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好處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好處

第5卷暗潮峽谷 好處

推薦閱讀:

    自從他小爺進入到了暗潮峽谷中,他的好運氣仿佛就用盡了。

    這天天的,不是受傷,就是受傷。

    除了變得更糟糕之外,就沒有一點點的好了。

    “端木玥,如果你要進去。不是沒有辦法。我可以直接將你傳動到兵城封印所在之地。”

    兵城封印所在之地,也就是兵城的禁地。

    就像是臨城中一樣。封印所在之地的那個祭壇,就是當時臨城的禁地。

    擅闖禁地者:死!

    “城主大人,你這是想我拿出大無畏的精神去赴死嗎?”端木玥一聽尉茗這么說,額頭上汗水直落啊。

    話說他小爺之想平平靜靜的接觸兵城的封印,不想要涉險的。

    在端木玥的印象中,兵城中的人應該和當時臨城的人一樣。熱捧他小爺趕快解開封印才是。

    危險系數,為零。并且盡全力的配合。

    不然,兵城的封印解開了。可是兵城內的人依舊是一副骷髏加瘟疫的身體,要他小爺如何逃脫啊。

    難道封印接觸了,他小爺就可以掛掉了嗎?

    就不先說這天鬼之域中就九座城池了。他小爺要是在兵城中死了,其他的城池怎么辦?

    不救了,不用解除封印了?

    難不成還有其他的人也會解除這九字真言的封印不成!

    天鬼之域的事情放后,他小爺本人。會允許自己大無畏的去赴死嗎?

    他小爺的精神好的很,并且一點病也沒有,腦子也正常。

    讓他小爺去赴死,想法是好的。但是做法絕對是不可取的。

    他端木玥,從來不會拿自己的命去開玩笑。

    “我會盡量保證你的安全的。”尉茗聽到端木玥的反問,眉頭皺了起來。

    兵城的封印,必須要解除。因為只有這樣,瘟疫才有可能好轉。所以,端木玥必須去到兵城中。

    可是,尉茗也知道。端木玥一旦去了,生死,真的不是她想要保護,就能夠保護的住的。

    臨城中,她可以放言,說她能夠讓端木玥毫發無傷。

    可是到了兵城,她一點把握都沒有。除非,她同端木玥一起進入到兵城中。

    “端木玥,你放心。我會和你一起去兵城。并且保護你的安危的。”尉茗接著又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原本,她這個一城之主是想用這句話來堵住端木玥的嘴的。

    可是,一聽尉茗這么說之后。更是讓端木玥確定了兵城中的危險系數。

    “城主大人,恕我問一句很無禮的話。您,能夠打得過兵城城主狂賴嗎?”

    端木玥這一句話問出口,非常的犀利。

    而答案,也讓尉茗暗下了一顆心。她和兵城城主狂賴,非要說一個確切的答案的話,那就是他們根本就不在同一個水準上。

    為什么天鬼之域的九座城池只允許外城的人進入內城。也就是這個原因。

    因為這九座城池,越是外圍的城池,武力越弱。所以,只要你認為自己已經夠強了,那么你就可以做出選擇了。

    是選擇留在現在這個城市中,還是進入到武力更強的內城中。

    狂賴,比起她尉茗,高出的境界不止兩個。

    “我……”

    面對端木玥犀利的問話,尉茗沒有立刻就做出回答。她,不能夠給出模糊的回答,但同樣的,也無法給出最真實的回答。

    因為一旦她說出了實情,端木玥恐怕就更加的不愿意去兵城中了吧。

    而,此時此刻,她稍許的停頓,并未給出答案的她。已經讓端木玥猜到了答案。

    “喂,端木玥。你當初可是承若了。一定會解開所有的封印的。”

    “怎么,現在遇到了一點點的危險。你就要退縮了嗎?”

    尉茗沒有給出回答,可是她女兒尉笑笑卻因為端木玥的問話而惱怒了起來。

    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母親和兵城城主狂賴之間的差距。

    但是,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她的母親都答應和端木玥一起去兵城了,并且承若了要保護他的安危了。

    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這樣,如果真的讓端木玥回答的話。

    不夠,一點也不夠!

