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被洗腦了嗎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被洗腦了嗎

第5卷暗潮峽谷 被洗腦了嗎

推薦閱讀:

    “丹塔少主,蕭刖天?”

    端木嘯天一聽到蕭刖天的名字,皺起的眉頭更緊蹙了。|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注冊過可°樂°小°說°網的賬號。而端木逸塵一聽眼前之人是蕭刖天?直接就將端木玥給扯到他的身邊了。這樣還不算,端木逸塵看了一眼蕭刖天后,拉著端木玥走遠了一段距離。

    這情況?什么情況啊。端木玥看了看自家爹,還有大哥后,心中簡直是無語了。

    瞧瞧他們那眼神,那眼神?恨得吞了她的天哥哥!

    他們兩個,在面對她和君月離那般過火的舉動時,要不就是譴責她的,要不就是冷眼旁觀的。除了對她的不滿,就沒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

    可這到了蕭刖天這里了,她不過是挽了一下他的手臂。他們,就毛了?這君月離,究竟是給了他們什么好處了啊?

    他們一個兩個的,竟然如此的看中他!雖然吧,她小爺也看上了那個男人。但是,面對那個男人和她,父親和大哥都寵溺的太明顯了吧?

    她被君月離欺負了,可是他們看到的卻是她的不是?她一個女孩子,怎么對他如何如何啊。

    要真能夠對他如何,她小爺早就上了!如果君月離得知了端木玥這番想法的話,他一定會大聲的說一句:玥兒,想上,就上吧。我脫好,等你來。

    可惜了,君月離不知道。端木逸塵將端木玥拉出一段距離之后,盯著她的人。看了半天,才悠悠的開口。“妹妹,你和那個男人,什么關系?”

    端木逸塵的神情很慎重,一副要端木玥實話實話的態度。話說,她端木玥什么時候在他們的面前,不老實了嗎?

    咳咳,雖然這種情況不少。但是,端木玥還是很委屈,不滿的看了看自家大哥。甚至,她還哀怨的瞅了一眼距離他們,有著一段距離的端木嘯天。

    “大哥,他是我天哥哥。”端木玥實話實說。可是,天哥哥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她無從解釋。因為,她完全就無法解釋清楚其中的淵源。

    “天哥哥?”端木逸塵一聽端木玥對蕭刖天親昵的稱呼,立刻就嗅出了不一般的味道。在端木玥還小的時候,她跟在他的身后,一聲聲叫的是‘哥哥’。后來,變成了‘哥’,‘大哥’。

    他蕭刖天,一個外人,能夠被端木玥稱呼為‘天哥哥’?端木逸塵想著,甚至還看了一眼蕭刖天。此時此刻,站在端木嘯天身邊的蕭刖天一身絳紫色的長袍,精致的五官,唇上一抹清淡的笑意。不管是看向他,還是他爹,都是友好的態度。

    而,他落在端木玥身上的目光,就變成了寵溺。這目光,太過于熟悉。他和他爹看向玥兒的時候,都是這樣的神情。

    這只是,對于妹妹的寵溺而已。不同于君月離,那是露骨的愛意。“只是,哥哥?”端木逸塵更進一步作出了提問。

    但,他得到的竟然是端木玥的這么一句話。“大哥,我會答應他的提親。”說完,端木玥繞過他的人,再次的回到了蕭刖天的身邊。

    “爹,我會答應天哥哥的提親。”端木玥重新挽上蕭刖天的手臂,對著端木嘯天說出了這樣一個答案。

    “玥兒,那月離怎么辦?”端木嘯天這句話才說出口,院中,他所說之人便走了出來。如今,君月離一襲月白色的長袍,面上的笑容苦澀。

    “伯父,玥兒她不要我。”他說的甚是委屈。確實,是端木玥不要他。不過,只是此時罷了。

    沒有選擇嫁給他,就算是不要他!“玥兒,你都對月離做出了那樣的事情!如今,你怎么說嫁給別人,就嫁給別人了?”端木嘯天不滿的訓斥著端木玥。

    甚至,將君月離的人拉到了他的身邊。無形中表達著,有岳父給你撐腰,不要傷心!

