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勝者的獎勵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勝者的獎勵

第5卷暗潮峽谷 勝者的獎勵

推薦閱讀:

    端木玥自詡,他的身價怎么說,也要五六枚七品丹藥吧。{哈十八ha18cc}

    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沒有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太叔奇死死的等著端木玥的人,看著他死皮賴臉得出來接收原本屬于他的利益。

    “端木玥,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某殿下強忍住心中的憤怒,聲音上聽起來還算平和。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忍的有多么的辛苦。

    “故意的?”聽到太叔奇的話,端木玥故作一臉無辜。

    他這表情,可是引起了大批人的同情心泛濫呢。

    端木玥原本就生的美。男裝的時候,有不少的人就對他這張臉覬覦了,更何況他現在是女裝。

    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中,強大又美麗的女子,極少。

    稀缺貨,也就成為了大部分男人爭搶的對象。

    “不是故意的?”端木玥這表情下,太叔奇不自覺的也信以為真了。

    就這,某太子殿下還是受過端木玥苦頭的人。還是,一心愛慕著那個叫做碧落女人的男人。

    端木玥看著他,還有眾人。眼底嘲諷之意十足。

    “小爺,黎明的時候便到了這里。”

    到了這后,他還沒有出現呢。就聽到下面易老頭和他家師父‘可愛’的對話。這一聽,上癮了。也就做出了不出現的打算了。

    端木玥這一句話說出口,讓明白多來的眾人瞬間醒悟了過來。

    他這話,擺明了就是戲弄了他們。

    但是,人美,就是有好處。不管端木玥做出了如何回答,都有人為他辯解。

    這世界,真是天翻地覆了。

    而此時此刻,很多人重新想到了端木玥的那句話:“小爺,喜歡男人。”是啊,有哪個女人是不喜歡男人的啊!

    “好,給你,給你。”一聲嘆氣,易水寒很痛快的便將兩枚七品丹藥交到了端木玥的手中。

    那寵溺的口吻,讓無數的人猜測端木玥的真實身份啊。

    難道,端木玥是易水寒的私生女?但是為了避人耳目,所以他就將端木玥送到了端木一族去。以保證他的安全?

    關于易水寒身上的猜測得出結論了,大伙又將視線落在了李玨的身上。

    畢竟,這個男人對于端木玥的關心絲毫也不亞于易水寒啊。

    難道,他和端木玥的關系是叔侄?因為端木玥的親生父母不便于出現,所以他就收了端木玥為徒。

    那么,和李玨有著親戚關系的會是哪位呢?

    是真言宗的某位大長老嗎?

    猜測完李玨,什么雷天水啊,石驚人啊,甚至連太叔奇都被人做了一番聯想。

    端木玥如果知道這一切的話,必定會對眾人的想象力伸出大拇指。

    這想象力,太神奇了。真的是什么都感想啊。

    至于,他端木玥的真實身份。他小爺自己也很想要知道的。

    經過三日的等待,此次參加五國朝會的眾位年輕一輩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未歸。

    至于他們未歸的原因,沒有人知道。

    而這些回歸的人中,有十分之九的人沒有拿到生命之草。也就是地心之草。

    拿到的人有三名,這三人端木玥不陌生。

    正是他,端木逸塵,還有無色。

    這次無色回歸,暗潮峽谷中的一切他似乎半點記憶都沒有。他的臉上依舊是端木玥熟悉的笑容。

    “大哥,你猜這獎勵是什么。”無色眼底閃動著好奇。

    “無色,你有遇到君月離嗎?”

    這次回歸之人中,他便是未歸的人之一。

    不過,端木玥并不擔心那個人的生死。因為,以他的實力,他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

    他,還會再回來嗎?

    端木玥望著天,心底默默的問著。

    那日,他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只是說說。端木玥閉上眼睛,回想著那日的一切。不知為何,心中的這份不安十分的強烈。

    “君月離?我并沒有見到他啊。”無色望著端木玥,一張臉上是不明白的神色。“大哥,你想他了?”

