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談條件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談條件

第5卷暗潮峽谷 談條件

推薦閱讀:

    ""="('')"="()">

    “這,這是什么情況?”

    瞬間的力量流逝,讓除了疾鷹一族外,其他五族的人都陷入到了恐慌之中。彩虹文學網,一路有你!      .      .

    這其中,貂鉉等五大族長只是有些意外。但是,他們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差。

    特別是,他們望著沒有半點事情的疾律和他們疾鷹一族的人。瞬間,他們有種掉入了別人設置好的陰謀之中的感覺。

    “貂鉉兄,你們是什么情況。”疾律等疾鷹一族處在力量覆蓋的范圍之外,看著前方面上不是痛苦就是震驚的五大族的人。心中有慶幸,卻也心驚。

    同時,疾律將目光投向了更深遠處的端木玥,心下有些擔憂。

    “疾律兄,我們無法動了。你能想辦法將我們帶到你們所在的地方。”盡管五大族長心有疑慮,可是如今這種情況。讓他們如何理得清思緒。

    端木玥警告的話在先,是他們不愿意聽。而疾律卻在瞬間便后退了五公里。

    五公里看似遠,但如果有心。他們這隊中的人,所有人都能夠做得到。

    主要,就看想不想。

    他們不想,可是有些人想。所以便造成了如今的結果。

    “不能動了?貂鉉兄,沒有其他的癥狀嗎?”如果只是不能動,疾律可不相信他們的臉上能夠露出驚恐的眼神。

    “還有,我們的力量在流逝。”食蟻族的食飱聲音陰冷的說道。對于這件事情,他從來未曾想到。

    這么大范圍的吸收他們的力量,這究竟需多深的修為才行。

    所以,想著那背后的力量。食飱等人的心中有些心驚和濃郁的擔憂。

    “好,我們找東西將你們拉過來。”疾律吩咐了下去,立即開始行動了起來。

    疾律雖然很希望貂鉉等人死在這里,可是這里是雪巒峰,不是其他的地方。

    如果是其他的地方,疾律一定見死不救。因為他們死了,對他疾鷹一族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但是如今,他們死了,誰知道他們能不能活著走出雪巒峰啊。

    此地,可是傳承中所述的危險之地。如果不是到了特殊的時候,他們的傳承中是不被允許進入的。

    “玥小子,你怎么樣了?”疾鷹一族的人已經開始用找來的藤蔓將其它五大族的人套住,然后拖到了安全的地方。

    一離開封印之地的十公里之外,瞬間力量的流逝停止。并且他們一個個的都恢復了行動能力。

    “律老頭,你反應還真是快。再慢點,真的如小爺當初所說的那般,生死自負了。”

    既然知道危險,還是硬帶著他小爺來到了這雪巒峰。并且,不顧他警告的跟著他。

    “你還好嗎?”端木玥不回答他說問的,而是說了一些別的。疾律聽著,心情不太好。

    他疾律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端木玥緊緊的摟著一名年輕人。并且這名年輕人是他的大哥時。

    這一幕,仿佛刺激到了疾律的神經。讓他的心狠狠的沉了下去。

    “小爺還好,不過是不能夠動,力量在流逝罷了。放心,暫時死不了。”

    “玥小子,你等著,我一會就救你出來。”疾律的聲音堅定又篤定。轉身,他便去尋找足夠長的藤蔓了。

    “律老頭,別白費力氣了。你們相距的遠,所以還能夠擺脫這力量的牽制。可是我……”端木玥的臉上苦笑了一下。

    他如今,是無法被藤蔓拖出去的。

    “律老頭,如果你真想救我。那么你們就走,能走多遠就走多遠。”

    “當然,如果你們能夠守住這雪巒峰,不讓更多的人進來。才是最好的。”

    “除了疾鷹一族的人,想必他們都親身感受到了。感受過了,也應該就知道這里的這些骸骨是如何出現的了。”

    “這雪峰中,封印了你們無法撼動的存在。他想要解除封印,所以需要力量。”

    至于這些力量從何而來,自然不用端木玥說明他們心底就已經有數。

    “可是你……”

    疾律對于端木玥的話,并沒有持有疑問的心里。他是全然的相信,無論端木玥是如何知曉這些機密信息的。

    他所關心的是,端木玥要如何才能夠獲救。

    按照他所說的這一切,難道他要與這雪巒峰一起陪葬嗎?

