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不-良企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不-良企

第5卷暗潮峽谷 不-良企

推薦閱讀:

    “阿木,本主給你三分鐘時間向你大哥講清楚如今的情況。www.xshuotxt.com

    血冽的人說完,座位上,他的人直接消失不見了。至于他去做什么了,沒有人知道。

    “玥兒,他……”端木逸塵聽到聲音,當他看過去的時候。只捕捉到了血冽消失那一刻的身影。

    他,甚至沒有看到大雪王主長著什么樣子。

    “三分鐘。”端木玥口中念著,一個白眼甩出來。

    靠,三分鐘,能干毛線啊。講清楚什么事情啊。

    可,心中是這么想的。他只有三分鐘,只有長話短說,簡單的說了。

    “大哥……”

    隨著端木玥的解釋,越聽,端木逸塵臉上的表情越難看。“玥兒,那你……”

    端木逸塵聽完事情的經過,簡單的結果。他一雙眼睛擔憂的看向端木玥,特別是他注意到了,如今端木玥穿的是女裝。

    雖然,他很喜歡玥兒女裝的樣子。但是,端木玥是他的妹妹,他什么心思,他這個做大哥的還不知道嗎?

    讓他乖乖的穿女孩子應該穿的衣服,他應該很有情緒吧。

    只是,他如今一點表現都沒有。究竟是對方太強,強的讓他沒有情緒,還是其他。

    “總之,大哥,你要好好照顧我們主上就對了。”端木玥最后一句結論性的話說出口。分毫不差,大雪王主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座位上。

    “阿木,講清楚了嗎?”血冽熟悉的聲音,逐漸凝實的身體。他一雙金眸看向依舊在原來位置上的他們,說的云淡風輕。

    這時間,還真是掐的準時。

    端木玥看著某男,臉上笑如夏花。“主上,講清楚了。”

    “那,你就出去吧。”

    某個男人眉毛一挑,示意端木逸塵來他的身邊。而端木玥,可以離開了。

    大雪王主如今臉上的表情,是一副端木玥在這里,會礙到他接下來的樣子。

    他接下來,想要做什么?

    端木玥想著,心中不滿著。但是一張精致的臉上,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

    “是,屬下先告退了。”他轉身之前,略有擔憂的看了一眼自家大哥。而端木逸塵,則是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也是,他大哥,怎么說也是他大哥。他這么優秀的人,他大哥又能夠差到哪里去啊。

    推開門,關上門,端木玥離開的干脆利索。

    “哼。他,倒真是放心你留在這里。”端木玥關上門的一瞬間,血冽看著端木逸塵,說的嘲諷。

    而端木逸塵,什么都沒有說。

    “大哥,你說大大哥會不會有問題啊。”

    一出房門,小赤的聲音便響起了端木玥的腦中。在面對血冽的時候,小赤他們根本就不敢發言。

    他們總有一種感覺,仿佛只要他們一開口,血冽便會發現他們的存在一樣。三獸還好,毀滅眸等被發現,可就不太好了。

    所以,現如今沉默是金,他們要做一個少言寡語有內涵的男人。

    “阿赤,我覺得那個男人就是對我們大哥有意思。”貂爺一句話說出口,得到了不少人目光中的贊同。

    “所以,照這個趨勢。大大哥他應該沒有問題吧。”說這句話的時候,貂爺是一種不確定的語氣。

    畢竟,血冽這樣的人,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心狠手辣的人時常就會犯病。

    至于什么時候犯病,誰也說不準啊。

    所以,說不擔心,那絕對是違心話。

    “小雪,什么叫那個男人對我有意思?”端木玥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立馬就不好了起來。

    特別是,小雪這句話后,竟然得到了大伙兒的一致贊同。

    怎么,他小爺就沒有看出來啊。血冽,什么時候對他小爺有意思了?

    有意思?究竟是那層意思啊。什么意思啊……

    端木玥的人盯著小雪這只獸獸,那眼神有沒有威脅的意思?有沒有針對的意思。

    “大哥,那個男人就是對你有意思!”

