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相互調侃:端木玥VS天鬼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相互調侃:端木玥VS天鬼

第5卷暗潮峽谷 相互調侃:端木玥VS天鬼

推薦閱讀:

    要說害怕,他小爺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的造型才是最可怕的吧。

    “小家伙,你再不來……”

    端木玥朝著虛空一句話,話剛說出口,便有人回應他了。

    只是,這天鬼之域的域主天鬼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他一聲鬼叫,聲音有些顫抖。

    “小家伙,你怎么變成這個鬼樣子了。”

    “好丑!”

    天鬼一個‘鬼樣子’出口,還覺得不符合他如今的心情。后面又兩個判定性的字眼吐出來。

    聽的,某小爺心情十分不美好了起來。

    “喂,天鬼老頭,有你這么說話的嗎?”端木玥雙手環胸,就這么淡定的坐在這死亡墓地中。

    “小家伙,你還是先說說你為什么把自己搞成這樣子吧。”

    “明明那么漂亮的一張臉,卻被你搞成了這個樣子。你也不怕老頭子我看了晚上會做噩夢。”

    天鬼張嘴閉嘴都是嫌棄的語氣。端木玥聽著,很懷疑啊。這老頭該不會是個外貌控吧。

    雖然,他小爺不是完全的外貌控。但是,沾邊。

    不想,天鬼老頭也是?

    端木玥挑眉,對于有外貌控的人,給予鄙視啊。

    在這個以強者為尊的世界,怎么能只看臉呢?

    看臉得到的,都不是什么好的啊。

    這點,端木玥是深有體會。

    首先,他小爺就是一個典型啊。這樣貌,絕對符合外貌控的胃口。但是,不是他小爺自己說,他自己都會覺得自己脾氣怪異的。

    他,排除在外了。就來說說君月離那家伙好了。

    某君,絕對不是脾性好的人。就沖他善變,還學會了威脅他小爺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

    至于其他的,他小爺就不深究了。

    無色,石驚人,雷天水……他小爺身邊的這些,或者是關系好的。沒有一個是正常的人。

    這也充分的解釋了那句話: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總之,以貌取人,一點都不可取。

    但是,端木玥小爺需要在自己心中補充一條。那就是,如果某人第一眼就讓他小爺不舒服的話。

    第二眼,他小爺絕對不會給他那個機會了。

    因為,長得太丑的話,他小爺會看的難受。

    這人一難受了,免不了的就想要發脾氣。

    接著,倒霉的人會是誰。他小爺真的是控制不住啊。

    所以,在端木玥的人生觀中。長相丑的那些,最好別來和他小爺套近乎。

    如果讓他小爺看了就心生厭惡的話。特別是那些明顯表現出對他小爺有不良企圖的人。

    他小爺會暴力,真的不是他想要的。

    那么,在端木玥的心中,什么樣的人是好的呢,是正常的人呢?

    比如,楚天頡。

    端木玥的心中給出了這么一個答案后,就充分的能夠了解到端木玥這家伙是什么心思了。

    在他小爺的心中,好的,就是忠犬型的啊。

    就像是楚天頡一樣,當初對于端木玥那可是自來熟,外加死纏爛打型的。

    不過,不管是楚天頡,還是端木玥。他們都沒有后悔自己的選擇。

    更準確的來說,楚天頡很慶幸自己當年選擇了跟隨在端木玥的身邊。

    而端木玥,也不曾后悔選擇那家伙。

    雖然,楚天頡一直以來都不怎么討他喜歡。但是,他對他的心思如何。端木玥知道的清楚。

    那家伙,不管是在什么樣的情況下。都不會背叛他的。

    “小家伙,如果你不想說的話。那就不要說了。”

    “別苦著一張臉啊,好像是要哭了一樣。原本這模樣就已經夠嚇人了,再擺出一副要哭的樣子。老夫我的小心臟可是會受不了的。”