    既然這里封印著他們也無法撼動的存在,那么他留在這里……還要他們守住雪巒峰的入口,不許任何人進入到山中。

    “玥小子,我知道你沒有犧牲的精神。你告訴我,怎么樣才能夠救你!”疾律大吼。他,只想要救他。

    原因,疾律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總之,他就是想。一心想。

    特別是如今貂鉉等人都已經成功救出,就差端木玥和端木逸塵兩人了。

    “走!”

    端木玥抱著端木逸塵的手緊緊的握起了拳頭。他一雙紫眸望著疾律的眼睛。“難道,你想在那里看著我死?等著我死?!”

    疾律和端木玥兩人的對話響起在這寂靜的雪峰之中。這期間貂鉉等人無一人說話。

    也許是他們在剛剛的時間中力量流逝的過多了,亦或者是其他。總之,對于端木玥口中所有的離開。有些人是贊同的,有些是不贊同的。

    但是,贊同和不贊同。所有的人都是心中想著,并沒有說出口。

    “好,我走!”疾律和端木玥對視了足足三分鐘。最終,他先妥協了。

    疾律帶著疾鷹一族的人轉身離去,走了有三步,轉身。“貂鉉兄,你們都不走嗎?”疾鷹一族,這次同樣只有他們疾鷹一族。

    “疾律兄,我們需要休息一會兒。”貂鉉一副虛弱的樣子,看向他的眼神中透漏著一個意思。

    疾律了解后,只是淡然一笑。“那,貂鉉兄你們保重。如果再遇到什么危險,記得叫我們。”

    只是這回,他們會不會回來,愿不愿意救他們。全看心情。

    而端木玥瞅著那些不愿意離去的人,臉上只是淡然嘲諷的笑容。他只能在心中說,祝他們好運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端木玥臉上的蒼白之色越來越深。他的人緊緊的摟著陷入到昏迷中的端木逸塵,極力的穩住自己的心神。

    “小<!--中间广告位置-->友,你真的不怕死嗎?”

    隨著時間的無限拖長。整整一日了,這一日中,貂鉉等人已經完全恢復到了全盛時期。

    而端木玥本人卻淪落到了支撐身體,還有本體意思的狀態。

    “前輩,終于……舍得和我通話了嗎?”他的聲音虛弱,甚至沒有睜開眼睛。

    不是不想睜開,而是他現在已經到了沒有多余的力氣去睜開眼睛的時刻。

    保存實力,是端木玥如今最需要做的事情。

    “桀桀,你這小友還真是有意思。”大雪王主一邊慢慢的吸收著端木玥身上的力量,一面盯著端木玥體內的血伍。

    “前輩,我只求我大哥不死。”端木玥直截了當的說著自己所堅持的事情。

    只求這一項。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自己?”血冽冷冷的說道,從聲音中就能夠聽的出來他的意思。

    “前輩會要我死嗎?”端木玥不回答反問。甚至,他的目光緊緊的鎖定著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正是大雪王主血冽被封印所在地。

    盡管,那封印如今已經被雜草所掩蓋。從外表看起來,和這里其他的地方無異。但是,端木玥依舊是尋找到了。找到了大雪王主的封印之地。

    “桀桀,這誰知道呢。”血冽的意識和端木玥的意識在虛空中相撞在了一起。瞬間,端木玥的腦中便浮現了一幕場景。

    黑暗,一片漆黑中。一雙眼睛,攝人心魄的眼睛。看著,便讓人膽戰心驚,仿佛靈魂會被吞噬一般。

    這雙眼睛不像是血伍,是一對紅色的眼睛。金色,和君月離有些時候一樣,一對金黃色的眼睛。代表著浩然正氣。

    可是,就是這樣一雙代表著浩然正氣的眼睛。端木玥卻從其中發現了無限的惡意。

    當意識適應了黑暗,接著端木玥便看到了一副紅色的骸骨。這骸骨的體積很大,光是盤腿坐著,便有端木玥一個人那么高。如果他站起身來了,必定有三米以上。

    端木玥是見過血伍的本體的,所以見到大雪王主的本體后。并沒有露出太多的震驚。

    可是,端木玥就不明白了。他們這群人究竟是吃什么長大的。竟然能夠這么高?