    這,看的端木玥簡直要瞪死君月離這個男人了。他,究竟給了她爹什么好處了?什么好處啊,竟然能夠讓她爹這般的維護他。反過來,這么的對待她這個當女兒的。

    還有,她爹搞什么啊?什么叫,她都那么對待他君月離了!

    她,她怎么對待他了?“爹,我才是你女兒。”端木玥要糾正端木嘯天的立場。

    他,可是她端木玥的爹。不是君月離那家伙的爹!“就因為你是我女兒,我才要教育你!”端木嘯天反駁的有理,有據。

    如果,端木玥不是他的女兒,他才懶得管她呢!俗話說的好,子不教,父之過。“你說,你一個女孩子家,竟然做出了撲倒月離的舉動。人家,沒有責怪你,已經不錯了。如今,你竟然還要嫁給別人?”

    “你,你怎么能夠這么沒有擔當!”端木嘯天這番話說的,真是義憤填膺啊。他盯著端木玥的人,目光十分的銳利。

    但是,端木玥聽著自家爹的話。越聽,越糊涂了。她小爺就不明白了,這樣的話,不是應該對著男人說的嗎?

    男人睡了女人,不想娶她,所以才說他沒有擔當的吧?怎么這事情落在她的身上了,就變成她沒有擔當了?

    還有,她小爺什么時候撲倒君月離這家伙了?她怎么不知道啊。好吧,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她撲倒了君月離。那也是君月離沾了她的便宜了,好吧?

    “爹,我是女孩子,不需要有擔當。”端木玥一句話說出口,表明她現在女子的身份。擔當,那是男人的事情。

    “你這丫頭,女子,就可以不擔當了嗎?”“你是爹的女兒,必須要做一個有擔當的人!”

    霸氣,蠻不講理。今日,端木嘯天在端木玥心中的形象,再次的刷新了。“爹,有擔當的人,該不會是必須要嫁給君月離吧?”端木玥撇著嘴,瞅著君月離那個男人,開口陰陽怪氣的說道。

    分明,她就是很不滿,很不爽的語氣了,好不?沒成想,她爹端木嘯天一聽端木玥這么說之后,竟然立刻就點了點頭。

    他的這番舉動,再次讓端木玥不滿了!他,究竟是誰的爹啊。怎么一顆心都想君月離<!--中间广告位置-->那個男人了?

    君月離是給她爹洗腦了嗎?這樣對他,卻惡劣的對她。“玥兒,不是爹說你。你對月離做出了那樣的事情,不嫁給他,太過分了!”

    “爹啊,是他過分好不好?”……

    就這樣,在他們父女倆的爭執下。端木玥想要帶蕭刖天在真言宗內,好好逛一逛的打算泡湯了。最后,實在是聽不下去端木嘯天嘮叨的端木玥,拉起君月離的人走就了。

    留下了一句:“爹,我和君月離單獨談一談啊。”君月離和端木玥一走,留下的就只有蕭刖天和端木嘯天父子倆了。

    這三人,相視一笑之后,朝著不遠處的小亭子走去了。他們之間,也需要好好的聊聊才是。

    而端木玥,她拉著君月離的人,直接回到了她峰頂的小閣中。此時此刻,她的六位師尊早已盡數離去了。偌大的峰頂,小閣中,只有他們兩個人。

    “君月離,你說,你對我爹和大哥做了什么!”今日,端木玥簡直是要被氣死,折磨死了!

    她小爺,先是被這個男人捉弄。雖然,他們之間是冰釋前嫌了,但是這丫的手段也太高明了吧?瞧瞧,瞧瞧她爹和大哥,都被他丫的洗腦成了如何一副樣子!

    “玥兒,他們一個是我未來的岳父,一個是我未來的大哥。我能對他們做什么啊。”君月離一副他很無辜的模樣。他,不過是對他們說了一些話而已。

    至于這些話,君月離可不打算讓端木玥知道。不然……

    他看了一眼端木玥,這丫頭會暴跳如雷的。自己找虐這種事情,君月離是絕對不會做的。

    當然,他也有完全的把握。他未來的岳父和大哥,是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玥兒的。“你什么都沒有對他們做?”