    鬼天不知道是感慨,還是調侃的聲音。聽的端木玥瞬間就不想和他說話了。

    再加上,他小爺現在可使病患啊。

    病患,是需要好好養傷的。

    這場痊愈的持久戰,他小爺必須要堅持到最后才可以。

    “小家伙……”

    “天鬼老頭,我可是受了重傷才來的。你也不想我掛掉吧。不想就安靜一會兒。”

    黑暗中,端木玥閉上了眼睛。他小爺要是早知道這老頭會這般調侃自己。他哪里還會開口說話啊。

    雖然剛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某個老頭指使的。讓他小爺一頭就扎入到這死亡墳墓中。

    磕的他小爺這把骨頭差點散了。

    但是,如果他那句話后,非但沒有得到半點好處。連最基本的抱怨和數落都沒有做到,反而還被調侃的話。

    他小爺打死也不會做的。

    失算,失算啊。端木玥在心中如此想著。

    其實,他也就納悶了。難道是因為時隔太久了,為毛這次他來到這天鬼之域后,覺得天鬼這老家伙變得話嘮了起來。

    是一個人寂寞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人能和他說說話了。還只咋滴了。

    空虛寂寞恨了么?

    端木玥這么想著,在他還沒有得到答案的時候。天鬼忽然一句話,嚇得他小爺不要不要的。

    “小娃,這么久不見,你思想可是變得邪惡了很多啊。”

    “空虛寂寞恨?你覺得這五個字應該按在老夫的身上嗎?”

    天鬼他這句話說出口,話里話外都是一個意思。那就是他聽到了他小爺的心里話。

    “哇!”

    端木玥一聲大叫,接著說道:“你這老頭怎么偷窺別人隱私。”

    隱私,不知道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嗎?端木玥這句話說出口,說的理直氣壯的。

    原本那番胡思亂想之后,端木玥還本著趕快恢復自己身體機能為己任,想要好好想想辦法呢。

    天鬼老頭這么一句話說出口,嚇得他直接睜開了眼睛。

    什么恢復自己身體機能啊,如今他腦中的想法都外泄了。

    有可怕的事情,還有比這更可怕的事情嗎?

    這如果是對戰中,分分秒秒鐘被敵人知道了自己心中所想。這一戰下去,死的不是他小爺,還能是誰!

    總不能,停止大腦思想吧。

    或者,心中想著的是這樣這樣。可是動作上卻是那樣那樣。

    “隱私?老夫還真想知道你這小腦袋瓜里都裝了一些什么。老夫,什么時候侵犯你的隱私了?”

    “我是侵犯你圣圣不可侵犯的身體了,透視你了?還是窺伺你的記憶了,觸碰你了?”

    天鬼這番話說下來。別說是端木玥了,就算是任何一個人聽到了。恐怕都要臉黑了。

    “天鬼老頭,你真的歲數很大嗎?”端木玥不確定的問著。

    別問他小爺為什么會問這么愚蠢的問題。還不是因為這老家伙哪里有一點老者的尊嚴,樣子啊。

    他這樣,小流氓都比不上他這么有文化。

    果然,不怕小流氓。就怕流氓會文化。

    “你這小家伙,明明就是你思想不純潔。雖然這張臉現在很難看,但是臉上還是表現出來了。”

    “老夫看看你的臉,然后得出了一個結論。就變成侵犯你的隱私了?”

    “如今,你說不過老夫,就問老夫年齡的問題。”

    “既然你問了,那么老夫就明確的告訴你好了。老夫今年……”

    噼里啪啦的,天鬼老頭不斷的向外倒豆子。聽的端木玥都頭暈了,暈了……

    “天鬼老頭,算我怕你了。安靜,讓小的安靜一會會好吧。”

    他小爺,不過是因為心中的一個疑惑。脫口而出了一句話。

    這老頭,用得著這么對付我么。

    這哪里是話嘮啊,簡直就是話癆了。

    小心,活不長啊。

    雖然,這老家伙都已經成了如今這種天地合一的狀態了。也無法再變成什么樣子,也不會死。

    但是,省省心行不行。不那么愛計較行不行。

    討人喜一點,好不好。

    “老頭,我真的要好好養傷了。不然,你也看到了<!--中间广告位置-->。我這個樣子很嚇人的。”

