天大樹。“八荒拳!第一式,一拳在天!”“八荒拳第三式,三拳碎空!”“八荒拳第八式,八拳隕神!”真神,乃是傳說中比一級神更加尊貴的存在。這八拳一轟出來,端木玥瞬間感覺自己周身的空間仿佛都被封鎖了起來。不能夠動,只能夠被動的承受八拳?端<!--中间广告位置-->木玥一雙金眸底銀光乍現,但空間,仍舊禁錮。她一口精血噴出,一聲怒吼:“裂,給我裂!”轟,八拳落下,瞬間一個密密麻麻,猶豫蛛網一樣的填坑出現。而端木玥的人,出現在天坑的邊緣。只是瞬間,八荒拳十分之一的力量落在了她對身上。十分之一的力量,轟擊下來,她心臟內凝聚出來的神格,瞬間出現了一到裂紋。“八荒拳!”一連三記八荒拳打出去,是君刑天的極限。面前,天坑已經逐漸變成了一片廢墟。而端木玥,幾乎渾身浴血。身上沒有一塊皮膚是完好無損的。君刑天平復著體內接近枯竭的法力,截取著天地間的力量。他看到端木玥狼狽的樣子,心頭一口郁悶之氣吐出。當年,他與林思淵是結拜兄弟,他們一起試練,一起共創個個遺跡。但是,為什么,明明是他們一起遇到了蘇婉兒,也就是林思淵后來的夫人,林月的母親。后來,他們二人的修為一步步的精進,將他遠遠的甩在了身后。可是,轉眼之間,他便已經被兩人甩的遠遠的了。殺機,早已經凝聚。既然蘇婉兒不從?那么他便殺了她!所以,他假裝被人偷襲了。蘇婉兒死了,他身受重傷。在傳喚林思淵回來之后,在他為自己療傷的時候,他猛然出手,擊碎了林思淵的神格。只是不想,那輪回眸竟然在半途中的時候,被林輕霞那個老東西以血脈之力召回了。讓他白歡心一場。但是,驀然一股力量在他周身炸開。瞬間,他便運用天算之道,算出了林月竟然轉世輪回了。不過,他也不怕。畢竟,他在未來的時間中,有的是時間追殺她。君刑天居高臨下的望著氣息微弱的林月,聲音冷冽。“林月,活在仇恨中一定很痛苦吧。來,叔叔這就讓你解脫!”端木玥死了?就可以結束了嗎?蓮宗和密宗廝殺的開始,威遠大陸血雨腥風的開端。兩掌相對,君月離一口鮮血噴出。而君刑天卻沒有一點點事情。君刑天的聲音滾滾如雷,震得在場的人,耳朵都溢出了血。“也好,為父就先殺了你。然后再殺林月!”君月離,那可是他真正的兒子啊。親生兒子都能夠下得去手?虎毒還不食子呢。何況是人。君月離完全不顧君刑天的話,他將端木玥摟入自己的懷中。望著浴血的她,眼底滿滿的疼惜。以自身血脈為筆,勾勒出來的諸神之陣。大陣一旦開啟,陣內的所有人都將抹殺于天地間。“以我之血,開啟諸神之陣!”“什么,諸神之陣?”紅光沖天,君刑天立刻就震驚了雙眸。“哈哈,好,好啊!”說著,君刑天就殺了過來。他五指成爪,竟然只掏君月離的心臟。“君月離,躲開,你給我躲開!”端木玥,終究是忍不住開口了。聲音中,充斥著滿溢的急切。她想親口對他說,說她不怪他。畢竟,當初殺害她父母的人,不是他。但是,他沒有出現,一直都沒有出現。神格毀,生命消逝。甚至,看向他的目光是冰冷的。她端木玥在最后一刻,仍舊沒有放棄呢?她的男人,怎么能夠還沒有死,就先放棄了自己的生命!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無色。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君刑天當下就下了殺手,一掌拍在了他的頭顱之上。一句,他憋在心底,許久了的話。“大哥,我在神域深淵中的時候,真的不想要那么做的。真的,不想要害你的……”著這句話說出口,他的身影完全的消散在空中了。“無色!”可惜,神域深淵中,他被君刑天控制了身體,做出來陷害端木玥性命的事情。“君刑天,你不是人,不是啊!”端木玥怒吼,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為了殺你,本座竟然要犧牲兩個兒子。林思淵,你們一家死的值得了,值得了!”嗚嗚,嗚嗚……“玥兒,既然為夫無法保住你的性命。那就讓我們一起死吧。”君月離將端木玥的人,緊緊的摟在懷中。因為他深知道君刑天的修為,所以才準備了這座大陣送給他。“唉。”端木玥一聲嘆息,罷了罷了!她將頭靜靜的靠在君月離的胸口,摟住他的腰,等待著最后的時刻。今日,就這樣了解一切,也好。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咔嚓——”“你,你……”君刑天不敢相信的望著自己,被洞穿的心臟。他的神格,被一個男人抓在手中。“啊,啊——”君刑天反應過來后,不可遏止的怒吼。著空氣中,他最后一抹余音落下。“月兒,你受苦了。”當年因為空間撕裂,將他們大部分的族人,都席卷到了另一片星域中。那時,他們一族早已經成神。后,因為種種手段,重新回到了這片大陸中。只是,人類早已經占據了這片大陸。所以,他們族中,一部分人自愿抹去了以前的記憶,化身成了人類。實則,蓮宗內部,所有林家的人,都留著真神的血脈。只不過,血脈不夠濃厚。所以,他們無法成就神體而已。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父親,我就知道你沒死!”再見血冽,冥冥中一股力量牽引。使得端木玥深深的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父親,林思淵。“父親,看來今日,我們都要身死于世間了。”她說這話的時候,無論是神情,還是口氣,都帶著濃濃的不甘心啊!君刑天,已經被斬殺了。可是,諸神大陣已然開啟,明明是對付君刑天的手段?現如今卻要落到他們身上了。說著,血冽整個人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陣金光。接著,他整個人的身形消失在諸神大陣中。危機,解除。無色死了,君刑天死了。自己的父親,消散于天地之間了。但是,她能夠感受的到,他未死。“月離,以后,我不許你輕生。”經歷了一切,端木玥平靜的說道。他知道,自己任重而道遠。他們的孩子,都還沒有造出來呢。呼……終于完結了,事實證明,血血真的很懶。這文,真的拖了很久,很久了。今日,終于完結了。突然發現,心中空落落的。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1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