    “不想。”

    端木玥說完這句話,跟上離開暗潮峽谷的隊伍。

    想,也沒有辦法見到。不如不想。

    “嗯,大哥只要想著無色就好。”跟上端木玥的步伐,無色來了這么一句話。

    聽到他這丫的這么自戀的話,端木玥真是忍不住的揚起了唇角。“無色啊,你怎么變得這么自戀了。”

    “不會是離開大哥的這段時間中,你遇到了什么離奇的事情了吧。”

    “大哥,暗潮峽谷中是事情我都忘記了。”聽到端木玥調侃的聲音,無色在身后抗議。

    只是,究竟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其他原因。

    有人知曉,但這個人絕對不是端木玥。

    凈土國帝都,樊城。

    “端木逸塵,端木玥,無色,你們三人到前面來。”

    帝都樊城的廣場,最高位上,站著的是凈土國的皇上,太叔元。隨著易水寒的話,三人走出來,站于這廣場的中心位置上。

    “五國朝會,你們三位乃是此次的勝者。由陛下為你們頒發獎勵。”

    易水寒的話落,只見最高位上的太叔元走下臺階,他的身邊跟著一個拿著托盤的侍從。

    托盤上,三個一模一樣的木盒子。

    因為木盒子只有巴掌大,所以端木玥猜測盒子中應該放著的是一枚丹藥。

    不過,是七品丹藥嗎?還是八品丹藥?

    端木玥頻頻朝易老頭使眼色,可是某人像是不懂他的意思。裝聾作啞。

    用易老的話來說就是,等會你收到了不就知道獎勵是什么了嘛。那么長時間都等過去了,眼前真相就要被揭開了,卻急切了起來。

    “祝賀你們,獲得了這次五國朝會比試的勝利。”太叔元將木盒子一一交到端木逸塵等三人的手中。

    甚至他還親切的拍了拍三人的肩膀,以致鼓勵。

    “陛下,不知道這次五國朝會的勝出者,得到的獎勵是什么啊。”

    廣場上,今日集聚的全部都是參加了五國朝會的人。他們沒有勝出,自然是可惜。不過,他們也很想知道勝利者究竟得到的是什么獎勵。

    畢竟,每一個人都是有著濃厚的好奇心的。

    他們也想要知道,假如他們勝出的話,會得<!--中间广告位置-->到什么。

    “呵呵,如果你們想知道的話,不如讓他們三人一同打開木盒子如何?”面對有人的提問,太叔元笑意盈盈的說道。

    “打開盒子,打開盒子!”

    廣場上的青年才俊們一聽陛下太叔元都這么說了,一聲聲的起哄聲響起。

    而與他們急切的心情相同,端木玥也很想要看看這木盒子中裝的是什么。

    “好!”

    端木玥一聲應和。他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大哥,還有無色。并沒有要三個人一起打開盒子的意思。

    而是,他小爺要獨自一個人打開盒子。

    畢竟,三個盒子中裝的東西會是一樣的。干嘛要讓別人一起看三個盒子啊。有他一個盒子就夠了。

    而打開盒子的瞬間,端木玥真的很慶幸。慶幸,還好是他一個人打開了盒子。

    因為這盒子中裝著的東西竟然是……

    眼看著端木玥就要將盒子打開了,一國之皇的太叔奇忽然向后退了一步。

    也許,他后退的原因只是因為想要讓所有人的視線變得更寬闊一點吧。又或者是其他……

    端木玥的手放在盒子上,他真的很好奇。這是什么木頭啊,竟然能夠做到密不透風。

    按說,只要是丹藥,都會產生一種特有的藥香的。

    品階越高的丹藥,藥香越重。

    可是面前這個盒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竟然將里面的東西保護的如此好,一絲一毫的味道都沒有流溢出來。

    “殿下,這盒子是什么材質啊。”端木玥摸著這紅色的木盒子,約摸越是喜歡啊。

    比起里面的丹藥,他如今對這木盒子更感興趣。

    所以,端木玥話一問出口,他的人便轉過了身。正好對上站在他身后側方的太叔元。

    而太叔元顯然是沒有料到端木玥會來這么一招。身體一顫,一雙眼睛死死的盯住了端木玥手中的木盒子。

    他的目光太過于犀利,端木玥望著他,又看看自己手中的木盒子。

    “陛下,有什么不對勁嗎?”他略微皺眉,盯著手中的木盒子,似乎想要看出來一些什么。

    畢竟,太叔元剛剛的眼神太奇怪了。像是害怕,又或者是忌憚?