    貂爺一聽端木玥竟然持有反對的意見,整個人的立場瞬間變得堅定了起來。“那個男人非要大哥穿女裝就足以看出他的企圖。”

    貂爺嚷嚷道。

    “這樣也就算了。畢竟大哥穿女裝我也喜歡。”貂爺這么一句話說完,想想端木玥現如今女裝的樣子,很滿意。

    甚至貂爺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特別的滿意。

    可是,當他的腦中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后,他整顆貂心都不好了起來。

    “可是,他接下來竟然強迫大哥拉住他的手!”

    “他丫的,他還是孩子嗎?竟然非要大哥拉著他的手!”

    “大哥的手,是那個該死的老男人能拉的嗎?”說實話,在貂爺的心中。讓君月離那個混蛋拉大哥的手,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如今,那個老男人仗著自己強,竟然強迫端木玥拉他的手。

    過分,這個老男人還能不能夠再過分一點了?

    啊呸,他也不看看他都什么年齡了。竟然還想沾染他大哥的人!

    雖然,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只有權利才是一切,修為能夠決定所有。而強者,也是不分年齡的。

    強悍的男人,是所有女人趨之若鶩的對象。

    但是,他貂爺的大哥是誰啊。那可是天賦超群的人。

    只要給他大哥時間,他在血冽這把年紀的時候,定能夠超越他存在。

    所以,對于現如今極為霸道的血冽。貂爺持有的心態是唾棄。非常的唾棄。

    “小赤,你們幾個也這么認為?”

    端木玥一聽小雪這么說,心中不免也多想了一下下。覺得,血冽如此做法確實不太正常啊。

    難道……

    端木玥想到那個結果,眉頭緊促了起來。盡管他覺得那個結果不太可能。

    但是,凡事都沒有絕對。

    不是有句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

    所以,端木玥的視線依次落在了小赤,小蜴,還有灰叔等人的身上。得到的答案,無非只有那么一個。

    那就是,他們竟然全部都贊同小雪的話。覺得,大雪王主對他是有意思的。

    額。

    這一刻,端木玥的心情非常不美妙了。若是大雪王主真的對他有那方面的意思的話……

    端木玥只是想著,整個人就是寒顫不已。<!--中间广告位置-->

    老男人,沒錯,血冽可是一個老男人了啊。這年齡,都不知道有多大了。

    面對他一個有潔癖的人,年齡大到都能夠當他爺爺的爺爺的人,端木玥想著就覺得想吐。

    雖然大雪王主如今的模樣是一個年輕貌美的青年,但是真實年齡是無法抹去的。

    他,就是那么的老。

    “君月離!”

    端木玥想著大雪王主,想著他有可能對他的心思。他的腦中就想到了那個男人的身影。

    只是讓他想不到的是,他口中才念出這個名字。那人,在下一刻便出現在了他的身側。

    “玥兒,你這么想我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氣息。君月離的人一出現,直接拉上了端木玥的手。

    只是,君月離的手剛碰上端木玥的手。他的手便觸電性的被反彈開了。并且,他伸手看著自己的掌心,只見那里一片焦黑。

    “君月離,你……”

    端木玥同樣望著他焦黑的幾乎將整個掌心腐蝕的手,那只剛剛只是拉住了他手掌的手。

    眉頭,狠狠的皺了起來。

    端木玥舉起自己的手看了又看。這只手,仿佛就是今日他拉住大雪王主的那只手。

    “玥兒,這是怎么回事?”碰一下,便是如此的下場。那日后……

    君月離心中想著,在意的不是為什么自己的手變成了這樣。而是,他日后還能夠拉著端木玥的手。甚至是抱著他了。

    如果不能夠了,君月離看著端木玥的人。臉上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心愛的女人近在眼前,卻什么都不能夠做。

    這樣的折磨,還有比這更加苦逼的事情嗎?

    雖然吧,他也不會對玥兒做出什么更加過分的事情。但是,摟一摟,拉拉小手還是可以的吧。

    這可是他身為玥兒男人的小福利。

    小福利,不能夠被無情的剝奪。不可以如此殘忍。

    “怎么回事?我大哥馬上就被一個老男人給奪去當老婆了!”端木玥這口還沒有開口回答君月離的問題呢。貂爺一聲怒吼,直接傳到了君月離的腦中。

    “什么?!”