    嚇得,他小爺自己都不敢認真的去看他如今是怎樣的一副樣子。

    內視,紅色的骨架還好說。畢竟他小爺看過的骷髏已經夠多的了。可況這副還是自己的。

    但是,一副光禿禿的骷髏上,再來一層皮。還是人皮。

    要知道,有血肉的時候,他小爺這張皮看起來是飽滿有彈性的。

    可是如今,血肉都不見了。現在空有一個大了骨架的人皮,松松垮垮的掛在骷髏上。

    眼睛,也對不上眼睛的位置。鼻子,也對不上鼻子的位置……

    嘖嘖,端木玥只是這么想想,還沒有真正的看自己呢。就覺得陰氣森森了。

    他這樣自己嚇自己,真的好嗎?

    天鬼之域中,端木玥在這死亡墓地一呆就是七天過去了。這七天中,端木玥沒有移動過一分,沒有醒來過一次。

    “嘭……”

    端木玥體內,在最后一縷黑色光束消失在他那副紅色的骨頭上之后。他口中一聲喟嘆響起。得償所愿的將所有的黑色光束都消滅了。

    “哈哈,天鬼老頭。小爺終于解決了體內麻煩的東西了!”

    端木玥猛然從眾多黑色的骸骨中站了起來。

    只是,他一站起來后。他小爺發現了一個問題,一個很重大的問題!

    那就是,他小爺是把黑色光束都消滅了。可是,他的五臟六腑啊,筋脈啊,血肉啊……

    還他一個正常人的身體啊!

    為什么端木玥會一站起來就發現。那是因為他覺得自己的腳被咯到了。

    光有骨頭和一層皮,被咯到也是很正常的情況。

    “好了?”

    天鬼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端木玥的情況。如今他一聲大吼。不管是聲音,還是氣勢上。都和平常人無異。

    但是,外貌是怎樣。沒變啊。

    “端木玥,你確定,你已經好了?”

    天鬼問。他話中什么意思,端木玥聽出來了個七七八八。剛剛振奮人心的心情不再,他整個人直接倒在了黑色骷髏上。

    被咯到,被咯到的感覺還真是一番非一般的體驗啊。

    “老頭,怎么辦。也許小爺一生都要這樣了。”

    端木玥在今日,陽光下。真真切切的將自己看了遍。

    還別說,和他想想中的樣子差不多。這層皮,倒像是累贅物了。看起來難看的緊。

    明明,他小爺的樣子是那般美貌天仙的。

    可如今……

    毛線也看不出來啊。只覺得是白白的。

    身上穿的衣服,是自己的骨架撐起來的。抬起手,骷髏指上多一層皮……

    總之,他小爺如今很頹廢。他以為只要消滅了體內那些黑色光束就可以了。

    所以,他調動了自己能夠調動的所有精神力。強制性的,或者是逼迫性的讓那些黑色光柱撞向自己的骨頭。

    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黑色光束被消滅的速度加快了不止一點點。

    可是,他當初的愿望達成了。

    但,他想要的結果卻沒有出現。

    他,還是一副骷髏外加一層人皮!

    這個鬼樣子,想搞那樣啊。

    “老頭,法力,小爺體內是沒有一絲了。這樣的我,還如何能夠幫助到你啊。”端木玥躺在這對黑色骷髏上,望著天,神色黯淡。

    他可沒有忘記,自己需要對著天鬼之域的職責。

    端木玥會在這種情況下來這里。一來是想要在這里療傷,畢竟這個地方可是凈土國廣場那個地方好太多了。誰知道想要害他們的人在不在暗中。

    二來,他的修為也已經到了帝階術師。他覺得,他應該來處理一下天鬼之域這第二層的結界了。

    他如今,應該是有這個實力和能力的。

    可是,如今要怎么辦。

    端木玥抬起自己的手,看著,心情不是一般的沉重啊。

    他握緊拳頭,這如果是以前,不管他是想要使出什么法力,都會在拳頭上展現。

    可是如今,什么都沒有,沒有……

    “小家伙,你灰心喪氣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沒有血肉的原因嗎?”虛空中,天鬼試探性的問道。以為,他不確定端木玥是不是在為這件事情而神傷。

