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5卷暗潮峽谷 五族族長,一個叱咤風云人物 - 邪凰藥尊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邪凰藥尊 > 第5卷暗潮峽谷 五族族長,一個叱咤風云人物

第5卷暗潮峽谷 五族族長,一個叱咤風云人物

推薦閱讀:

    “我做了什么?”端木玥面上笑容和諧。“我做了什么,你不是都親眼目睹了嗎?”

    他小爺做了什么?就做了他們讓他做的事情啊。先是被人綁在了木樁之上,接著乖乖的等著被火龍吞噬。

    然后,他就百思不得其解的被火鳳族的族長救了下來。這不,如今事主正在用眼睛盯著他呢。救了他小爺,還要瞪他小爺。

    這,不想救,不想要出手。那您老就別出手啊。他小爺死了,能夠拉個墊背的,不錯。第一次,端木玥覺得他和劉一凡做了交易。竟然是如此讓人心情舒爽的事情。

    鳳垣煞費苦心的結果,竟然是他在小爺生死存亡之間。再將他給救下來。還因此手了傷。說起鳳垣身上的傷,端木玥視線集中在他的手臂上。恐怕,那條火龍還不至于將他逼至如此地步吧。

    也不知道他是忍了多久,久到無法再等了。才出手的。若是他早點出手,也許他不會是如今這個結果,這個地步。

    果然,應證了上天的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端木玥你……”鳳淵忻松開扶住鳳垣的手臂便想要對端木玥出手。

    只是,他的手還沒有完全的松開鳳垣。他的父親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鳳淵忻轉眸看向鳳垣,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不允許。“父親,可是他……”端木玥如何,鳳淵忻還未說完。隨著鳳垣接下來的話,讓鳳淵忻陰沉下了一顆心。

    “食飱兄,貂鉉兄,你們幾位怎么一同大駕光臨了。”鳳垣望著來臨的五位。這是先到的五位。食飱,食蟻族族長。

    貂鉉,天貂族族長。冥頑,冥蛇族族長。

    虎樊,幽虎族族長。還有最后一位,疾律。

    “鳳垣兄,事主究竟是誰。”食飱向來都是隨心所欲之人。多少年了,拓印都沒有反映。一度,他還以為這個拓印就是一個擺設呢。

    不想,今日竟然有反映了。并且,竟然還是從火鳳族中發生的。只要是組織中的人,便都會擁有拓印。但是,擁有拓印的人,卻不一定擁有古哨。

    所以,擁有古哨的人,在組織中的地位絕對不一般。自然了,這點端木玥是不知道的。在他小爺的心中,還以為只要是組織中的人,都會被分配一枚古哨。

    他更不知道的是,他手中的那枚古哨,原本的主人是鬼天。不過,將古哨交給端木玥。鬼天是沒有半點的怨言的。給誰都一樣,只要是劉一凡親手給出去的。鬼天就不會有意見。

    但是,如果端木玥將古哨給丟了?鬼天會意見大大的。

    畢竟,就算是給了。也許有一天端木玥還是需要將古哨還給他的。到那個時候,物歸原主必須有貨物。再說了,古哨是劉一凡給鬼天的。因為是他給的,所以鬼天一直都保護的很好。堪稱珍藏版。

    “你問他吧。”鳳垣拖著受傷的身體,目光望向了端木玥所在的地方。而這個時候,疾律已經站在了端木玥的身邊。“疾律兄,怎么,你和這位<!--中间广告位置-->小友關系密切?”密切兩字,食飱說的別有用意。轉眸,將目光鎖定在端木玥的身上。

    對于他,食飱有印象。畢竟,他進入神域深淵的那一刻,許多人都將他給記住了。“關系密切說不上,只是略好。”疾律態度依舊是松散,仿佛一切的人皆入不了他的眼底。

    “略好?”冥頑嘴角上的笑容染上了一抹邪色。“既然如此,那么疾律兄事先是知道這位小友的身份了?”“冥頑兄認為呢?”他那年輕的俊顏上露出了一抹淡雅的笑容。知不知道,反正現在他是知曉了。

    就算是不知道,又如何?“我們族長為什么剛開始不愿意交出玥小子,而又突然改變的注意。各位都不好奇嗎?”

    疾律反問,就算他知道事情的真實情況。但是,他們疾鷹一族就算是交出了人。也不是白交的!其他幾族,若想因為這件事情將一些不好的心思放在了他們疾鷹一族的身上。別怪后果太慘。

    當然,疾律現如今是在拿端木玥做文章了。端木玥是組織中的人,他還真的不知道。甚至,從來沒有思考過,懷疑過。但這個結果,讓他欣喜。

    而聽完疾律這番話,鳳垣卻是黑下了一張臉。他就說那日為什么疾律表現的如此的淡定。疾律和端木玥的關系,他鳳垣可是親眼見證的。關系絕對不一般。

    而那日,他面對突然反悔的疾天,竟然一點反對的意見。他的反映,讓鳳垣深刻的相信了他如今說的話。“小友,你吹響古哨召集我們來此。是有什么事情嗎?”幽虎族的族長虎樊走到了端木玥的身邊,一對虎眸上下打量著端木玥的人。

    “事情?老大說過,如果遇到生死危險了,便能夠吹響古哨。”端木玥的人朝不遠處的祭壇示意了一下。“剛剛,我差點死在哪里。”“如果不是火鳳族族長親自出手,恐怕已經魂歸西天了吧。”

    端木玥的意思很明白,因為他剛剛要死了。所以生死之間,他吹響了古哨。至于吹響古哨的后果,那就是讓他果斷的知道了。組織這潭水,很深,深不可測。

    五族族長,外加一個曾經叱咤風云的人物。這組織,也不知道究竟為何方神圣。幕后的主人為何人。“如果你早說出你的身份,我又何必!”提起這件事情,最憤怒的莫過于鳳垣了。

    “早說出我的身份?”端木玥心中冷哼一聲。“如果我早點說出我的身份,恐怕你早就動手殺了我吧。”“再說了,誰知道族長你還有這層身份呢。”

    要不是吹響古哨,并且是由君月離提醒的。他端木玥將自己還有古哨這件事情都忘記了。而君月離,他究竟是如何得知他有古哨的。從什么時候就知道了他也是組織中的人。

    “那,就是說并沒有命令下達了。”貂鉉一句話,讓在場所有趕至此處的人,都是眼底一亮。暴風雨前的平靜,雖然同樣危險。但是有總比沒有好。

    最起碼,端木玥的出現,讓他們知道了。平靜的生活已然過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64/17450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