    君月離一聽小雪這話,緊張的直接雙手抓住了端木玥的肩膀。

    “玥兒,你有沒有怎樣?有沒有被怎樣。”他目光緊張的看著端木玥,視線來回掃視著他的身體。

    恨不能夠長雙透視眼,能夠看到端木玥有沒有受傷。

    “小爺能有什么事情!還是,你想我被怎么樣?”端木玥一看君月離這反應,聽著他說出口的話。

    本來他小爺的心情就不太好,這一刻,他直接炸毛了!

    他小爺雖然實力不怎么樣,但是自尊還是有的,他既然好好的活在這里,站在這里。就表明了一些事情了吧。

    但是,君月離這家伙什么心態,什么眼神啊!

    是巴不得他小爺遭遇到什么事情么?

    “玥兒,跟我走。我要帶你走!”君月離二話不說,也不管他拉上端木玥的手,自己的手會變成什么樣子。

    他,拉著端木玥就要離開。

    “君月離!”端木玥一聲低沉的怒吼。

    “不走?那我去殺了那個老男人!”君月離紅著眼,松開他的手就要去尋找什么。

    “小雪,你說,是哪個老男人要和我搶老婆!”他這一聲響徹云霄。

    端木玥一聽這聲音,當下就想要捂住他的嘴。以免讓某些人聽到了。

    可是,他還是慢了一步。端木玥的手還沒有捂上君月離的嘴,血冽的人便出現在了此處。

    并且,他直接站在了端木玥的身后。一把,便將端木玥的人從君月離的身邊拉開了。放到了自己的身后。

    “阿木,他什么人。”

    血冽不是很妙的聲音。一對金眸盯著君月離,眉頭深鎖了起來。

    不僅僅是他,在君月離看到血冽的這一瞬間。他的眉頭同樣是緊皺了起來。

    端木玥望著此時此刻的情景,特別是血冽一出現,便將他拉入到他身后的這個舉動。

    更是無形中證明了一件事情。

    此情此景,端木玥他敢說出君月離是他什么人嗎?敢么。

    “主上,他是……”

    “我是玥兒的男人!”

    端木玥還沒有將自己想要說的話說出口,君月離便搶先一步回答了血冽的問題。聽到君月離的話,端木玥不由的便輕促了眉頭。

    這,究竟是要鬧哪樣啊。

    “你男人?”血冽聽到面前年輕的人話,回眸看了一眼端木玥。

    此時此刻,端木玥還能夠如何回答啊。他只能淡笑以回應大雪王主了。可不想,他這么一個回應,竟然得到了大雪王主這樣一句評價。

    “阿木,你眼光可真差。”

    血冽見端木玥認同了來人的話,也不生氣。非常客觀的做出了回答。

    “第一,修為低;第二,天賦差;第三,長的,一點也不合格。這樣的人,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看上的。”

    血冽冷冷的評價著君月離的人,鄙視的瞅了一眼端木玥。以表示對他眼光的不認同。

    第一,修為低?

    端木玥聽著,當下就無語了。君月離怎么說,也比他的修為高吧。他,血冽都看不上,那是怎么看上他的啊。

    第二,天賦差?

    端木玥自己,都不太想和君月離比天賦這個問題。因為,一向自詡天賦好的他,在君月離的面前,總有那么一丟丟的自卑感。

    如今,大雪王主竟然說君月離天賦差。

    這前面兩句話,刺中的不僅僅是君月離。更是刺中了他小爺的心啊。

    這針對的人,究竟是一人,還是兩人啊。

    至于第三,端木玥多看了君月離好幾眼。

    話說,君月離這廝長得不賴了。墨發被一根緞帶輕縷,一襲藍色長袍,精致的五官如同神筆下得意的杰作。

    用‘妖孽’兩字來形容,絕對不過分。

    他小爺眼光不高,這樣的也是能夠入得了他的法眼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這句話,前輩沒有聽過嗎?”

    面對血冽無中生有的詆毀,君月離同樣和顏悅色。就像是面前這個老男人客觀的評價他一樣,他這句話說的理所當然。

    別說他長這樣,就算長的難看了。只要玥兒喜歡,那就可以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