    如果是的話,他很想要問這小家伙一句話。

    “你,知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

    答案,當然是端木玥不知道了。

    如果他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才將他自己搞成了這樣,他絕對不會這么沮喪。畢竟只要知道了原因,便能夠找出解決的方法嘛。

    而,不知道原因,便會像他今日的狀態一樣。要死不活的。

    “老頭,那你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

    端木玥嘴角上笑容苦澀。他小爺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天鬼這老家伙怎么肯能知道。

    這是端木玥心底下意識的想法。

    不過,他這想法一出。端木玥體內一道道聲音響起,全部都是信任天鬼老頭的。

    “阿玥,也許他真的會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呢。”毀滅眸突然出聲說道。

    在這么多天的時間中,端木玥是在專心致志的對抗體內的那些黑色光束。而毀滅眸等,可都是在研究端木玥身上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特別是,那些黑色光束究竟是一些什么。

    為什么,端木玥體內的血肉不見了,就只剩下了骨頭。

    而,凈土國廣場上死亡的那些人。可都是連骨頭都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張人皮。

    雖然前幾天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沒有得出答案。甚至連頭緒都沒有。

    這是漸漸的,漸漸的。在端木玥即將消滅那些黑色光束的時候,毀滅眸捕捉到了一個細節。

    也就是因為這個細節,讓見過識廣的,活了這么久的毀滅眸做出了一個猜想。

    那就是,這些黑色光束,根本就不是力量。而是咒術。

    詛咒之術,也可以說成是禁制之術。

    是一些強者設下的禁制,而這些禁制被施展在了空間上。一片空間區域中。然后,被強行壓縮了。

    也只有這樣,禁制之術才會看起來有形體。也就是這黑色之光。

    禁制之術雖然不是力量,但卻比力量更加有破壞力。

    至于毀滅眸為什么會說,也許鬼天知道原因。

    那是因為,自從他來到這里后。便在這片區域中感受到了相同的禁制之術的氣息。

    “端木玥,老夫真是小看你了。”

    天鬼聽到端木玥的反問后,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話。

    端木玥問他小看了他什么,天鬼回答:“真是小看了你這小家伙的智商。”

    說完智商,天鬼似乎覺得這還不夠刺激端木玥。又補充了一句:“這智商難道是因為受到刺激了,所以變成了負的?”

    智商,并且是負數的智商?

    端木玥因為是骷髏加皮的狀態了,所以人就已經夠焦躁了。如今,天鬼這老頭還言語不斷的糟蹋他。

    士可殺,不可辱!

    端木玥眼看就要爆發了,火山一般的架勢。

    突然,天鬼老頭接下來的一句話說出口,端木玥完全的平靜了下來。火山泄氣了,并且還清澈的像是一灘湖水。

    “你小子都沒有想過,自己身上是被下了封印嗎?”

    “就像是天鬼之域中的一樣。”

    “你,不是見過這里的人了嗎?”

    一席話,短短的三句。

    端木玥在聽第一句話的時候,只覺得不可思議。因為,他怎么可能會被下了封印了呢?

    接著,天鬼后兩句話說出口。特別是最后一句話,端木玥一對死灰一般的眼神忽然亮了起來。

    是啊,他現如今的情況雖然不是一副光禿禿的骷髏。但是,他也是沒有血,沒有肉的。

    多的,不過是一層皮。

    誰知道,天鬼之域的人當時,是不是也是有皮的。

    本站訪問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即可訪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