    因為,他端木玥原本就不是這天鬼之域中的人。當初,他也是為了讓自己活命,并且在偶然之下解開了封印。

    他當時,可是付出了代價的。為了讓臨城中所有的人都擁有正常人的身體,他還付出了超額的代價。

    因為那代價,他才獲得了今日的待遇。

    所以說,他端木玥并不欠天鬼之域任何。

    是,當時他是說過,他會幫助天鬼之域解開所有的封印。

    但是,這是建立在他小爺不會死的前提下。

    如果明知道去了就是死,那他憑什么要去,為什么要去?難道就因為當初,他許下了這樣的諾言了嗎?

    若真是這樣的話,他完全可以在自己更強的時候再來。

    他端木玥,完全能夠等的起。可是天鬼之域,他們能夠等得起嗎?

    等不起。

    兵城中的人,明顯的是等不起的。

    所以,在尉笑笑這番話后。尉茗立刻便呵斥了她,并且要她出去,不許再呆在這里了。

    “娘,你怎么向著他!”尉笑笑不忿的指著端木玥的人,雖然她也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端木玥。

    “出去,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

    尉茗臉上表情有些恐怖,尉笑笑原本還想要說什么呢。一看自己母親這副樣子,立刻像是受了極大委屈的孩子。瞪了一眼端木玥后,氣憤的離去了。

    不過她在最后還是對著端木玥人,用嘴型說了一句:端木玥你給本小姐等著!

    讓他等著?

    端木玥坐在黑色石門內,嘴角上揚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

    等著?難道小爺害怕她不成。

    也許當初他端木玥是打不過她尉笑笑,但是時過境遷。今時今日,她尉笑笑絕對不夠他看。

    不是他端木玥說。也許今日,尉茗這個一城之主都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在他得出了尉茗并不能夠打得過兵城城主狂賴之后。他心中產生了一個想法,那就是他小爺一旦帶上了她去到了兵城中。

    絕對不是臂力,反而會是拖累啊。

    他小爺若是單槍匹馬的殺入到了<!--中间广告位置-->兵城中,最起碼他小爺打不過的時候還可以躲到黑色石門中。

    可是要是帶上了尉茗?

    不是他不想要暴露自己擁有黑色石門這件法器,而是他小爺完全就可以不帶她。既然這樣就可以了,還能夠少一個人知道他小爺有大石。

    何樂而不為啊。

    為毛他小爺非要鬧到只要是和他小爺有一點關系的人,都要知道他有了黑色石門這件法器。

    俗話說得好,財不外露。

    只有這樣,才是最安全,最保命的。

    殺人越貨,并且是瞄準目標的殺人越貨行為。他端木玥自己,就干過不少次。所以,心中怕怕的啊。

    萬一哪天他小爺被別人瞄上了。并且是他小爺打不過的人,下場會很凄慘的。

    最恐怖的就是他小爺死路一條了。

    所以,要不就是他小爺一個人去冒險。要不,就是不去。

    反正,對于有沒有尉茗這個一城之主跟著。端木玥一點都不在乎。

    “端木玥,那你的意思是,你不去兵城了?”端木玥什么意思,尉茗還是猜到了五分的。

    那就是,她猜到了端木玥不想去兵城中。也是,他從最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這么個意思。

    但是,她猜錯了端木玥不想去的原因。她猜,是端木玥怕死。因為怕死,所以不愿意去涉險。

    而端木玥真正的想法是。因為危險,所以他想要一些保障。

    只不過,這些保障他小爺不想要面前的尉茗給他。

    尉茗才有幾分幾量重啊。她給出的條件,端木玥無論如何都是無法接受的。

    俗話說的好,鳥為食亡,人為財死。

    如果沒有絕對的的話,他端木玥才懶得替別人出生入死呢。特別是兵城這么棘手的地方。

    誰知道他小爺這一去,還能不能夠完好無損的回來啊。

    所以,對于尉茗的問話。他沒有做出任何的回答。

    他在等,等待某個老頭親自來和他談條件。

    最終,有些人還是沉不住氣了。主動開口了。

    “你這小家伙,還真是心思險惡呢。”虛空中一聲嘆息,天鬼老頭的聲音響起再了屋內兩人的耳中。

    “域主大人。”尉茗一聽這個聲音,恭敬的說道。

    “天鬼老頭,你終于出現了。”散漫的聲音,端木玥悠揚的說著。

    他本人咧嘴一笑,又道:“我心思險惡?難道,你是今日才知道嘛。”