    并且,究竟是什么東西的啊。竟然只有骨骼,沒有肉。

    “小友,你怎么不說話了。”血冽酷似**一般的聲音,整個人盯著端木玥的人。就如同他盯著他一般。“是怕了嗎?”

    血伍告訴他,眼前這個人類的身上隱藏著一股極為強大的邪惡力量。這股力量,血冽現在是完全感受不到的。

    所以,對于這份力量的存在,大雪王主他是存在質疑的態度的。

    不過,他的態度雖然是質疑。卻不會懷疑血伍的話。

    因為,他們一族,族內等級分明。如果等級低的人騙了等級高的人?代價就是他的生命。

    絕對服從和無欺騙,是他們種族的理念。

    所以,你要想命令別人。只有一個途徑,那就是提升自己的等級。

    “我在想,如果我死了。大哥他也死了,前輩能否從封印中出來。”

    “換個問題好了。如果我和大哥都死了,前輩你還需要多少力量才能夠沖破封印。”

    端木玥這話問的很直白。

    血伍是說過,他口中的大雪王主就要沖破封印了。可是,真的有這么快嗎?

    “小友原來是打的這個目的。”血冽聽到端木玥的話,不怒反笑。一對金色的瞳孔中甚至能夠看得到笑意。

    “如果你和你大哥都死了的話,也許還需要三年吾才能夠沖破封印。”血冽回答的誠實。

    不過,這是以往的經驗。是,有人不斷的受到他聲音的蠱惑,進入到雪巒峰中,并且進入到他能夠控制的范圍之內。

    而如今……

    血冽一說完,他自己仿佛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遂而沉思了下來。

    “前輩,我還不想這么早就英年早逝。我希望我大哥和我在您沖破了封印后,都活著。”

    這才是端木玥會來的目的。

    要不然,他就陪著他大哥一起死。順便,斷絕了大雪王主能夠醒來的條件。

    要不,大雪王主就答應他的要求。至于他出來后,這片大陸會遭遇什么,這暗潮峽谷會遇到怎樣的災難。端木玥不想多想。

    “小友,如果吾出來后反悔了。仍舊殺了你們兩個,你會不會覺得后悔。”從血伍聯系上他,并且誘導了端木玥來到這里。

    血冽對于端木玥的印象,一只不怎么好。

    因為,端木玥因為一個人便只身來到這里。真的不是明智的選擇。

    此局,明知道是九死一生。可是,他連想都不想便來了。這,是聰明人的選擇嗎?

    顯然不是。

    可是今時今刻,血冽再去評價端木玥這個人的時候。他對于他的印象已經完全的推翻了之前的認定。

    這個人類,絕對不是一般的人類。他擁有別人無法擁有的智慧和勇氣。

    明知道是九死一生,但他仍舊艱辛自己能夠獲得那九死中的一生。并且,他用他的智慧獲得了這一生的機會。

    “既然前輩能夠問出這樣的話,說明前輩便不會那么做。是值得信賴,擔當的起的人。”

    “如果前輩出來后,真的做出了那樣的事情。我,又能夠如何呢?生死有命,難道我還能違抗不行?”

    話,端木玥是這么說出口的。不過,要是真到了那個地步。端木玥真的會乖乖受死嗎?

    答案,必定是否定的。

    端木玥在狂奔此處的時候,已經試了試通往天鬼之域的令牌。

    若是真的遇到了最糟心的結果。他會瞬間移動,先逃到天鬼之域中躲一躲的。

    其實,端木玥對于這塊通往天鬼之域的令牌,極其的失望。

    因為,拿到這塊令牌的時候。他對于這塊令牌的期望是很大的。認為,只要是遇到了危險,他就能夠瞬間轉移。

    可是事實是,遇到了危險就想瞬間轉移?沒有做夢吧。

    強者之境中的時候,這塊令牌沒有一點反應。在神域深淵中想要運用這塊令牌的時候,沒有一點點的反應。

    這次,幸好有反應。

    不然,端木玥想扔掉令牌的心都有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