    屋內,端木玥一把將君月離的人推到了座位上。雙手,壓在座位的兩邊。如此近距離的審視,端木玥是想看清楚,眼前這家伙是不是有事情瞞著她。

    但是,她完全的低估了,君月離這個男人如今不要臉的程度!端木玥如此逼視,導致兩人之間的距離,極具縮短到了五厘米只差。

    這么短的距離,用君月離的話來說就是。如果不做點什么,他還是男人嗎?所以,就在端木玥實施眼神壓迫的瞬間,他就無恥的親上了端木玥的唇。

    某人只是親了一下,立刻就離開了。接著,他眼神征求的望著端木玥。意思是,還可以再來一下嗎?那眼神,那表情,意猶未盡啊。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君月離又一沾即離,導致端木玥壓根就沒有反應過來。她沒有反映過來,不要緊。君月離一看她沒有說話?那就是不反對,默許的意思嘍。

    所以,君月離又一次湊近了自己的臉。就在他要再次親上端木玥的唇時,某女一把按住了他的臉!“君月離!”

    端木玥一聲咆哮,整個小閣仿佛都震動了一下。“你這個混蛋!”

    “你竟然敢在小爺不注意的時候搞偷襲?”“你丫的,活的不耐煩了嗎?”

    只見端木玥單手抓著君月離的臉,指節上的力道越來越重。到最后,甚至都要將君月離的臉抓破了。就在她要實施下一步的舉動,真的要弄破君月離這張俊顏時。她的腰上,猛然一股力道。

    接著,端木玥整個人直接撲向了座椅上的君月離身上。手上的力道,不攻而破。“玥兒,之前你是要謀殺親夫。現在,你又要毀了為夫的臉?”

    端木玥的雙手再次的被禁錮。她一雙紫眸怒視的瞪著君月離,只見他開口,悠悠的說了一句。“難道,玥兒喜歡丑顏?”

    提起丑顏二字之時,君月離十分為難的皺了皺眉。“為夫這張臉,天生就是這模樣。無法改變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君月離天生麗質難自棄,無奈啊。

    “呸,你是誰夫君了?少在這里自戀!”“還有,小爺天生的顏控,怎么會喜歡丑男?”

    如果她小爺喜歡丑男,那她根本就不會來真言宗,凈土宗才是她最佳的選擇。畢竟,她當初來離天大陸的目的,直接進凈土宗的話?會更容易達成的。

    可是,她師父李玨出現了。那時的李玨,那可是風度翩翩,仙風道骨啊。如果她不是被自家師父那張臉給誘惑了,她根本就不會來真言宗!“顏控?”君月離聽到端木玥口中吐出了這么一個詞,表示不解。

    “難道,顏控的意思是,玥兒只喜歡長相俊美之人?”雖然,君月離對此有些小懷疑。

    因為,在端木玥的身邊,雖然大部分都是長相俊美之人。但是,有一個例外,很嚴重的例外。那就是,端木玥的身邊有著楚天頡的存在!

    楚天頡那家伙,與端木玥的關系非同一般。曾經,他可是很不滿過的。但是,不滿歸不滿,那家伙一看就知道。他對玥兒,只有崇敬之心,沒有其他多余的花花心思。所以,他也就沒有十分針對他了。

    但是,這樣一個人的存在,讓君月離懷疑。玥兒口中的顏控,是這個意思嗎?“領悟能力不錯,顏控就是那個意思。”端木玥下顎微抬,一副君月離值得表揚的樣子。

    只是,他才表揚過君月離。君月離就說出了一句,讓她非常不開心的話!“那在玥兒的心中,楚天頡那樣的容貌,也算得上是長相俊美嗎?”君月離問的明白,聽取答案的態度認真。

    楚天頡?端木玥如今在討論最重要的‘顏控’問題,可是君月離卻給她來了一句楚天頡?

    楚天頡那廝長得俊美不俊美,眼前這個男人難道就沒有判斷嗎?非要,質問一下她小爺才好嗎?

    “天頡,是特殊的存在。”“特殊存在?”得到這么一個答案,君月離身為一個男人,心情不美好了起來。

    在端木玥的心中,他是不是特殊存在,君月離都不敢確定呢。如今,楚天頡卻是了。盡管,那家伙是依照丑顏博取的特殊存在!

    ********呃,昨天回去之后,竟然斷網了。現在補發上去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1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