    總之,很奇怪。

    “哦,沒有什么。朕剛剛只是在想,是不是這盒子里面的禁制出了什么差錯。要不然,你怎么會看出其中的玄妙。”

    太叔元的臉上再次恢復了笑意盈盈的樣子。只不過,那視線依舊是死死的落在木盒子的上面。

    “禁制,你說著盒子上設下了禁制?”端木玥聽完太叔元的話,摸起木盒的手更加愛不釋手了起來。

    心中想著,難道這就是里面的丹藥沒有散發出來藥香的原因?

    要是這樣的話,如果有朝一日他煉制出了上古禁忌榜上的丹藥了。用這個盒子裝著,再好不過啊。

    “陛下,那打開了盒子,禁制不會被破壞吧。”

    他說的理所當然,雖然口氣平淡。但是如果太叔元說,打開了,禁制便會被破壞的話?

    端木玥下意識的就有一種,要不,不打開這紅色的木盒子了吧的想法。

    “禁制設在盒子上,打開之后不會有任何的破壞。”太叔元似乎是看出了端木玥的想法了一般,安慰性的說道。

    盒子上有禁制?

    哪有什么禁制啊。硬要說有什么特別之處的話,那就是這盒子紅色木頭的材質了。

    盒子的本體,紅色木材,原本是上萬年的檀香木。可是,這塊檀香木被浸染在了黑狗血中長達十年。

    黑狗血,辟邪之首。

    所以,這盒子中放著的乃是邪惡之物。

    也只有這樣的,被黑狗血侵染了長達十年之久的上萬年的檀香木。才能夠在承載了之后,不被腐蝕,并且散發不出來半點的氣息。

    盒子,已經相當于封印本身了。

    其實,太叔元也不想要這么做的。

    可是,他不能夠選擇。根本就沒有選擇的余地。

    今日,不是他們三人死,便是他太叔元死!

    想他太叔元,一代君王。怎么能夠這么輕松的就死。所以在被人用生命要挾時,他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并且,在他極力的配合下。對方告訴了他盒子中裝了什么東西,讓他小心點。

    不然,他們不殺他,他便會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

    “哦,原來不會被破壞啊。”端木玥得到太叔元十分肯定的回答后,再次轉會了身。

    因為,廣場上的眾位已經開始鬧騰了。

    “端木玥,你干什么啊。快點打開盒子啦。”

    “端木玥,轉身,轉過來。你轉過去,我們還看什么啊。”

    “……”

    一聲聲譴責和強烈想要知道盒子中裝了什么的好奇聲,一聲蓋過一聲。

    別說他們急了,他小爺此刻也急啊。

    能用這么高大上的盒子裝著的,必定也不會是凡品啊。

    端木玥的手重新放在了這紅色木盒子的蓋子上,手指用力,向上將盒子給打開了。

    只是,讓他想象不到的是,這盒子裝著的竟然是……

    “大石!”

    端木玥忽然一聲大吼,在他身旁的無色和端木逸塵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而在他的手中,一道黑光閃過。這黑光在盒子被打開的瞬間,便變成了無數道黑色的光束飛了出去。

    離端木玥越近,越是危險。

    而端木玥本人,更是這黑色光束首當其沖的對象。

    一道黑色的光束最快速度的射入到了端木玥體內,黑色光束穿透端木玥身體的地方,瞬間便成為了腐爛區。

    皮膚開始腐爛,還是輕的。

    那黑光一沒入身體后,便像是病毒一樣。端木玥發現自己已經愈合的筋脈,開始自行寸寸斷裂了。

    體內的法力,也像是被什么東西中和消散了一樣。細胞,開始一個個的減少……

    總之,不僅僅是**上的刺激,更是精神上的打擊。

    誰,能看到自己體內的細胞一個個的消亡而不震驚。何況是筋脈自行斷裂,法力莫名其妙的消失……

    “大哥!”

    “阿玥!”

    這種情況,別說是端木玥了。就連小赤等獸,和毀滅眸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