    “是是是,老夫早就知道了。只是淡忘了而已。”天鬼口中嘆息不斷。可是,卻沒有厭惡。仿佛端木玥這樣才是正常的。

    說真的,如果端木玥順利的答應了去兵城。他天鬼才會覺得奇怪。

    因為這家伙,可是那種半點虧都不愿意吃的人。

    “那,你這次想出什么來收買小爺。”端木玥面上笑的十分的猥,瑣。明明是一個丫頭,卻能夠將這種表情表現的淋漓盡致。

    天鬼看著,也算是無語了。

    “小丫頭,你還是女人嗎?”天鬼老頭如此問道。這一句話,只有端木玥一個人能夠聽的到。

    “是不是女人,你老頭子心中不是有數嘛。”

    端木玥回答的利索,絲毫不會覺得這個問題尷尬。

    反正,他小爺如今也就是骷髏骨架外加一張人皮而已。想看,隨便看啊。只要不怕晚上做噩夢就成。

    再說了,在死亡墓地中的時候。天鬼這老頭還少注意自個了嗎?

    恐怕早就被他這老頭子看光光了吧。

    天鬼得到端木玥這丫頭片子這么一句話,心塞塞的不能再塞了。這個話題,果斷的不能夠接續下去了。

    “去兵城,解開封印后。給你兩株七品藥草。”

    “兩株七品藥草?”端木玥挑眉。“天鬼老頭,你知道我是丹藥師?”

    端木玥搜刮記憶,發現。他并沒有展露過他是丹藥師的行為啊。

    “猜到的。”天鬼簡單的回答。

    “好吧,算你老頭子聰明。”

    “但是,兩株七品藥草。老頭,小爺我可是要替你出生入死啊。你用兩株七品藥草打發我。會不會太摳門了。”

    就算天鬼老頭說出兩枚七品丹藥,端木玥都不是很想去。更別說是兩株七品藥草了。

    “嫌少嗎?”天鬼老頭一副疑惑不解的口氣。“可是老夫覺得夠了啊。畢竟。”他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一下。

    “畢竟,那兩枚七品藥草,可是上古禁忌榜上丹藥的主藥材。”

    上古禁忌榜?

    主藥材?

    端木玥從天鬼老頭口中聽到這個詞的時候,心情是激動的,奔涌的啊。

    如果說一般的七品藥草的話,那當然是不夠分量的。但如果這七品藥草是上古禁忌榜上丹藥的主藥材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啊。

    畢竟,上古禁忌榜上的丹藥,怎么能和平常的丹藥相提并論的。

    帶著禁忌二字呢,就無法將它們和平常的丹藥放在同一個位置上。

    端木玥激動的心情恢復平靜。他小爺無所謂的開口:“就算是上古禁忌榜上的主藥材。我手中又沒有上古禁忌榜,更沒有榜上丹藥的藥方。”

    “就算是得到了這兩株七品藥草了,也沒有用啊。”

    話,端木玥是這么說了。可是他的眼神還是泄露了他的心情。

    他小爺那對紫眸中,分明就是一種想要,非常想要的眼神。

    盡管,他是沒有上古禁忌榜,沒有丹方。但是,只要有了丹方中重要的藥草,害怕沒有人找上他,送上丹方嗎?

    端木玥為什么會這么說,還不是他小爺懷疑。這天鬼老頭的身上就有丹方。

    如果他身上真的有,那他小爺無論如何也不能過錯過這個機會啊。

    俗話說的好,錯過了這個村兒就沒有這個點了。

    有機會,一定要當下就抓住。死死的抓住不放手啊。

    一段沉默后,只聽天鬼老頭鄙夷的口氣。“小家伙,你注意打的還真大。”

    “這腦子非要這么聰明嗎?”

    天鬼老頭這樣的話,擺明了一個道理啊。他老頭子的手中,確實是有丹方的。

    并且是上古禁忌榜上丹藥的丹方!

    ********

    啊啊啊,今天終于還是趕上了。好險,果然不能白天的時候太懶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